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汉民族最原始的文化之魂

(2018-01-22 11:38:54)
标签:

神农架

历史

文化

随笔

汉名族最原始的文化之魂

 

20世纪80年代,由胡崇峻等人在神农架地区发现的《黑暗传》,被中国神话学会会长、著名学者袁珂,民间文艺学家、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刘守华等鉴定为汉民族创世神话史诗,在文学界、史学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被专家学者视为民间文化的瑰宝。

胡崇峻原是一名小学老师,从事教学工作时,每次家访之余,他都喜爱找当地文化人唱山歌、讲故事,励志做一名文化人。1981年,他的夙愿终于实现,被调到神农架林区文化馆从事文艺创作和编辑工作。这年秋天,胡崇峻参加了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在十堰市举办的民间文学讲习班,专家学者的讲授,给了他很多启示。从此,胡崇峻就走上了民间文学搜集整理的漫漫长路。

19828月,胡崇峻搜集民间歌谣时,在神农架林区松柏镇敬老院张忠臣老人处,得到一本长达3000行的《黑暗传》手抄本,手抄本以七字一句的民歌形式叙述了史前至明代的重大历史事件。胡崇峻仔细阅读后,认为手抄本价值重大。从此以后,胡崇峻拿着微博的工资,自费到神农架各乡镇及周边房县、保康、兴山、秭归、巫山等地继续进行深入调查,在大山深处走访了近200名的民间歌师和会讲故事的老人,竟然搜集到8种《黑暗传》文本,计3万多行。

神农架林区文化馆于1983年编印了一部《神农架民间歌谣集》,书中选载了胡崇峻、龚万文、吴承清3人搜集的神农架民歌数百首,也选入了胡崇峻搜集的《黑暗传》部分内容,名曰“长篇神话故事歌”。这本集子的出版,为扩大《黑暗传》的影响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84921,《湖北日报》头版以重要位置刊登了《神农架发现汉族首部创世史诗》的消息,这则消息当天就上了《人民日报》的要目,撞碎了黑格尔关于汉民族“没有自己的神话创世史诗”这句鲁莽的断言929日,上海《文汇报》和国内其它报刊以及海外华文等报纸相继转载了这一报道,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

为此,民间文学专家、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刘守华撰写出《鄂西北古神话的新发现─神农架神话叙事山歌〈黑暗传〉初评》。刘守华认为,这部民间口头传唱的长篇叙事诗《黑暗传》,保存了不少有价值的古代神话,提供了中华民族历史演变的重要线索,具有鲜明的楚文化特征,对中国神话和楚文化的研究很有价值,堪称汉民族神话史诗。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李尔重认为,《黑暗传》比《离骚》的铺叙与想象能力,不知高出多少倍。其内容之丰富,文采之光华,能使《昭明文选》之类的著作为之逊色。

中国神话学会会长袁珂先生在《中国文化报》发表了《喜读神农架〈黑暗传〉》,他在文中说,黑格尔断言“中国人没有自己的史诗”的偏见,现在可以推翻了,《黑暗传》就是中国汉民族的史诗。

《黑暗传》是长期流传在神农架及其相邻的保康、房县、兴山、秭归、竹山、巫山、巫溪等地为亡者守灵时演唱的待尸歌。根据研究者推断,唱本始于明代,多以口头和手抄本形式在民间流传。但就《黑暗传》长篇歌本的构成来说,其中的神话传说故事,以及在丧葬仪式中把这些神话传说作为“丧鼓歌”来咏唱的习俗,显然有着更为久远的历史。由于《黑暗传》在民间流传的时间很长,受到天灾、战乱诸多因素的冲击,只是部分分散残留在各地。

在神农架乡村,年满60岁以上的人去世后,歌师打丧鼓才能唱《黑暗传》。即使歌手演唱时,开歌路也不能唱《黑暗传》这种歌,先得从散歌入手,一首一首的向史书跃进,再从距今比较近的朝代唱起,一直唱到春秋战国,才进入三皇五帝,再造人类,洪水泡天,黑暗混沌。否则,就犯了“逞能”禁忌。

无论从自然地理还是从文化地理上看,神农架都不具备《黑暗传》起源与发祥的条件,但神农架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却使它成了《黑暗传》得以保存和流传的最后屏障。蜚声中外的神农架不仅是奥秘莫测的 “物种基因库”、“动植物王国”,而且是殷商文化、巴蜀文化、荆楚文化的交汇区,同时还是自新石器时代以来黄河流域文明与长江流域文明交相辉映的契合地。《黑暗传》能在神农架传承,就因为这里有其特殊的地理环境和复杂的文化背景,才得以保存汉名族最原始的文化之魂。

一直以来,学术界有一种悲观地论断,认为汉民族由于生活劳苦、重实际而缺乏想象力,就不可能产生神话史诗。致使西方学者黑格尔武断地说:“中国汉民族没有自己的史诗”。

《黑暗传》之所以能在神农架发现,是因为神农架在民族文化上有着独特的地位。在文化发展史上,它是整个文化由原始走向文明过程的独特且极佳的观测点;在文化形态学上,它是多元文化整合活性组织的资料馆;在文化地理学上,它是探索文化与地域关系的研究室。

20世纪80年代以来,神农架相继发现了汉族首部神话史诗《黑暗传》和中华民族文化史“活化石”《太阳经》、《太阴经》和《太阳太阴经》等古歌、木刻珍本,进一步丰富了中华民族先进文化的宝库,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

1986年,湖北省民间文艺研究会内部出版了《汉族长篇创世纪史诗神农架〈黑暗传〉多种版本汇编》。接着,刘守华等人发表了多篇研究《黑暗传》的论文,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引起了百家争鸣。2000年,刘守华撰写的《〈黑暗传〉追踪》发表在台北出版的《汉学研究》上,受到海峡两岸热爱中华文化的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从此,台湾学术界的专家、教授也介入了《黑暗传》的研究。

2002年春,长江文艺出版社与胡崇峻签订了《黑暗传》的出版合同。同年4月,文化界热烈关注的汉族民间神话历史叙事长诗《黑暗传》正式出版发行。从此,这部深藏在高山长林中的文化瑰宝,终于历史文化舞台,得到专家学者的认可。

1982年开始,胡崇峻把自己主要收入和精力全部放在了搜集整理《黑暗传》上。20年时间里,胡崇峻九赴兴山,三到秭归,八奔保康,四至房县,只要有一点关于《黑暗传》的线索,他就不轻易放过,既有过受人坑骗的烦恼,又有成功收获的喜悦。

在民间搜集《黑暗传》并非一件容易的事,犹如大海捞针。民间一些老歌手把《黑暗传》手抄本奉为经典,当作传家宝倍加珍藏,从不轻易让他人借阅。在神农架地区,把《黑暗传》带进棺材作陪葬品或死前就埋在地下不为人知的事例屡见不鲜。到民间收集《黑暗传》,其难度可想而知,其中的艰辛,也只有胡崇峻知道。

《黑暗传》的正式出版,耗费了胡崇峻大量的心血。因此,胡崇峻被誉为“中国的荷马”。鉴于胡崇峻“填补了中国汉民族史诗的空白”的成就,他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并2次获得“屈原文艺奖”,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胡崇峻搜集整理的《黑暗传》由天地玄黄、黑暗混沌、日月合明、人祖创世四大部分组成。前三个部分可归于巫,第四部分属于史的范畴。

《黑暗传》的内容梗概: 天体之初只是一团气体,一片混沌,弥漫在黑暗之中,开始没有水,经过不知多少代神人的努力,后来出现了一个叫“江沽”的神人,才把水造了出来。那时,天萌芽了,长出了一颗露水珠,却又被一个名叫“浪荡子”的神吞掉了。“浪荡子”一口吞掉露水珠后就死了,他的尸体分成五块,才有了五形,地上才有了实体、有了海洋,出现了昆仑山吐血水,诞生了盘古。盘古请来日月,开天辟地,最后“垂死化身”,躯干化成五岳山脉、日月星辰、江河湖海、草木森林等。盘古死后,大地上的金石、草木、禽兽又化成各种各样的神,这时还没有真正出现人类。神们互相争夺,闹得天昏地暗,直到洪水滔天,淹没了罪恶。洪水中又出现了黄龙和黑龙的搏斗,来了个叫昊天圣母的神,帮助黄龙打败了黑龙。黄龙产蛋相谢,昊天圣母吞下龙蛋,孕生了三个神人:一个主天,一个主地,一个主冥府。洪水中来了五条龙捧着一个大葫芦在东海飘流,圣母打开葫芦,见里面有一对兄妹伏羲和女娲,就劝他们结婚,这才生下各个创世的神,直到这时,才产生了有血有肉的人类世界。

在胡崇峻搜集的8种残缺不全的资料中,还记载了伏羲、女娲、炎帝、黄帝、蚩尤以及尧、舜、禹等古代英雄的神话故事,《黑暗传》不只是创世史诗,还蕴含着英雄史诗的成分。

    由《黑暗传》的内容可以看出,汉民族的创世史诗和世界许多民族的创世史诗多有相通之处,尤其是“洪水泡天”。据大九湖的歌师陈切松讲,《黑暗传》在明代有了木刻本,他就亲眼见过这种木刻本,可惜现已失传。有的老歌师说《黑暗传》远在唐代就开始流传了,虽然它的年代还不能确认,但它悠久的历史已毋容置疑。

《黑暗传》的出版发行,引起了港台地区和新加坡及全球华人学者的极大兴趣,他们由衷的感到欣慰,汉民族终于结束了被称为“没有自己的神话创世史诗”的历史。台北出版了《黑暗传》繁体字文本后,受到台湾学者的高度重视。大陆与台湾学术界多次召开《黑暗传》研讨会,台湾辅仁大学的郑志明教授、钟宗宪教授, 东吴大学鹿忆鹿教授等专家学者都发表了自己对《黑暗传》史诗地位的独特见解。

《黑暗传》在发现和受到较高评价后,神农架林区文化界不少人士也投入到研究整理《黑暗传》的工作中。1991年,神农文化研究会会长陈人麟先生对《黑暗传》资料进行分析、比较,撰写出《神农架〈黑暗传〉原始资料内容评述》,理清了故事脉络。1992年,群艺馆馆员吴承清在胡崇峻搜集到的新的手抄本的基础上,整理出第一个比较完整的《黑暗传》唱本。1993年,陈人麟结合9种原始资料,再次整理出一部2100多行,内容比较丰富的唱本。陈人麟把《黑暗传》分为“先天”、“后天”、“泡天”、“治世”四部分,先后刊发在神农文化研究会主编的《神农文荟》和陈人麟、王博选编的《神农架山锣鼓》中。2015年,陈人麟花20多年心血研读《黑暗传》心得集《〈黑暗传〉解读》正式出版,这是一本较为权威探讨《黑暗传》价值的专著,这本书的问世,开启了神农架系统研究《黑暗传》的先河。

从内容上讲,《黑暗传》系统演绎了世界从黑暗到光明的宇宙演化历程和人类从初造到再造直到“治世”社会形成的漫漫历程,属于“史”的范畴;从形式上讲,它以七字句为基本句式,以“五句子歌”为基本段式,还讲究每段一韵,读起来朗朗上口,听起来悦耳动听,理所当然属于诗歌的表现形式。

《黑暗传》宛如楚文化的和氏璧,在汉民族文艺百花园中璀璨夺目、熠熠生辉。《黑暗传》的搜集整理出版,再一次有力地证明了汉民族不仅是一个富有想像力和叙事传统的民族,而且是一个拥有包含着创世神话在内的史诗作品的民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顶塘鼓
后一篇:桃坪印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顶塘鼓
    后一篇 >桃坪印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