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羚
马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8,149
  • 关注人气:10,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老鹰博客’-《千手观音》5月28日庭审随感

(2007-05-31 06:01:49)
标签:

《千手观音》

侵权

原作

诉讼

转载

分类: 关于《千手观音》的文章、视频
    因本人没能在5月28日赶回北京,现在还在美国驻留,故没能在母亲官司的第一场庭审时如期出庭,对此深感遗憾,从经常在这个博客中给我留言的博友,老鹰的BOLG http://blog.sina.com.cn/168t399y 那里看到了这篇文章,转贴过来;
    在此,向“老鹰“深表感谢,因为,单从个人利益的角度上说,此事跟我关系不大,那麽对于您来说更是与您的切身无关,犹如,我母亲的代理律师,以及,所有在这里留言,呼吁的朋友们,还有全社会对尊重知识产权,尊重艺术创作,努力争取正常的法治环境,洁净艺术创作世界的朋友们,新闻界,媒体等等的正义人群中,我们的作为只是呼吁之举……
   这一切,对于古稀之年的母亲,已经是深深的慰籍和感动……
   这期间的许多的感受和经历,在此无法一一诉清,只是,此刻,想说:我们努力了,所以,问心无愧,时代是在许多的曲折和艰辛中前进的,可能,在这点点滴滴中我们只是这汪洋中的一粒,但是,我们努力了,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说明了应该让世界知道的事实,用我们的微薄之力,呼唤着秩序,尊重与理性……
   让我们用平常的心,理性的角度,面对一切吧……
   在我们即将迎来一个拥有和谐,法制,秩序明天的今天,我只能说这件事情是一个有意义的努力过程……
   
下面既是转载来自“老鹰blog”文章,作者:老鹰
 
《千手观音》诉讼庭审纪实与感受

   5月28日下午一点半,《千手观音》创作权归属诉讼案在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36法庭开庭审理。主审吕姓法官与两位审判员组成合议庭,书记员一名。旁听限员22人,实际人数28人(其中有几位院内法学实习生)。庭审近两小时,尔后法官宣布休庭。

  原告席上只有一名代理律师,原告茅迪芳因年事已高不便出席,代理人之一,其女马羚远在大洋彼岸也未能出庭。

  被告席上就座的有四位代理人,分别是第一被告张继刚的代理律师庞姓和张的一位同学;第二被告残疾人艺术团的代理人和委托律师。

  法锤一敲,主审法官首先宣布法庭纪律(关手机,禁拍摄,勿喧哗),并要求双方当事人要“心平气和”的举证发言等等。

  在法官对双方当事人点名时,读到:“第一被告张继刚,总政文工团团长”时,被告代理人立即给予更正:张继刚现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副部长。

  原告代理人熊姓律师首先陈述举证事实并提出诉求。不得不说的是这位年轻的律师风度翩翩,英俊潇洒,庄重挺拔,充满睿智与豪气。他准备充分,熟知法条辩辞流畅而清晰,依据翔实可信。他充分表达了委托人的诉求意图,充满了善意和理解。

  在诉求部分,“要求法庭判决被告立即停止侵权,给予赔偿一百万元。其中精神损害赔偿十万元;九十万元为被告商演盈利补偿。以《千手观音》共计商演121场计算,每场盈利七万元,总额的10%作为补偿”。他真诚的表达了茅迪芳女士对特殊群体残疾人艺术团的关爱,表示不禁止此舞继续演出,并提出九十万元将赠予艺术团。

  原告代理人提交法庭证据中有部分法学家对两个舞蹈的对比作出的侵权证明。

  第一被告张继刚代理律师代表被告方作了举证和辩护。主要对《千手观音》是否对《吉祥天女》形成侵权作了对比和举证。列举了茅女士原来所任舞蹈编导的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吉祥天女》属职务创作的证明,同时列举了战友文工团原团长等人的证明。严厉指责原告是利益驱使,“无中生有”和“竭力诬陷”。用词充满火药味而难见“心平气和”。其余三个代理人也相继作了咄咄逼人补充发言。

  被告诉求法庭驳回原告侵权主张。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面对茅迪芳这样一个古稀之人,被告代理人充满敌意讥讽与嘲弄,例如“你的团长和领导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个人!”等,幸亏被法官喝止。否则还不知做何表演呢。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这是最明确的准则。纵是再激烈的矛盾,法庭上陈述也该是具有些风度的。就是在有理,气急败坏的表现也令人十分厌恶。

  作为旁观者对此次庭审的确颇有感受,也存有一些质疑之处。例如“职务发明”似乎是《专利法》内容,主要是指受单位委托,利用公条件和资金,发明创造的某技术与产品。《知识产权法》中才明确规定了舞蹈类艺术创作的保护内容,况且细则也规定了知识产权的拥有实效和转移规定。战友文工团的证明是否有效和可以被采用作为证据,值得探究。另外被告代理人所言,原文工团的领导不认识茅迪芳其人?这是否是杜攥的,具有侮损和挑衅似的攻击?倘若一个单位的领导,将一个几十年军队从艺并创作了多出引人注目舞蹈作品的老同志都遗忘得干干净净,不是同时突发“健忘症”,再就是一派谎言。还有,一个证人既对原告出示了有利证据,却又为被告方出具有利证据,这份证据如何采用?

  总之,现在关于《千手观音》的知识产权归属尚未裁决,但是我相信年逾古稀的编导茅迪芳女士决不会为功利驱使而提起诉讼,我更相信她只是为自己含辛茹苦的创作讨个说法而已。我相信,她会淡定与平静的面对结果。

  休庭后法官没有宣布再开庭的消息,估计庭外会再与当事双方约谈。据我了解被告是拒绝和解的,所以结果尚不可预料。

  我深感尊重创作人的权益,建立一个完善的法制社会,真正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依然任重而道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