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之湄
水之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92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人节,一束无处放置的玫瑰

(2007-02-12 17:17:00)
情人节,一束无处放置的玫瑰
 
                 
 
在外面和邻居小孩玩的小娇回来,拉下我放在键盘上的手说:”妈妈,快带我去买灯笼,颀颀的妈给她买的小狗灯笼好好漂亮.”
很不想去,但看着她渴求的眼睛,还是关了机.小丫头高兴的耶了声说,妈妈你今天真好!
雪后初晴,四处白雪皑皑,银装素裹.阳光照着积雪,耀人眼睛的亮.正要锁门,贝贝从门缝里钻出来,小娇双手握着它的耳朵说,妈妈让小贝和我们一起去吧,贝贝摇着尾巴黑亮的眼睛望着我,象女儿的眼光般不能拒绝。就说声好吧,它就在前面颠颠的跑,不时回头接应一下我们。
小刚值班或不在家的晚上,空荡荡的屋子总令我害怕.他就特地向朋友讨要了这只大黑贝,它高大威武干净利落灵敏,皮毛黑黑亮亮,一张脸长呈流线型,鼻翼很有棱角,两只眼睛黑亮黑亮的,按动物的审美标准,它是同类中的“俊男”了,小娇很喜欢它把它当作玩伴,自己很宝贝的零食都分它吃.小刚说,我不在的时候,就只当是我忠实的守护在你身边好了。象小刚说的,它很是忠于自己的主人,晚上的时候,一点风吹影动,它就叫个不停。从此,一个人的夜里也能安然入梦。
街上行人磨肩接蹱,年的氛围还很浓,中心街一条长龙似的摆满了五彩的烟花和塑料电灯笼,小娇选了哪吒模型的灯笼,他是她小小心灵中的英雄.然后又要求买了各式的烟花。走过一家鲜花店,门口摆了娇艳的玫瑰,看看张贴的宣传纸,才想起明天是情人节.
可能是花的鲜艳吸引了小娇的目光,她拉我来到一桶玫瑰前,让我给她买,我说,这个不买了,长大后就会有人送你的.这完就拉她走.她一脸的不高兴,嘟嚷着说,不买算了,让爸爸给我买.是啊,在我这里得不到的东西,在小刚那里总能得到.对于女儿,总觉得自己缺少母性,严厉多于慈爱.女儿长大到六岁仿佛转眼间的事情,好象都没注意过她多少,中间太缺少过程了。小刚就不同了,把她给娇惯的象个小公主,都几岁了,小娇骑在他脖子上发狠揪他的头发,把他揪的呲牙咧嘴的都不叫停。对女儿他有足够多的关心与溺爱,所以女儿和我疏远和爸爸亲近。
回头张望那桶玫瑰,我默默的走着出神,好象自从女儿出生之后,小刚就再没有送过花给我,一直拥有玫瑰的梦想渐渐淹没在围城里日常的柴米油盐中,曾经的温柔緾绵与浪漫迷失在岁月的风尘里。当初,感动于小刚兄长般的爱,在他三年的等待后匆匆与他结婚.婚后,他给我了所能有的关爱,一直一来爱家爱老婆爱女儿。给家里添尽了所应有电器饰物,尽可能的让我和女儿享受生活.而我的工资只供自己和女儿的衣服零食。感情上觉得他早就是我不可分隔的一部分,无形中好象谁都可以把握着对方,没有猜测疑没有误解,好象从没有感情上的辛酸苦辣,这样一个居家男人,我无可挑掦。可是生活好象越来越缺少点些什么,幻想的头脑中,有一个知己,深的夜里向他倾诉,排解心里的阴霾……而我们却渐少了这种贴骨贴肉的知心交流.小刚外出常给我买回时装项链一类的东西,却远不抵当初一束玫瑰的惊喜与份量。偶尔,他酒醉,会环着我说,亲爱的,我爱你。我扒拉开他的手,把他的话连同讨厌的酒气一起抛得很远很远.日子如清茶,泡一次淡一分……
手机响,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一个沙沙的嗓音:“猜猜,还记得我吗,丽丽?”
“常伟。”在脑子里搜寻了一下,还记得他独特的音质:“失踪了好几年,还好吗,在哪里?”
“很高兴,还记得我,在驻马店东东这里,刚从他那里知道你的号码,我两点钟的火车,能来我们见见面吗?”
“现在几时?”心里犹豫了一下。
“十一点半。”他说,很想见到你。
“好吧.”我说。带小娇向小刚的营业厅走去。把女儿交给小刚后就奔车站而去。

高三文理科分班后,和常伟分到一班前后桌并且他和我刚送走的朋友同名,自然好象早熟悉几分.他皮肤稍黑,精精瘦瘦的,一双大眼很精神,有意思的是一对浓浓的八字眉,让他平添了许多机灵,但也多了份滑稽少了庄重。他属于很阳光很健谈很能活跃气氛的那类男生。熟悉了,前后两桌的名字就亲呢的叫,他和同桌徐东叫我和同桌园园丽丽,我和孟园则东东伟伟的叫他们,自有一种熟极而揄的亲近,常伟极其聪明,数学尤棒。我最头痛数学,常问得他笨猪笨猪的叫我。我过生日那天,才知道东东和我同年同月同日.为此,常伟作东请我和东东园园吃饭。虽则和东东同年同月同日,心里却是比较和常伟默契与心意相通.久之,自有复杂难懂的情愫在眉里眼间。间或他在我书里夹张纸条,是他们两人所不知道的。
然而,象常伟这样的男生,具备了一切男生都有的热情向上的好品质外,当然还兼备了男生的恶性——年少的轻浮。课余时总有个女孩子在教室门口,常伟一见,正神采飞扬的他,脸上的表情就滞在那里,然后极其无奈的出去。时间久了,还见得他们的争吵。更甚至有一次,那女孩子在门口站了好久,常伟就是不出去。女孩后来竟直奔他的座位而来,东东他们那一排的男生不得不暂时回避出去,两人僵持了一会,常伟拉她走了出去。
后来听东东说,女孩是他二年级时的女朋友,玩得过了火。当他觉得那女孩是如此的不堪他去品味,高三的理想占据情欲的上风不想玩时,女生孩则緾着他不放。那时节河南戏倒霉大叔的婚事家誉户晓,不知我们几个谁先开头叫,“常倒霉”就那么贴切的成了他的外号,我也跟着起哄的叫,他总是摇头苦笑,那笑容里停滞着一丝长长的无奈。接下去的日子我们都沉默了。他看我的眼神带着尴尬和欲说还休,我望他时自有一种嘲讽写在脸上。一时的好感夭折在青春脆弱的心里。
升学后,我们分别在两所距离很远的大学。一次过生日时,先是小刚长长的电话,接着是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的东东打来的电话,祝我们共同的生日快乐。还没回宿舍,常伟的电话就来,他说,总是赶不上你的脚步,给你唱首歌吧。然后他就唱《萍聚》: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人的一生有许多回忆,只愿你的追忆有个我……就那么一遍遍的唱着.一丝轻微的怅惘在心里很久.毕业后我们方没了音讯……
赶到常伟说的地点,我左右张望寻找脑海里那个旧日的身影。
“嗨,丽丽。”转过脸他在我身后。一束玫瑰捧在手里.
“送你,谢你能来,还为久别的重逢。”他嘴角上扬,一脸的笑。依然是那么神采飞扬,较之以往,多了份成熟,风度翩翩。
“谢谢你,伟伟。”温暖的感觉一时让我回到了过去,只是淡化了过往不快的细枝末节。
在临近车站的一间茶室,我们坐下。他说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工作,春节回老家过年.我们说着各自的生活,很激动也很感慨.
“是啊,时间飞快,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你就要走了。”我有点惜别的说.
“如果可以,我就推迟到明天走好不好?”,他眼望着我,握着我放在桌上的手,有深情在他眼里.
一种情欲的东西迅即在心里荡漾开去,一时身热心跳.我是喜欢过他的!
“丽丽,你一直在我心里.”深情在他眼里燃烧.
我沉默了一会,语言这时好象很涩,小刚小娇在脑子里晃了一下.我抽出了手。
“嘿嘿,常倒霉。”我 不合时宜的叫了声。
一下子,他好象忆起了过往的难堪,眼里的那抹渴望瞬间息灭。
“唉,这么多年,你还是你啊!”他看了看表,说,我该走了。
默默地,我们向车站走着.进站时,常伟看了看我手里的玫瑰,说,给它找个合适的地方吧,只是别弃之路旁.然后很自然的一个拥抱,走了.
在城外,我下了车,走向还被积雪履盖着的麦田深处。看了眼手里的玫瑰,然后把它插地里,在雪的映衬下,它越发的娇艳欲滴,红的耀眼,鲜的醉人.又那么的…灵性.可注定,它只开一日!
 在我心灵深处,需要保护的,却是那曾经的玫瑰,悄悄开放在相爱相聚的日子,无声无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