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雨夏
雨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614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人节贺文】【SL】【H有】残温

(2008-02-14 22:01:11)
标签:

杂谈

情人节贺文

反叛的鲁路修

同人

sl

分类: 【小说】徒约文字

非常非常纠结的文。。。。两天赶出来的。。。

其实打算写的是另一篇清水文的,结果被一只死人限定。。。还有一堆关键词。。。

让她死去吧让她死去吧~~~~~> <

SO,两天上课赶出的文,无三包无质保。

确定要看?

 

 

 

----------------------------------------------------

 

“鲁路修~亲爱的~明天可别忘了哦~”

“会长……”这天刚开春,不应该是春意盎然春光和煦吗,现在怎么却感到一阵恶寒?

“唉唉唉~~会长~~?”夏莉一脸惊异。

“嗯~鲁路修,你小子可别忘了我啊~”利瓦尔也是一脸坏笑。

“利瓦尔……”仔细看的话,可以看见额头上隐隐的青筋。

“啊……唉……?”夏莉还没从恐慌中缓解过来。

“那哥哥,我的也拜托你了哦~”不知何时,一个卷发少女已从里屋推着轮椅出来。

“嗯,”而转瞬间,鲁路修已由一副恼羞成怒转变为一脸柔情脉脉,半蹲在那个卷发少女的轮椅前,用柔软的语调轻声应道:“那当然了,娜娜莉。”

“唉~?连娜娜莉也……”夏莉只觉得一阵眩晕——她整个人都囧掉了……

 

 

“唉,真想不通那帮人都长着什么样的大脑。”鲁路修一脸衰相地向身旁的少年抱怨。

“怎么?”一脸单纯无害的笑。

“明天啊……”

“情人节巧克力?”

“是啊……我说情人节巧克力不是应该由女生来做吗?”

“那是因为鲁路修你很人妻啊~”

“碰——”一声巨响。

“唉~鲁路修你怎么在平地上也能摔倒~?”伸出手,去拉那个摔得狗啃泥的狼狈身影,“果然是缺钙吧?看你那么轻……”还一边自说自话,丝毫不顾摔倒人的心情。

看着朱雀那一副欠抽的无辜纯良样,鲁路修真不知道该说他是天然呢还是天然黑。

“那也搞不懂为什么是巧克力那种甜甜腻腻的东西。”

“那是因为……”突然的靠近,耳畔感受到呼吸的余热,轻轻地拨挠着,透过皮肤穿过血管直达心脏的柔软一角,搔得软软的痒,“那是因为……NO CHOCOLATES,NO LOVES.”

“朱雀……”意识已经迷离,才发现面前只对着一团空气。

“……=  = 那只绝对的天然黑什么时候都走那么远了啊……”

 

“喂……”极不情愿的声音,带着小小的别扭与稍稍的不甘。

“鲁路修!特意为我送来的巧克力吗?”

“嗯,谁知道你今天会不来学校?学生会里的其他人也都送了,总不能让它放在那里生蘑菇吧。”

“唉~?难道说我的巧克力和他们的都一样?”逼近,三公分的间距。

“当然不是,我特地做的!”不知怎地突然激动起来。

“那么说,我,是特别的?”再进一步。

“谁说的……”后退,却发现就是墙面,无路可退。

朱雀从鲁路修手中取下那漂亮的包装袋,打开,一颗颗巧克力犹如圆润的珍珠,弥散着暧昧的光辉。

再进一步,紧紧地贴着彼此的身体,温热的体温透过衣服传达,甚至感受得到彼此血浆在血管中的涌动。

拿出一颗巧克力,放在鲁路修的口中,然后轻轻吻上。

甜腻,充斥整个口腔,混合出欲望的芳香,像是有迷幻的作用,让人迷离了意识,模糊了神智。只有这香甜,在空气中漫开去,漫出爱欲的味道。

窗外,夕阳正浓,穿过斜拉的窗帘,隐隐透出一丝暧昧的暖红。

 

身体顺着墙体而下,触及地面的那一刻,冰冷,传遍全身。

不由自主地一个颤抖。

“鲁路,你冷吗?”

于是轻轻环抱,温暖,一下子传递至心房。再轻轻地放到床上——小心翼翼,仿佛在放一只白净易碎的瓷娃娃。

宿舍的木板床,不是很柔软,却有着暖暖的触感,熟悉的气息让人心安。

朱雀静静地打量着鲁路修——深紫的眼眸,犹如深不可测的深渊,具有强大的引力,不由自主地会被吸引;面容消瘦,肤若凝脂,唇薄而红润,如樱桃般诱使着人思想翻飞。

“鲁路修,你的巧克力还不够好吃哦。”俯身于那个瓷娃娃身上,手,轻挑起那尖细的下巴,嘴角的笑容明显不带好意。

“什么?”莫名的激动,不由而发,却发现已被钳住,无法弹动。

“我是说,你的巧克力还不够好吃哦,相对于美味的你。”声音,极尽挑逗。

“朱雀……不要……”即使知道无济于事,但象征意义上的挣扎还是不可缺少。

更加钳住身下那个扭曲的身躯,轻轻咬上那颗红润的樱桃。

“鲁路,你真的很美味呢……”

 

肉体被钳制,灵魂却在飞舞。

夹杂着疼痛的快感,从身躯下部发散至皮表的每一处神经末梢,再急速聚集至灵魂的内核,刺发出更深一层的欲与望。

“鲁路……这是你的第一次吧……”

“啊……呃……”疼痛纠缠着躯体,红绳将灵魂束缚。言语不能,挣扎无力。

再往内进一步。

“啊——!”忍耐也到极限,呻吟脱口而出。却有如同密教的咒语般的魔力,更激发了朱雀的兴致。

细薄的腰身,在身体下扭曲至极至,朱雀细细地观赏着,就像观赏一件精美的工艺品。

“鲁路,你真像一个瓷娃娃,我都生怕将你弄碎了。”可身体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缓,反倒更加一道力度。

“朱雀——不要——呃……啊——”呻吟,像是一地琉璃的破碎般绚丽。

 

这一夜,以欲望为源,化喘息为波涛,化呻吟为浪音,吸收一切的光芒,只留暗黑的欲望,暗流汹涌。

只有绵长的吻,交换着彼此的气息。

以及紧紧的拥抱,温暖,融化了身躯。

 

 

怀抱。温暖。融化一切的温度。

温暖如春。

温暖如春。

 

那样的,犹如日光般的,和煦的,却已成虚无的温度。

 

 

睁开眼,是简陋的天花板,角落处还结着细密的蛛网。

身处破旧的旅馆里,躺着的单人床简陋如斯——伸出手,却只探得身边一片空洞。

起身,抛弃这已成虚无的梦境。

走出旅馆,早春的阳光如此耀眼,却感受不到丝毫温度。

“去那家咖啡馆吗?”

“不要啦~我要去那家冰淇淋店啦~~”

又是一年二月十四呢,即使在这样的平民区,空气中也泛起了粉红色泡泡的味道。

 

已经一年了呢。

 

“今年,学生会那帮家伙又会怎样喧闹呢?还会不会有人给他们每人一份巧克力呢?”轻声的低语,只是说给自己听。

那些,已经和自己无关了吧。

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匿藏在平民区的一个逃亡者,这些快乐与喧嚣,独自品尝,却品出了丝丝的涩苦。

回头看看那个长期寄住的屋子,阴暗暗的,空旷着一屋的寂寞。

 

“碰——”恍恍惚惚,心在别处的结果就是:摔倒——“痛……”

“唉~你怎么在平地上也能摔倒~?”逆光,看见一个剪影样的身影。

伸出手:“来,我拉你起来吧——”手心,触摸到暖暖的温度。

“果然是缺钙吗?看你那么轻……”看得见微卷的发丝,散发着淡淡的褐色光辉。

朱雀——?

 

朱雀,今天你有没有在恨我,恨我杀害了你的爱?

朱雀,其实我也在恨你,恨你夺去了我所有的笑所有的殇,以及所有的……爱。

我假装忘记你,我以为忘得了你。

 

可是,可是——

你的爱语,你的呼吸,你的温度。

就像梅子渍在糖浆中,我渍在浓腻的回忆里。梅子逃脱不了糖的甜腻,我逃脱不了关于你的梦魇。

如果有一天我说我忘了,那一定是我在骗你。

 

起风了,早春的风,还带着凛冽的寒意。

 

朱雀,我冷了。

可是,你在哪里?

 

只有将你指尖划过之处,你的残温,我悉心保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