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旭东王
旭东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6,607
  • 关注人气:3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华语大片的尴尬与《黄金甲》的突围

(2006-12-17 23:22:22)
分类: 影视私语
                             文/王旭东
华语大片的尴尬与《黄金甲》的突围
    在此讲的大片,特指古装武打片。这本就是一个尴尬的话题,大制作的华语电影在本土的票房难有保障,只能求海外回报,而目前海外商业院线接受华语片类型有且只有古装武打片,可谓华语电影在国际影坛之尴尬。
   国内的这几年,风声水起的大片热,给观众留下更多的是“过度炒作、形式大于内容、故事弱智”等印象。其负面影响在《无极》后,放大到海外,致使海外片商退定《无极》,甚至全面质疑华语古装片的艺术质量与商业价值。可以说:张艺谋的《英雄》、《十面埋伏》在国内栽了两次跟头,冯小刚的《夜宴》海内外表现在及格线以下,而陈凯歌的《无极》则是不折不扣的失败。
   从创作的角度而言,华语古装大片的诟病有二:
其一:历史古装片,可历史不在场,史实缺考。假借历史之壳,添意想之核,实难令人信服。
其二:主创故步自封的创作,致使故事、情节、人物、台词出现低能和常识性失误。制片方急功近利的炒作包装,舍本逐末,对观众缺乏起码的尊重与诚意。
   从观影者角度分析,华语古装大片的尴尬有三:
其一,90年代末,盗版光盘兴起。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主力电影消费群,通过廉价且多渠道欣赏到东西方“精英”电影,尤其是经典文艺片和好莱坞主流大片。观众/准观众的审美情趣与鉴赏能力提升的速度,远远高过导演进步的速度。
其二,中国大陆年院线公映有50部左右,加之20部进口片,观众有较大的选择空间。而廉价碟片市场和欠监管的视频下载又抢走了大半观众。
其三,“歌德、红包”与“恶骂、诋毁”两类影评,大量充斥于大众媒体,而富于理性专业、客观建设性评论缺乏,观众难辨真伪、取舍无序。
 
    我在出席《满城尽带黄金甲》首映礼和观看影片后,对《黄金甲》亦有不吐不快的感受。
   据媒体资料,新画面公司斥资5000万打造的首映礼,在我看来:娱乐有余、新意不足的大拼盘,仍旧沿袭了《十面埋伏》和《千里走单骑》首映礼的老路。其蹩脚之处在于现场组织混乱,节目风格统一性较差,在此不做过多的评述。
   影片《满城尽带黄金甲》,不妨称其为:张艺谋导演的“第二春”。若将张导处女作《红高粱》,看作是非自觉性的“商业”片,而《黄金甲》影片则是张导自觉且成功的商业片。类比两部影片,其中的商业元素大致相同:偷情乱伦、传统文化符号、血腥战争、禁锢与反抗等等。《黄金甲》的成功亦可圈点:
一,故事圆通,台词适时。
  记得十年前,张导在接受采访时,就清醒的认识:第五代普遍难过叙事关。
  《黄金甲》以其故事清晰、人物设计饱满、情节丝丝入扣,取得了里程碑式的成功。在台词设计符合人物,解决了以往古装大片“台词搞笑”的问题。台词的成功更加说明,主创与观众对历史及历史人物的共同想象,达到相当统一的共识。
二,文戏细腻,武戏精彩。
     张导继续发挥其“选用、调教”演员之所长,为老戏骨:周润发、巩俐、倪大宏和陈瑾的表演创造了相当大的空间。两位新人:李曼、秦俊杰成功的完成了任务。刘烨的出演张驰有度、耳目一新。周杰伦武戏出色,内心戏稍显稚嫩。
在武戏处理上,张导摒弃了无限度的炫耀特技下的“中国功夫”,将近身肉搏的逼真与高来高走的特技结合的相得益彰,真是可信,节奏明快。
三,符号鲜明,视听震撼。
宫女、将帅、报更、中药、宫廷、琉璃、菊花、华服、配饰等等大量充满中国古代文化元素/附号的画面,呈现出一派浓浓的中国味,令人大开眼界。虽有伪文化符号陈设过多之嫌,但无碍大雅。其中“重阳节”的设计颇具匠心,在时间上是影片节点,在情节上是悬念与高潮。张导的画面与音乐,很少让人担忧,即便是故事欠佳的《英雄》和《十面埋伏》,在视听元素上,是推向极致的努力。《黄金甲》在处理画面时,张导似乎回到《一个和八个》与《黄土地》时的大胆创新,大全景、全景的画面总给人一种挤压感,尤其是追杀药师与后宫对决两场,画面几乎没有富裕的空间,张导力图对空间的挤压处理,揭示人物内心与身份、人物与人物关系、人物与时代/历史的几层搏斗关系和对扭曲的人性和历史禁锢的视觉化强调。音乐造型,十分考究,以唐宫廷丝乐《太和颂》,为主题音乐,“凤昭祥,日月光,四海升,开疆域,仁智信、礼义忠”将晚唐的王道霸权、妄自尊大与图有其表的王族家庭的凄悲做了很好的铺陈。片尾曲《菊花台》,古韵十足。
   同时,《黄金甲》是一部技术水准较高的商业剧,算是华语大片突围之作,但难企及经典商业片,更难称史诗。影片最大的不足,是主题中“爱”的缺失。人物命运与故事纠葛过多呈现的是宿命式的咏叹,其抗争在预设的阴霾里,显得乏力,人物抗争的意义也止步于主创的意想,难及人性的高度,缺乏打动观众心灵的力量。推想,《黄金甲》想在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中获胜,靠运气的成份远大于自身实力成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