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因梦
胡因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73,745
  • 关注人气:21,7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双眼皮的问题

(2006-08-07 13:23:08)
分类: 我的故事

                        ——《生命的不可思议:胡因梦自传》连载之十四

 

 

双眼皮的问题

 

    演完《云深不知处》,眼看着就要接近Don回台湾的时限,但是在内心深处我已经把这段致命的吸引力提早扼杀。我写了一封信到老挝,信中表明我们俩已经走上人生的岔路,我准备赴美进修,必须把这段关系画上句点。Don没有回信,我以为从此俩人的关系真的结束了,没想到一年后我从纽约回来竟然再度和他见了面。  

 

    那时沙芃和我已经通了好几个月的信。春天到了,沙妈妈和沙芃到台湾来看我们全家,老叔、干爹和干妈也都在场。表面上看来这门充满着社会性的婚事似乎投射了各得其所的希望,谁也没料到未来会有变化。暑假到了,我戴了一副超大型的太阳眼镜(看起来有点像卡通影片里的大蚂蚁),在父母陪同下进入松山机场搭乘前往日本东京的飞机。  

 

    到了东京住进老叔的家,我经历了此生第一次的文化震撼。老婶是一位日本传统女性,一切以丈夫、儿子为重。她对独生爱子的宠溺令我亲自见证了耳闻已久的日本现象。从小到大母亲一向不准我进厨房,不过她并不是宠我,而是怕我进了厨房打破东西,愈帮愈忙。我也乐得清闲,以君子远庖厨为借口,来合理化自己的懒惰和不愿打理生活琐事。但日本女性是从小就要做家事的,老叔的儿子对我也有这样的预期心理,当他发现我竟然连虚应一下都做不出来,便开始非常看不顺眼了。两个人语言不通,背景又如此不同,结果差一点没演出前大男人主义和前大女人主义的武斗。 

 

    在这段期间,沙妈妈建议我到涩谷的十仁医院做双眼皮整型手术。我曾经仔细看过《云深不知处》的毛片,赫然发现自己的东方媚眼在银幕上完全是标准的蒙古利亚眼,不但浮肿,而且有一种近视加闪光、长期眯着眼看人所形成的后果——显得有点邪门,带着一股色迷迷的感觉。摄影机的镜头是完全不讲人情的,我想象中的自己和银幕上的真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想象中的自己有点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一片中的奥利维亚·赫西(Olivia Hussey),带着一股古典而空灵的气质,然而银幕上的自己不但眼睛有股邪气,而且脸庞比真人扩大了好几倍,是我最怕的那种大肉脸。我眼睛看着毛片,人差点没钻到椅子底下。现在沙妈妈愿意掏腰包请我除掉眼皮上的油脂,换上一对烟视媚行的双眼皮,我何乐而不为,于是怀着好奇与未知的心情住进了十仁医院。  

 

    替我开刀的老医生是十仁医院的整形权威,他仔细用尺量了我上眼皮的宽度,很满意地用日语说明我的眼形很长,上眼皮又宽,开出来的效果一定很好,保证像日本的几位整过形的女明星那么亮眼。开刀的手术过程我可以从天花板上的镜子饱览无遗,但因为是局部麻醉,身体其他部分的知觉仍然十分清楚。手术过后护士小姐扶我下地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吓软了,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老叔先行离去,我必须住满十天才能出院。房间非常狭小,看起来阴暗又蹩脚。墙上有面镜子,我带点犹豫地望了一眼镜中人,天哪!这简直是《科学怪人》里的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嘛。心里不禁后悔起来,只好暗自安慰自己,一切等十天以后拆了线再说吧。  

 

    说也奇怪,这十天竟然是日本的鬼电影周,只要一打开电视,播放的一定是《怪谈》之类的鬼片,我看着电视影片里的鬼,也看着镜中的鬼,心里真是哭笑不得,觉得自己无聊透了,放着好端端的东方人不做,非要割成个西方牛眼才对自己满意。十天到了,老医生很仔细地把线头一个个拆掉,他告诉我两个月后看起来会自然许多,于是我回到老叔家,等待时间的造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孤独与倚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孤独与倚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