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烂柯山》随想

(2008-12-25 11:22:19)
标签:

昆曲

烂柯山

计镇华

梁谷音

随笔

杂谈

分类: 棒槌听戏

关于《烂柯山》,和石头在QQ里断断续续八了不下数日,一直未觉尽兴。和大登殿一样,我很不待见这出戏的故事情节,勉强自己忍受这等气闷的戏码,纯粹是为了计帅与梁美人,好吧好吧,俺承认俺很好色便是。

《烂柯山》随想

梁美人《烂柯山》随想

计帅在剧中还是一如既往地狗血(具体表现参见著名的“三笑三哭”一段),这个词惟独用在他身上无所谓褒贬,再者究竟是狗血还是入戏原本就属见仁见智的问题,对于上心的人儿,俺一贯采取回护的态度。喜欢他,源自《邯郸梦》里看似浑不经意扫向台下的一个眼风,和内谁还有内谁一样,他也有一双精光四射的眼,但是又不同于耿叔干净俊朗的书卷气,反带了些孩童式的狡黠,颇有些无辜的意味蕴含其中,表情也是讨喜的。另,痴梦一折令我很讶异地发现,一旦和计帅飙上戏,梁美人其实也挺内啥。

《烂柯山》随想

面对眼前覆水难收的情景,崔氏终于彻底超脱了自己,以一种极端轻松的方式——疯了。初始她也不确定叫崔氏,而是任由编剧大人们心血来潮之际胡乱赋予她一个称呼。历经了二十年的苦雨凄风,张木匠依然赞她容颜娟好,那么可以想象一下,“遥想当年成婚配”时,伊又该当是怎样的人比花娇?!德是厚重的,可以承载起岁月的蹉跎;兰心蕙质却当不起似水流年。

蓦地想起在她身后八百年过去,又有一位王宝钏苦守寒窑一十八载终于否极泰来,而崔氏在一贫如洗的生活里比王三姐整整还多挣扎了两年,却依然看不到丝毫光明的迹象。身边这个男人终是不肯放弃求取功名的意念,还在兴致勃勃地搬出姜尚的例子来类比,若然他也果真直到九十岁方才“知识改变命运”,那他是否有理由和资格要求妻子为他这基本上没出息的一辈子而直守到九十岁?!纵然富贵可以预知,在这冗长而清贫的一辈子过后,还能有几多时日去享受那天下无双的大富大贵。宁其死为留骨而贵,宁其生而曳尾涂中,孰是孰非,应该不难作出选择吧。

《烂柯山》随想

凤冠戴起

《烂柯山》随想

泼水

仓癛实而知礼节,在自身生计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分,向现实妥协走出那一步,也算不得什么滔天罪恶。何故从最初的元杂剧《朱太守风雪渔樵记杂剧》开始,人们就一直不放弃嘲笑朱买臣的发妻,笑她的目光短浅,明明握牢了一支潜力股却在翻身前夜匆忙斩仓,而齐齐原谅了对面马上男人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是的,我没说错,小人得志,看了京剧版《马前泼水》后,我实在想不出再合适的词儿形容他,真真没有玷辱了雪樵中他身上那件五彩斑驳的富贵衣,昆曲到底比京剧要温柔敦厚的多。

《烂柯山》随想

看来编剧大人同我一般的心思

我无意替崔氏翻案,更不想就此替她接过嫌贫爱富的恶名。只是芙蓉女侠的谆谆教导言犹在耳:“小贝啊,你听姐姐一句话,将来长大了以后,千万别嫁读书人。”“毕竟男儿多薄幸,误人两字是功名。”

原本不相干的两句话,此刻却如此的浑然天成,刚刚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乃觏于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乃觏于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