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出镜率”同样在考验作家

(2017-05-02 19:45:34)
分类: 评论
“出镜率”同样在考验作家

                                              发表于《人民日报》2017年4月29日“大地”副刊

                                
                               “出镜率”同样在考验作家

                                                马笑泉

在一个信息海量呈现、资讯以秒更新的时代,作家的定力受到空前考验。害怕被覆盖、被淹没、被遗忘的心理或隐或显地影响着这个时代的文学创作。“先混个脸熟”成为一些新进作家的现实策略,而在不少成名作家那里,维持“出镜率”亦成为写作的重要驱动力。半年不发表作品便有恐慌感,可视为新老作家们的集体心理写照。十天半月赶出一活成为常态,“十年磨一剑”成为让人感慨、追忆和仰慕却无意效仿的“古人行迹”。

除了创作上的加速外,审美追求亦日渐窄化。“把故事讲好”这个最基本的要求成为了最高要求,多元化的艺术探索被狭隘现实主义所压制。“好看小说”这一古怪提法大行其道。何谓“好看”?在主要依靠麻将和电视剧度日的读者那里,地摊文学远比《红楼梦》和《百年孤独》好看。而在王小波那里,连托尔斯泰也不够“好看”,《宇宙奇趣》和《暗店街》才够好看。在一片“要好看”的催促声中,技术娴熟或不那么娴熟的作家都努力将作品打磨成“韩剧脸”,与读者一起营造温馨加感动的大好局面。在海量的作品中发现一张个性鲜明、气质独特的“脸”,已经越来越难。而这样的“脸”,才是严肃文学作家所应当追求的。评论家邵燕君将新世纪以来的文学创作概括为“虚热浮躁”,可谓切中时代病症。

但是在“虚热浮躁”之中(而非之外),向经典靠拢的努力始终存在。任何作家都明白,摆脱被淹没、被遗忘的终极方法是写出经典。有抱负、有能力的作家即使被大流裹挟,也会挣扎着向经典的彼岸游去。于是,分裂现象在这类作家身上产生了:一方面辛苦地追求“出镜率”,一方面也未曾放弃更加辛苦、但又含有真正乐趣的经典化努力。表现在具体的创作上,则一方面向发表和出版的时代标准妥协,不时提交能被迅速接纳的“作业”,另一方面以沉潜与慢来打磨独异之作。这种分裂背后其实是价值观的分裂。而经典之所以在我们这个时代难以出现,恰恰不在技艺(这代作家的整体技艺已经高出前人),也非经验的匮乏(这个时代所提供的经验如此庞杂、新鲜,甚至令人瞠目结舌),而是在这种试图两头讨好的分裂中难以建立自足的价值体系。任何经典作家都有一个自足的价值体系。它决定了作品所能抵达的深度、高度和完整度。

我无意责难他人。无论怎么写,要想到达一定的质和量,都不容易。我所要做的是自省,从内多欲而外摇摆的状态中拔离出来,回到纯粹而坚定的初心。再从初心出发,努力去建构一个自洽的文学小宇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久等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久等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