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追梦古盐道(一)

(2018-04-15 11:46:19)
标签:

神农架

历史

文化

随笔

追梦古盐道 

川鄂古盐道是联系巫溪大宁厂、巫山大昌和神农架的运盐通道,史称川鄂古盐道,被专家学者誉为“南方丝绸之路”。这条在秦巴山区蜿蜒盘旋的山路,对神农架而言,堪称经济纽带,展示了神农架历史和文化发展的轨迹。一直以来,我也曾在这条小路上走过多次,可都是擦肩而过,根本没有关注过古盐道所蕴藏的厚重文化,对神农架经济社会的影响。多次想找时间专门去考察一下古盐道,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这次由神农架林区文体新广局刘生策局长组织的重走古盐道,让我有幸作为一名考察队员,亲历第一现场见证古盐道历史发展轨迹,圆了我多年的梦。

201763,由神农架林区文体新广局新闻出版科科长秦小兵带队,我与陈人麟、吴承清、陈光坤、张华、田玮玮一行,踏上了考察川鄂古盐道的征程。

早上8点,我们乘坐冯师傅开的越野车从松柏出发,经过3个多小时的颠簸,来到了位于神农架飞机场西北侧的红举。下车稍事歇息,神农架林区神农文化研究会会长陈人麟先生就对此次考察的目的、意义和内容做了部署,要求我们以严谨的态度做好访问座谈、情况调查、实地考察,力争有新的发现。

据陈人麟先生讲,此次考察的川鄂古盐道,凝结着神农架人几千年的文化记忆。当地有一首民谣见证着这条盐道的久远:“三道沟、九道梁,打杵子打在黄土上,那时还没有周文王”。意思是说,5000多年前的尧舜禹时期,就在神农架的山林中传递着川鄂古盐道的历史文化信息。

陈人麟先生这么一讲,让我顿时对被人们视为“川鄂之要道,蜀楚之通衢”的川鄂古盐道肃然起敬。

我们在“举人坪农家乐”简单地吃过午饭后,鉴于陈人麟老先生已78岁高龄,吴承清老师说让他在驻地周围找当地熟悉古盐道情况的人士座谈,其他的都去川鄂古盐道考察。

在向导詹武林的带领下,我们一行5人,沿着蜿蜒盘旋的山路前行。詹武林虽然已64岁,可能是红举自然生态好的缘故,看上去却好像只有50来岁,走起路来健步如飞,我们跟在后面显得有些吃力。

路越走越窄,两旁茂密的植被将道路遮掩的严严实实,我们如同在隧道里穿行。詹武林拄着一根棍子边走边敲打路边的草丛,大概是为了打草惊蛇,然而没走多远,真的发现了一条菜花蛇,由于受到惊扰,它很快就逃得无影无踪。虽然打草可以惊蛇,但立即引来了旱蚂蟥,我们不得不停下来在鞋子、裤子上洒上风油精,让这种吸血鬼无法拢身。

詹武林一路走一路向我们介绍,这条路是巫溪大宁盐厂往房县方向去的“盐大道”,先前盐背子们把药材、兽皮、生漆、木耳和香菇等山货特产运到大宁厂盐行,再换食盐背回来进行交易。盐背子们从大宁厂出发,翻阴条岭,上鸾英寨,过大九湖,下板仓坪,经过长岩屋到红举。

自詹武林懂事起,就听父辈们说,古盐道是从自家屋后的山路上经过的。20世纪60年代大集体时期,14岁的詹武林曾跟着背伕们到大宁厂背过盐,去的时候背了60斤冬花,回来时只背了40斤重的一包盐,来回6天,挣了31角钱。

红举这个地方原来叫做“举人坪”,红举是后来改的名。清朝时期,这里既出过文举人,也出过武举人,在当时很有名气。

这里还保存着一座大墓,墓主人是习必厚和夫人周氏的。据墓碑上的文字记载:“吾祖原本姓廖”。曾在朝廷为官,因两袖清风为人正直,受到奸臣的陷害,便携带家人到人烟稀少的红举避难。为了逃避追杀,就改名换姓隐居了下来。习必厚,人称习老爷,是廖习祖的曾孙,在红举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聪明能干,豁达豪爽,深受当地人的尊重。

我们大约在羊肠小道穿行了一个小时,来到位于红坪镇红举村四组的石板溪古盐道遗址观音庙。这座庙位于房县九道梁乡学堂沟进入神农架林区红坪镇红举村的古盐道中间路段上,观音庙下距学堂沟15里,上距红举村项家台子15里。

观音庙背靠悬崖,面向小溪,占地面积约38平方米。由于遭到人为破坏,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是残垣断壁。吴承清与张华用钢卷尺对这座庙进行了认真测量。底层底座:长2.1米,进深1.84米,高1.48米;中间层基脚:长1.76米,进深1.68米,高0.7米;最上层开间:1.76米,进深1.52米,高1.10米。

这座庙的主体建筑全部由石料垒就,看上去很坚固,然而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观音庙,如今却破坏得很严重,正面的一副石刻对联写着“观本无彩水上游鱼皆幻境,音茫何乡岸前啼鸟总忘机”,对联旁边还有“永著载,庙貌维新”碑刻,大门横梁以上的建筑已不见踪影,也没有看见对联的眉批,只有新近一些信徒在祈求平安时所挂的红绸,让观音庙显露出一丝生机。

红举这座观音庙可能是受巫山有“逢岩供观音”的影响,在石板溪的悬崖下修建的,关于这座庙,有许多神奇灵验的传说,过往的行人都会烧香礼拜,祈求平安。

这座小规模的寺庙,是盐商们专门为盐背子们所修的。盐商为了让盐背子们老老实实为自己卖苦力,就在盐道上修几座庙宇,供奉观音菩萨,让盐背子们相信,只要听调遣,守规矩,一定会得到观音菩萨的保佑。

在宗教思想的影响下,盐背子们对观音菩萨顶礼膜拜。即使肩挑背驮几百斤重的盐从观音庙路过,也要找个地方把盐包卸下来,恭恭敬敬地给观音菩萨敬几炷香,烧几张纸,祈求观音菩萨保佑平安。

盐背子们还筹集些苦力钱,捐给盐商维修寺庙,以表达对观音菩萨的虔诚之心。在观音庙不远处的荒草丛里,还躺着一块功德碑,就是关于修建观音庙捐款的记载。

为了弄清楚石碑上到底记载着些什么,我和秦小兵、陈光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石碑立起来,先用青草将泥土拭去,然后再用随身带的纯净水仔细清洗,碑面密密麻麻地刻满了捐款修建观音庙的人名和钱数,每行12人,共8行,近百人为修观音庙作出过贡献。

位于石板溪南岸的母洞寨,掩映在绿树丛中,如果不是向导指点,外地人根本就不知道母洞寨的所在。由于很少有人造访母洞寨,羊肠小道上已长满荒草,秦小兵曾经到母洞寨考察过,情况比我们都熟悉,便自告奋勇的在前面带路,我们跟着他深一脚浅一脚向洞内走去。

母洞寨用大块青石垒砌而成,寨墙长15米、高4米、厚2米,寨内面积约460平方米。寨墙中间有一道寨门,高2.2米、宽1.2米。寨内的陈设已被毁损,灶台、石炕等遗迹仍清晰可见。洞内有很多羊粪,已成为当地一位养羊专业户的圈栏。据了解,母洞寨是清嘉庆年间,红举人用于躲避土匪侵扰而建的寨堡。

告别母洞寨,随后我们一行来到项家台子。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大门两旁的毛主席语录。左边写着:“没有贫农,就没有革命。若否认他们,就是否认革命,若打击他们,就是打击革命。”右边写着:“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他们自由泛滥。”没想到在红举这样的大山深处,还完好地保存着文革时期的宣传标语。

更让我感兴趣的是房屋的建筑,堂屋的正面全部用的是木板,两根高大的柱头上安着一大根横梁,显示着主人家当年造屋时的殷实。据房屋的主人介绍,这栋建筑还是一百多年前修的四合院。1931年冬,贺龙到范家垭区举人坪乡苏维埃政府指导革命工作时,曾在这里住过一夜。

贺龙任红三军军长时,建立了以房县城为中心的鄂西北革命根据地。原属房县南山的神农架地区的刘志香、萧大恒、金绍南等革命志士,曾奔赴房县,争取贺龙军长对神农架武装斗争的支持和指导。贺龙到离房县城仅百里之遥的项家台子指导地方武装开展对敌斗争,那也是很正常的事了。

举人坪乡苏维埃政府成立于1931年,习光才、徐宏章、吴全斌分别担任过乡苏维埃政府主席。举人坪乡苏维埃政府建立后,处决了劣绅黄天成夫妻二人,将他们的土地和财产分给了当地的贫苦农民。

然而天公不作美,我们从红举出发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天就变得阴沉起来,下午4点多钟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我们无奈地放弃考察盐卡、公洞寨的计划,只好从项家台子回到客栈,整理考察资料。

我们住的那个客栈就是吃午饭时的“举人坪农家乐”,就当地条件而言,已经算不错了。房间很小,被子皱皱巴巴,房间内也没有厕所、淋浴什么的,所好的是老板娘向成海很热情,服务工作可谓无微不至。

在与詹武林的攀谈中得知,门前正在为移民搬迁户盖安置房的地方,曾有座寺庙叫“仁圣宫”,寺内供奉着关羽的神像。据说它比阳日湾的三闾书院修建的还要早。

20世纪90年代,举人坪还是神农架林区红举乡政府所在地,当时乡政府将长期闲置的仁圣宫买给了当地的住户,户主也没有好好修缮,并将碑刻拆了卖给了外地人。由于年久失修,仁圣宫终于在风雨飘摇中坍塌。曾经香火鼎盛的仁圣宫,如今只留下一些传说,作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当陈人麟先生问及古盐道有哪些故事或传说时,詹武林说先前倒是听前辈们讲过很多,因年代久远,都记不全了。我们一再请他唱几段盐道上的歌,他不好推辞,想了一会儿,唱了两段五句子。

郎在高山背盐来,

妹在闺房绣香袋,

双手接过郎的盐,

夜里把郎抱在怀,

口说哥哥你好坏。

 

叫声情妹我的乖,

我从巫溪背盐来,

那年你家歇一夜,

许我一双靸脚鞋,

不为鞋子我不来。

当众人鼓掌让他再唱一首时,他说岁数大了,记不住词,我们也不免为其难,就请他与我们共进晚餐。

在与詹武林交谈过程中得知,红举熟悉古盐道故事的老人绝大部分已经过世,即使健在的,也都是耄耋老人了,现在专门请他们介绍古盐道上的轶闻趣事,也不可能讲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曾记得过去农村有什么期会,他们便聚集在一起侃大山,不由自主地讲一些盐道上的趣味故事,可惜的是当时没有引起重视,随着这些老人的仙逝,古盐道的一些有价值的文化都带到棺材里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桃坪印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桃坪印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