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也是闯关东人的后代

(2013-09-12 10:45:15)
标签:

闯关东

历史苦难寻找

杂谈

我也是闯关东人的后代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我的爷爷就经常给我讲:“我们的老家是山东省登州蓬莱县八十里铺的,季氏家族行善,在村头路边设有茶摊,向过路人舍茶,深得民意。季氏家族行善的佳话,在十里八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爷爷的爷爷那一辈人,因为山东连年大旱,庄稼颗粒无收,饥饿的人群纷纷逃难。闯关东是他们最好的一条生路。一家十几口人与两家邻居,乘坐一条木帆船从渤海岸边开始,踏上漫漫的闯关东之路。他们在海上颠簸了两天两夜,从渤海漂荡到黄海,在辽宁的庄河海边下船。那天是一个漆黑的夜晚,风雨交加。下船时没有任何照明设备。逃难的人扶老携幼,拖儿带女,在惊慌和纷乱中各自逃离码头。

爷爷的爷爷兄弟三人,下船时男的用箩筐挑着年龄小的孩子,女人拎着包有破衣烂衫的包裹,人们不敢大声呼喊、说话,只是互相扯着衣襟,在紧张、恐惧的气氛中,毫无目的的各自开始逃跑。有一人领着自己的儿女与家人走散了。他们的爷爷领着剩下的两个儿子及家人,在下船的海边等了一夜,也没等到走散的儿子回来。第二天早晨,他们的爷爷只好领着剩下的两个儿子及全家,由庄河奔大东沟(现在的东港市)开始北上逃难。

这时经他们的父母同意,剩下的哥俩也分开了,让各自逃命去。爷爷的父亲这一支人,便经过安东(现在的丹东市),又继续往前走,最后在宽甸南部的山区落脚。

爷爷的爷爷和另外两个儿子分手后,就失去了联系。流落到何地一直无人知晓。

茫茫人海,何处觅亲人?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我的爷爷经常给我讲祖辈从山东逃难来关东走丢一支人的事。每逢讲起这件事,爷爷总是带有一种怀念和惋惜的心情。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记忆。当我踏上社会开始工作以后,凡是遇到与我同姓的人,我总是要详细问问他的祖籍是哪里,问问他的爷爷和父亲的名字,看看能不能和我的前辈名字对上辈分。

在丹东市内,我遇到了两个姓季的人,一个是老家在东港市十字街的季清和,后迁居丹东市内在朝凤街居住。一个是报社一名干部的妻子。两个人都知道祖上是从山东逃难闯关东,下船时走丢一支人的故事。但是我前辈的名字对不上辈分,又没有家谱作为依据,我也只好作罢。据我分析,这两位季姓人氏,可能都是我的本家。他们可能是我爷爷的爷爷另外两个叔伯兄弟的后人,至于谁是最先走丢的那一支人,就无法断定。

后来,我在网上又找到两位姓季的人,一个是家住山东济宁市梁山县的中学教师,一个是祖籍山东,现在居住在上海市的女同志。对季姓家庭的历史都讲不清楚。我曾请求梁山县的那位中学教师,为我索要一份季姓家谱,她答应了,但是后来她又告诉我,按照族规的规定,谱书不可外传,我也只好作罢。

寻找闯关东时走丢的那一支人,是我爷爷的遗愿,也是我们后来人的责任,我想在我有生之年,能够完成这一夙愿,继续寻找走丢的那一支人。即可是我们不能相认,但是也希望居住在丹东地区的季姓后人,知道这段闯关东的苦难历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