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到宜兴学文化

(2016-06-25 11:08:42)
标签:

文学/原创

旅游

分类: 散文随笔

4月份去了趟宜兴,六月份又去了一趟,对宜兴印象很好。

此篇随笔为新华日报而写,图片也是他们配发的。一并转来。


    从未到过宜兴,尚未出发就开心起来。宜兴大名鼎鼎不消说,重要的是若干年前我儿子来过,对此地留下了极为美好的印象。他因为工作的缘故去过不少地方,独独对宜兴印象最佳。他甚至希望能在那个美丽的小城住下。这让我十分好奇,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小城?

    从无锡机场出发,沿沪宜高速直奔宜兴,一路都是江南风光,很养眼。去机场接我的司机师傅是宜兴本地人,我自然猛烈夸赞:你们宜兴真是个好地方呀。师傅毫不客气的笑纳:是的。我们宜兴是个福地,有山有水。我说,还有紫砂壶。师傅说,紫砂壶是我们的名片,但我们不光有紫砂壶。

    瞧瞧,多有底气。我说,那是肯定的。不过我还是对紫砂壶最有兴趣。哪个来宜兴不是为了紫砂壶呢?

    我问师傅是否知道顾绍培?因为儿子那次来拍专题片,就是以顾绍培为主角的。师傅马上说,当然知道。并且跟着说出四个字:高风亮节。我以为他是说顾绍培老人人品好,高风亮节。后来才知“高风亮节”是壶的名字,是顾绍培老人制作的一把特大壶,壶身是四方直筒型,主题取自竹的形态,据说很有气势。在此之前,顾绍培老人还创作过一把特大的紫砂“百寿瓶”,被中南海紫光阁为珍品永久性收藏。1984百寿瓶在德国莱比锡国际博览会上获得金奖。

    宜兴人真有文化,随便一聊,就聊到国际金奖了。

到宜兴学文化
高风亮节壶

到宜兴学文化
百寿瓶

    仿佛是为了印证这一点,刚进入宜兴城,迎面就让我遇见一个生僻字,氿。我请教师傅:这个字念什么?师傅说,就念九。我又问,什么意思?他说就是湖的意思。这时驶过一座桥,桥下湖水浩荡。我果然看到了东氿和团氿两个路牌。师傅说,那边还有个西氿。

    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个“氿”字,我用手机查了一下新华字典,果然读九,而且作为名词解释,所举之例就是东氿和西氿,“均为湖名,均在中国江苏省宜兴市”。也就是说,整个中国只有在宜兴这个地方能见到这个氿字。

    那么,它是怎么来的?有什么典故吗?为什么其他地方叫湖,这里要叫氿?宜兴话里“氿”的发音也并是不是湖啊。这个,字典没有详细解释,师傅也说不清。

    于是我一见到宜兴的文联主席徐风,就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他:为什么你们这里的湖叫做“氿”?

    徐风笑道,我们这里自古就这么叫。大概“氿”是比湖小比池塘大的水吧,也比湖要浅一些。这个字还有个读音,念gui鬼),是个动词,意思是泉水从侧旁流出。

    哦,宜兴人这么细致。是不是宜兴的湖水,最初都是从山里渗出来的泉水呢?宜兴人用一个“氿”字,就把他们的湖与全国各地的湖区别开了。试想,如果它不用氿,那两处湖水就得叫西湖和东湖,重名不说,毫无特色。暗地里,向宜兴的老祖宗表示敬意。

    这一琢磨发现,宜兴的湖真多。连太湖在内有七个,不知中国还有哪个城市能超过他们?七个湖分别是东氿,西氿,团氿,云湖,嗝湖,阳羡湖和太湖。中国人向来喜欢以谐音寓意,那么湖多,肯定就是福多了。师傅说宜兴是福地,也许就是这么来的吧。

到宜兴学文化
氿滨湿地公园

    何况他们还有壶,大名鼎鼎的壶。第一天,我们就连续参观了好几处与“壶”有关的景点。首先是中国紫砂博物馆。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博物馆,收藏了世界上最好的各种紫砂壶,藏品上万件,其中三级以上的国家文物就有107件。实在是大开眼界。

    顾景舟大师的作品特别引人注目。他的壶大多为“光器”(现学的词儿),即以壶本身的制作为主,少有图案花纹。每一把都那么精细,润泽。而且徐风一再告诉我们,顾景舟大师不仅仅技艺超群,更是一个有风骨有操守的老艺人。

    在我们到宜兴之前,徐风刚从北京回来,他所创作的顾景舟传《布衣壶宗》一书,荣登2015中国好书榜,他去参加了盛大的颁奖会。对紫砂壶,对顾景舟大师,那可是有专家级的了解。

    我放弃了解说员,紧跟在徐风身边听他讲解。作为一个紫砂壶菜鸟不耻下问,以便在短时间内多掌握一点儿紫砂壶知识。不过一天下来,也就是记住了几个词。一个是“含沙量”,做紫砂壶的泥,含沙量越高越好,透气。一个是“泥料”:紫砂壶的泥料并不都是红的,有朱泥,绿泥,黄泥,紫泥,天青泥等等几十种。一个是“上釉”,紫砂壶和瓷器的主要区别,一个上釉一个不上釉。一个是“套缸”,即紫砂壶的工艺师们在制作时,常常将尚未完成的作品放在缸内,既保湿又保密。一个是“供春壶”,紫砂壶历史上的第一名壶,明代紫砂壶艺人供春的作品,壶身像个树疙瘩,很古朴。博物馆内有好几把供春壶,是后来的大师们制作的,虽小有差别,但多是树瘤的样子。

    关于供春壶,徐风给我们讲了一个和顾景舟有关的故事,很感人。跟着,他又讲了顾景舟的一另个故事,顾老曾将一把半成品的壶始终放在套缸内,直到去世也未完成。壶亦有江湖,壶中乾坤大,是因为做壶的人有大乾坤。

    我暗想,回去后一定要好好读下《布衣壶宗》。


到宜兴学文化
我和徐风

到宜兴学文化
我们几个女作家都跟着徐风听讲解

到宜兴学文化
著名的供春壶

    我们跟着“壶”走。从博物馆出来,就去了工艺美术大师徐秀棠工作室,徐老的作品让我瞠目结舌,一个八旬老人,竟有那么现代那么开阔的创作思路,将传统文化与世界潮流结合在一起,让同样从事创作的我,很是汗颜;然后去了古时被称为“紫砂一条街”的蜀山古南街。那里诞生了许多紫砂大师,如今大师们的故居都已成为保护文物了。街的背后是著名的蜀山(当年苏东坡到此避难时曾说,此山似蜀,故得之)。小街是典型的江南风格,沿河而建,长千米。河是著名的蠡河(传说范蠡与西施曾在河上泛舟)。当年的艺人们做好了陶艺,就让小舟载着从蠡河上运出城去,运到四面八方。真实而又浪漫。

    又学到了两个地理知识,蜀山,蠡河。

    最后去了紫泥公社,那是一家紫砂体验文化园,可以坐下来,在师傅的指导下亲手制作一把壶。自知手笨,我没敢去尝试。同行的巧手美女北北,做了两个像模像样的杯子,让我好生羡慕。我就跟着徐风去看壶,各种壶,随即又学了点儿知识,牛盖,水平壶,半手工,全手工,一把壶只泡一种茶。


到宜兴学文化
围在徐秀棠大师身边

    有湖,又有壶,宜兴能没有福吗?我几乎要下定论了。但第二天的参观,重又刷新了我的看法:宜兴的福,不仅仅来自湖和壶,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

    这个感受,不是从宜兴那座很有气势的图书馆、很有气势的保利大剧院得来的,而是从两个小村庄得来的。一个是徐舍镇美栖村,一个是张渚镇南门村。这两个村,抛开景色不说,抛开农民们富足的日子不说,最让我感动的是他们的文化。先说南门村,他们竟然投入了5000万元建了一个国防教育园,里面有丰富的武器装备展品,还有各种有关国防建设的图文。国防教育一直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弱项,在一个村子里看到这样颇具规模的国防园,真让我这个老兵心里发热。据说村支书是一位退伍军人,向他敬礼!而美栖村更是全力打造美文化,小小的村庄有休闲公园,文体广场,剧社,文化长廊……但最终让我眼睛一亮的,是他们墙上那图文并茂的“新24孝”,就说我能记住的几条吧:请父母参观自己的工作单位,陪父母去看他们的老朋友,带父母去旅游,给父母零花钱,做饭给父母吃,每周给父母带淡化,支持单身的父母再婚……真的是非常开放非常实在非常人性化的“孝道”。这样的孝道,值得全国所有的村庄效仿,甚至是全国所有的城市学习。

 

到宜兴学文化到宜兴学文化

到宜兴学文化到宜兴学文化
新二十四孝的其中几条

    就是这两个村庄让我有了新的认知:宜兴的福,来自湖,来自壶,更来自深厚的文化底蕴。宜兴的文化氛围,是我所到过的城市里最浓厚的,可以这样说,十个宜兴人里,有三个懂紫砂壶,三个善书法喜绘画,三个能唱戏文,越剧或者评弹,剩下一个,喜欢写诗写散文。

    所以当我宜兴归来,朋友问我去宜兴干吗了?我说,我到宜兴学文化去了。真的,从氿字开始,一直学到新二十四孝。

 

                               201655日于成都

 

到宜兴学文化
和女记者们在美栖村留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