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羚
马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8,343
  • 关注人气:10,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复被告第二次证人证词第41、42序号》本案代理人马羚-02

(2007-10-14 04:31:13)
标签:

知识/探索

分类: 关于《千手观音》的文章、视频
 (本文续前篇)
依旧为原,被告方证人证言原文用:蓝色字体
原告方代理人文用红色为正常原文的主要问题,用黑色为正常原文;
 

《回复被告第二次证人证词第41、42序号》

      首先还是证人证词中的情绪话言辞令人颇为不解,本着尊重的态度对其证词中的略见,给予回复;

     证人贾作光先生,曾经教授过我,是本人非常尊敬的一位师长,但是此篇文字是身为学生的本人第一次领略老师文笔的初出之作;同意老师的说法:“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但是也请老师注意,如果没有足够的实际有效的证据原告也就是您的故交(现证词中贾作光先生已经不承认认识茅迪芳女士……嘻嘻……有点……SHIYI??????)茅迪芳也不会将此事提及法律解决;

 

      原告是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在不希望将一个事实带入黄土的真诚状态下诉之法律解决这个问题的;这是与您同样的热爱舞蹈事业一生,将此生献给舞蹈的原告最后为舞蹈创作的领域还以清晰、洁净的空间所做的微不足道的努力,如果因此使您震怒那么敬请原谅了;

     身为八十多岁高龄的贾老师在证词中形容《吉祥天女》时用了如下词汇:“《吉祥天女》所用的舞蹈元素,是以当前民族民间舞蹈及毯子功的技巧,以及融合了一些外来的舞蹈语素为元素结构而成的群舞作品……”。

      那么,在本次证言中张继钢的证词里特别提到,他使用的是中国古典舞为元素所编创的《千手观音;(难道你与现任总政文化部副部长张继刚先生就此使用的舞蹈语汇问题没有沟通?没有达成共识?故此您做出了同意茅迪芳导演在作品《吉祥天女》及侵权作品《千手观音》中张继刚再现了茅迪芳:“《吉祥天女》所用的舞蹈元素,是以当前民族民间舞蹈及毯子功的技巧,以及融合了一些外来的舞蹈语素为元素结构而成的群舞作品…………”。??)此事做为舞蹈专家的您实际在为您的同辈舞蹈家茅迪芳作证,可惜您的证言出现在被告方张继刚提交的文件中,此事,领学生本人颇为费解?(请参见《回复第二次证人证词36、37序号》

     那么,本人想请教老师:中国古典舞源自何处?中国民族民间舞蹈源自何处?毯子功源自何处?想必老师会笑我离开舞蹈许久难道忘了?

    没有忘,那是从小学习研习专科,怎会轻易忘却?

    中国古典舞蹈源自——中国的大门派戏曲-即;京剧艺术(在回复第二次证人证词36、37序号中有明确解释);

    毯子功——为中国古典舞蹈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亦为京剧中的典型类别,毯子功见注的代表作品有《十五贯》、《穆桂英挂帅》等等均为中国古典舞专业借鉴使用)。

     那么相信,您在这里形容的张继钢的《千手观音》编创,应该可以理解为是在借鉴了《吉祥天女》中的古典舞蹈因素而从新整合的舞蹈元素之一了当然,这并不能构成剽窃,因为元素是可以共用的,但是元素的组合形式是一种创作,这一点是舞蹈创作中的共识……

    但是,另外您提到的《吉祥天女》中所使用的中国民族民间舞蹈,来源就很多了,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所以每一个民族都有每一个民族表现他们独特气质、生活的不同的舞蹈;同样的傣族舞蹈您跳时就和刀美兰跳时不同,这源自你们不同的艺术感受和生活经历等等(贾作光来自内蒙古大草原,但是一直衷爱于西南的傣族舞蹈、刀美兰原生于云南傣族);

    更让我注意到的是,您在总结《吉祥天女》时的舞蹈语汇元素的形容,很清晰也很明确,准确不准确我们不去深究,但是您在此证词中形容《千手观音》时却特意避开了关于张继钢所使用的舞蹈韵律语汇这一节,而选用了:“《千手观音》是通过舞蹈的表现形式,来弘扬优秀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编导张继钢虽然也用了群舞,但所表现的是观音的内涵……”

    这样简而概之的表扬之词,贾作光先生始终没有在舞蹈的理论,舞蹈编创的具体动作等职业化、专业化领域的表现上,明确这两部作品的雷同或者不雷同!

    更应注意的是1987版《吉祥天女》和2000-2005版《千手观音》中,将静态雕塑,变换成动态舞蹈中所使用的同一舞蹈语汇“傣族舞蹈”,而贾作光老师没有就此之间两个作品将近6分钟的:节奏、动作、动律一致做出任何的评价……

    呜呼哀哉……

    贾作光先生,至此我可以无怨无悔告别舞蹈!因为,事实证明我的教授都无法在权势面前站直了说话啊……

     另外您肯定地宣称:“张继钢在创作《千手观音》前,并没有看过《吉祥天女》…………”您这样的肯定,有失可信程度,不知张继钢是否向您明示《吉祥天女》的领舞演员:“刘露”就是2000年《千手观音》的指导、排练老师?另外《我的梦》的总导演‘李福祥’也曾亲密接触过《吉祥天女》?

     您有一观点我非常赞同:“我认为任何人都可以拿千手观音做为元素进行创作、构思。关键是看谁有托天之力把他活龙活现,把静态变成生动的艺术形象……”是的,千手观音是一个元素,一个静态的元素,任何一个编导者用他自身的感受;将静态演变为动态舞蹈时都可以使用;

     但是,舞蹈的组成远非一个静态的雕塑那么简单,远非一大段的溢美之词那么轻松;

    这里需要一种编创者的风格再现这种再现就是将作者的亲历、亲受、流动在他血液里的舞蹈韵律,随之唤出的创作,是一种重新的整合和创作,于是每一个舞蹈编创者都有着自己的风格,是截然不同,是无法临摹的,这一习话是您当年教授我的,现在再次重复给您;

     抱歉了老师,我只是想为我的另一个师长,我值得敬重,事实证明确实可以敬重的母亲:茅迪芳。说明一个事实;

     这个事实的陈述到,说出对于我们来说都是艰难的,同时也是在沉重的压力下的无奈、无力;无法临摹的创作被临摹时你还会讲出:“即便是在作品中偶有相似的动作,也不能没有根据的说是抄袭…………大家都在用,是共有的,在所难免…………”

     那么恩师;在《千手观音》的6分钟舞蹈中与《吉祥天女》的10分钟的作品中;在《两版对比片》中出现6分钟的节奏段落,整体舞段、快板节奏完全吻合、举手、下手、膝布部带动胯部,成S型扭动、80年代流行之霹雳舞之外来舞蹈语素为元素的《吉祥天女》-《千手观音》的吻合和相同是何原因?

     晚辈该怎么解释一个创作者的无法临摹的创作性的智力、才华、经历、修养、自身风格呢?

      为什么,张继钢与茅迪芳相差将近三十余岁的年龄,却在历经了将近20年后,使用了同一种元素,并使用了相同的综合舞蹈动律因素、段落、节奏配合甚至相同的道具、服饰(长指甲+手心眼睛)表现了同一个艺术主题、展现了同一种风格舞蹈作品呢?

     奇怪的是在细节的完全相同上,两个相差20年之久的作品中,使用了完全相同的两个主体道具:长指甲与掌心眼睛的从新整合?(关于长甲与掌心眼睛已经多次说明,创意在于将这两个古已有之的典故的重新整合,而不是发明了其中之一)

     另外关于您证词所述的“影像模糊”,其实就是19年前的《吉祥天女》有影像的录像已经很不容易了,那么这种您在证词中形容的模糊或者灰暗,您应该明白它的原因;

     您为舞蹈事业尽心尽力,成为现在德高望众的专家,虽然我做为您的学生只跳过您的实习作品《彩虹》,当然母亲茅迪芳的作品《阿诗玛》、《菜碟纷飞》、《舂米》、《采茶》、《西游记》《阿佤人民唱新歌》等等作品,我没有机会参与,您也一样没有缘分参加,您是始终在前台活跃着的演员,母亲茅迪芳不同,她始终在幕后

     她可以隐忍所有的学生忘记她的冷漠,但是她教育我不能忘记师恩,于是,记住了您!相信您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您的伟大作品,只想请教您的作品被后辈晚辈剽窃的经历少吗

     您在证词序号42中呼吁:“艺术要创作、好的东西应该起来,好的东西要鼓励它、要学习它,不能鞭打一个有智慧的人,因为他代表的是民族,不能搞低俗的东西……”

     艺术需要创作,但是当创作者没有了位置时,谁还去创作?

     不能鞭打一个有智慧的人”,恩师“智慧”在于两种;一种是业务领域的才华智慧,而另一种是社会领域的智慧与投机,两者都是可以称作“智慧”的词汇,您更欣赏哪一种?

      一个不尊重知识的国家不能得到发展,我们中国不会;

      一群无视创作者微弱地位的行业更是无法拥有前途;

      希望我们舞蹈领域不是这样

     (虽然您已经年迈,但是希望您学习您的同辈人茅迪芳女士,为后辈们多做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其实您的‘攀龙附凤’已经没有什么实际价值,早十年您如此我可以理解,但是现在,您如此……我想,您是因为习惯了?害怕了?……毕竟10年浩劫中您好像也被牵连了?

      只是,希望您能够做得到平和处事,官位对于您来讲,应该不是重要的问题,受人重视的问题只能因您自己的品行定夺,在我们学生眼中,成就不论英雄,真实和才华是我们永远的上帝)

      和谐社会是靠次序来维护的;

      ‘捧’只会伤害了原有才华的创作者……

      再次在这里向我尊敬的导师,贾作光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另外,母亲也借此向您问候!如果您有时间的话,希望您多看看这个案件的卷宗,了解一下我们的诉请要求;这一切只在将一个还不完全清晰的领域探讨其能否清晰的过程;

              望健康长寿,多有得罪之处敬请见谅了!

             此致

 

            敬礼

 

晚辈:马羚斗胆奉上

 

    至此:我依然敬重曾经授课予我几个小时的贾作光教授,因为他最终也没有说出对舞蹈专业非常‘业余之词汇’即,一审审判书中与母亲同署与《吉祥天女》的另一署名人‘顾小舟’先生的“《吉祥天女》主要动律在胯,《千手观音》的主要动律在膝。”嘻嘻,各位看家,您不如试试:“如何动膝不动胯?如何动胯不动膝……”

     只想说,顾叔叔1987年,我那时已经17岁了,我明白您需要晋职的难处,再加上我母亲需要入党的先进要求;

     还有,孙家宝孙叔叔,你当时可没有给我一分钱的工资或者劳务啊!如此说母亲茅迪芳是在《吉祥天女》作品中只有署名权,别无它权的话,那么我这个服装美术设计师可没有在您当时任职的‘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任职啊!那时的我我只是一个在校的学生,那么我设计的长指甲和手中眼。算什么?

    怎么一审法院就在判决书中出现了一个名字叫“李泽森”的家伙,这人节目单里都没有,这个张继刚部长怎么就让那个叫李冬涛的法官把这么无须有的字写进判决书了啊???怪怪……实在怪哉……窦娥六月满天雪,真不知道偶该怎么喊冤啊………

     还有孙家宝叔叔、李福祥哥哥,谁是李泽森???一个当年做道具的工人吗?您们自己应该太知道一个工人是不能左右身为导演的茅迪芳,使用随意的服饰或者道具的体现在一个作品中的吧!

     对了海淀法院宋鱼水女士的部下:本案法官李冬涛先生,您怎么知道案外人孙家宝、李福祥、李泽森等等,可以证明案内没有质证的证人意见的,真真的奇怪了!!!!!

     对于法院咱们没话说。那身官服一穿有理没理都是他们说了算,咱们没地儿讲理,只是不理解孙家宝和这个顾小舟……所以说,顾叔叔、孙叔叔您们要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报应,我觉得您们起码。应该知道什么是《毕奴士的故事》吧?就是一说谎就会长鼻子的那个木偶?要是你们正巧遇到咱们国家教育不周的时期,那么我就原谅你们,要是您们知道,你们可千万别在您们的孙子面前撒谎啊!!!!!

     这可关乎我们中国的前途了;

此致

敬礼

马羚(绝不代表我母亲茅迪芳的口碑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