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羚
马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8,149
  • 关注人气:10,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再述《千手观音》是非曲折(1)

(2007-05-24 18:45:37)
标签:

千手观音

侵权

诉讼

分类: 关于《千手观音》的文章、视频
  2006年6月29日,经《北京青年周末》,母亲将05年版《千手观音》侵权87版《吉祥天女》的侵权事实始末公诸于众,于是这一年来,我陪伴着母亲,将这一侵权的事实说明再说明,之后,诉之法律解决;

    2007年5月26日,也就是北京的明天,法院通知最终质证时,我却没能陪伴在母亲的身边,真的感到一种难言的遗憾,远在太平洋另一端,只有这时才感到世界之大,有太多我们无法预料的遥远与苍凉……

    没有及时归来陪伴老人,感到一种伤感;在深深的焦虑中,通过遥远的长途电话,听到母亲的声音——爱她,是唯一的感受……可是,因为一点点家事,我与母亲争吵了起来……于是,提前挂断了电话……

  本来在这个侵权案件开庭前,我不想再做任何评说,在浮躁的社会意义上来说,这本来就是一件与我无关的事,但在深切的亲情和正直道义状态下,我必须帮助已经退出社会、年老的母亲,完成她要告诉世界真相的夙愿,当然,大概该说的也都说了,愿意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也都各自摆明了他们认为的事实,当然事实只有一个——就是真相,只是,不想再做评说,可今天,还是提笔再述,因为,无法对她表示我因焦虑而与她争吵的后悔,只能借着这块空间再述《千手观音》侵权事实,以表我真实的心理……

  可能因为本人一贯的性格因素:说得好听点就是;认真而执着。不好听就是:死心眼、不懂世故、较真儿+絮叨。

    可是本人已经将近不惑看来改变性格的可能性不大了,那么就以如此的状态面对吧,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事先声明我不是从事法律的工作者,只是一个曾经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的舞蹈领域的学子;另外是历经这件事情真实始末的旁观人的身份出现;所以以下文章中如有对共和国法律理解不深的地方,敬请海淀法院的法官大人原谅,而且本人一贯谦虚,也敬请指导……因为您曾经专门指导过我一次,所以在此再次致以谢意。

  首先,要说说关于对《千手观音》(以下简称:《千》)这个舞蹈作品的承袭问题,许多媒体报道:“《千手观音》冒出四个娘?!”的评说,指的是就这个作品大红大紫后,先后经历的:

(一)、张继刚(本案第一被告人)对《千》作品进行了版权登记,注册自己为本作品的创始者,独自拥有本作品的著作权;

(二)、刘露(为《千》作品的署名,两度将张继刚告上法庭,最终败诉)本作品舞蹈指导老师;排练老师、有的地方说是艺术总监、同时也是被侵权作品1987版《吉祥天女》的主要演员担任:领舞者。

(三)、高金荣女士(曾经要起诉张继刚最终没有起诉的经历者)甘肃舞蹈编导,我母亲的故交,我尊重的师长,也有一部类似的作品,发表于1996年。

(四)、我的母亲茅迪芳,被侵权作品1987年发表的《吉祥天女》的舞蹈编导;

  那么,我一定要纠正一下媒体关于这场侵权官司的理解,不是“《千手观音》冒出四个娘”,而是“《千手观音》牵扯的三个娘与一位祖母的关系”。哈哈……将一个艺术作品如此定位,我想也只是我迫于想把事情讲清楚的一个简单而直白的表述了,如果这样使人不快那么敬请原谅了。

  也就是说,可能《千》作品的前三人,张、刘、高都有可能是这个孩子的妈妈或者爸爸,但是她的祖母应该只有一个;对于高金荣老师,她已经将此事束之高阁,不愿更多的过问,那么我们应该尊重她,就此不再提及……

     我们暂且说说刘露和张继刚的官司吧,刘与张争夺的是署名权,因为刘露认为自己才是手把手将一个个的舞蹈动作传授给可爱的残疾人舞者的唯一人,那么,按照舞蹈编导的惯例,舞蹈这种特殊艺术的特别教授方式,编导者一定要亲临现场,亲授动作并组合它们,与舞蹈演员们一同流汗、一同跨越一个个教授过程中因为特殊的舞者们的特殊因素而引发的种种困难,并在短短的40余天中,将这个辉煌而完整、编导技巧纯熟的作品,构思、编创、教授并登上舞台的人……才是一个舞蹈编导者正常的工作状态;对于很少出现在排练场,并打破舞蹈创作基本正常肢体创作、肢体传授、肢体表现的状态,而是以‘说’出来的舞蹈作品的编舞者,并在47岁就拥有400余部舞蹈作品,18岁开始创作平均每26天就可以诞生一部舞蹈作品甚至一部舞剧的——张继刚,现在《千》作品唯一的著作权、号称唯一创作的拥有者,表示了她极大的愤怒,两次上法庭讨要公道,认为起码在署名上应该分她一勺羹,但是最终以对方证人优势说而两次败诉;

    本人愚见,认为这是一个在“平等环境”下的争夺,张、刘二人均是在同一时间、同一人群、同一团队、同一发表作品的机会中、环境下所产生的诉讼,我们尊重法律、也尊重国家知识产权已经颁发给张继刚的署名和著作权的一纸文书,是否给予刘露一个署名的机会完全取决于法律的最终裁决,关于此项署名权的争夺与现在的侵权案关系不在于此,关键在于:刘露要得是她付出了劳动,将自己的所学教授后没名没分的委屈,那么,我的母亲不是在跟刘露或者张继刚讨要署名权,而是——侵权;

     就是改编版的现在署名者(张继刚)署名于改编版的《千手观音》在未经原作版《吉祥天女》创作品著作权人(茅迪芳)的同意下,擅自使用、改编其作品的——侵权。

    刘露作为1987版《吉祥天女》的主要演员,将其学习而来、演绎过的作品,属于其师尊茅迪芳已经发表的作品,进行了大量临摹、承袭、直接使用等等,在她的手中、心中、汗水中……直接亲授给《千》作品,在这个过程中她忽略了自己的擅自使用、教授并更名给现在2005版《千手观音》对于1987版《吉祥天女》的侵权行为,而将此行为定义为自己受到张继刚的不公待遇没有给与她——刘露本人的署名权而愤怒而诉讼,但是她忘记了,她已经在协助张继刚继承了一个侵权的事实;

刘露在《千》作品中的亲授排练者身份已经法院两审判确定,但是其编导者的身份现在属于张继刚,那么,张继刚也就成为了本案的第一被告,刘露也就降级为本案中侵权事实成立的直接桥梁人之一;

    所以,抱歉只能再次使用大白话,刘露与张继刚争夺的是《千》作品谁是“娘”的问题关系,而茅迪芳与张继刚要申明的是:这么些个娘的来源,其实来源于一个祖母《吉祥天女》也就是告诉世人,它们忘记了《千》作品祖母的存在。茅迪芳不是《千手观音》四个娘中的一个而是,《千手观音》的奶奶……

  茅迪芳不要署名,原因不是大方,而是事实,她不去解释关于《千》是否应该有什么原创署名的问题,完全来自张继刚于2005年而来的问题,也就是张继刚将《千》作品另外做了版权登记;那么也就是直接告诉世人,他是凭空冒出来的‘石头人’没有抄袭也没有继承,从此诞生早于《千手观音》20年之久的《吉祥天女》没有出现的谎言,经历刘露临仿的事实就此消失的声明;那么这样的做法可以以指责茅迪芳想要沽名钓誉而解释吗?

    一个老人她需要这样的名誉吗?茅迪芳远有比《千》作品更要响亮而辉煌的作品比如大型歌舞史诗《阿诗玛》著名的舞蹈作品《阿佤人民唱新歌》、《赶摆》等等,那个不比《千》作品更加响亮,而且流行了50余年,《千》作品不过因特殊演员的演绎而存活了两年之久,张继刚以及同僚们,你们难道认为老人会因此‘吃醋’吗?哈哈……笑话;

    更说到本人,如想以此炒作自己的演艺道路,那更是笑谈,已经半退休状态的我,无暇顾忌你们的时髦玩意,疲于养家糊口的日子,充实而无聊。真的没兴趣跟什么奥运总导演一争高低,何况我都不知道张继刚长什么样子,也不关心此人到底是个什么‘鸟’?何谈炒作?不是不尊重,只是本人向来直来直去,最不喜欢投机的政客,所以不可能理会这个叫张继刚的家伙,故此,张某人您也不必将矛头指向本人,因为,恬淡如此的人您一定不曾领教,所以您也不必研究或者整治于我,告诉您一句实话——对我没用!

    事实就是事实,不管您现在是受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保护也好,还是身居高官职位也好,事实就是事实……

  继《北京青年周末》的文章刊登后张继刚以及其连锁的反应,其实不以法律或者国家关于2008奥运会的导演之一等等关于张继刚的面子问题而言,做为只有四十余岁的张继刚面对比自己年长一辈老师茅迪芳,认个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惜,今非昔比,张继刚不是正常状态的张继刚,拥在其身后的‘专家’、‘权势’们也不是正常状态下的‘专家’、‘权威’。

    于是乎,母亲的诉状就成为了一个难以定夺的官司,在开庭之前我深深地向本案的法官予以崇高的敬意,虽然您多次提出让我关了这个博客、不要再向世人公布关于本案的任何文章,批评我那不是专业的法律见解、只是于情于理知之甚知的浅显道理,甚至您对我大拍‘惊堂木’的举动,以示您的神威等等做法……虽然及其那个……但是我还是要向您致以深切的感谢和敬佩,因为,能够将一个事实明确而真实的告诉世人,不畏强权地维护一种真实的知识创作,尊重真实的知识产权等等的,这一切都是您的专业正常应该产生的状态,但是这里面您受到的压力一定比我的母亲严重,母亲只想将事实摆明,可是,您需要的勇气与正义一定是一种难以负荷的付出,所以,我敬重您,不管事实真相是否能够得到公正、真实、正义的结果,也不管您给我施加的任何压力,我还是敬重您,因为,您接手了这个案件,这是一个难上加难的案件,我非常理解您的处境,也理解我们国家颜面的处境,理解我们的知识产权部门对一个已经批准的著作权人不易取缔其资格的尴尬处境、更理解张继刚的上级们的处境:我们不能因此告诉世界,我们的08奥运导演之一的张继刚是一个剽窃者,是一个不诚实的人……

    但是时间和世界早晚有一天会告诉我们真相,说谎者就是说谎者,剽窃者就是剽窃者,不管你谩骂,还是蓄意搅乱视听,告诉世人一个老人要跟你争夺什么金子、银子、还是他的女儿我可以从中获利等等谎言,都不可以伪装你的强盗事实,只是,哀叹我们的中华民族,怎么可以容忍如此的谎言蔓延,还要,笑着为他欢呼……?????!!???可是我们在改善,这是我们可以迈出的第一步……

这是一个关于知识版权的案件,这是一个简单而明了的事实,这是一个必须要讲明白的道理。÷

    这是一个不需要附加任何附加是非的是非,这是一个阐明知识、创作来源于辛苦劳动和才华的事实,这是一个希望国家昌盛,明理,法制清晰的探讨,所以这篇文章之后禁止张继刚的代言人以没有看懂为由的胡乱谩骂,尤其是以人身攻击的方式对老人和本人进行的侮辱,如果你们有话要说,请张继刚开设博客吧,看样子他和走卒们均没有写作的时间,或者我认为您们真的认字不多,唉,谁让你们小时候尽跳舞来着?没有学好文化现在只能写错别字,撒泼……

   如果你们来谩骂,我就关闭评论,你们将永远成为乌龟般不知道世界是多名宽容……

   好了,我的真心话说完了,看的明白的一定是对这个博客的内容关注而了解的人,看着烦不愿意看的人我也只好抱歉了,因为这个博客开设的原因就是这个案件,否则不会出现这个博客。

    就此搁笔,我会将今后的开庭时间,判决书给大家登在这个博客上,我始终坚信,是非曲折自有公论,讲理只跟明白人讲,对于无赖者,我不会与之对话;

    夜深中的一派胡言乱语,如有不到之处敬请谅解吧……

    另外,特别提醒对方律师,如果您想摘录本文中的片段给法庭明示,那么请您摘录全文,因为,断章取义永远不是正确的做法,提醒法官大人,如其被告方摘录了本文中的节选,请您能以全文整体审查,不要以前言不搭后语的形势来臆断本人之意。

          谢谢!

 

2007年5月24日星期四深夜03:30于美国洛山矶。马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