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追梦古盐道(二)

(2018-04-23 14:27:42)
标签:

神农架

文化

历史

随笔

追梦古盐道 

 

雨下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上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吃过早饭,我们还是按计划行事,在雨中乘车向三道街奔去。大雨让道路变的很是泥泞,冯师傅这位有20多年山区驾驶经验的司机,当离开主线从玛瑙池垭口下三道街时,行驶在且窄而又有很多黄泥巴路上的越野车,时不时地打滑,冯师傅开的浑身冒汗。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来到红举村二组刘国林家,村民小组组长易志生说已在这里恭候我们多时。一下车,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感觉三道街的气温比红举至少低58摄氏度。

刘国林马上给地炉子添柴,让我们一行烤烤火暖和暖和冻僵的身子。在取暖的过程中,易志生组长与村民刘华春、杨自桂、陈宜国、谭启能等人争先恐后向我们介绍三道街古盐道的掌故。

三道街位于三道沟东南方,庙沟、沙沟和火把沟在其西北方汇集,绵延20多里注入石板溪。

明朝前期,三道沟住着百十来户人家。后来,随着盐业的兴起,这里作为神农架交易川盐的重要驿站,便逐渐热闹起来。鼎盛时期,4里长的三道街,有近2000人在这里进行川盐贸易。

三道街是神农架古盐道遗迹保存较为完好的地方,这里留下的遗址也比较多。悬崖上开凿的“百步梯”,是山西商人集资修建的,“百步梯”的开凿大大缩短了盐背子们从红举到三道街的路程,尽管台阶十分陡峭,有的地方还要把盐包从背子上卸下来,用绳子系着吊上去,但可以少走十多里的弯路。

神农架的先民大部分曾有个充当盐背子的经历。以大巴山东延的山脊为界,山北的山民习惯用扁担挑盐,俗称挑夫,南面的山民习惯背,称为背夫。

挑夫用的是两头翘的扁担,面前那头翘得更高。盐包用八股或十六股绳子分别固定在扁担两头,前面轻,后面重,前轻后重的好处在于上下坡时,盐包不会被岩坎碰着,过河也不会打湿水。

背夫用金竹做的脚背子背盐,用金竹做的脚背子非常结实,一般能承重五六百斤的货物。

盐背子们挑盐、背盐,都携带着一根“打杵”。 打杵是鄂西山民挑或背东西时使用的一种工具,用途如同拐杖。山民在挑或背东西的时候累了,就把打杵放到扁担或背篓的底部,降低双肩的压力,起到不用放下所挑背的东西就能站着休息的作用。

打杵由冒、杆、脚三部分组成。挑夫用的打杵呈“Y”,形,宽度恰好能放进扁担;背夫用的打杵呈“T”形,不超过0.5米,放在脚背子底部起支撑作用。打杵的杆用硬杂木制作,能顶千斤重量,挑夫用的高低起人肩膀,背夫用的高低只有半人高。打杵脚用铁制作,上头管状,恰好套住打出杆,下头尖利,可以保证在任何地方都站得住。行走时,用打杵撬扁担或杵路,小憩时,只要俯一下身子,全部重量都压在打杵上。遇到拦路要抢的,打杵还可以作为防身武器,抵御来犯之敌。

除了打杵,脚码子也是绝不可少的。脚码子是铁匠打的,上面合着脚腰,下面露着尖齿,可以防滑,冬天下雪后,倘若没有脚码子,盐背子们将寸步难行。

盐背子们在攀登百步梯时,经常要靠这种方式休息,日复一日,百步梯上的石阶上就留下了深深浅浅的“打杵”印迹。

据易志生介绍,三道街南临举人坪,北通官封口,是大九湖通往房县城的要道,也是古盐道在神农架境内的一处重要驿站和交易场所。从留下来的遗址看,这条街还剩下80米长,街道是条石铺就的,靠山的那排建筑都装着活动门板,显示着商业铺面的特征。这里的店铺最初以栈房和盐铺为主,后来才增加了骡马店和广货铺。 

盐背子们为了保证安全,都严格遵守三条规则:一是必须结伴而行,少则56人,多则30人,相互间好有照应,即使遇到拦路抢劫的强人,也可抵御不受欺凌;二是每天只走3040里路,天黑前必须住进可靠的饭铺。饭铺多是“垛壁子”草房,分上下两层,楼下主要是提供餐饮服务,楼上铺着晒席,是盐背子们睡觉的床铺。三是步伐一致,即:“上七下八横十一,多走一步是狗养的。”也就是说背两三百斤的盐,上坡走七步,下坡走八步,横路走十一步就要打杵歇一下,谁个也不能随意更改。这是盐背子的规矩,为的就是步调一致,防止打杵时相互碰撞而发生意外。

三道街确实因古盐道的兴盛而热闹过一段时期。明清时期,由于商业经济日渐兴起,川鄂古盐道也走向了鼎盛。此时往返于神农架古盐道的不仅是盐贩子,还有江浙和湖广的商贾。

盐商雇请盐背子到大宁厂或大昌背盐,大凡有力气的,都加入到背盐的行列,挣点血汗钱养家糊口。也有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常年在山林里穿行,失去了找对象的机会,打了一辈子光棍。

随着三道街的兴盛,交易也不再是单纯的以盐换物了,大量日用百货也融了进来,这时的三道街除了供盐背子们食宿的驿站外,还有染布坊、茶馆、酒馆、赌场、妓院、大烟馆,专门供各色人等消遣的场所。茶馆、酒馆,平常人家都可以进,价格并不贵。赌场、妓院、大烟馆,就属于那些盐老板或者无所事事的人光顾的地方。这些人仗着自己有几个钱,不把盐背子们放在眼里,盐背子们也对他们避而远之,尽量少与这些人接触。

商贾云集的三道街,后来还出现了骡马队。位于刘国林家西南方200米对面的谭家院子,用条石砌的马圈至今仍历历在目,马圈上坎高2.5米,下坎高0.5米,上下坎距离3米、长10米。整个马圈占地大约3亩,拴马桩都保存较好,一个马厩就能养殖上百匹骡马。当年的三道街骡马成群,马铃叮当,蹄声阵阵,热闹非凡。

三道街的盐行主要集中在半山腰上,依山就势排列有序。其中有一户姓曹的人家最为有钱,据说开了3家盐行,给先人打的石碑都是好几层。

丁酉年(1897年),三道街一连下了48天的雨,麦子颗粒无收,洋芋全烂在地里,加上出现严重滑坡,盐行的生意也不景气,人们为了生存,就四处投亲靠友,一度繁华的三道街,陡然间萧条下来。从此以后,三道街沦陷了,再也没有呈现出往日的繁荣。

关帝庙位于三道街北面,“重修庙宇雕塑神像碑”和石香炉、柱础仍历历在目,可惜的是再也无法看到当时的恢弘气势,神像碑、石香炉和柱础都静静地躺在杂草中,经受着风霜雨雪的洗礼,很是有些凄凉。

三道街东面的望远寺,据说当年香火甚旺。清朝末年,很多善男信女前来望远寺烧香祈福。有一段时间,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几起女香客失踪事件。举人坪胡举人的妹妹到望远寺上香后,也与家人失去了联系。胡举人怀疑庙里的和尚有猫腻,于是就乔装成买卖针头麻线的商贩,到望远寺叫卖,寺庙里的和尚果然买了他的针头麻线。胡举人心想:和尚本是吃斋念佛行善事的,买女人绣花用的这些东西一定有蹊跷。于是,胡举人就带人到寺庙里搜查,果然在寺庙的地宫里发现了几名失踪的女香客,其中就有他的妹妹,胡举人就把她们全部解救出来,并将和尚都赶出了寺庙。

此事传开,当地百姓认为,和尚居然在眼皮底下为非作歹干伤天害理的坏事,玷污了菩萨的神灵,致使菩萨也不显圣了,他们便将菩萨神像搬出寺庙,丢到悬崖下,从此人们把这个悬崖取名“老爷岩”。请走菩萨后,望远寺也随之被拆掉了。

记载望远寺修造过程的石碑,也于20世纪80年代被邻县的几个小年轻砸坏了。据易志生讲,这几个小年轻到三道街提亲没有成功,酒醉后为泄私愤,将仅存的两块石碑砸烂后掀到岩坎下。林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但汉民先生曾给易志生说过多次,能否好好到岩坎下仔细找找砸坏的石碑。易志生因年老体弱,一直没能兑现承诺。

农业学大寨期间,村民将望远寺的雕花石条砌了坎子。为证实村民故事的真实性,我们冒雨到实地进行了考察,只见两道百余米的梯田坎子,许多雕花条石镶嵌其间。我不由得发出感概,三道街的村民真富有,连砌梯田坎子的石头,都雕着花呢。

老天爷仿佛不欢迎我们似的,雨越下越大,淋得睁不开眼睛。在考察马圈遗址和梯田坎子的过程中,虽然我们穿了一件雨衣,外加一把雨伞,然而所穿的鞋子还是进了水。

易志生见雨下的太猛,建议我们在刘国林家躲一会儿雨后,再去考察三道街。

领队的秦小兵征求大家的意见,我和吴承清老师说,鞋子已经打湿了,烤干也不是一会儿的事,还不如一鼓作气,到三道街看看。

从刘国林家到三道街的路上尽是黄泥巴,走在上面很容易打滑。这下倒是苦了两个女同胞,张华、田玮玮穿的鞋子不怎么防滑,稍有不慎就会摔跤。

我们用了半个小时才走了几百米的路程。当我走进三道街时,感觉与传说中的大相径庭。看样子还是古话说得对,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靠山的那边,仅存的半条街大约80米长,入口的那堵墙用撑杆撑着,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街心是条石铺就的,大约1.9米宽,街道对面的建筑已不知去向。现存的房屋宽11.4米、高4米,整个面积超过800平方米。

80长的三道街,在雨中索索发抖,孤苦伶仃的样子让人心生怜悯。街道的尽头有一副石磨,大部分埋在土里,露在上面的花纹看上去倒是有些特别,与我平常见到的石磨不一样,估摸着还有一些价值。

至于传说中的三道街如何繁华,那已被历史长河所堙没。我所见到的三道街,就是两间土坯房夹着一排板壁房。土坯房摇摇欲坠,板壁房破烂不堪。作为古盐道最为繁华的驿站三道街,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得到赏识,逐渐的谈出了人们的视野。

原本想看看三道街里的石秤砣,因主人不在家,只好带着遗憾离去。当我们回到刘国林家时,他父亲刘华春得知此事后,就把收藏多年的一个石秤砣拿出来让我们见见稀奇。这个石秤砣上部长12厘米、宽12厘米,底部长14厘米、宽14厘米,高12厘米,重12.4斤。

刘华春说他收藏的这个石秤砣,要比三道街的那个小,那个石秤砣有36斤重。想必那么重的秤砣,配的秤杆至少有胳膊那么粗,也只有这样粗的秤杆才与这么重的秤砣相般配。

我想,三道街离神农架飞机场那么近,直线距离不超过10公里,倘若仿照当年的布局,再现当年景象,把盐道文化挖掘出来,游客一下飞机,就能到三道街重走古盐道,想必也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

据易志生讲,近年来有很多慕名三道街的背包客,自带帐篷,在他家门前的院坝里安营扎寨,一住就是好几天。这些背包客有时会找他买些时令蔬菜,用酒精炉在帐篷外生火做饭,吃得有滋有味,显得很是快活。

我估摸着,当地村民只要把生态环境保护好,种些蔬菜,养些家畜,开办农家乐,想必比外出打工或种几亩薄田收入高多了。大力发展生态旅游,应该是三道街村民找到的一条长久发家致富的好路子,然而就我们在这里的所见所闻,路途还比较遥远,需要加速推进才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