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因梦
胡因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86,893
  • 关注人气:21,7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安心

(2006-11-24 09:39:12)
分类: 生活在禅中

选自《不逃避的智慧》(佩玛·丘卓著,胡因梦译)

修行之中的美与幽默就在于,即使从一个极瑞摆荡到另一个极端,也不需要视其为一种障碍;有时我们就像是正在操练的士兵,有时则像是洋芋泥。基本上,一旦发展出对这整件事的好奇心,一切都只是在增长见闻罢了;我们只是在搜集足够的知识来找到自己的平衡点。

        今天我们要谈的是如何找到生活中的平衡点。我们说了那么多,也做了那么多,但什么是中道呢?
        我的中道和你的中道,可能并不是同样的中道。举例而言,我的风格可能比较随兴,有点悠哉悠哉的,即使是所谓的严格训练,我做起来也还是很放松,因此严格的训练对我比较合适,它能帮我找到我的中道;太轻松的修行方式反而不能显示出我在哪里失去了平衡。但也许你的心性比较精准、好斗、容易紧张,因此对你而言,严格的练习也许很容易做到。可是这样的修练方式或许太冷酷太独裁了,因此你可能必须找到一种比较轻松自在的修行方式。每个人的中道都不同;每个人修行都是为了发现自己的平衡点,达到既不松也不紧的状态。没有任何人能告诉你该怎么做,你必须靠自己去发现。

幽默感往往比过度认真的修行有效

        在《初心,上上之心》(First Thought,Best Thought)这首短诗里,创巴仁波切说了一句话:“佛法从不告诉你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它只鼓励你去亲自发现一些东西。”学习既不太松也不太紧,纯属个人修为之事,因此你必须研究如何才能找到自己的平衡点:当你发现自己太僵固时,就要学着放松;当你发现自己太随性时,就要调整成庄重而严谨的态度。
        极端的见解似乎是经常会看到的现象;我们通常并不能找到自己的中道。譬如我们来参加短期闭关,而我们都是刚开始修练的人。头一两天我们心里或许会想:“我要把这个练习做得很完美。”而我们的确很认真地静坐、行禅、观呼吸,保持肃静。我们不断鞭策自己;我们为自己定了一些目标。然而到了某个阶段,我们却突然对自己说:“天哪!我到底在干什么?”这时我们很可能把所有的修练都抛至一旁,摆荡到另一个极端——“我什么也不在乎了。”修行之中的美与幽默就在于,即使从一个极端摆荡到另一个极端,也不需要视其为一种障碍;有时我们就像是一个在操练的士兵,有时则像是洋芋泥。基本上,一旦发展出对这整件事的好奇心,一切都只是在增长见闻罢了;我们只是在搜集足够的知识来找到自己的平衡点。
        譬如你坐在那里好好的,突然察觉自己俨然像个南美的独裁者,于是你心想:“这太荒谬了。”接着你想起了有关放松、变得柔软一点的指示,当下你的心便产生了某种幽默的洞见,于是心就柔软了下来。另一回在静坐时,你漫不经心地看着自己的指甲,抓一抓耳朵,拨弄着脚趾头,探查着鼻孔里及耳朶后方有什么东西,这时你突然对自己说:“嘿!你知道吗?你该严谨一点了。”幽默感往往比过度认真的修行有效得多。
        1979年在金刚法界学院,创巴仁波切做了一场精采的开示,为当场的每一个人带来了很大的鼓舞。多年来我们所接受的一向是正念方面的修练;当时他开示的崭新教诲——九种不同的安心方式——令我们的修练变得更清新更精准,使我们更知道该如何去行持。这些教诲基本的概念就是去发现自己的平衡点,让自己变得不松也不紧。我现在要讲解一遍,它们会带来许多帮助的。

九种不同的安心方式

        首先,不要把这九种方式视为线性方法,虽然最后一种似乎带有成就导向的意味。它们并不是从一到九,一步步进阶的方法,而是九种不同的建议,九种不同的提示,能够帮助你将心安住在自然状态里——让你的心不从一个极端摆荡到另一个极端。你可以说这些都是有关如何发现自然状态的指示。然而什么是平衡点?什么是平等心?我们都很想知道这一点。与其试图安住在中道,不如认清什么方式太紧,什么方式太松,这样你自然会找到自己的中道。
        这九种方式各自有个滑稽的名称,听起来都大同小异。第一种被称为安住,第二种被称为继续安住,第三种被称为天真地安住,第四种被称为彻底安住,以此类推。
  
·安住:集中注意力在安住上
  
        先来谈谈第一种“安住”的方式。我们目前已经知道该怎么“集中注意力在呼吸上”。虽然周遭有各种色彩、音声及其他人,虽然你的耳朵、鼻子、嘴、触觉等等的感官活动都同时存在,你还是得局限知觉于呼出的气息上。也许“局限”并不是很正确的字眼。其实你只是把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呼出的气息上罢了。每一次静坐的一开始,都要把心念简化成对呼吸的觉察。这项指示并不是要你“抹除其他的事物”,因为还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知觉是放在周遭环境的。不管怎样,一开始的时候你必须记住: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面,而且是非常专注的。每一次静坐时你都可以这样开始,但是在过程中你可能会妄念四起,这时就可以回到呼吸,重新开始。永远要从专注于呼吸开始做起。
  
·继续安住:延长与呼吸共处的感受
  
        在第二种“继续安住”的方式里,老师会要求你延长那种完全安住于呼吸上的感觉。有时这会演变成一种“只有一次机会”的紧迫感,其他时候则可能显得很放松。但有时也会自然演变成一种细水长流的感觉,一种完全安住于呼吸的感觉。“继续安住”的指示,目的是要训练你不被细琐的外境干扰,完全安住于呼吸之上。因此,第一种方式比较造作,第二种方式乃是演变出来的一种体认和态度:你不再被每一种声音所干扰,不再被每一种景象所吸引,不再完全卡在自己的心念活动里。你终于可以延长那种安坐于当下,彻底与呼吸共处的感觉。

·天真地安住:以孩子般的态度看待修行
  
        第三种方式是“天真地安住”,有时也被称为“真的安住”。这项指示与采取天真的态度有关,也就是以孩子般的态度来对待修行这件事。我们要维持住一种单纯的心态,不要对止息的专注禅定过度概念化。它强调的是:当你的心飘走时,不要大惊小怪,只要把注意力拉回来就够了。通常我们都无法把它拉回来;要不是没注意到自己在起妄想,就是过于批判自己的妄念。因此“天真地安住”指的就是“把注意力拉回来”。当创巴仁波切谈到这一点时,他举的是喂孩子吃饭这个例子。你很努力地想把饭送进婴孩的口中,但这孩子只顾着东张西望,于是你只好对他说:“看看这只小鸟儿!”这时孩子的注意力就被拉了回来,而你立刻把饭塞进了他的口里。就是这么简单。婴孩绝不会说:“噢!坏小孩!你又在妄想了。”他只会说:“食物。”然后注意力就回来了。我可以再举个例子给你们听。譬如你正在刷牙,而你的注意力飘到了别处。突然你发现自己满口的牙膏,原来你刚才已经很快地去了一趟洛杉矶。这时只要回到刷牙的动作就行了;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便是“天真地安住”。
  
·彻底安住:觉察细微的念头
  
        第四种方式是“彻底安住”。这项指示的目的是要让你的心安歇下来。如果你发现心中没有3D电影在放映,一切都很直接而简单,那么就试着去觉察那些一闪而逝的念头。
        仁波切在这一点上所举的例子是,有时你的念头像苍蝇似地碰了一下鼻尖就飞走了,有时却像大象一样坐在身上。此项指示乃是建议你试着去觉察那些一闪而逝的细微念头。在实修的过程里,你自然会知道何时你的心安歇了下来,何时可以用这种方式来进行修持。你会发现这层认知自然会出现。
  
·驯服心智:把念头看成涟漪
  
        第五种方式称为“驯服心智”,它跟抱持友善的态度有关。每当我们的念头像苍蝇似地在鼻尖飞上飞下时,不妨把它们看成是涟漪,这么做会带来解放的品质。你会首度感觉到:“天啊!心里的空间真大,而且一向都是这样。”另外有些时候则感觉似乎有只大象坐在你身上,有时又像是在放私人小电影,或者内心有一场战争影片正在放映,而且是彩色宽银幕的。你必须记住,禅修并不会特别看重苍蝇或大象,其目的只是要看见眼前的真相,注意它们,接受它们,然后继续过你的日子。也就是不断地回到当下,留意呼出的气息。不管你是完全卡在散漫的妄念中,还是觉知到极大的虚空,都要以温柔的态度相待,并以觉醒之心来面对自己的真相。不管出现什么,你都要尊重它。因此“驯服心智”的指示,就是要发展出无侵略性的态度,来面对心中出现的东西。这项指示要让我们明白的是,我们并不是自己的障碍;事实刚好相反。
  
·安抚自己:失望的感觉经常伴随深刻的修持
  
        第六种方式被称为“安抚自己”,亦即进一步地学习如何面对负面心态。“驯服心智”的指示已经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基础观念,那就是禅修是在培养无攻击性的态度,学会跟自己建立友好关系。而“安抚自己”则是要提醒我们,若是全心投入于修行,某件奇怪的事往往会发生:我们会感到厌烦、失去兴趣、觉得挫败连连。我们可能会说:“我不想再坐下去了。”心里只想背起背包走到山路的尽头,跳上船驶向大海,或是想多休息一些,多吃一点,然后告诉自己说:“让我睡个好觉吧!”“安抚自己”是一则充满着幽默的教诲。它很清楚我们的真相是什么(这些教诲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所以人们到现在一直都没怎么改变)。它说:“首先要认清的是,失望的感觉经常伴随深刻的修持而来。只有十分投入于修行,而且已经上路的人,才会有这种感觉,所以要安抚一下自己。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要看到里面的幽默,然后安慰自己,鼓舞自己一番。”你可以对自己说:“噢!又来了!我以为我已经摆脱掉它了,你看它又出现了。噢!我的天哪!我从未有过这种经验,不过这正是她曾经提过的那种情况。”你甚至可以告诉自己人生有多么宝贵,而且不知道会活多久,因此能够跟自己彻底和解,实在是个罕见又珍贵的机会。你可以安静地坐下来,温柔而精确地看着自己的真相,然后继续与自己共处,彻底认清自己的真相,放下那些固着及停滞的倾向。
        因此,抚慰自己就是以爱心和同理心来了解人类的情境,并珍惜自己能有如此珍贵的修行机会,可以学习跟自己做朋友。同时你也会发现,在这样的时节里,处处都是危机、痛苦及混乱,而我们的确能提供一些帮助。愿意觉醒、与自己做朋友的人,将会为人类带来诸多利益,因为他们有能力帮助别人,也听得见别人真正要说的话,而且是发自内心地愿意为人所用。因此,你可以借着这样的方式鼓励自己,而这便是所谓的“抚慰自己”。
  
·彻底抚慰自己:障碍与解药
  
        第七种方式是“彻底抚慰自己”,它特别指出了某些障碍与解药。它谈到了贪欲、攻击性、昏昧等等修行上的障碍。如果你在修行中经验到极度的攻击性,那么首先要回到对呼吸的觉察,然后安住在呼吸清新而流畅的品质上。你已经学会了禅修的技巧,也拥有了加标签等等的工具,但如果攻击性仍然紧抓着你不放,以致于无法放下那些怨恨、尖酸、愤怒的念头及意图,那时就该专注于呼出气息清新流畅的品质,这么做会帮助你跟心中的空性相连。
        如果抓住你不放的是心中的贪欲——譬如无法忘怀某个人或某个你非常想要的东西——这时的指示,很有趣的,竟然是要你返观自己的身体,专注于自己的姿势。对待强烈欲望的解药竟然是你的姿势。你只需要把心安住,然后觉知身体就够了——把注意力放在你腿上的双手,并且去感觉蒲团上的臀部,甚至可以从头到脚扫描身体。彻底觉知身体,可以帮助你稳定下来。
        对治困倦或昏昧的解药就是与空性相连,这与贪欲的解药——与身体相连——刚好相反。当昏昧或困倦变成一种障碍时,你可以感觉一下自己的气息融入于空气中;你可以感觉一下周遭的空间,包括道场外面以及整个布列顿岛。你可以利用周遭的空间来唤醒自己,让自己清明一点。这时你的视线不必放得太低,可以抬高一点,但不能东张西望。
  
·一心不乱:乱了就重新开始
  
        第八种“一心不乱”这个方式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但主要集中在“重新开始”这个概念上。如果你的心充斥着烦恼,以致于快要抓狂了,这时就要赶快停止修练。停下来就对了,放下所有的挣扎,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但仍然要保持坐姿的端正,这样才不会变得太散漫。不过心还是放松的,而且可以看一看窗外的景致再开始修练。这则教诲的第二部分乃是要理解你并不是一个受害者,也没有一个医生在那里治疗你的病。你基本上是一个神智清明、健康、自重的好人,而且有能力达到平衡。这种重新开始的方式不但可以运用在坐禅上,也可以运用在日常生活里。“一心不乱”意味着你能够完全安住于当下。如果你发现自己的心念不集中,就可以回头重新开始。这些方式都是要让你任运自如,而不要感觉自己是妄念的受害者。
  
·平静地安住:与自己彻底友好的态度
  
        最后这第九个方式被称为“平静地安住”,有时也称为“融入”。仁波切很清楚地交代过,这并不是一种把一切事物阻隔于外的融入状态。“平静地安住”强调的是发展出与自己彻底友好的态度,一种完全诚实而开放地对待自己的方式。有一首与这则教诲相关的传统诗句,内容大致如下:
  
        天鹅在湖面悠游,
     秃鹰在天葬场上盘旋,
     你也要如此将心安住于自然状态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自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自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