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雨夏
雨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614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反叛同人】【FOR RORO】举棋不定

(2008-08-30 16:28:24)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徒约文字

啊……先叹一口气……

总算写完了的说。。。。。=   =

于是,在RORO同学去世两个礼拜零六天(其实在动画里也不过才过一两天吧。。。- -)的今天,我终于把这篇被我称之为祭文的东西搞定了。。。哼哼。。。。

以及果然CODE GEASS虐心已经是注定了的啦。。。

就连打文都觉得这么虐。。。OTZ

明明一直是对RORO这孩子米爱的说,为啥越写越心疼咧~哎~~

 

以及后天就要正式上课了啊。。。

其实正式上课和补课也米啥不同就是,补课都补大半个月了,这就是可怜的应考生的悲哀啊。。。T T

 

再次为自己即将遁入地域而悲哀。。。

但愿8个月后咱能欢快而光鲜地奔入天堂啊~~嗯嗯

 

[我的意思绝对不是我死了,嗯,绝对~~> <]

 

废话OVER。

 

------------------------------------------------------------------

 

 

【反叛同人】【FOR RORO】举棋不定

 

若心意已定,那么果断落子。

若心存疑虑,那么切勿执子。

执子而悬,举棋不定,此为大忌。

 

 

Side A

 

鲁路修·兰佩鲁齐。

身份一,阿什福德学园中最优秀的学生,当然体育除外。

身份二,阿什福德学园学生会的副会长。学园中的风云人物。出场必伴随着掌声与尖叫。

身份三,阿什福德,或者说整个11区里国际象棋下的最好的人。至少,迄今为止,他还没有输过。

但是,总有一个身份凌驾与这些可有可无的身份之上,那就是,他是一个无比溺爱弟弟的哥哥。如果爱如潮水,这样的溺爱真会把RORO淹死也说不定。

有时候,尤其是发呆的时候,他常常会坐在位子上望着窗外这样想,解嘲似的笑笑之后起身离开——或是去学生会,或是去赌场——当然都带着RORO——想归想,溺爱依然。

只有窗外的云朵,一阵风,将它撕扯成漂亮的蜷曲状,再一阵风,就彻底消散了。

就是这样的云淡风轻。

仅次而已。

 

 

『鲁路修,其实在这之前我见过你。』

『嗯?』

『哼,果然是忘记了。』

『嗯?』

『同样是你在去赌场的时候。』

『那么为什么当时你不——』

『因为我不想打断你当时的幸福,那种简单平凡的幸福。』

『……』

 

寝室,教室,学生会,或许再加上赌场。

这就是鲁路修·兰佩鲁齐一天的行程。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是RORO的行程。

相亲相爱的兄弟俩。形影不离。

 

这样的日子是安定的。

风卷过云朵,也许还挟着花香,再夹杂着一些欢声笑语,就这样淡淡的飘过整个学园,渲染上一层和平。

其实鲁路修·兰佩鲁齐还是很享受这样的平静的。说不清原因,只是内心深处的那种渴望,那种深深的愿望,说不清道不明。

但他又总是觉得自己是不安的。这平静总有种格格不入,如同扎了根刺一般的疼痛。他总是觉得隐隐的失衡感。

丢掉了什么,忘记了什么,掩饰的什么。总是有这样的错觉。

怅然若失。甚至,总对于这样平静欢快的生活感到一种莫名的愧疚感。觉得自己拥有了什么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那又是什么?不知道。

但是,他还是很喜欢这样的生活的。

简单,安宁,并且和平。

于是,也就甘愿陷入这样棉花糖似的网,做一个安于现状的,宠爱弟弟的自己。

 

『我总觉得也许这种平常的生活对你也许更好。尤其是当我看见你和你弟弟在一起时。』

『胡说什么!我没有弟弟我只有娜娜丽一个妹妹!那种生活算什么幸福?虚假的记忆错位的时间怎么可能幸福?』

『是吗?』

『……』

『只有我知道真实的你。别忘了。我们是共犯。』

 

 

“哥哥,哪天陪我下一场棋吧。”

难得弟弟提出了要求,鲁路修·兰佩鲁齐却有些为难。

 

他是擅于国际象棋的。但他并不介意和学园中的那些菜鸟级人物玩上一把。比如说利巴尔。却也从来不懂得放水。尽管每次都会引得利巴尔哇哇大叫,却也只是笑一笑,告诉他这是因为他自己的不自量力。

 

但他从没想过和RORO下一局。

 

本不是会放水的人,但却同时也不会愿意看见弟弟输给自己时难过的表情。

这样的棋局,是进是退,是攻是让,他没有把握。

 

但是看着RORO一脸期待的表情,鲁路修·兰佩鲁齐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在画什么?』

『某个国际象棋的棋局。』

『嗯~~最近到是真的很少见你下棋了呢。』

『哼,没有对手罢。』

 

 

一局棋可以有多少种走法?

兵、马、象,抑或是车、后、王。

横、竖、斜,抑或是越子吃子。

然后,伺机将军。

这还仅是在8×8的棋盘上。

那么,人生呢?在这个广阔的三维世界中,每一步,又有多少种可能性?再一步,一步步相乘,得出的一个庞大令人眼花缭乱的数字,这就是我们的所有可能性。而每一步都会是一次选择,也许就会触碰契机,被引领向某条不可知路。

 

 

鲁路修·兰佩鲁齐手执着后,定在了那儿。

只要将手中的皇后落下,那么下一步即可将军。

他一直是喜欢王后这枚棋的。权利与自由并存,极大的杀伤力往往也代表着极大的控制力。他喜欢利用后来掌控全盘,然后犹如游戏般,吃尽对方的所有子,然后如老鹰逐兔般耍到对方筋疲力尽,再微笑着将军。

当然,这是对待那些傲慢的贵族们——说不上原因的,就是讨厌的傲气的贵族们。

但是眼前坐着的,是他的弟弟,最溺爱的弟弟。认真的,与自己下着这盘棋。

只要落子,陷阱就铺设完毕,只等猎物的自投罗网。

只是……

他的手停在了那里。

以前是和RORO怎么下棋的?是毫无情面的击败,还是宠溺的退让?

记忆朦朦胧胧,模棱两可。

他怎么也想不清原来是怎样对待——或者说那是不是记忆他都不知道——怪怪的感觉,什么都不清楚。他总觉得要想起些什么,有什么都没想起。

丢掉了什么的感觉。让他觉得不安。

 

『很好决定的棋局呢,只要下了皇后,后面一步即可将军。但如果退一步,自己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是的呢……但是我没决定……』

『嗯?』

『明明那个人曾对我说过:国际象棋中,模棱两可举棋不定乃为大忌,但是我就是没有下手……』

『那个人?』

『啊,就是那个唯一一个我从没有赢过的人。』

 

“哥哥,哥哥——”RORO轻声的呼唤将他从这不安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RORO,怎么了……”还未完全缓过神来,就看见一只灰色杂着深色斑点的猫“喵呜”叫着跳上棋盘,打了一个滚后再惬意的跳下。

“阿萨——”鲁路修·兰佩鲁齐一个惊叫,心里想的是:该死的朱雀好不容易离开去了军队却怎么还留下这么一只和他一样笨手笨脚的猫,和他一样只会给自己添麻烦。

棋盘上的子理所当然地倒了一片,散落一地。

“啊,都是哥哥,刚刚一直在发呆……”RORO带着任性的口气抱怨着。

“抱歉呐,刚刚突然想到点事情,愣了一下神。”鲁路修笑着哄他不高兴的弟弟。

“嗯?”RORO却一下紧张似的。“哥哥……你想起什么了么?”

“没有啊……怎么?”

“呵呵,没什么,只是觉得哥哥这样愣神的情况很少见呢……呵呵……话说回来那盘棋……”

“棋嘛……”鲁路修·兰佩鲁齐边收拾着棋盘边说:“都弄成这么乱了,刚刚那棋局是怎样来着都忘了。正好我也累了,下次吧。”不过这样也就刚好解开了举棋不定的犹豫。阿萨偶尔也会干点好事的也说不定。

 

诺诺的声音:“嗯。那下次吧。”

虽然有些不甘,却又只得答应。

 

『还是那个棋局?』

『嗯。』

『一直念念不忘的棋局呢。』

『没有,我并不是……』

『明明就很重要的吧,你不是一直都在找击败对方或者被对方击败之外的第三种走法么?』

『不是,我只是打发时间而已……』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双赢,出现双赢时必然伴随的是第三方受害者。』

『为什么,那句话是……』

『是那个人的,我知道。因为我是魔女。而你也应该知道,魔女身边待的应该是修罗。』

 

下次。一个无比暧昧的词语。

不负责任的约定。

下次。

没有时间没有地点,只有一个空空的“下次”。

那么,这个“下次”也许永远也不会到来也说不定。

 

比如说这盘棋。

 

在这盘棋后的第3天,鲁路修·兰佩鲁齐去了赌场。

那天,他为了一个红发的ELEVEN少女和黑手党之王决战象棋。

那天,他被卷入一个突然而来的恐怖袭击。

那天,他与一个绿发少女相遇。

 

是的,一切似乎曾经发生过。

正如一年前同样做为一个普通学生的某一天所发生的一切。

 

同样,那天之后,这个世界上不再有鲁路修·兰佩鲁齐,只有鲁路修·V·布尼塔尼亚。

 

『是的,我就是修罗。什么表面和平,什么兄弟情深,我没有,我也不需要!』

胳臂一扫,面前的纸张随之翩然而落。

“碰——”的砸门声,同时纸张也选择了一个阴暗的角落落定。

只剩绿发的魔女浅浅地扬起嘴角,意味深长的微笑。眼光瞥过那张薄薄的纸片——安静地躺在阴影下,透出暗暗的寂寞——那个棋局依旧淡然地驻留在纸上——

等待着执棋者那个仍然犹豫着的决定。

 

 

 

Side B

 

硝烟,扬尘,杀声嚣张。

这里是战场。

 

“扇要,你负责F7区进攻!”

“千叶,E13区防守!”

“还有D5区,朝比奈,就交给你了!”

又是异常恶战。

“最后就是——E7区——”最危险,敌人驻守最多的区域:“RORO,这边你负责!”

“是,哥哥!”即使如此,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应了下来。

犹如最听话的一颗棋子——自己却一心想至其于死地。

 

“真是坏心的哥哥呢,表面宠溺犹如蜜糖,心中却一心想着怎么除掉。”绿发的少女悠哉地在后面看着鲁路修手忙脚乱。

“我说过,我没有弟弟。”

“哼,那就快点把他杀掉。”

“我会的,不用你来操心。”

 

“啊——”

既然是战场,那么注定有伤亡的危险。

“没事吧?RORO?”却脱口而出。

“嗯——我没事的,哥哥……就是机体有点损伤。”

“那就好……”为什么会讲这些?还有那句硬生生憋住的“要小心”,明明,是期盼着他死的不是吗?

“放心吧,哥哥,我会小心的。”

“切——”关掉通话,嗤之以鼻。

“这也是演戏么?还真真切呢。”C.C.在身后,叼着PIZZA也掩不住意味深长的微笑。

“当然是演戏。”却不知道在说给谁听。

“嗯?”嚼着PIZZA的魔女斜斜地望了某个应该是魔王的人,轻描淡写的一句:“有些笨蛋就是喜欢自欺欺人呢。”

“什么?”

“没什么,我的自言自语而已。”然后再拎起一块PIZZA欢快地离开。

 

“自欺欺人……吗?哈哈哈哈哈……”

苍凉的笑声,被关在指挥室中,无奈地回绕。

 

 

苦战结束,风尘仆仆的战士们凯旋归来,却不一定能得到帝王的欢迎与奖赏。

在鲁路修·V·布尼塔尼亚看来,这不过是一盘棋局,他们不过是一个个的棋子——对于棋手来说,棋子只不过是自己取胜的工具而已,不需要有感情也不能有感情——只有旁观者清的冷静才能促使最后的胜利。

 

“哟,RORO,似乎这伤口用没事来形容不大妥当吧。”C.C.冷眼看着眼前这个纤弱的流着血的男孩。

“嗯,我真的没关系。”同样纤弱的口气,“哥哥呢?”

“鲁路修么?自欺欺人的笨蛋估计还要抽一会呢。”冷冷的笑让人感受到冰冰的阴森……

“哈……?”

“没什么,你的哥哥是个大骗子而已。”

“唔……”长长的眼睫投射下一片淡色的阴影,黯然了眼中的光亮:“其实我知道呢,也许在哥哥眼里我只不过是一枚棋子呢,与其它棋子毫无差异,一个工具而已……”静默,然后是更加低沉的声音,隐隐约约带着哽咽:“不,不是也许,是就是吧……”

 C.C.看着眼前这个弱气的孩子,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寂静,犹如水滴,一滴一滴,冰凉了一片空气。

其实真的是个很简单的孩子呢。就像最单纯的孩子渴求着玩具一般渴求着那一星渺茫的温暖,却连那一苗火光是真正的燃烧着还是虚幻的蜃气的也分辨不清。

C.C.心里想着,却不动声色。

RORO微微地抬起头,“但是呢,我愿意做这样的棋子,至少,我是颗可以让哥哥紧握手中的棋子。这是我自己的意愿。” 浅浅的微笑,令人神伤,“我得去疗伤了,我还不能死呢,否则哥哥怎么办……”

形单影只的背影默默远去。C.C.想起曾经看见的RORO——总是与与鲁路修一起形影不离。其实也就两个月而已。那样的日子纵使是虚假,但总也是种美好。

鲁路修说过,忘却是种痛苦,忘记了本应心爱的人的痛苦。

但忘却也应是种幸福吧,忘记了所有仇恨的幸福。那种简单生活的幸福。

况且即使是虚假的现实错位的时间中,也总会有某些真实的东西闪耀着吧。

“只是鲁路修,你至今没有察觉到呢;”轻声的低语,默声的呢喃:“又或许,察觉到的你却一直在自欺欺人呢。”没有人听见的音波,散漫地拨动着空气:“而这样的举棋不定,最终给你带来的只会是更为巨大的苦痛……”

 

 

医疗室。

鲁路修推门而入。

没有别的人,这点让鲁路修很满意,他边拿下脸上那个掩盖着的面具,边向靠窗而倚的RORO走去。

他也不知道拿下面具的动作包涵了怎样的意味。

“哥哥,不用特地来的,我真的没什么问题。”接触RORO目光的一瞬间,鲁路修确定自己在RORO的眼眸中看见了闪闪的光亮。

“怎么会没问题,你的胳膊怎么了,血都渗到纱布外面了,还有头,怎么了,没关系吧?”焦急,冲破伪装的镇定。

“呵呵……”尴尬的笑笑,却是真的开心的语调:“真的都不是大问题的,脑袋是撞了一下,有点肿而已,胳膊也只是被划了一下,皮肉伤,都没伤到骨头,只是流血多点,很快就会好的……哥哥,我还是可以和你一起战斗的……”

“战斗……”突然冷静,“是的,我们要一起战斗的。”微笑,却带着别扭,不是真正的微笑。

是的,RORO,你只不过是我战斗的工具,只不过是我的一枚棋子。

只不过,这样,而已。

鲁路修这样想着,依旧看着RORO的眼眸——

我已经决定了,关于那局棋,不过是简单的落子,不过是一如既往的进攻,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眼眸依旧对视。

可是……

“RORO,”沉寂的氛围弄得鲁路修心慌,“你还是先好好养伤吧,其他的不要想了。”

“嗯。”少年扑闪了一下长长的眼睫,笑靥如花:“知道了,哥哥。话说哥哥你真的好……”

“嗯?什么?”

“嗯……”嘴角扬起狡黠的弧度,想了半天还是把那句“哥哥你真的好人妻”咽进了肚里,“没什么呢,哥哥~”

 

相对的眼眸,同样的纯粹的紫色,深如渊的眼眸。

RORO的眼中,他看见他哥哥的美——是的,他一直觉得鲁路修是那么的美——那种秀美的五官,那种精致的贵气,是任何人都不能比拟的。虽然眼神中似乎还是拒人千里的冷,但他觉得他看见了柔光的一闪而过。

这是错觉吗?但这也许是真的也说不定。他想。

而鲁路修却从RORO的眸中看见了自己的影子,与自己眼神中不自觉的躲闪。他突然觉得自己很丑——卑鄙、肮脏而且虚假,他有种罪恶感,让他想逃离。

我的决定,已经下,不会再更改……了吧。

心脏,却纠结起一阵巨大的痛楚。

 

但这一刻是美好的。

好像有光,投射在这两个少年的身上。

茸茸的,软软的,柔柔的,暖暖的光。

美好如斯。

如果时间停止在这时就好了。

于是,时间停止了。

 

RORO踮起脚,轻吻鲁路修的左眼——他知道,这只眼睛中有同自己眼中一样的深红的罪恶。

然后是耳畔,然后是鼻翼。

然后,是唇——

一个温暖的,柔软的,却带着无尽苦涩的深深的吻。

 

“哥哥……我爱你……”

 

 

 

Side C

 

 

眼前是深深的土坑,怀抱中是余温尚存的躯体。

 

“模棱两可,举棋不定可是大忌哦。”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出现双赢。”

“举棋不定,注定会带来更为巨大的痛苦。”

……

 

谁的话语,什么时候说过。

不知道,鲁路修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觉得痛,钻心的痛。

 

却没有哭,他的眸,早已成一眼干涩的泉。

 

环抱中的躯体逐渐冰凉,却依旧柔软。

鲁路修不想放手,他更紧地搂住这个躯体——渴望用自己的温度将他温暖。

虽然……是不可能的。

他就这样温柔地抱着他,注视着他——

苍白的面色,黯淡的眼圈,不再红润的唇,沾着血色的衣襟。

但他觉得,这个人好美,好干净。

 

“呐,RORO,我们有多久没有这样靠在一起了呢?其实这样很舒服呢,你不觉得吗?”

“呐,RORO,今天天很美呢,碧蓝的天,清风撕卷的云,和在阿什福德时看见的一样美呢。”

“呐,RORO,我们来下棋吧,那天没下完的棋,棋局我想起来了哦。”

鲁路修拿出随身携带的象棋,安静地摆好棋局。

“RORO,马上是轮到我了哦,我这次不犹豫了,我决定好了。看,我把后落在这了,下面该RORO你走了。”

“RORO你看,你只要再走一步就可以将军了,你就赢了,哥哥输了呢。”

“RORO你走啊,你就要赢了啊,真的很厉害呢,很少有人能赢哥哥呢。”

“RORO该你走了啊,我们说定的啊,下次再下,现在我来实现约定了啊。对不起,其实我一直记得这局棋局呢,我说记不清是骗你的,现在哥哥道歉了,你走啊。”

“RORO你怎么不走呢?生气了吗?对不起,其实我一直记得这局棋局呢,我说记不清是骗你的,现在哥哥道歉了,你走啊。”

“RORO,对不起,对不起,你的哥哥就是个骗子,是个大骗子,我一直都记得这个棋局,一直一直记得,所以你快下啊……RORO……”

……

 

鲁路修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停止呓语的。

他只是觉得怀中的温度越来越冷。

苍白的面色,黯淡的眼圈,不再红润的唇。

依旧那么美好,美好如初。

轻轻地,他俯下身来,亲吻那苍白的面,亲吻那罪恶消散的眼,亲吻那不再红润温暖却依旧微笑着的唇。

冰凉的吻。寒气,一直逼迫心脏。

 

他轻轻抱起那个并不沉重的躯体,慢慢地将他放入土坑。

他在想这样做是否合适,他总觉得这个坑那么深那么深,会不会将他轻薄的身体吞噬。

他会不会冷?他会不会怕黑?

他会不会孤单并且寂寞?

 

土,一点点的掩埋,没过他的身躯没过他的脸,直到他苍白的微笑看不见。

这样也好吧,曾经伴随着他的罪恶也被掩埋,不复存在。

 

鲁路修站在夕光之下,身影被拉的很长。

真的是很美的天色,照的他哀伤的面容如此柔和。

树桩上心形的绘有四叶草的挂件也微微地闪着光——那曾经被悉心呵护的物件,将陪伴着它唯一的主人一同长眠。

除了它的主人外,谁也没见过,它的里面是两张怎样快乐的笑脸。笑靥如花的漂亮的脸。

这个,就是即使在虚假的世界错位的时间中,也会明明闪耀的东西。

 

“RORO,我错了呢。你就是我的弟弟,我鲁路修·兰佩鲁齐的弟弟,唯一的弟弟。”

 

谁对了还是错了,谁爱了但是忘了,谁走时谁是哭了还是怎的,谁痛了但还是笑着。

 

夕阳,越来越下。依旧是茸茸的、软软的、柔柔的、暖暖的光,却只照射在一个人的身上,拖出细细长长的影。默默地离去。

 

“RORO……其实,我也爱你呢。”

 

浅浅的话语,没有人听见,就那样消散了,消散在空气中,被阳光蒸发,融入柔和的光线。

即使,是在这样被虚伪包围的昏暗的世界里。

它们依旧闪闪发光。闪闪发光。

 

 

 

+ End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