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遥华
遥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56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浒-那年,我们被逼上梁山[肆](22-24)

(2010-08-03 00:46:36)
标签:

经略

相公

帅府

教头

王进

延安府

宋徽宗

文化

分类: 水浒-那年,我们被逼上梁山

[肆] 一个英雄的人生

 

22、太尉上任

 

   “有文化的流氓”、恩怨分明、“若论仁义礼智,信行忠良,却是不会” 。

 

  这是高俅的主要性格特征,也是高俅在发迹前后判若两人的重要原因。

 

  大凡小人得志,要做的第一件事,往往是炫耀一下自己,再找个机会把心中长久积压的怨气排放干净。这样才能震住不服的,吓唬胆小的。

 

  高俅选了良辰吉日前往殿帅府上任。所有高太尉的直接下属机关负责人都来进见新上任的领导。包括殿前军官、马军军官、步军军官、督查官员、马步人(就是骑马到战场后下马作战的军队)军官等等,每人都带来自己管辖部门的工作总结和花名册,向高太尉汇报人力资源情况及各部门的业绩。

 

  高俅很聪明,或者说很有自知之明。他明白,自己是靠皮球当官的人,一定有人不服气。

 

  不服气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光天化日之下直接跟你对着干的,这种人好收拾;怕就怕另一种,口服心不服的,逮到机会就给你一刀,让你不死也残废。

 

  不过,高太尉更加自信的是:我就还没碰到过这号人!皮球你肯定是踢不过我的,玩心机咱们可以切磋一下,搞大了还有皇帝给我撑腰。有本事放马过来!谁叫你踢球踢不过我呢?

 

  他相信,皇上之所以提拔自己,就是想有个依靠。

 

  此时,赵佶还真找不到一位比我更值得信任的人。一个从不过问政事的人当皇帝前,大臣们不管有事、没事都不会跟你交往,有的甚至根本瞧不上你。就算要联络感情,人家也只会往蔡京这样的老前辈那里跑。既然如此,只要不触及皇上全家人的利益,皇上顶多就是骂几句,吓唬一下我。

 

  于是,他把该来进见的大小官员一个个亲自点名,唯独缺一名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

 

  禁军,就是首都卫戍部队。王进是东京城里卫戍部队的武术教练之一。“八十万禁军教头”,就是操练禁军武艺的军官。光听这名字,雷倒一大片!实际上教头的身份都很卑微,没有指挥部队的权力,这个头衔也只能说明王进的武艺高强。

 

  为了避免武官拥兵自重,宋朝的官制规定,文官决定军队的行动,武将只有领兵权,只管打仗。也就是说,文官地位远远高于武将。连带兵打仗的武官地位都不高,教头就更不用说了。

 

  就连高俅,宋徽宗也不敢直接给他一个高级文官职务。只是跟高俅说,“朕欲要抬举你,但有边功方可升迁。先教枢密院与你入名,只是做随驾迁转的人。”这个枢密院,就是国防部。所以说高俅做了国防部长,还是很牵强的。他顶多是首都卫戍部队的“一把手”,但仗着皇帝撑腰,也就无所谓国防部长还是卫戍部队司令了。

 

  高俅仔细看过记录,王进半月之前就请了病假,在家修养。他心里清楚,王进是真的病了。

 

  但他怎么可以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要树立威信,就要“杀鸡给猴看”!他要让曾经耻笑过他的人和现在仍然在耻笑他的人,永远记住:高俅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帮闲”的穷小子高二了!

 

  看着眼前这群口是心非的家伙,想起过去的遭遇,高俅的怒火在那一刻熊熊燃烧,“谁说王进有病?既然能把请假条交到这里,那他就是装病!他是在拒抗朝廷的任命,蔑视本官!来人!把王进押到殿帅府来!”

 

  高俅本想利用手头的花名册,搞个上任仪式,宣传一下自己的品牌。但接下来的事,却让他“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23、王进他爹给了我一棍

 

  衙役跑到王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王进只有来殿帅府进见新上任的领导,他确实担心这次因病未出席的仪式。这是新领导上任,虽然和大小衙役的关系不错,但不来庆祝总归不太合适。到了殿帅府,王进没敢看高太尉,拜了四拜,低头站在大厅边上等高俅答复。

 

  可高俅却看得仔细。王进你真能啊!连正眼都不瞧我?我倒要看看你长的啥样?

 

  上上下下打量完王进,高俅差点笑了出来。机会!机会又来了!“你小子是不是从前那个禁军教头王升的儿子?”

 

  “正是在下。”王进低头答道。

 

  高俅希望看到王进害怕的样子。可在王进的脸上,他只看到了勇敢和镇定。而且回答的还如此干脆。他顿时火冒三丈,“小子!你爷爷我就是街上玩花拳绣腿、卖狗皮膏药的那位!就凭你的功夫也能当上教头?也不知道谁瞎了狗眼!我上任你都敢不来,谁给你撑的腰,诈病在家?”

 

  高俅一口气把对王进的仇恨都骂完了,可王进仍然是低头回答,“小人不敢。”

 

  “把他给我拿下,往死里打!”王进的态度本来属于正常的下属胆怯,但在高俅的眼里,这就是蔑视和挑衅。

 

  衙役们大多和王进关系不错,一起求情。

 

  高俅心想,今天是开张的好日子。反正他归我管,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今天给大家一个面子,饶了你。明天咱们老账新账一起算!”高俅果然嚣张,连什么时候报仇都敢公开说明。

 

  王进心里纳闷,新来的太尉怎么这么狠?他抬起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太尉,原来是高二!

 

  高俅从前学了点棍棒,在街上耍无赖时碰上王进的父亲王升,被王升一棒打翻,趴在家里躺了三个月。王进长得像父亲,又因为高俅看得仔细,结果给高俅碰个正着。王进自然知道官场的黑暗与腐败,但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像高二这样的人怎么也会成为自己的上司?

 

  常言道,“县官不如现管”。既然高二跟我有仇,又是直属上司,不报仇他就不是高二。

 

  走出殿帅府大门。王进一声轻叹:看来,要出事了。他只有自认倒霉。

 

  无奈中,王进想到了边关。

 

24、接受现实,奔赴延安

 

  王进继承了父亲的血脉。

 

  正直、机智、沉着、低调,并且从不缺乏胆识;除此之外,还有孝顺。

 

  不是因为家里有六十来岁的老母,他会和高俅大干一场。但他放下私人恩怨,忍了过去,也没有掉进高俅的陷进。沉默与简单的回答,让他轻松化解了突如其来的灾难。

 

  不能混迹官场,那就做名英勇的战士吧!奔赴沙场,杀他个痛痛快快!

 

  打开家门的那一刻,他就决定,追随延安府(今陕西延安)的老种经略相公,杀敌报国!只是母亲的年迈,让他难以开口。深明大义的老人却从他的闷闷不乐中看出了问题,王进只有说出事情的原委。

 

  母亲只说了一句话,“这有什么难?我们离开东京。你一身武艺,去哪里还不都一样。”

 

  “镇守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那里,有很多军官和我关系不错,不如我们去投奔老种经略相公?”

 

  “那就去延安府。”老人直言快语,回答的干净利落。这让犹豫中的王进,放下了包袱,并快速成功地忽悠了门前的两个看守衙役。

 

  衙役整日找不到王进母子,只能回殿帅府报告高俅:王进母子弃家潜逃,不知踪影。还沉浸在发迹喜悦中的高太尉顿时又气又怒,随即发出全国通缉令,追捕逃犯王进。

 

  高俅的一次公报私仇,却让王进选择了适合自己的人生道路。历经生死边缘的王进,已经深刻地意识到了官场的本质,那是他无法接受的现实。

 

  他“不怨天,不尤人”,硬生生地把很多可以宣泄出去的怨气、苛责都压在心里,平静而机智地做出了选择:投奔老种经略相公,在疆场上杀敌报国!

 

  延安府。对,就是延安!古往今来一个多少爱国志士神往的地方!

 

  和八百年后的红色青年一样,王进带着满腔悲愤与热血奔向延安,目的就是抵抗异族侵略!那里有刀山血海过来的兄弟!有满门忠烈的种家名将!那里足以找到生活和精神的寄托!

 

  王进和他的母亲,终于上路了。

 

  据史料记载,水浒中的王进确有其人。在东京得罪高官后,王进逃到延安府小种经略相公的故人那里镇守边关,领兵和西夏的小股部队作战;后投奔种师道、种师中门下,任先锋。太原战役中,王进随种师中力战而死。

 

  自古孝子出忠臣,王进没有走江湖和反叛的道路。首先就是因为他的孝道。没有国哪有家?为了母亲与自身的安危,他选择了离开。同时,他看清了官场的真相。他很清楚,贪官污吏、奸臣佞相是消灭不完的。他没有能力去改变现状,却有能力去选择一条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而刚刚上任的高俅,最想做的事情恐怕也不是“修理”一个小小的禁军教头。王进和水浒108将不同的是,他没有重大刑事案件在身,既没杀人也没抢官府的银子。高俅对他顶多也就是挤兑和撤职。

 

  说到这里,要交代一下“老种经略相公”和“小种经略相公”。

 

  经略相公,就是经略安抚使(负责军务治安的长官)。而这个老种和小种,跟我们平常说的“杂种”是两码事。老种是父亲种谔,小种是儿子种师道、钟师中。种世衡、种谔、种师道与钟师中祖孙三代,都是北宋抗击西夏的名将。

 

  种谔1082年病死在延安府,也就是说宋徽宗(1082年-1135年)出生时他就死了。但“老种经略相公”却多次出现在水浒原著里。这只能说明,历史再一次被施耐庵篡改。

 

  “老种经略相公”种谔,奇迹般地起死回生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