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羚
马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8,149
  • 关注人气:10,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七旬老人怒起开博客

(2006-07-17 17:32:14)
分类: 关于《千手观音》的文章、视频

事件回放

 

l        1972年——1980年期间,茅迪芳在甘肃工作,任兰州军区战斗歌舞团舞蹈导演,高金荣与茅迪芳为故交,期间茅迪芳开始研究、编创敦煌壁画变换为舞蹈的工作,并将南方的傣族舞蹈动作溶入舞姿中,曾帮助高金荣研习、总结、敦煌舞蹈动作的舞姿;

 

l        1987年:茅迪芳在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创作并发表了12人集体古典舞蹈《吉祥天女》(又名:《千手观音》、《大佛》)其中的领舞演员之一就是——刘露,美术设计是:樊乐、音乐作曲:蔵云飞、服装设计:马羚。

 

l        2000年:离开部队的刘露将茅迪芳教授给她的《千手观音》12人版临仿排练给了残疾人艺术团;

l        2004年:春节晚会《千手观音》编导署名出现了——张继纲

l        2005年:高金荣因《千手观音》起诉张继纲剽窃;法院判决高金荣与张继纲的2部《千手观音》均为独立作品;

l        2005年7月刘露因《千手观音》起诉张继纲剽窃;上演了一出贼喊捉贼的好戏,最终刘露败诉;张继纲逍遥于法律制裁之外;

l        2006年6月29日:北京青年报青年周末,《千手观音》原创者——茅迪芳终于发出了声音,以讨一个真实;

 

《千手观音》茅迪芳之独创处:

1、演员手上的长指甲;(原壁画或雕塑中没有长甲)

2、演员手中绘画出一只眼睛;(原壁画或雕塑中没有手中的眼睛)

3、从静态的千手观音到动态的舞蹈中使用的连贯动作为,中国西南舞蹈,印度舞蹈,霹雳舞的综合;

 

《千手观音》张继纲、刘露全盘剽窃处;

1、原创独创细节的剽窃:演员手上的长指甲、手中的眼睛;(张继纲在与高金荣的官司中,曾多次强调他是在山西大同的云岗石窟中找到的创作灵感,那么请张继纲、高金荣、刘露和诸位仔细再看看原来的雕塑或者壁画中的千手观音,哪一个是长出了长指甲和手中有眼睛?)

2、整体舞蹈章节的剽窃;从慢板舒缓的千手观音造型开始,由典型的傣族舞蹈转换,中间逐渐进入中、快板;加入了印度舞蹈和霹雳舞元素,之后再次将舞蹈升华进入高潮的抒情片断,再次出现千手观音造型以表达‘撒向人间都是爱’的主题。最后再次归回牵手观音造型

3、整体舞蹈造型的剽窃;整体舞蹈造型除了壁画和佛教雕塑中的千手观音造型抄袭,同时还抄袭了所有茅迪芳原创的静态造型,这些是壁画和雕塑中没有的;例举一:舞者双手合十将手臂举于头上,侧下腰,多人组成一个多元的造型;例举二:舞者双手如端东西般成反大字举起,左腿或右腿,弯曲上抬,转身变换为后抬腿;等等数十组造型动作的全盘剽窃;

4、连贯舞蹈的所有动作,甚至细小的转换的剽窃;所有连贯动作茅迪芳主要采用的是西南舞蹈的动作,手部的节奏细小变化也是取材于傣族舞蹈的翻手、绷手动作,舞蹈的韵律、呼吸配合舞姿同样借鉴的是云南傣族舞蹈的(音乐节奏1/3拍)的节奏呼吸;极具南方的阴柔风格;被张继纲等全盘拿来;

 

事件过程简单:

1987年刘露学习并领舞了茅迪芳的《千手观音》原版作品,2000年没有底蕴和功力的刘露将学来的《千手观音》教给了残疾人艺术团,之后张继纲介入,彻底将茅迪芳的创作据为自己的作品,并因此大受赞扬,平步青云,而刘露居然无知的诉讼张继纲,落的自己败诉,全然不去承认她的剽窃行为;张继纲在胜诉了刘露,不明不白地跟高金荣搅和了一场没有黑白之分的官司后,高枕无忧,继续高谈他的“真诚是艺术的太阳”。

给—张继纲:你可以不认识茅迪芳是何许人,更可以不知道马羚是谁;

一个贼要去偷别人东西时,是不需要知道人家主人叫什么名字的!

你可以在刘露那里胜诉,因为刘露跟你一样也是个贼,但是,你偷了人家茅迪芳的东西,人家的东西丢了难道人家不会找你吗?茅老师可以不报案,因为东西丢的太多了,也不在乎你一个贼,但是,你不能拿着偷来的东西大声的叫卖吧?这就有点欺负人了!

记住,贼就是贼,无论法律如何去认定一个是非,偷了别人的你以为自己还能有太阳吗???

给—刘 :删节性的记忆对你并不合适,你在这个贼喊捉贼的游戏中扮演了一个最可悲的角色;辛辛苦苦把你偷来的东西送给了张继纲,你真冤,你在《北京青年周末》对你的采访中,依旧在重复着你的谎言,难道你真的以为‘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了吗?你承认借鉴了茅老师的动作,可是你为什么单单做如此的‘借鉴’?全盘的照搬是‘借鉴’吗?。

茅迪芳:我的作品就是我的,那是我用一生的经历和热爱换来的,无论你们如何剽窃,如何玩儿法律游戏,总之你们太无耻了,唯一悲哀的是数十名的残疾人舞蹈演员,要在你们的谎言下去跳这么美丽的舞蹈,他们获得掌声,换来热泪的同时要替你们掩盖这样无耻的谎言,无奈,悲哀,痛心……

年逾古稀的我不得不以在新浪网上开设博客的形式,抒发一份真实给世人,并希望警告张继纲、刘露不要再拿着我的作品打官司了,也不要再利用残疾人为你们作证、为你们的沽名钓誉而无谓的解释什么了!

再说点题外话,张继纲、刘露,我的一生都献给了舞蹈,现在在我的头脑里、血液里依旧蕴藏着中国西南、西北民族的大量舞蹈素材,如果你们知道尊重、知道真诚、了解谦虚,那么我愿意教授你们,这样的剽窃会对你们更有利,也许会给中国的舞蹈艺术界一个干净一些的空间吧……

如果,我能得到法律的援助,如果我能赢得这场枝头太多的官司,那么我想,我应该要你们赔偿我100万元人民币,以此警告这些剽窃者,偷窃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虽然被量化了的100万元,并不能弥补做为创作者的我的精神损失,还有在这个事件中受到愚弄的十几亿中国人民,难道我们整体中华民族就要遭受这样贼人的愚弄吗?但是,它起码可以代表一个量,一个张继纲等应该承受的惩罚,同时,法院如果真能让这些剽窃者执行了赔款,那么我将把这100万元人民币全部捐献给残疾人艺术团,以补偿他们因此骗局而遭受的愚弄;   -茅迪芳

 

编者按2006年7月14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