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华平论天下
李华平论天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64,230
  • 关注人气:7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快乐:至尊至高的善——对话伊壁鸠鲁

(2016-12-11 00:16:28)
标签:

365

 

  快乐:至尊至高的善 

 

——对话伊壁鸠鲁

引子

 

    一提起伊壁鸠鲁这几个字,恐怕无人不想起“享乐即是目的”这句话,这句话堪称伊壁鸠鲁学派的标志性语录。

    伊壁鸠鲁学派,与斯多葛学派一起构成古希腊晚期哲学的两大主流门派。斯多葛学派的创始人是芝诺,伊壁鸠鲁学派的创始人就是我们的主人公——伊壁鸠鲁。

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是如此介绍伊壁鸠鲁的:伊壁鸠鲁生于公元前342年,死于公元前271年。他是雅典地区的迦格特村人,其父亲是一位乡村教授,其母亲是一个女巫,他一度被父亲带来外地的萨摩斯,但他的主要活动地点还是雅典。

伊壁鸠鲁自称自己是一个“自学者”,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哲学是原创的,也不意味着他没有学习过别人的哲学。他在雅典与柏拉图学派、亚里士多德学派的学者们都保持密切的学术交流。

    伊壁鸠鲁是个典型的“老好人”,西塞罗说他是一个热忱的朋友,并且还说没有人能否认他是一个善良、友爱、仁厚、温和的人。第欧根尼·拉尔修对伊壁鸠鲁的温和、对长辈的尊敬、对兄弟的慷慨,以及对所有人的仁厚更是赞赏有加。

    关于伊壁鸠鲁的宇宙理论,黑格尔说从自然哲学层面,伊壁鸠鲁的哲学属于留基伯和德谟克利特的,也就是说属于原子论一派的。

 

1,平民们的“花园”

记者:

    好多书说你特别喜欢交朋友,说你“有时会为朋友而死”,我虽然不会为朋友而死,但是我也特外珍惜与朋友的友情,不到万不得已,且完全是因为别人的原因,我是不会伤害朋友的。

伊壁鸠鲁:

    拥有友谊乃人生最大的幸福,我希望能与所有的人都成为朋友,我开办“花园学院”,对学生的态度,从来就不是居高临下的,而是交朋友式的。那种虚情假意的贵族派头,我最瞧不上,我出生于普通市民之家,最喜欢与贫民打交道。

记者:

    据说你把你的学校赞美为是一个“神圣的团体”,但据我了解,你的学校,知识分子们可以去,仆人可以去,就连妓女们也可以去,甚至这些姑娘们可以住在你们学校,是吗?

伊壁鸠鲁:

    是的,众生平等,国王是人,大臣是人,工人是人,农民是人,读书人是人,妓女难道就不是人?!人人平等,都应该平等待之。

记者:

    什么人都可以注册成为你的学生,你如何对他们进行教育呢?

伊壁鸠鲁:

    我有办法。

记者:

说说。

伊壁鸠鲁:

    我有一封书信,名字叫《致希罗多德的信》,里面说得很清楚,你看是这样写的:“对于那些没有能力仔细研读我写的关于自然的所有文字,或者根本无法通读我撰写的那些篇幅大的著述的人,我已经为他们准备了整个体系的一个概要,以便帮助他们充分地掌握最重要的原理,使得他们在需要的时候,能够依靠对于自然的学习,运用那些关键要点帮助自己。那些对整体理论已经有了相当深入的认识的人,也应当不断背诵整个体系的要点大纲。因为我们常常需要的是一个总体把握,而不是细节知识。”

 

2,四面楚歌

 作者:

    你的学校确实办得不错,但我听说你在雅典非常不受到学界同行的待见,一些资料说你在当时雅典的哲学界,非常孤立。

伊壁鸠鲁:

    你说得太文雅了。我在雅典,简直就是一个孤家寡人,是四面楚歌。

作者:

    你分析过原因没有?为什么你那么不受人们的欢迎呢?

伊壁鸠鲁:

    我当然是心知肚明。我到雅典开办学院是在公元前306年左右,起时亚里士多德刚刚去世,亚历山大也是去世不久。在雅典哲学界,柏拉图哲学和亚里士多德是一统天下,你想在这种局势中打出一片天地,必然遭致哲学同行们的打压。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作者:

    我出版了好多哲学方面的著作,也没有引来那么大的反应啊。

伊壁鸠鲁:

    你在你现在的哲学界,可谓是无足轻重的人物,你是孤芳自赏,其实没有人真正在关注你,你的著作能卖几本,你不是不知道,对于你这样无名小辈,人家不会关注你的,等到有一天你大红大紫了,就会有人来收拾你的。

作者:

    是吗?

伊壁鸠鲁:

    百分之百会的。

作者:

    我想知道,人们到底攻击你什么呢?

伊壁鸠鲁:

    雅典的那帮哲学家是个小人,他们攻击我出生没有他们荣耀。

作者:

    英雄不问出生,如果他们抓住这些大做文章,那就不是真君子了。据我理解,你的父亲是个教师,母亲也是来自规矩人家,有什么值得嘲笑的呢?

伊壁鸠鲁:

    这帮人引经据典考证我的籍贯,嘲笑我不是正宗的雅典公民,说我不过是一个雅典海外殖民者的后代,他们还嘲笑我家境贫寒,拿我小时候与母亲挨家挨户推销小商品说事,年轻时,我帮助父亲给人家补课,他们也是绘声绘色地加以挖苦。

作者:

    真是雅典的丑陋。如果仅仅依据这些,他们就说你是“人当中最没有文化教养的人”,说你是“最无耻的家伙”,(第欧根尼·拉尔修:《著名哲学家的生平和学说》,第10卷,第2节),那真是荒唐。那只能说明这些才是小人,才是最没有教养的人。

 

3,谁都不是我的老师!

作者:

    雅典的学究们除了拿你的身世说事外,还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呢?

伊壁鸠鲁:

    他们还说我的哲学是“业余”哲学,还说我的哲学是从德谟克利特等人那里剽窃过来的。

作者:

    我明白,他们这些人都自视为正宗,认为你的哲学是“土八路”,是“山寨版”,是难登大雅之堂的,是不是?他们这样说显然不对的。

伊壁鸠鲁:

    谢谢!理解万岁。

作者:

    不过……

伊壁鸠鲁:

    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作者:

    我想说的是:他们说你的哲学是从德谟克利特等人的哲学中剽窃过来的,这种说法显然不对,但根据我的研究,你的哲学确实与德谟克利特等人的哲学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啊。你如何解释这种相似性?

伊壁鸠鲁:

    既然你也如此认为,我还真必须给你说道说道。

作者:

    你说。

伊壁鸠鲁:

    这些人之所以攻击我的哲学不专业,很“业余”,原因不外有两条:第一条,是我的哲学喜欢自说自话,不喜欢引经据典,连最起码的引文也没有……

作者:

    第二条是?

伊壁鸠鲁:

    第二条,在他们看来,我的哲学,不是抄自德谟克利特,就是抄自昔勒尼学派的哲学。

作者:

    人家说的不对吗?

伊壁鸠鲁:

    当然不对。在我看来,当时一些占据主流的哲学基本上都是胡说八道,好多哲学家简直就是毫无脑袋的软体动物,除了人云亦云以外,没有任何主见,柏拉图如此,我经常听其讲课的瑙西风也是如此。

作者:

    你对你的老师也是如此评价?

伊壁鸠鲁:

    严格说来,我没有老师,我就是我自己的老师。可怜的雅典哲学家们,一天到晚都是胡说八道,没头没脑。我的学生们说他们是“吹牛”、“肤浅”、“造假的”、“傻瓜”……我完全赞同。

作者:

    你的学生,我记得是一个名字叫科洛特的学生,竟然谩骂雅典的哲学家是“娼妓”、“杀人犯”、“低沉呻吟者”、“干尽坏事者”……如此不堪入耳的语言,是不是太过分了。你们用这些下三滥的语言去评价别人,别人怎么能用好听好看的语言去评价你们?

伊壁鸠鲁:

    这点是我们不对。

作者:

    我同意普卢塔克对你们的评价,肆无忌惮的谩骂,表现的不过是你们这个学派对主流哲学的嫉妒,谩骂绝对不是战斗,在神圣的哲学战场,嫉妒与谩骂决无一席之地的。

伊壁鸠鲁:

    论战中出现一些过激的言论,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无论是我们批评别人,还是别人批评我们,都是如此。但有一点我必须表明我的看法:我的哲学就是我自己的,任何人都不是我的老师。著书立说,要点是自己的东西,何须引经据典,何须拉大旗作虎皮!

作者:

    致命的傲慢!

伊壁鸠鲁:

    如果要我处处引经据典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我的大脑那不就成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场,我自己就不复存在了。与其如此,不过扔掉纸笔,回家种地算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