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因梦
胡因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73,745
  • 关注人气:21,7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穿越爱的试炼

(2006-08-18 23:46:20)
分类: 我的故事
                          ——《生命的不可思议:胡因梦自传》连载之二十一
 
        不久Robert找了一个借口回来拿东西,两个人一见面,很清楚地发现彼此还是有一份深情,于是他又把行李搬了回来,和我继续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从此之后我们开始认真调整生活的形态。他知道我喜欢有变化的生活,于是试着打开自己进入我的朋友圈中,把二人小世界扩大成正常的社交往来。其实这个阶段的我早已厌倦了虚浮的应酬活动,十个月的闭关筛掉了不少旧日的因缘。我一向被动,极少主动找朋友闲聊或话家常,可以说是对家常话题根本不感兴趣的那种人。我宁愿待在家里看书、听音乐、跳舞自娱,也不愿东家长西家短地饶舌,不过某些能深谈的朋友还是保持着来往。可能因为有语言障碍,Robert觉得和这些人相处还是有点不自在。某天我听说嘉楚仁波切又应邀来台传法,我想Robert一定有兴趣见一见这位带点顽童气质的老师,于是我们坐车上阳明山,到某位密宗信徒的家中与仁波切会面。仁波切一见到我便直截了当地告诉我说,十个月的闭关在我身上造成了显著的“净障”作用。他对着在场的乃竺说:“Watch her light!”眼中充满着对学生的进展的肯定。他看到我吃饭时只挑素菜完全不吃荤食,便提醒我该摄取一些肉类,他说我的气太轻,吃素气容易往上飘,下盘气太弱,落实的力量不够。我当时完全无法接受他的建议,因为无论从慈悲或健康的观点,好像吃素都比较正确。但是多年后当我深入于肉体的调养时,才发现他的建议是颇有洞见的,与某些高明的中医或西方养生专家的观点不谋而合。
  
        当天晚上Robert感到非常自在,他似乎只有在法师面前才能充分展现自己。仁波切看了我们几眼便调侃地问Robert,“你们西方人很善于提问题,但是问题提出之后就没有下文了。”然后他指指我,接着又转头问Robert:“这碗中国什锦面你吞得下去吗?”我听得出他话中有话,于是心里生起了一些预警,决定小心对待这个吉凶未卜的关系。
  
        有一天我和老友龙君儿约定到她的老房子喝咖啡续旧,Robert和我同行。老房子里还有几位友人,其中一位是台湾籍的商界友人,年纪五十开外,和我只有数面之缘,他坐在我旁边的位子和我谈天。谈着谈着,我意识到Robert的情绪有点不对劲,转头一看,他脸上的猥琐和不安已经过于明显,我低声问他怎么了,他说他觉得非常嫉妒,于是我匆匆结束了谈话,向老友告别,尾随在Robert的身后走出了老房子。走到大街时Robert很坦诚地告诉我说,他刚才有一种身处地狱的痛楚感,我说我很高兴我们之间的沟通愈来愈开诚布公,只要沟通的品质良好,其他的心理问题都好解决。回家后我们一同阅读了有关上瘾症的书籍,我们都很清楚依赖和占有是上瘾症的基本征兆。依赖者希望不断地得到所倚赖之人的情感保证,他或她无法面对内心的那股巨大的不安以及怕失去对方的恐惧,故而更加逃避自己,倚赖对方。Robert想要转化自己的诚意真的很高,他每天开始固定地静坐、练太极拳,可他的问题就出在过于认真,如果能轻松一点,不把自己看得那么严重,事情也许比较好解决一些。然而我知道,要一个童年遭遇不幸的人立刻长大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只好耐着性子学习承担、面对和接受眼前不尽理想的情境。
 
        不久Robert和我决定到美国西岸做一次十天的旅游,我顺便和卫理的老同学叙旧,做一场非正式的演讲。我们沿着一号公路,探访了奥哈伊(Ojai),克氏基金会、图书室和学校,圣巴巴拉市(Santa Barbara),大瑟尔区(Big Sur)的亨利·米勒故居,依萨冷学会(Esalen),卡梅尔市(Carmel)及三藩市等地。太平洋沿岸美不胜收的风光时而隐峻时而缥缈,我们的关系也和诡谲多变的风景一样,一步高来一步低。当Robert为了芝麻蒜皮的小事而斤斤计较时,我本来大而化之的心性也意志不坚地跟着计较起来。两性关系最难的一件事就是“不随境转”。如果解脱意味着不集中焦点于任何一个客体上,那么两性关系的本质就是把火力集中于你所执著的客体上,直到他或她烧焦为止。难怪自古以来的修行者对待这个关系的态度永远两极化——一种人避之而唯恐不及,另一种人则勇于投入,直到欲望燃烧殆尽为止。这两者在我看来都流于偏激。我的内心深处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像,好像我曾经验过一种没有目的也没有未来的爱,它不需要任何制度,也不需要什么承诺,它是独立存在、来去自如、无有牵挂的;然而这个影像似乎与今生无关。今生的我所落入的每一个关系都是纠缠的、牵肠挂肚的,我能不能进展到不随境转,不跟着对方起反应?其实我一点也不向往一般夫妻相倚相靠的寄生关系,我要的是一份解脱的关系,然而解脱的人还需要关系吗?也许Robert就是上天派来锻炼我心量的人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