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羚
马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9,306
  • 关注人气:10,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被告骚扰要挟我方证人提起抗议书-茅迪芳

(2007-10-28 01:56:41)
标签:

艺术赏析

舞蹈

母亲

侵权

要挟

时光

分类: 关于《千手观音》的文章、视频
《给这以前的300天时光》
                                                             --马羚

    当时对于母亲给海淀法院的这封信,我已经无言、无力回答,只是第二天请朋友帮我提交给了法院,那几天的心情极端沉重于是有了那篇《圣土与洁净》的博文;

    但是,那时还是在希望中,盼着第二天的太阳能够照常升起,我与我的母亲,就在这样的愤概,信任、期盼、大度、容纳、学习等等中渡过了那之后的三百多天……

   现在想想真的……真的……无以言表……

   只是,感谢!

   感谢上苍给了我如此执着而可爱的母亲……

   只是感谢!

   感想这不顺畅的2006——2007……

   感谢在这样的时刻,中年的我与老年的母亲和母亲的那一代人,可以走的那么近……

   越是接近他们这一代,越发的感谢着,钦佩着我们共和国走过的岁月,她给了几代人无穷的储备,使我们知道了积淀的力量,使我们理解了革命的意义……

   使我们懂得了真诚中的执着居然是一种如此青涩的味道……

   感谢这段时光……

   我终于歇了下来,陪着母亲,陪着孩子,看着我的上一代、下一代……

    我终于顿住了以往忙碌的脚步……

    回眸中……

    再次体味着我的母亲,我的最爱……

    我知道我离不开您,但是,您真的使我无从、落泪……

马羚

在北京2007年10月28日

关于被告骚扰要挟我方证人提起抗议书-茅迪芳 本片摄于2007年8月

 

      这是一篇关于被告张继刚,骚扰原告方舞蹈专家证人的原告茅迪芳女士给海淀法院的抗议书信,在此信之前,代理人马羚应海淀法院本案法官李冬涛,为其要求马羚关闭本博客进行的谈话之约时,前往海淀法院时就已经当面手写书面式,向李法官提起,在李法官的提示下,再次书面承交给海淀法院的一封抗议书信,但是,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李冬涛法官并未因被告张继刚及其代理律师的此种、此类违反法律法规、亵渎法庭、无视法制尊严的做法,提出任何异议,且也没有给原告方任何答复,就此,我们刊登出此篇书信的原文内容,意在使更多懂得爱护我们的法制、爱护我们国家秩序和法制尊严的朋友们一个明示……
    特别注明:因在被告的强势状态下,我们寻找证人,尤其是舞蹈界的专家证人已经是困难重重,在此时,我们尊敬的著名芭蕾舞蹈编导、专家蒋老师从平和而正义、专业而严谨、理性而博大、遵纪且尊重法律的角度,为本案的原告出具了,极负专业领域的学术探讨证人证词,我们的倾慕和感动已经无以言表;但是在此重压和本已经存在的‘威胁’之下,我们为了不伤及无辜,故此隐去了蒋老师的全姓名,只是不想给正义的人们带来祸端,敬请读者谅解。
 
 

关于被告骚扰要挟我方证人提起抗议书

-茅迪芳

尊敬的海淀区人民法院:

     因本人在2006年10月向贵院,提起上诉的舞蹈作品《千手观音》侵权一案得到贵院的受理,这里再次表示由衷的感谢与敬意,但是现在要向贵院特别提出的一件事情,是有关被告方之一:张继刚,在本案得到受理及质证后延续干扰、要挟我方证据人之一:专家蒋祖慧女士的恶劣作为、被告张继刚甚至公然提及请蒋祖慧女士帮助其提供反证、伪证的事实行为,情况如下:

     在2006年11月24日本人的代理人之一:马羚,应约在贵院面见本案法官李冬涛先生时,已经书面手笔递交了,关于被告人之一:张继刚,多次电话致电蒋祖慧女士要求见面的问题;这一点当时已经对我的证人构成了骚扰,对于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张继刚当时的电话就不是很客气,所以,马羚特别应李法官的要求,书面对此事提出,请贵院李法官对被告的此种行为予以制止

    但此后,被告人:张继刚,并没有停止对蒋祖慧女士的继续骚扰;于2007年1月,在文化部宿舍,与蒋祖慧同在一个宿舍区内的,被告方证人之一:贾作光先生的秘书,直接来到蒋祖慧女士的家中,探寻蒋祖慧女士的行踪,之后,在没有争得蒋祖慧女士的同意下,张继刚及另一男士,直接来到蒋祖慧女士的家中,对其进行了长达1个小时的要挟式谈话;

    在谈话中,被告人:张继刚,利用自己的职务之当,使用了要挟、恐吓的方式,力图使蒋祖慧女士成为他方的证人,将原有的蒋祖慧女士对我方的专家论证证词推翻,其气焰十分嚣张,张继刚谈话的主要内容为以下几点:

    一是:声称对于本案,他们在近期将要有一个大的‘反攻行动’,如果蒋祖慧女士不收回对我方的专家证言,将会在社会舆论以及舞蹈界中,对蒋祖慧女士带来巨大的不利影响,此时张继刚使用的词汇为:“如果你不按照我们说得办法,来挽回这件事情,到时候,我们会有一个很大的反攻行动,到那时会让你不好收场的,你会为自己这样做(即给我方出具的专家证词)付出代价,你就没有想过后果吗?”蒋祖慧女士的回答为:“这是一场学术的讨论,我只说了我看见的我认证的事实,这是一个从事专业领域(舞蹈编导)人员的诚实工作态度,也是对艺术的尊重,如果,因此带来什么后果,我不知道说了真话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但是,我只想说明事实,对于你所说的后果,我不明白。”

     二是:张继刚明确声称,法院将不会判定茅迪芳的胜诉原因是,他现在的政治职位以及舞蹈界对他的高位推崇,不可能让他输掉这场官司的,他自己声称自己“是受到国家保护的人”,而茅迪芳本人现在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退休的老太太,所以蒋祖慧为茅迪芳做的专家论证是不聪明的举动,所以,到他胜利的那个时候,蒋祖慧女士将没有台阶可下……会很惨、很没有面子……

     三是:请蒋祖慧女士再重新写一篇证人证词的舞蹈专家论证,将被告在本案中的剽窃事实,认定为没有剽窃、两个作品没有相似;另外被告:张继刚,特别声明自己也编导过傣族舞蹈,张继刚原话如此:“你应该为你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够安静的度过,挽救这件事情,现在再另外站在我这一方的立场上,重新给我出一份证词,推翻你前面给茅迪芳出的证词,你可以重新说明:你看错了、分析错了,另外一定要说明,这两个作品根本不像,因为,我也编过傣族舞蹈,所以,这个作品里的傣族舞蹈成分对我张继刚来讲,编导出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但是,蒋祖慧女士以认真的专业的态度,告诉张继刚:“张继刚,傣族舞蹈谁都会跳,会编,但是如这两个作品《吉祥天女》——《千手观音》这样的在细节、节奏、韵律、快板的整个篇章等方面的吻合及一致,实属罕见,另外,你的排练老师又是茅迪芳的领舞演员-刘露,这几点的汇聚,不应该只是巧合,所以,我只是表明了自己在从事专业领域多年的知识和经验上,可以认定这两个作品的惊人相似,以及关联之处的事实,对你个人没有别的意思。”祖慧还特别针对被告张继刚的关于:后果、后半生的平安、恐吓、要挟等等做出了回答,拒绝了张继刚的无理要求,因为对于一个只是从事专业工作的专家来讲,她只能以自己的诚实和对待作品的专业领域方面讲述自己看到的事实;

    虽然,蒋祖慧以一个诚实、专业、正直的人格,拒绝了张继刚的无理要求,甚至是触犯法律的伪证要求,但是,张继刚的连续骚扰和长时间的这次谈话,给我的证人蒋祖慧带来了巨大的精神负担,祖慧女士与本人的年龄相仿,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我们只是从事着我们的专业,我们热爱着的舞蹈事业,热爱着祖国、热爱着党,相信法律的严明公正;

     我们是在新中国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她只是希望能够讲真话、诚实对待工作、洁净我们的舞蹈创作领域,到底要付出什么代价,做为年逾古稀之人实在感到无力回复,此事给我也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不知道张继刚所指的‘后果’到底是什么?

    而且,因此给蒋祖慧女士带来的困扰和‘后果’让我对她感到深深地歉疚,真的不知道,被告张继刚是否有这样的权力可以威胁我方的证人,要求我方的证人出示伪证,自己推翻自己在专业领域上的技术认证?也不知道法院是否可以针对这一点向被告方提起意见,因为,对于张继刚本人,我不了解,同时,他在《千手观音》对于我的作品《吉祥天女》的侵权事实,还在一个有待于贵院的调查、研究的过程中时,这时他就如此肯定地要挟于原告方的专家证人,肯定地声称着他的胜利,同时还要我的证人为此付出代价和承担‘后果’,那么张继刚现在对我方的证人做出的举动,本人以一个不太懂得法律的人的立场上,感觉此事应该已经再次触犯了法律,另外,也触犯了我们的政策和国家的安定团结,张继刚以自己身居要职的地位,来威胁被侵权者和我们的证人,他如此有持无恐,源自着什么样的力量?

     如果本案真的如张继刚所愿,判定我输,他赢。那么在此后的时间中我将如何继续生存?我身边的亲人,我的证人们还如何生存?面对这样嚣张而具备实力的威胁与恐吓,我们将如何还原一个专业领域的学术问题?那么,以前给张继刚作证的证人:贾作光、潘志涛、冯双白等等,是否也因张继刚的这种要挟及社会地位而出具了不真实的证人证言?虽然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张继刚现在如此有持无恐,堂而皇之索取伪证的公开做法,使我们不得不怀疑,他以往提供的证人证言中,还有多少真实成份?

     我相信法律,尊重法律,所以,这时将此事原委向贵院道出,请给我们一个明示真理的地方,也还给我们一个可以继续生存的空间,本人是含着热泪在对家人和蒋祖慧女士的歉疚中书写的此信的,面对被告张继刚这样的骚扰、恐吓、威胁,不知何时能够停止?

     我恳请法院予以制止,并尊重我们的生存权力,保护我们以及我的证人能够正常生活、工作,维护我们应有的权力,还给我们一个公正的裁决,因此事给我的家人已经带来了许多的负面压力,但是,为了维护法律,为了给世人一份真实,同时也为了被告张继刚在中年之时,即有如此高官显赫的地位,真心希望他能够不负党和人民对他的这份信任,不要利用这样的信任,利用他得到的职权来残害民众,无视法律。

     另外,为了尊重被告的要求,响应贵院李法官的要求,在2006年11月13日执政后,本人没有再在我的博客上将本案相关的我方的证据一一出示给世人,马羚也在2006年12月24日李法官面见谈话中,针对她的博客提出让马羚离开博客要求后,没有继续书写关于本案的一切文字,这一切都是为了表明我们对被告的尊重,对贵院的信任;

     但是,我没有想到在我们这样和谐稳定,有礼有节的社会,一位现任的我们部队的年轻干部,一个接受了党和人民的爱戴,给予了他无数光环的被告人——张继刚,怎么可以做出如此有违法律,有违真实,有违党纪、军纪的恶劣作为。

      请法院给我们一个清白,一份保护,伸张一份正义,使这个社会更加洁净、有序、真实,让法律在人人面前平等!

               此致

 

                                敬礼

茅迪芳

于2007年1月11日星期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