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雨夏
雨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581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莫名其妙的意识流儿童文学】定 制

(2012-06-13 11:57:20)
标签:

オ━扩メイド

radwimps

儿童文学

伊甸

文化

分类: 【小说】徒约文字
依旧是作业。
我很努力地想写出简单而又温暖美好的儿童文学,可是依然变成了奇怪的意识流……
早知道还是写篇No.Sex哦不对是No.Six的同人交上去了……
好像有奇怪的东西出入,嘛~不要介意~


-----------------------------------------------------------------------------


定  


“喂,你醒了么……?”

像是远古传来的呼唤一般,“喂,你醒了么……?”很清澈、很温柔的声音。

世界还是一片混沌吧。看不见东西,只有一片昏暗;嗅不见气味,只有一片苍白;到处摇晃也碰不到边界——我就像一颗星球吧,悬在空无的宇宙中。这时,我听见了呼唤。

“我刚醒……”只是这么想着,声音就出来了。这时我才发现,其实我并没有听见什么,我和那个清澈而又温柔的声音,大概是用思维交流的吧。

“太好了!”清澈温柔的声音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那就开始吧!”

“开始什么?”大概是因为刚刚醒来,思维也和这个世界一样一片混沌,我不太能理解这个声音在说些什么。

“开始制定你自己啊!”

 

“你要有两只手,可以拥抱别人;你要有两只脚,可以走千山万水。怎么样?”

“好啊好啊。”这么应着,我觉得有些东西成形了。我试着挪动身躯,下身的两条支撑自觉开始配合,我走出了步伐。忍不住相击被称为“手”的存在,大概有轻声的震动产生了。

“你在为你的第一步鼓掌吗?看样子你很满意呀,那我们继续吧。”温柔的声音好像也很满意,“耳朵得有两个,可以听不同方面的声;眼睛也要有两个,可以目视左右不同的道路;鼻孔还是要两个,可以一呼一吸;嘴巴最好也要两个,一个人时可以自己与自己说话。你觉得如何?”

我开始想象。两只耳朵分别听夸奖与批评、两只眼睛分别看美丽与丑恶、两个鼻孔分别嗅香甜与恶臭……可是……两个嘴巴……

“嘴巴,就要一个好了吧。为了不让我一个人吵起架,为了让我只能吻一个爱人。”正这么决定时,又有些东西成形了。光流入了眼里,风灌入了耳朵,香钻入鼻腔、而声音从嘴中溜出。

原来我在一个花园里。有河水通过、有果树林立、有飞鸟环绕。然后我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我面前,看得出来他眉头有点皱,好像不太开心。

“那最重要的心脏,我会给你一边一个哦,你同意吧?”

心脏,是一直跳动着的吧。那么,“心脏只要在一边,另一边的就不用了吧。尽是无理的要求,不好意思了啦。”

我看见面前的这个人叹了口气,“为什么只要一边的心脏呢?”

“当我找到最重要的人,最初拥抱时,想要深刻的感觉到两侧的两个跳动:如果左边是我的,那么右边就是你的;如果左边是你的,那么右边就是我的。所以,心脏,只要一个就够了,这样胸膛才能容下另一个心的存在。”

眼前的这个人摇了摇头,“你可以删除麻烦的泪水哦,只要你选择当坚强的人。或者你选择当依然有泪水的温柔的人?”

“比起坚强的人,我还是做个温柔的人吧。以泪洗面时,我能看清自己与世界,然后在泪水中,我会理解珍贵的意义。”

“好吧,那选择一种眼泪的味道吧,可以随你喜欢哦。”眼前这个人大概已经放弃劝说我了吧,看样子,我的要求还真是麻烦呢。

“那就酸甜苦辣咸都要吧。不同的情况,可以品尝到不同滋味的泪水。”

“好吧,那最后一个问题,‘过去’和‘未来’你可以看见其一,你选择看哪个?不过,看完后你都会忘记。”

好想看看未来啊,可是未来,还是要靠自己感受才好吧。“那就给我看看‘过去’吧,哪怕头脑忘却了一切,但情绪还会保存在心里。”

我看见了什么呢。这种想要忘记又无法忘记的感受,大概已经印刻在我的心底。又骚动、又怀念,这,到底是什么呢?

好像静谧了很久,声音才慢慢响起:“我该做的都做完了,剩下的,靠你自己了。”我发现这次是真的声音,虽然有点点干,但依然清澈通透,饱含着希望的温柔。

“谢谢了……”我也努力张开嘴,我以为会是干涩的沙哑,却没想到也发出了一样清澈的声音:“最后请让我问一件事,你是谁,我在哪见过你吗?”

他只给我留下一个背影和一句话:“也许吧。我叫Adam。”

 

“终于出生了!”

“你看他的手脚,多伶俐啊。”

“还有他的五官,多精致啊。”

“听听他的心跳,有力又温柔。”

“那就给他取名为Adam吧。”

 

好像在混沌里沉睡了很久,又好像梦到过无比美丽的伊甸。

啊,有光,有人声喧闹。我终于来到这里了吗?

好想张开双手去拥抱,好想张开双脚去追寻。好想去看、去听、去嗅、去尝这个并不完美却又美好如斯的世界。好想大喊一声,喊出我也不知从何而来的饱满情绪。

 

“哇——”

第一声啼哭。


-----------------------------------------------------------------------------


灵感来源于Radwimps的《オーダーメイド》(Order-made)。好吧,应该说全是根据歌词改的好了吧……OTZ

以下附歌词:


 

オーダーメイド

 

歌:RADWIMPS

词/曲:野田洋次郎

 

きっと仆は寻ねられたんだろう 【我一定被询问过了】

生まれる前どこかの谁かに 【还没出生前就被某处的谁询问过了】

"未来と过去どちらか一つを 【"未来"和"过去"的其中一个】

见れるようにしてあげるからさ 【我可以让你看见其一】

どっちがいい" 【你要看哪个】

"どっちがいい"【你要看那个】

そして仆は过去を选んだんだろう 【然后我准是选了 " 过去 " 了吧】

强い人より优しい人に 【比起坚强的人 还是选温柔的人吧】

なれるように なれますようにと 【我要变成那样的人 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想い出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然后让我不觉中能理解回忆这东西】

続けて谁かさんは仆に言う 【时候那个"谁"又跟我说了】

"腕も足も口も耳も眼も 【手、足、口、耳、目 】

心臓もおっぱいも鼻の穴も 【心脏、胸、鼻孔】

二つずつつけてあげるからね 【我都成双的配给你】

いいでしょう" 【你觉得如何】

"いいでしょう" 【你觉得如何】

だけど仆はお愿いしたんだよ 【可是我提出了我的意愿】

"口は一つだけでいいです"と 【嘴巴一个就够了】

仆が一人でケンカしないように 【为了不让我一个人吵起架来】

一人とだけキスができるように 【为了让我只能和一个人接吻】

忘れたい でも忘れない 【想忘记 却忘不掉】

こんな想いを何と呼ぶのかい 【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

少し不机嫌な颜のその人は 【显露出些不高兴的那个"谁"】

また仕方なく话し始めた 【无奈又开起口来】

"一番大事な心臓はさ 【最重要的心脏哟】

両胸につけてあげるからね 【我会给你一边一个的啦】

いいでしょう" 【你觉得如何】

"いいでしょう" 【你觉得如何】

またまた仆はお愿いしたんだ 【我又提出我的意愿了】

"恐れ入りますがこの仆は 【不好意思啊】

右侧の心臓はいりません 【我不需要右边的心脏】

わがままばかり言ってすいません" 【尽是些无理要求 麻烦您了啊】

仆に大切な人ができて 【当我有了那个重要的人时】

その子抱きしめる时はじめて 【最初拥抱那人时】

二つの鼓动がちゃんと胸の 【会深刻感觉到】

両侧でなるのが分かるように 【那两个跳动它们各分两侧】

左は仆ので右は君の 【左边是我的 那右边就是你的】

左は君ので右は仆の 【左边是你的 那右边就是我的】

一人じゃどこか欠けてるように 【一个人的时候就总觉得缺点什么】

一人など生きてかないように 【一个人无法独自生活下去】

忘れたいでも忘れない 【想忘记 却忘不掉】

こんな想いをなんと呼ぶのかい 【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

胸が騒がしい でも懐かしい 【胸中在骚动 不过这感觉很怀念】

こんな想いをなんと呼ぶのかい 【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

"そう言えば 最后にもう一つだけ 【说回来 最后还有一个事儿】

涙もオプションですけようか 【眼泪也当掉它吧】

なくても全然支障はないけど 【没有它也没影响什么】

面倒だからってつけない人もいるよ 【有却很麻烦的人哦】

どうする"【作何处理】

"どうする"【作何处理】

そして仆はお愿いしたんだよ 【之后我提出了自己的意愿】

强い人より优しい人に 【比起坚强的人 还是选温柔的人吧】

なれるように なれますように【我要变成那样的人 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大切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然后让我不觉中能理解珍贵这东西】

"じゃあ ちなみに涙の味だけども【那么 顺便问一句 眼泪的味道】

君の好きな味を选んでよ 【可以按照你的喜好来选择哟】

すっぱくしたり 塩っぱくしたり 【有时酸 有时咸】

辛くしたり 甘くしたり【有时辣 有时甜】

どれでも好きなのを选んでよ【怎样都可以按喜好选哦】

どれがいい"【你喜欢哪个】

"どれがいい"【你喜欢哪个】

"望み通り全てが 【我的全部意愿】

叶えられているでしょう【都可以实现没错吧】

だから涙に暮れる【那就让我每日以泪洗面吧】

その颜をちゃんと见せてよ 【让我能好好看清那样的脸】

さぁ 夸らしげに见せてよ" 【来吧 让我好好看清楚吧 】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真的 谢谢了】

いろいろとお手数をかけました 【让你费了不少事儿】

最后に一つだけいいですか 【最后只有一件事儿了】

どっかでお会いしたことありますか"【我在哪里见过你吗?】

 

END.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