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雨夏
雨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614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白黑][暂完] 殊途

(2007-07-09 12:15:29)
标签:

白黑

反叛的鲁路修

同人

分类: 【小说】徒约文字
 

Chapter ZERO

 

七年前,突来的战火使我们紧握着的手松开,弥漫的硝烟使我们双目迷茫——迷失了彼此,踏上了殊途。

七年后,我们站在同一个圆的直径的两端,彼此眺望,却遥不可及。我们,是否能走完各自的半圆,走向最终的同归?

 

                                                                  

 

Chapter ONE

 

雨,连下几夜,电闪雷鸣。像最悲痛的哭泣。

不。也许就是哭泣。

“哥哥,还好吗……”

“娜娜莉……对不起……我只是……”

“哥哥……”

“对不起……不要进来……我只是……她是我的初恋啊……对不起……”

闪电划过——明亮而刺眼。照亮黑暗。

却照不透心底的痛楚。最深沉的暗色。

也照不亮左眼的深红。那罪恶的色彩。

 

 

 

Chapter TWO

 

莺歌鸟语。樱花烂漫。

美丽而和谐的景色。雨霁天晴。

表面和平。

“娜娜莉,我走了。”平和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哥哥,真的没事了吗?”

“嗯,对不起,娜娜莉,原来应该是我来安慰你的,可是却……”发丝遮住了眼,看不见。

“没关系,哥哥。”淡淡的微笑,藏不住隐隐的忧伤:“只是尤菲姐姐……”

“娜娜莉,没有什么,这个世界只为你美好!”

背影,是看得见的坚毅;而表情,却是隐藏在发丝下看不见的悲伤。

“这句话很暧昧哦~这个世界只为你美好~”绿色的发丝飞扬,金色的瞳孔带着散漫,嘴角轻挑一丝戏虐。

“C.C.……小心点,别被看见。”

“哼,没生气嘛,难得哦~不过,这样不可爱呢~”完全没有在意鲁路修的心情。

“C.C.……够了……不要再说了。”

“还是在意着的吗?好了,不和你调侃了,”眼眸中仍是不屑,含着冰冷:“只是你不要忘了,修罗之路,是你自己的选择。”

“修罗之路吗……”

喃喃的自语,依旧看不见表情。

 

今天是尤菲米娅·Vi·布尼塔尼亚公主去世后的第8天。也是全AREA 11地区哀悼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也是阿什福德学院重新开院的第一天。

已经快到上课的时间,可是依然很安静,偌大的学园里没有几个人影。仅剩的几个人也只是默默行走或是安静坐着。往日的欢声笑语,消失无踪。

默默的放下包,环视四周,只看见寥寥几人。各做各的事,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寂静。

 

“米蕾,我来了。”

“啊,鲁路修啊~不好意思,还刚上学就让你们来学生会帮忙。”

“嗯,没关系。”微笑,却少了平日里的自信骄傲,有的只是大难之后的安静气息。

“鲁路,没关系吧,我想找你来做点事,应该就不会再有胡思乱想了吧,娜娜莉很担心呢。”

“嗯。”安静地应答着。

忘了说了,鲁路修的发,依然遮挡着双眼。

“那就好~我们也很担心呢~是吧,利瓦尔?”

“哈?”抱着一个大纸箱的蓝发少年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啊……是啊是啊,哈哈哈。鲁路修一直情绪不好吗?一切都过去啦。”

“夏莉也是吧~?”

“啊……嗯……”桔色长发的女孩低垂着眼,思索着什么。

“谢谢你们,会长、利瓦尔,还有……夏莉。”

终于抬起了头,才发现,左眼上附着一块白色的纱布。

白色,纯洁的颜色。只是它,能净化这只血红之眼所犯下的罪恶吗?

“鲁路修!怎么了?”几乎是同时,会长和利瓦尔叫起,夏莉却咬着嘴唇,视线移向了另一端。

“没什么,不小心受了点伤而已。”微笑,是毫不在意的神情。环视一圈,却发现别无他人:“嗯……大家呢?”

又是一阵寂静混杂着叹息。

挑着金色的发,漂亮的会长略带惋惜地说:“妮娜打击过度,情绪有些失控,被控制在家。”

“那卡莲……”

“她身体本来就不好,这回似乎……她还在家休息吧。”

“嗯……”那样的血腥,没有人看过后会舒服的。即使是坚强的红莲。真的很对不起她呢,把这样一个女生牵扯进如此的血腥与惨暴,是不是太过残忍?

另外的,就是……

“朱雀……我想他暂时是不会来了吧……”

“嗯……自从……事件以后,都没有他的消息呢。”会长无奈的说道:“他需要静一静吧……”

 

 

中午,即使是这个往日里最热闹的时段,今天也只是沉寂。偶尔飘过一阵细声的私语,也很快就被风吹散了。只有樱花,依然开得如此绚烂与壮丽,只是无心欣赏。

依旧是无声得行走,抱着便当,神情落寞。

远远的,樱花树下——校园中唯一的白樱花树下,倚靠着一个身影。

栗色的头发,微卷。只是本应反射着阳光的灿烂,现在却一片黯淡。

还有那碧绿的眸,原是清澈纯净的湖水一般,现在却混浊不安。

朱雀……

想喊,却不知如何开口。害怕一开口就是喷涌的悲伤。混乱,已让鲁路修有些不能自控,尤其是在他面前……怎样才能得体?

“鲁路修……”却不想,是他先喊了自己。

“朱雀……你怎么来了,还……好吧?”躲开他的眼神。碧绿色的视线,像箭,似乎要刺穿自己的那层面纱。

“她死了啊……她真的死了啊……为什么……尤菲是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啊……为什么我没能保护她啊……”悲伤随声波蔓延。悔恨延声线传播。

“朱雀……对不起……”

“鲁路修,她死了啊,她真的死了啊!她不是你的妹妹吗?她不是你的初恋吗?为什么……为什么啊?”声线下沉,浸为冰冷。

“朱雀……”鲁路修的心中一震,难道……不可能!

“ZERO为什么要这么做?尤菲不是已经答应他了吗?一切不都走向正轨了吗?ZERO为什么这么做?仇恨吗?复仇吗?”冰冷的质问,即使是春日,也让人感到严寒。

不是,他这么说应该还不知道……可是这样冷漠冰冷的语气……不是七年前他的暴躁骄傲,不是原来他的谦虚温和——而是……像自己一样的仇恨与冷酷。

“随自己所意去恨吧,这是为了尤菲,而且我早就决定了,没有回头的打算”——这是自己对他说的,所以,如果需要的话,那就尽情仇恨吧!

“鲁路……”声音又软了下去,不再是咄咄逼人的严寒。

“嗯?”

“我累了……也许我成为荣誉布尼塔尼亚人就是一个错误……也许在7年前死的不应该是我父亲,而应该是我啊!”捂住双眼的指间,浸出透明的水晶。

这样坚毅的你,却……

上前,轻搂他的肩。

微微的颤抖,以及轻声的哽咽。

对不起,朱雀……

“朱雀……你还是那么善良……你所有的仇恨,也只是对自己的仇恨吗?”

 

樱花飘落,纯白,没有一丝杂色。

“这些樱花……雪一样美呢……尤菲一定会喜欢的……可是……”喘息。哽咽。断断续续。

“朱雀,你知道雪为什么是白色吗?”

“嗯……?”

“有个人曾经告诉我,那是因为忘记了自己颜色。朱雀,你说遗忘究竟是不是件好事呢?”

 

 

 

Chapter THREE

 

命运总是爱开玩笑。

本该并肩作战的人们却被命运冲击分散。

浓雾中摸索着前行,想到达对方的位置,却在雾散以后,赫然发现两人站在了敌对的两端。

巨大的漩涡中,不由自己。

洪流冲击,身在殊途。参商遥望,同归何处?

 

 

 

Chapter FOUR

 

黄昏。

茶色的阳光颜色很浅,给空气淡淡地涂抹了一层怀旧的色调。

没有什么功课,黑色骑士团那边也没来电话。

悠闲的有些不习惯呢。

随手拿起一本书。黑色封面,《欧洲政治史》。

咚咚。敲门声。

“关世子?进来吧。”

“不,是我。”低低的声音,谦逊的有些过分。

“哥哥,朱雀哥来了。”娜娜莉的声音也有些低沉,往日里这家伙来时娜娜莉总是很兴奋的。

“啊……赶紧进来吧……”将书反扣在桌上,赶紧开门,“你……怎么来了?”

不去邀请这家伙就来,真是难得,通常是邀请很多次也不回来呢。

“娜娜莉,我想和鲁路单独聊一会,可以吗?”

“嗯,朱雀哥没事就好。”

嘭。门关上了。

酒味。微皱眉头。

“朱雀……有事吗?”微微的蹙眉很温柔,浅浅的微笑很温柔,夜色的瞳孔很温柔,垂下的发丝很温柔,就连遮住了左眼的洁白的纱布也很温柔。

“鲁路修……”嘴唇轻触那片犹如白樱花一样的纱布,触感柔绵而温暖。

“朱雀……!你在干吗?!”霎时红了脸绯。

“我们有多久没有再单独在一起了?为什么我么的距离总是离得那么远,远到殊途?”眼睑微垂,视线却定格在鲁路修的眼眸。

“我们……我也想在一起啊,并肩作战,只是……”扭头,躲过视线。

“鲁路……你左眼上的纱布下面,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罪恶呢?”眼神迷离而渺茫。

“嗯!?”一下子警觉,怎么,左眼是GEASS啊,他……不会知道吧?

“是怎样罪恶的人弄伤了你的左眼呢?你知道吗,鲁路,你的眼睛就像紫水晶一样呢,深邃不知底。”又是一个KISS,只不过,这次印在唇上。

“朱雀……”扭过头,挣扎开,有点勉强。

这家伙……今天怎么尽说些奇怪的话,做些……奇怪的事?!不过,还不知道我是ZERO的事吧,那就好……最不想的,就是让这家伙知道呢。

“鲁路修,也许有些事你不知道……”

“嗯?什么?”他……也有东西瞒着自己?

“我是LANCELOT的驾驶。”

“呵呵……这早就知道了阿,全国都知道呢。”最恼火的就是你隐瞒我这点呢,火大了很久。

“我是尤菲的骑士。”

“这也知道啊,所有人都知道啊。”我原来还想让你当娜娜莉的骑士呢。

“我……喜欢尤菲。”

“呃……我看得出来的……”那你刚刚干吗还……心里有点……吃醋?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上尤菲吗?”有些激动,眼眶里微微有些闪烁。

“唉?”完全没有想过。

“因为你啊!鲁路修,因为你啊!”泪水,滑落,飞洒。

“唉……?”大脑一片空白。暂时性短路。

能使第十一皇子大脑短路的,也就白骑士了吧。

“因为你小时候说过,你有一个初恋,她是你的皇妹,有一头温柔的粉色的长发,可是你再也没机会保护她了。你知道吗?那时我就暗下决心,想替你保护她。于是,当我真的认识到她时,我就想喜欢上她,我就想保护起她。所以我做她的骑士,我可以为她挺身而出!可是她死了啊,她死了啊!”

“这些……全是为我吗?”可是我却杀死了她?你想为我保护的她?

再次的亲吻,鲁路修没有躲避。

舌尖缠绕,触碰,甜美到苦涩的味道。

“鲁路修……”耳畔的吻,微热而温暖。

“朱雀……不行啊……”脸色是羞涩的红。

“我们一直在一起有多好……”亲昵的爱语,萦绕耳畔。

“不要啊……疼……”

“对不起,我会更温柔些的……”迷茫的眼睛像猫眼石一般的翠绿而迷人。

“……可是……娜娜莉会听见的……”

“鲁路,这一刻我们只为自己而活好吗?”

“嗯?嗯……”

绵长的亲吻,让人窒息。

窗外,已是夜色,微凉的晚风吹过,却无法降低两人互拥的温度。

 

 

 

Chapter FIVE

 

交织缠绕,延绵辗转。

喘息呻吟成为旋律,呻吟化为音律,编织成爱的乐律,徘徊回绕。

我记得你温度,我记得你的爱语。

如果有一天我说我忘了,那一定是我在骗你。

 

 

 

Chapter SIX

 

“鲁路修!”

清晨,日光清新而明亮。

“啊,你醒了吗。”

“呃……啊……我昨天做了什么吗……我好像喝醉了……”

“你做了什么……你什么没做啊……!”手托着额头,无语的表情。难道你昨天只是喝醉了吗?昨夜的那些私语呢?全部都是酒后之言?

“对不起,鲁路。”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突然就生气了。

“我……还是……鲁路……”

“哼,酒后伤心,就找我发泄吗……”

却未来得及说完。

因为嘴被堵上了,被一个很深的吻堵上。

你,是真心的,对吗?

拥抱,很紧,紧到让人窒息。

再也不想分离。

 

“鲁路,我走了。”

“你不来学校吗?”

“嗯,要回军队,尤菲刚去世……有很多事要做,而且最近局势……你也知道的。”

“嗯,那好吧,要不要吃完早饭再走?关世子已经准备好了。”

“不用了,谢谢。”

“嗯,那再见!”

再见。何时才能再见面?短暂的交集后,殊途依旧。

你是名誉布尼塔尼亚人,是已故三公主的白骑士。

我是ZERO,是背叛布尼塔尼亚的黑皇子。

白与黑,注定是遥遥的两极。

再见,或许已是敌对。

 

 

“他走了吗?”绿发少女,不知从何出现。

“C.C.……”不对,可以让鲁路修大脑短路的,还有这个女人。而且,这次短路的似乎更为严重……

“啊……呃……C.C.你昨天……”

“嗯,有些事要处理,才回来。”

“噢……”太好了。

“他对你没做些什么吗?”突然问道。

“啊?……”脸色一下子变得很诡异。“朱雀会做什么,他是我朋友啊……哈哈……”笑得好尴尬。

“那就好,你记着哦,你还不能死,你死了我会很麻烦的。”转身离去。

鲁路修好歹松了一口气。

“还有,今天记得叫披萨哦~”任性的少女头也不回的要求到。

“嗯……知道的……”又是披萨……

 

 

又是一个很和平的早晨。一切,似乎正在走向正轨。

“V.V.……你究竟要做什么?”

微微的晨风,带着清新与平静。

平静下,暗波涌动。

 

 

 

Chapter SEVEN

 

黑色骑士团中。

“唉?要宣战?”虽然早有预感,可是扇还是有些吃惊。

“嗯。必须如此了。与其等待打击,不如我们主动出击!”沉着,决绝,坚定,不可置疑。

“ZERO!你真的是帮我们吗?你知道我们已经损失了多少兵力了!”

“如果不相信我,就请退出!”

“你们难道还不相信ZERO吗?”红莲一般的少女,就像红莲一样衷心。

“哼,从来也不卸下面具,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敢相信。”仍有小声的低语。

“不过你们放心好了,这场战争与你们无关,”直接将那些低语无视:“这次是以ZERO的个人名义向LANCELOT宣战!”

“唉!?”

 

“ZERO!ZERO!”少女气喘吁吁。

“卡莲?”

“嗯……ZERO,你真的要以个人名义去向LANCELOT宣战吗?”

“嗯,有些事情,是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

“可是……单是你很难与LANCELOT抗衡啊!我也得去!”

“卡莲,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有些事必须要我自己解决。”

“而且,我……我认识LANCELOT的驾驶员枢木朱雀啊。”

“我知道。”面具下,看不见表情。

“唉?!”

“红莲,这是我的事,你就不要再插手了,你还有别的任务。”

“是,ZERO。”

 

离开ZERO的房间,倚在窗边。

ZERO,你的面具下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呢?我怎么样才能走进你的内心?

 

 

距尤菲去世有一个多月了。

在最初的那个星期,一切都归于平静。都差点以为,一切就这样过去了,不再会有什么大风大浪了。可是……

三周前,突然柯内莉娅向解放战线进攻,紧接着又将战火转向黑色骑士团。战斗力损失很大。

两周前,柯内莉娅的军队查清了扇他们的住处,并在扇的房间里查出一个失忆的布尼塔尼亚女人,后查明是维蕾塔。幸运的是扇他们顺利脱逃。

一周前,布尼塔尼亚的第11皇子及其皇妹依旧活在这世上的流言开始流传。最让鲁路修无法接受的是——间谍正是一直照顾自己与娜娜莉的,就像姐姐一样的关世子。

三天前,无意间听见C.C.说出一个叫“V.V.”的名字。却遭到否认。

而昨天,就在昨天,枢木朱雀——自己青梅竹马的朋友——现在最大的敌人正式向ZERO发出挑战:要解决关于尤菲的仇恨。

可是,如果你知道我就是ZERO,你还会恨我吗?

 

一波又一波的事端,扰乱了内心。

自己,已经无法冷静。

GEASS仍处于失控状态,C.C.却经常不知所踪。

战争,到该了解的时候了吧。游戏,也应该结束了。

真的可以打败朱雀,然后复仇吗?

可是……即使打败了朱雀复仇成功了,那样的复仇还有意义吗?

混乱。

摇摇头,还是不想了。

自己的骄傲,不会允许放弃。

 

 

“鲁路修,准备好了吗——最终的修罗之路?”冰霜般的眼神,没有温度。语气的冷漠,不属于人类。

“准备好了,C.C.”重新戴上面具:“我会实现你的愿望的。”

 

开门,以最潇洒骄傲而决绝的姿态走出去。

“卡莲,帮我通告布尼塔尼亚政府,ZERO正式向LANCELOT宣战单挑。时间是15天后!”

“是!ZERO!”

 

 

Chapter EIGHT

 

没有关于ZERO与LANCELOT决斗的消息。

官方封锁了吧。

也无心管理。

心中依然很乱,或者说越来越乱吧。

LANCELOT那边已经答接战,心中反而更不安。

以为已经有了觉悟,可是,如果真的面对你,我又该如何去做?

难道,我们注定会是宿敌吗?

注定站在对立的两端,彼此而战?

可是明明,正是为了对方,才走上的殊途啊,却再也走不回去了吗?

 

几天了,朱雀一直没来。军队里的他,正在为战斗而准备吧。

而身为另一主角的自己,却坐在教室中,发着呆,无所事事。

看着空座位,转着的笔不禁停下。叹息。

眼光转向窗外。棕色的一点。

 

“朱雀!”

 

从座位上跳起来。

“喂!兰佩鲁奇同学,现在还是上课!”

忽视那嘈杂的叫喊,奔向楼下。

朱雀……

 

“朱雀……你怎么来了?”喘着气。

“今天我向军队请假了。”淡淡的笑意。

“嗯?”这么认真的家伙会请假?

“我有些事想问你。”

“嗯?说吧。”

“你究竟……”

“鲁路修·兰佩鲁奇,现在是上课时间!”

楼上的窗口传来愤怒的声音。

“啊,老师,我马上就上来。”清清嗓子:“朱雀,你要问什么?”

“啊?嗯……你先去上课吧,放学后我去你那边吧。”

“嗯,你又很久没来了呢。”自从那次以后……脸有些微烫:“娜娜莉很想你呢,我也……很想你。”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温暖的笑,随着樱花瓣一同飘散。

 

相视。是温柔。

明明站的那么近,却是殊途。

渴望。

我们还能走向共同的归处吗?

相拥。

却也只能隐藏在樱树的阴影中。

只有吻的苦涩的味道,弥漫在唇齿之间,久久无法消散。

 

 

窗外,是难得的蓝天。粼粼的云朵像平静的海涛,安静地漂移。风很轻,夹着浅浅的蝉鸣,薄薄的金色的日光穿越云层,祥和蔓延。

“难得的好天气呢。”温和的少年含笑道,在透明而安详的空气中栗色的卷发也带着温柔。

“朱雀,你来啦?”

“嗯。”同样温和谦逊的语调。

“是啊,太多的硝烟遮住了天空,太多的污染玷污了蓝色。这样纯净的蓝天,有多久没见到了?”夜色的眼眸中也含着柔和。果然,温柔也是可以传染的。

“你还记得以前吗,”没等朱雀回应,鲁路修再次开口:“我和你,还有娜娜莉,在神社外那长长的草坡上躺着,你在左我在右,中间是娜娜莉,就这样呆呆地望着,也是这样透明的天气,也是这样蓝蓝的天和粼粼的云和浅浅的阳光。我们这样看着,再形容给娜娜莉。她听了就咯咯地笑,伴着蝉吟和鸟鸣。你说,这样和平而快乐的生活有多好!”

“嗯,要回到那时,多好。”淡淡的微笑,却使原本爽朗的少年的眉头多了一丝忧愁。

“可是,再也回不去了呢。”

“不,回得去的!”突然的激动,使鲁路修愣住了,“只要你想,就回得去!”绿色的眼眸中是让人不可置疑的坚定。

“只要我愿意就可以吗?”喃喃。是的,如果我放弃ZERO的身份,如果我放弃黑色骑士团,如果我放弃对布尼塔尼亚的复仇,那么一切就可以回到从前。可是,如此骄傲的自己,怎容许放弃?修罗之路,又怎准我回头?

长久的寂静,空余蝉声凄凄。天色有些黯淡了。

“鲁路,你知道吗,”稍稍带些迟疑,“ZERO正式向LANCELOT宣战了,就在十天后。”

“我知道,要小心。”没有丁点的惊讶,冷静而镇定。皇子的天性吗?

“嗯。”朱雀轻声应着,丝毫没有在意到这则消息的高度机密性,不容任何一个外人知道的事实。

“还有,要活着回来……娜娜莉需要你……我还需要你保护我另一个最亲爱的妹妹。”鲁路修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说出了这样一段话来。明知道,两个人的战争,至少要以一个人的死亡作结束,可却那么希望朱雀活下来。是因为有可以赢所有人的信心却惟独没有赢你的信心吗?亦或者,只有你才能给娜娜莉真正的幸福?再或许,只有自己死了,才能让你知道真相——最终,还是想向你坦白吧。

朱雀,修罗之路上我可以秒杀一切。惟独你,怎么让我狠心?

窗外,暮色洗尘,余辉尽洒,是干净的金黄。

“鲁路……你也要保重啊。”声音打破了思绪。

“嗯,怎么说这个,放心好了。”微笑。使人心安的微笑。

“鲁路……”眼神在犹豫着什么。

“怎么了?”

“呃……你究竟……呃……不,没什么。”欲言又止的神情。

“嗯?”

“呃,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双眼,碧绿的一片海,映着黑发少年微蹙的眉头,以及那张美好的脸。

“鲁路,也许,以后就……”

“不会的,我们不是还有回到以前的日子吗?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表情很难看,这句话连鲁路修自己都不相信。

“嗯,会的,鲁路。”

微凉,是双唇的触感。

“朱雀……你……”

“鲁路,你不希望我留下来吗?”

“朱雀……不要……”只是纤细的少年无法抵挡住作为军人的朱雀。

“鲁路……如果决战在即,就至少让我们再打破禁忌一次吧……”

“啊……呃……”呻吟与喘息相织。

疼痛中,或许还藏着一丝渴望与满足。

沙发的质感柔软而温暖,他的手臂,却是如此有力,缠绕在腰间。

噗。噗。

衣装滑落,触地。

身体里最深的疼痛,是最深的爱。

“决战前夕……打破禁忌……呃……朱雀……”

窗外,最后一滴阳光也坠入了地平线。蝉声依旧,蛙儿加鸣,以及深沉的喘息。

 

 

最终,那个缠绕已久的疑问,还是没有问出口吗……?

 

 

 

Chapter NINE

 

风很大,猎猎地吹着,呼啸在耳畔。

 

朱雀,你知道吗?我原是一直期盼并一直认定我们会按照既定的路线走完各自的半圆,在最完美的结局中,走向同归,再次握紧彼此的双手。

又或许,我们应成为两条平行线,怀着思恋与伤怀彼此遥望,过着平凡的生活,这或许更好。

可是你成了尤菲的骑士,我成了ZERO。为什么我们偏偏走了如此曲折蜿蜒的道路,最终又以如此惨烈的方式相遇?

 

可是现在。我们,终于站在彼此对立的两岸了吗?

 

七年前,我们紧握着的手松开。

命运开始转动,命盘指向殊途。

七年后,我们到达的最终——是相对的彼岸。

曾经的欢笑呢?曾经的友情呢?以及那些从未说出口的……爱呢?

都丢失了吧。

散落了,随着倒塌的大楼,随着缥缈的灰烬,随着你我决绝的眼神——灰飞烟灭。

难道?这就最终的归途吗?

 

烟很大。没有答案。

 

终归殊途。

同归无路。

 

the END

 

written BY 雨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散漫
后一篇:更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散漫
    后一篇 >更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