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雄哥QQ
雄哥QQ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4,513
  • 关注人气:2,9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人应当知道的10宗中医大事(1)

(2007-10-19 08:19:31)
标签:

文化

中医

中药

科学

中国人

外交

外交官

黄帝

记者

第三只眼

尼克松

基辛格

毛嘉陵

分类: 东方科学→《第三只眼看中医》
中国人应当知道的10宗中医大事(1) 
 
毛嘉陵最新博文:国宝级中医大师比熊猫还少 

 

第1宗事:美国记者无意中点燃了针灸在美国的“星星之火”

    1971年中美关系已开始有改善的迹象。1971年7月,时任《纽约时报》的资深记者詹姆斯·罗斯顿(James Reston)被派往中国采访,中方原本想让他与秘密访华的基辛格在北京“不期而遇”,但是基辛格却要求中方推迟罗斯顿到京时间。结果,罗斯顿夫妇被安排在广州参观了两天后才进京。

    罗斯顿到京3天后,中方在与他谈话时顺便告诉了他一条“小新闻”:基辛格刚刚访问了北京,中美双方将同时宣布尼克松总统于翌年5月前访华。罗斯顿马上意识到自己像是被蒙在鼓里,极有可能失去发布独家新闻的机会。忽然他感到腹部一阵刺痛,当晚他体温达39摄氏度。

    中方对罗斯顿的病十分重视,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当时更名为反帝医院),被诊断为“急性阑尾炎”。术后第2天,罗斯顿出现腹部胀痛,据他回忆说:“该院针灸科的李医生在征得我的同意后,用一种细长的针在我的右外肘和双膝下扎了3针,同时用手捻针来刺激我的胃肠蠕动以减少腹压和胃胀气。针刺使我的肢体产生阵阵疼痛,但至少分散了我的腹部不适的感觉。同时李医生又把两支燃烧着的像廉价雪茄烟式的草药艾卷放在我的腹部上方熏烤,并不时地捻动一下我身上的针。这一切不过用了20分钟,当时我还想用这种方法治疗腹部胀气是否有点太复杂了,但是不到1小时,我的腹胀感觉明显减轻而且以后再也没有复发。”他在病床上写下了自己的手术和针灸治疗的详细经历,并电传回报社总部。1971年7月26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他的纪实报道:“现在让我告诉你们我在北京的阑尾切除手术”。

    18世纪华工移民美洲后美国就有使用针灸疗法的记载,但只局限于华人社区,美国主流社会对针灸几乎一无所知。由于罗斯顿擅长政治时事报道,采访过从罗斯福到布什等数届美国总统和周恩来及赫鲁晓夫等各国领袖人物,还获过多项新闻大奖,在一般美国人心目中,这样记者写出的文章,可信度是极高的,因此,他的这篇纪实报道发表后,在美国引发了一场至今仍然热势不减的“针灸热”,这也是他始料不及的一件事。尤其是1972年尼克松访华期间,总统的随行私人医生塔卡在华参观了针麻手术,塔卡回国后介绍他的见闻:“我看到的东西很少,但已足够使我相信其中有重要的东西存在,这是我们应当重视的,并可在临床上应用它。”此后美国一些著名医学刊物和其他报刊上经常登有介绍中医、针灸的文章和报道。由此针灸更是轰动了西方,美国患者对针灸治病抱有了更大的希望。

    根据美国中医药专业学会会长李永明介绍,在“针灸热”刚开始时,每日有大巴士从华盛顿拉着患者到纽约找针灸医生看病,针灸师生意火暴,应接不暇,以至于诊室不够用而租下旅馆接待病人。针灸医师忙得只顾得给病人扎针,连取针的时间都没有,只好雇助手来拔针。

    罗斯顿在华与中医药“亲密接触”的经历,充分说明了只要是好东西,迟早都会被“识货”的人鉴别和认可。“好酒就是不怕巷子深”,无非就是卖得慢一点而已。同时,也说明了针灸的疗效绝不是某些反对中医的人所贬低的那样,只是一个心理作用,而且只对少数中国人“有效”。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持续“针灸热”的这个事实,给了这些反对中医者一个明确的答案。

 

第2宗事中医药正在“打入”国际“主流社会”

    从世界卫生组织(WHO)近30年来对中医药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中医药在世界上的影响:1975年成立国际针灸培训中心;1976年将传统医学事业列为世界卫生组织主要工作之一;1977年世界卫生组织第30届大会通过“促进和发展各国传统医学的训练和研究工作”的决议并设置传统医学专家委员会;1977年11月在日内瓦召开“促进和发展传统医学”会议上肯定了“传统医学”;1978年成立传统医学规划署;1981年成立国际传统医学合作中心。1979年世界卫生组织刊物《世界卫生》发表针灸专刊,宣传介绍针灸,并建议针灸可用来治疗43种疾病;1986年《世界卫生组织纪事》发表“针灸在现代保健中的应用”的社论,建议各国积极发展针灸工作。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区特别制定国际所接受的标准针灸穴名方案;1996年又在意大利米兰提出63种针灸治疗适应病症;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地区办事处制订了一个地区性的传统医药发展战略;2003年在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总部召开的年会上,制订了传统医学战略。

    从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后,在美国掀起了一场“针灸热”;1977年12月,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首次肯定了这一古老的疗法;1996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解除了对针刺的限制之后,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接受了针刺治疗的账单;在美国有识之士及部分政府官员支持下,1973年马萨诸塞州首先承认了中医针灸的合法地位,至1986年在全美51个州陆续确立了中医针灸合法地位。中医药在美国得到了迅速发展和推广。现在全美有各种中药店和含中药的保健品店12000多家,年销售额达20多亿美元。美国著名的斯坦福大学设立了“美国中药科学研究中心”,集中了一批医药精英,选用最先进仪器设备,专门从事中草药的研究开发。

    2000年5月9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2000年维多利亚州中医注册法。2000年5月16日,维州总督正式签署文件,宣布中医在维州立法。这表明中医在澳大利亚维州被正式承认为一门科学,中医首次在西方国家得到法律认可,享有与西医同等的法律地位。

    英国中医正走向“法制化”。为配合政府立法规则,保障行医安全,维护中医师的合法权益,管理和推动中医在英国的发展,2004年6月8日英国成立了中医管理委员会(chinese medicine council),由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副主席、英国中医注册学会会长、伦敦中医学院院长的梅万方教授担任主席。2005年2月9日,英国卫生部召开了很重要的中医立法会议,梅教授做了两项重要发言,包括“中医立法工作组的组成建议书”和“中医从业人员的注册草案”供政府参考。2005年6月,英国卫生部正式成立了中医立法工作组,预期将于2007年正式成立补充替代医学委员会(cam council),届时中医将拥有自己的独立管理机构。

    近年来,其他国家卫生部与我国卫生部之间签订的卫生协议中,已有70多个国家的协议涉及到中医药的内容,此外有20多个国家的政府直接与我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签订了中医药合作协议。

    全国著名老中医邓铁涛教授近年来多次讲起他的在美学生梁丽芳的事情:“2004年4月5日,我们的学生梁丽芳从美国回来看望我,送给我她写的一本书《Acupuncture & IVF)(中译名《针灸与试管婴儿》),并说是美国的一本畅销书,现已发行到欧洲。这个礼物使我兴奋了一夜!试管婴儿,可说是20世纪西医学的一个尖端技术成果。不过,这个成果的成功率只有20%。梁丽芳在美国三藩市,运用针灸与中药,把试管婴儿的成功率提高到40%~60%。由此,邓老感叹地说:“21世纪不育不孕创纪录的是中医药,而不是技术高超、费用昂贵的‘试管婴儿’”。

    无独有偶,2006年10月底在成都中医药大学校庆活动中,医学系78级校友、现在美国的知名针灸师方道和为该校针灸学院的师生做了关于中医针灸最新前沿的科研报告:“NIH针刺提高试管婴儿成功率的临床试验”,他用生动形象的演讲方式,详细介绍了美国试管婴儿的发展历史,以及针灸在试管婴儿方面应用的适应证、禁忌证和NIH临床研究方法等。再度证实了针灸在提高试管婴儿成功率方面的作用。

 

第3宗事中国有了“中医药外交官”

    1.岳美中

    岳美中(1900~1982年),原名岳中秀,号锄云,出生在河北省滦南县,著名中医药专家。他在一生中曾9次受命为前苏联、印度尼西亚、朝鲜、越南、柬埔寨、老挝、日本等国家的领导人和外国友人治病,医疗成绩卓著,为我国医疗外交作出了突出贡献。

    1962年初,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患左肾结石。苏加诺到了欧洲某国治疗,当时西医除了手术摘除结石、肾切除或器械排石疗法之外,缺少药物排石疗法,西方医学家就建议将丧失功能的肾脏切除。他不同意,提出想请中国的中医治疗。中国政府应邀决定派吴阶平为组长,方圻、岳美中等专家组成的医疗组赴印尼为苏加诺总统治疗。据陈可冀、李春生撰文介绍:“岳美中依据舌苔脉象,参合其生活习惯,认为证系高年命火偏亢,损耗真阴,并蕴有湿热,致使下焦熬炼结石,肾功能衰竭。治疗宜先清化湿热,以扫除砂石积滞。采用专方六一散配合专药金钱草、海金沙、冬葵子为主体的方剂,间或辅以补肾之大生地、川杜仲、川牛膝等。专药金钱草最大剂量达210克。治疗91天,服药91剂后,复查结果左肾结石影消失,肾功能基本恢复。”苏加诺曾赞美道:“这是社会主义中国中医学的奇迹……这说明,先进的医学不一定在西方”。

    1971年3月,岳美中受周恩来总理的委派,参加医疗组,赴朝鲜为崔庸键委员长治病。崔年逾古稀,患脑动脉硬化、震颤麻痹、前列腺肥大,自述排小便不畅,尿线变细已数月,小腿无力,转弯时步态不稳,有将跌倒之势。舌象无改变,脉稍数无力。据陈可冀、李春生撰文介绍:“岳美中细询病情,察色按脉,认为此属体内相火已衰,气化不行,下焦排泄功能减损,加之肺气不足,气血流行不畅,致有上述诸证。遂予补阴配阳,化气行水之味,佐以益气通络,投金匮肾气汤加生黄芪、广橘络、地龙皮内服,并嘱配合针灸按摩以助气血运行。四剂已,溺即通畅,小便次数减少,精神体力改善。继续治疗25天,排尿基本正常,气力倍增,步态渐正。”

    2.唐由之

    唐由之(1926年~),浙江杭州人,著名中医眼科专家,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中医研究院眼科医院名誉院长。唐由之教授医术精湛,擅长中西结合治疗眼病。1958年起他在继承古代中医眼科的基础上加以创新,对中西医结合白内障针拨套出术进行研究,创造了一套中西医结合白内障手术治疗方法和手术器械。他曾为毛泽东主席、朝鲜金日成主席、印尼总统瓦希德、柬埔寨宾努亲王等六位国内外元首级领导人成功地进行过眼科手术及医疗保健。

    据《中国中医药报》周颖采访报道:“1975年11月,朝鲜请中国大夫赴平壤为金日成主席做保健工作,周恩来总理派唐由之等8人前去。唐由之和同仁医院的眼科主任不负重托,出色地完成了保健任务。以后唐由之几乎每年去一次朝鲜做保健工作,直到金日成主席逝世。2000年10月,他还受到金正日的接见与宴请,成为两国人民的友谊使者。

    2000年1月,印尼请唐由之赴雅加达为瓦西德总统诊治眼病。他三次来到雅加达,用中医方法给瓦西德总统治疗,使他的角膜感觉恢复,视力有所提高。”

    3.江永生

    江永生(1943年~),莫桑比克总统保健医师、泸州医学院针灸教授、全非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莫桑比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1991年,江永生作为我国援助非洲医疗队莫桑比克分队的队员远赴非洲莫桑比克。他克服种种困难,用精湛的中医传统医疗技术,救死扶伤,忘我工作。10余年来,他诊治过的患者有10万余人次,受到了莫桑比克民众的欢迎,也使该国掀起了一股针灸热。

    在江教授的病人中,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平民百姓,既有莫桑比克人,也有南非、津巴布韦、坦桑尼亚等邻国人,还有国际上驻莫机构的外国人。在莫桑比克政治局的15名官员中,就有13人找江教授看过病,都取得了较好的疗效。莫共中央书记西托莱偏瘫6年,经江教授3个疗程45次治疗后,行走自如,恢复了写字、开车等日常生活能力。为此,1992年他专程到中国驻莫使馆向大使表示感谢,并用葡文题词:“中国针灸,造福世界”。

    1994年8月,江教授的3年援外工作结束后,被莫桑比克国防部聘为马普托军队总医院针灸医师,同时还被聘为希萨诺总统的保健医师。1997年9月中旬,总统夫人马塞莉娜到军队总医院找江教授治疗。她的右肩疼痛多年,右臂活动不利,常有失眠,经多方治疗无效。经江教授针灸3次以后,病情明显好转,患处不再疼痛,睡眠时间增多。她感激地说:“我要请你到总统府为我继续治疗,也请你为我的丈夫治疗。”1997年9月25日,一辆专车将江教授接到了总统府,江教授给希萨诺总统号脉,观舌苔,查看眼底,根据中医理论对总统的头痛、腰痛、失眠等病症做了详细的病情分析,先后采用了按摩、刮痧、拔火罐、针灸等方法治疗。到10月初,经过4次治疗后,腰痛、头痛等症状明显减轻,睡眠也增至6小时。至此,江教授开始频繁出入总统府,真正成为了莫桑比克总统的华人“御医”,也开始了他的“业余外交”生涯。

    1998年3月希萨诺总统应江泽民主席的邀请访问中国,江永生教授作为总统保健医师随行。2004年4月希萨诺总统应胡锦涛主席的邀请来华进行工作访问,江教授再次作为总统保健医师随行。在华期间,希萨诺总统向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介绍了江教授的工作情况。

    江教授到希萨诺总统家例行诊疗时,常常向总统介绍中国改革开放的发展情况,宣传中国的和平统一大业。在他的积极奔走下,2002年7月15日成立了莫桑比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并被选为会长。他还力邀希萨诺总统担任该会的名誉会长,江教授对祖国的热爱感动了希萨诺总统。希萨诺总统在接受邀请后对他说:“你热爱祖国的行动很好,我支持你。”

    2005年,莫桑比克现任总统格布扎也愉快地接受了江教授的邀请,出任莫桑比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名誉主席,他还聘请莫桑比克现任总理路易莎女士和议长穆伦布韦担任名誉顾问,这在世界各国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中是独一无二的。江教授为促进祖国和平统一大业作出了显著贡献,多次受到中共中央统战部和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表扬。

 

毛嘉陵最新博文:国宝级中医大师比熊猫还少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