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弦歌
弦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873
  • 关注人气:8,6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民的名义

(2020-08-07 21:58:43)
分类: E类博文

午后在地板上睡了一大觉。

醒来打开窗,北风很凉爽。随风送过来的,是公园里休闲娱乐的歌声,咿咿呀呀,或者鬼哭狼嚎。

这一次,是又要走失在人海里了?

这是最好的结局。人生有些过程要有理性来控制。

从此没有温存爱抚,从此不知道活着的乐趣是什么。

可是,心安了,踏实了。

甜品是戒不掉的,这个得戒。

晚上平台上惊险的一幕,是我要离开时,小鸟很不情愿,情急之下,它扑棱棱绕着我飞起来,我吓得捂住头。它还是落到我的后背上,一声不吭的,吓得我倒是哇哇大叫。

它的喜欢,溺爱,让我有点小怕怕。

后来我尝试着拽去它的绳子,它才落在别处。

《人民的名义》

1写贪官赵德汉那段颇精彩,滑稽的手法让我想起葛朗台。

一方面这是住着简陋房屋、吃着炸酱面、农民出身、嗜好麦子的憨厚老实人,另一方却是帝京苑豪宅,满柜子的金钱,他嗜好金钱就犹如当年嗜好麦子,看着,心里踏实。

贪官一脸憨厚相,乍看上去,不太像机关干部,倒像个刚下田回家的老农民。可这位农民沉着冷静,心理素质好,处变不惊。侯亮平一眼看透——这是长期以来大权在握造就的强势状态。当然,也许今天这个场面早在他的预想中,他有心理准备。只是侯亮平没料到,一个被实名举报受贿几千万元的部委项目处长,竟然会住在这鬼地方!

        
这是一套常见的机关房改房,七十平方米左右,老旧不堪。家具像是赵德汉结婚时置办的,土得掉渣,沙发的边角都磨破了。门口丢着几双破拖鞋,扔到街上都没人拾。卫生间的马桶在漏水,隔上三两秒钟滴答一声。厨房里的水龙头也在滴水,但这似乎不是漏水,而是刻意偷水。证据很明显,水龙头下的脸盆里积了半盆不要钱的清水。

        
侯亮平四处看着,摇头苦笑,这位处长真连寻常百姓都不如。

        
像是为他的思路做注解,赵德汉咀嚼着自由时光里的最后一碗炸酱面,抱怨说:你们反贪总局抓贪官怎么抓到我这儿来了?哎,有几个贪官住这种地方?七层老楼,连个电梯都没有,要是贪官都这样子,老百姓得放鞭炮庆贺了!他的声音被面条堵在嗓子眼,有些呜呜噜噜的。

        
是,是,老赵,瞧你多简朴啊,一碗炸酱面就对付一顿晚饭。

        
赵德汉吃得有滋有味:农民的儿子嘛,好这一口。

        
侯亮平直咂嘴,声音响亮夸张:哎哟,老赵,你可是处长啊!

        
赵德汉自嘲:在咱北京,处长算啥?一块砖能砸倒一片处长!

        
侯亮平表示赞同:这倒也是!不过,那也得看是什么处。你老赵这个处的权力大呀!早就有人说了,给个部长都不换,是不是啊?

        
赵德汉很严肃:权力大小,还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吗?权力大就一定腐败吗?我这儿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我劝你们别瞎耽误工夫了!

        
搜查一无所获。事实证明,的确是耽误工夫。侯亮平冲着赵德汉抱歉一笑:这么说还真搞错了?搞到咱廉政模范家来了?赵德汉挺有幽默感的,及时伸出一只肉滚滚的手告别:侯处长,那就再见吧。

        
侯亮平也很幽默,一把抓住了赵德汉的手:哎,赵处长,我既来了还真舍不得和你马上就分手哩!咱们去下一个点吧!说罢,从赵家桌上杂物筐里准确地拿出一张白色门卡,插到了赵德汉的上衣口袋里。

        
赵德汉慌了,忙把门卡往外掏:这……这什么呀这是?

        
你帝京苑豪宅的门卡啊!请继续配合我们执行公务吧!

        
赵德汉的幽默感瞬间消失,一下子软软瘫坐到地上……

这位贪官堪称一绝,让侯亮平想忘也忘不了。到帝京苑豪宅搜查的那一幕实在太震撼了,超出了侯亮平既往的经验和想象……

        
赵德汉彻底崩溃,是被两个干警架进自己的帝京苑豪宅的。豪宅里空空荡荡,没有沙发桌椅,没有床柜厨具,厚厚的窗帘挡住外界光线,地上蒙着一层薄薄的尘埃。显然这里从未住过人。赵德汉宁愿蜗居在破旧的老房子里,也没来此享受过一天。那么这套豪宅是干吗用的?侯亮平把目光投向靠墙放着的一大排顶天立地的铁柜上。赵德汉交出一串钥匙,干警们依次打开柜门,**蓦然呈现在众人面前——

        
一捆捆新旧程度不一的钞票码放整齐,重重叠叠,塞满了整排铁柜,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钞票墙壁。这情景也许只有在大银行的金库才能见到,或者根本就是三流影视剧里的梦幻镜头。如此多的现金集中起来,对人的视觉产生了很强烈的震撼。仿佛一阵飓风袭来,让你根本无法抵御它的冲击力。所有的干警,包括侯亮平都惊呆了。

        
天啊,赵德汉,我想到了你贪,可想不到你这么能贪。我真服了你了,这么多钱,你一个小处长是怎么弄到手的啊?也太有手段了吧?侯亮平完全没有嘲讽的意思,蹲在赵德汉面前近乎诚恳地问。

        
赵德汉这才哭了,不仅因为害怕,更是因为痛心:侯处长,我可一分钱都没花啊,舍不得花,又怕暴露,也……也就是常来看看……

        
侯亮平对犯罪嫌疑人的心理深感好奇:常来看看?这钞票好看吗?

        
赵德汉把梦幻般的目光投向铁柜:好看,太好看了。小时候在乡下,我最喜欢看丰收的庄稼地,经常蹲在地头一看一晌午。我爱吃炸酱面,更爱看地里的小麦。麦出苗了,麦拔节了,金灿灿的麦穗成熟了……看着看着,肚子就饱了。赵德汉声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几辈子的农民啊,穷怕了!看钞票,就像看小麦一样,看着心里踏实,看着精神满足。看久了,钞票上会泛起一片金光灿烂的麦浪呢……

        
这人真他妈的奇葩一朵,竟然能把贪婪升华为田园诗意。

        
侯亮平突然想起,赵德汉好像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独居乡下。便问赵德汉,是不是也给老妈寄钱。赵德汉道是寄钱的,每月三百块。为这三百块钱,还经常跟老婆吵架,他发财的秘密老婆也不知道。他很想把老妈接到城里来住,但不敢暴露帝京苑豪宅,这可是金库啊!自己住的房子太小,又没法安置。好在母亲不喜欢城市,来看看就走了。赵德汉自我安慰说:每月寄三百块给她,也差不多够了。

        
侯亮平终于愤怒了!你守着这么多钱,每月只给老妈寄三百块生活费!空着这么大一座豪宅,也不把你老妈接来住!你老妈辛辛苦苦拉扯你长大,就该得到这样的回报吗?还口口声声是农民的儿子呢,咱农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净养你们这种没心没肺的儿子!

        
赵德汉鼻涕眼泪又下来了,满脸生动而深刻的惭愧,口口声声自己错了,错大发了,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辜负了组织的培养……

        
打住!组织培养你这么捞钱了吗?说说,怎样搞来这么多钱的?

        
赵德汉摇起了头,道是实在记不清了。自打有了第一次,以后就再也收不住手了!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四年,有钱就收,就像捡麦穗一样,总觉得在梦中似的,恍恍惚惚,满眼尽是金灿灿的麦穗啊……

        
侯亮平指着铁柜问:你有没有个大概数?这些钱是多少啊?

        
赵德汉说:这我记得,一共二亿三千九百五十五万四千六百块!

        
侯亮平拍了拍赵德汉肩膀,能精确到百位数,你记忆力真好。

        
赵德汉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侯处长,我给你说呀,我喜欢记账,谁给我多少钱,啥时候啥地方给的,每笔账都记得清清楚楚。

        
侯亮平眼睛一亮,马上追问:那账本呢?藏在啥地方了?

        
赵德汉迟疑一下,指了指天花板:主卧吊顶上边就是账本!

        
小韩迅速离去,不一会儿取回一摞包着塑料袋的账本来。

        
侯亮平翻看着账本,不由得惊叹:我的天哪,你是学会计的吧?

        
赵德汉带着哭腔道:不……不是,我是学采矿的,会计是自学的!

        
太专业了,你自学成才啊,老赵!真心话,我都想谢谢你了!

        
赵德汉可怜巴巴问:侯处长,那……那能算我坦白立功吧?

        
这得法院说。老赵,你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怎么这么贪呢?

        
赵德汉激动起来:我要举报!我举报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他六次带人过来给我行贿,行贿总数是一千五百三十二万六千元!要不是他第一次送了我一张五十万元的银行卡,我也不会有今天!侯处长,你给我找纸找笔,让我把这些沉痛教训都如实写下来!让警钟长鸣,让其他同志以后千万千万别再犯这种错误了,哦,不,不,是罪行……

        
这个,你进监狱后有的是时间写。侯亮平合上账本,进入下一步骤,拿出拘留证,对手下交代:行了,把这个拾麦穗的家伙拘了吧!

        
小韩和小刘上前拉起赵德汉,让赵德汉签字后,用手铐把赵德汉铐住。此后,赵德汉戴着手铐一直瘫坐在地上,脸色死人般苍白。

        
侯亮平指挥手下清理铁柜,霎时间在客厅堆起了一座钱山。他绕着钱山转着圈,掏出手机通知值班检察干警来换班,并让他们联系银行,多带几台点钞机过来。这是要紧的安排,后来银行运来十二台点钞机,竟然烧坏了六台!

        
换班的干警很快来到了。侯亮平命令小韩等人把赵德汉押走。

        
赵德汉在小韩的拉扯下,从地上颤颤巍巍站起来,向门口走。忽然,赵德汉又转过身,可怜巴巴地对侯亮平说:侯……侯处长,我……

        
我想在我这个家再……再转一圈行吗?我这一走,肯定回不来了!

        
侯亮平一愣,摇头苦笑:好,那就最后看一眼吧!

        
赵德汉戴着手铐,在豪宅里转悠,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似乎要把这座豪宅的每个细节刻在脑海里。最后,赵德汉失态地一头扑到客厅中央那座钱山——也许是他臆想中的金色麦垛上,放声痛哭起来。

        
他戴着手铐的手抚摸着一个个新旧不一的钱捆子,手和身体颤抖得厉害。失败的人生就在于失去到手的一切,而为这一切他付出了道德、良心、人格的代价,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怎一个伤心了得!

        
赵德汉凄厉的哭声令人毛骨悚然,在豪宅客厅里久久回荡……

2达康书记是个工作狂,有时候又激进偏激,忽略了与自己妻子欧阳菁培养感情,结果夫妻关系形同陌路。

原来觉得,欧阳菁是个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贪婪女人,丈夫做了那个大的官,自己妥妥一个官太太,这是多少女人的梦想呢;可是走近,可以感受到她的苦。

她有着与生理年龄极不相符的心理状态,对于爱情仍像年轻时那般执着,耽于白日梦中不肯醒来。她虽说保养得很好,五十出头的女人了,皮肤还是那样白皙,身材还是那么苗条,但额上终究爬满了又细又深的皱纹。她深爱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病态般地一遍一遍看,浪漫的爱情故事与她的白日梦化为一体。她喜欢端一杯红酒,蜷缩在别墅二楼的真皮长沙发上,孤独地度过漫长时光。但她不觉孤独,她跟着偶像都教授笑,伴着都教授流泪,完全把自己变成了剧中的女主角。
        
王大路说,这些无聊虚假的电视剧是精神鸦片,欧阳菁同意,但她需要的恰是这种精神鸦片。王大路劝她去看心理医生,她说,把我治得像李达康一样清醒吗?那我宁愿去死。作为一个女人,欧阳菁在丈夫身上始终得不到梦想中的爱情,这使她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回家的路上,欧阳菁一直在想自己的处境—— 一切都无可留恋了。本来,她对大学同学王大路还寄托着一份情感,但王大路虽然关心她,却始终和她保持一段距离。并暗示她,自己不是都教授,这很让欧阳菁伤心。可出了事还得找王大路,等王大路时,天已黄昏,欧阳菁站在花园里久久发怔,心里一阵酸楚,眼泪润湿了她的眼眶。

欧阳菁的老同学王大路让她看心理医生,这真的是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20年08月06日
后一篇:2020年08月08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20年08月06日
    后一篇 >2020年08月08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