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语法树(下)١٢٣٤٥٦٧٨٩٠

(2008-06-03 19:04:49)
标签:

义侠

泥板

语法树

筐子

伊娜

蒙古

七格

sieg

杂谈

١٢٣٤٥٦٧٨٩٠

  没有薇伊娜的日子里,我终于可以全神贯注地盯着桌上那道数学题看,
但奇怪的是,我的思绪总是会从纸上那个四方形的破洞里掉下去,然后落到
井里,和薇伊娜拥挤在一块儿,这段回忆会颠三倒四来回地放,有时一直放
到天黑,害我课没去上饭没去吃。
  桃老师倒并不过问我解题进度如何了,他实际上自己写泥板的速度也放
慢了,因为他老婆这几天回城里了,同时还带来她的三十九个义侠,据说是
要和城里的军民一起并肩作战。义侠助民为乐,这可是破天荒的事儿,但骆
驼真要穿过针眼,这也是拦也拦不住的。桃老师把他家的一间大屋腾出来,
给那些义侠住,自己天天和山老厮混在一起,两人没事就粘一块儿,即便上
课时也不例外,桃老师一手揽着山老一手写泥板的技术并不高明,我们一边
垂涎山老美色一边听课的技术也不高明,但这几天师生上课的精神状态都很
饱满,桃老师胡子上多年经营的羊肉末子也没了,侯赛因这个笨蛋呢,竟还
破天荒地带了本笔记来记。
  义侠总是在夜间出动,听守城的将士说,他们天天摸黑窜到蒙古军营里
去割脑袋,还把这个蒙古兵的脑袋缝到那个蒙古兵的脖子上,又把那个蒙古
兵的脑袋缝到这个蒙古兵脖子上,这使得第二天从睡梦中醒来的蒙古兵总是
被吓得哇哇大叫,因为这些义侠的缝纫技术实在是太差,不是把头颅给缝歪
了,就是把头颅给缝反了。另外,义侠还发挥贼不走空的专业精神,每回都
要偷走蒙古人不少宝贝,比如镶玉七彩刀或黄金锁子甲什么的。现在,蒙古
军营每晚都是灯火通明,巡逻队的数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加了好几倍,义侠
没了黑暗作掩护,虽然跳跃动作非常敏捷,足以躲避蒙古兵的箭,但得手的
机会还是少了很多;不过呢,他们这么一骚扰,蒙古兵晚上睡不好觉,白天
攻城的强度就弱了不少。所以渐渐的,我们对义侠的态度也从恐惧转成了亲
善,已经有不少地主老财,主动来找桃老师,说他们愿意分担供养这些义侠
的费用,并希望义侠能到他们那里去住上一段日子。但义侠都听山老的,山
老说不行就是不行,山老说我们都是义侠,不能这么做,这么做太丢我们义
侠的脸了。
真的,不是我们不想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实在是以前做强盗时,早就拿够了,
现在呢,我们的品位非常高,我们连天堂的滋味都享受过了,所以你们提供
的这些吃喝玩乐,我们都还看不上。地主老财们听了,各自都很惭愧,心想
等眼下这困难过了,回去一定要禀报官府,誓要将山老抓来绳之以法,免得
人比人气死人。
  今晚我又和往常一样,吃好水果后就点上灯,早早上床开始研究题目了,
经过这些日子的钻研,我不但对薇伊娜的音容笑貌有了更细致的把握,而且
连诗歌这东西我都有了一定的了解,我现在知道了,只要人的脑子一发昏,
并且让它持续下去,就能制造诗歌来,对此我非常满意,我认为自己在解题
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个进步的方向虽然和题目要求的方向看起来正好相
反,但是,进步是不分彼此的,只要是进步,就值得鼓励。
  为了鼓励自己,我决定站起来,低头,把自己的舌头伸出来,再往上卷。
  我计算得很准,银戒指正好落在纸上的那个破洞里。咣当一下,好听得
很。
  我重又坐下,用笔尖去拨那戒指,让它沿着破洞边缘运动,一圈一圈又
一圈,渐渐那洞就花了,花成错开叠起的好几个四方形的洞,戒指也花了,
花成好几个,同步地绕着。
  我揉揉发酸的眼睛,把戒指收回到嘴里,让一切恢复原样。
  但我知道,这不可能了。那错开叠起的好几个四方形的洞,在我昏暗的
家里,一下子就让整个世界有了光明。
  我说过的,进步是不分彼此的,只要是进步,就值得鼓励。
  没过多久,我就完全理清了思路,并重新找了张纸,画了张图,然后把
纸揣怀里,推门走了出去。我非常兴奋,我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找到桃老师,
告诉他我解出来了,将代数转化为几何,转化为正方形和长方形,转化为面
积的加加减减,总之我要不厌其烦地讲解我的解题过程,哪怕这时桃老师正
在山老身上辛勤开垦,忙得不可开交,我相信他一定会理解我的,因为他说
过,只有数学带来的快乐,才是所有快乐中最快乐的快乐。
  走在深夜的街道,一股股凉风忽上忽下地穿行在我身边,我开始预备万
一见到我父母时该说的话,嗯,他们离开花剌子模这么久了,怎么说家乡话
大概都有些忘了,我一定要挑简单的词儿说,唉,要是薇伊娜在就好了,她
准能帮我忙的。
  还没走近桃老师家,我就看见那里有好多人影在忙乎。我猜可能是义侠
又在行动了。我慢慢靠近他们,发现果然是义侠,但他们这次好像不是去杀
蒙古人,而是在把桃老师的泥板给装筐里,打算运走。月光下,山老正在指
挥他们,桃老师没见着,可能在地窖里清点泥板。
  没一会儿,桃老师从地窖里出来,和山老说了些什么,于是山老一挥手,
义侠就都到地窖里去了。
  我走上前去,发现有些筐子里已经堆满了泥板,有些还是空的。这些泥
板在月光下,上面的钉头文字显得诡秘异常,我伸手去摸这些文字,凹凹凸
凸的,好像那里面真的包含着什么天大秘密。
  我走到地窖口,刚想下去找桃老师,一个鬼点子就冒了出来:我为什么
不躲在筐子里,跟着他们去看看呢,这些泥板,还有这些鬼头鬼脑的文字,
还有深不可测的桃老师,还有什么抵达天堂的语法树?
  我还没仔细考虑清楚,地窖里就传来了脚步声,不知怎的,我本能地就
往附近的一只空筐子里一跳,顺手往旁边一只筐子里,抓了十七八块泥板来,
盖在自己头顶上。不管了,先躲了再说。
  我听到自己的心在咚咚乱跳,我真害怕这声音会被杀人经验无比丰富的
义侠们听到,然后我就被他们抓出来,一声令下,弯刀闪过,从此花拉子密
再也不关我的屁事。
  还好,他们谁都不知道我在筐子里,接着筐子一阵抖动,听声音显然他
们在捆扎筐子。没一会儿,山老发出一声吆喝,于是我感觉自己忽然被提拉
了起来,在半空划个弧线后又弹性十足地坠落,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被再
次迅速提拉。这么来回了十多次后,我才慢慢缓过劲来。我两手趴着筐子上
的柳条,透过细窄的缝隙往外看,看见后面的几个义侠都是人人背上一只筐,
穿着夜行服,在屋顶与屋顶之间上下跳跃着,他们双脚落地非常柔软,随着
落势腹部腿部会折叠到极限,然后突然发力打开,于是整个人笔挺地窜了起
来,在整个起落过程中,他们的双手始终紧紧贴在胸前,头部垂下,身姿非
常干净利落,一点拖泥带水的部分也没有。
  没一会儿地形就从屋顶转为丘陵,接着就是沙漠,再过一会儿,就是山
路了。月光比出发的时候更明亮了,我甚至能看见义侠们的眉毛。他们这时
的呼吸有些沉重了,尤其是背我的那个,离我最近所以声音最响,但他的呼
吸很慢,大概我呼吸十次他才呼吸一次。在这其间,山老的身影不时出现在
队伍后面,她身上背着的不是泥板,而是桃老师,她督促着义侠们的前进速
度,偶尔还拍拍桃老师,样子迷人得很。桃老师呢,简直是享受死了,他手
拿一瓶酒,没事就咕噜一口,我怀疑他喝的是枣椰酒,因为在山老跃到我头
顶上时,桃老师将瓶中的酒全洒到了空中,我看着零星的酒雨沾着点点月光
满天落下,空气里顿时有了股枣椰酿制的味道,在山区清朗的夜气里,分外
好闻。
  终于他们停下来了,这里非常高,我头有点晕,吸进去的空气好像没用
一样,义侠们也累得不行,纷纷搁下背上的筐子,找地方坐下歇息了,我躲
在筐子里,一动也不敢动,只见山老走到一块大石块前,张开双臂,运气喊
了起来。

  “芝麻,开门吧。”
  大石块隆隆打开了。山老一个手势,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和其他
泥板一起,被运到了山洞里面。
  他们打开火褶,把山洞照亮,我看见里面堆着数不清的金银财宝珍珠玛
瑙,好多宝贝我平生都没见过,连名字都叫不出,山老看不上城里财主是有
道理的:她太富裕了,富裕的只缺桃老师这样的穷鬼。
  山洞中央看来是堆泥板的地方,他们把扇形的泥板拼成一个圆盘,再一
层一层把圆盘叠起来,这山洞很高,所以圆盘也堆得高,看来,平时桃老师
写的那些泥板,十有八九是运到这儿来了。
  但是语法树在哪儿呢?莫非就藏在这些泥板里?
  山老命令所有人都到后面一个山洞里去洗澡吃饭,恢复体力后,再把这
次运来的泥板继续堆上去。没一会儿,四周就安静了下来。
  现在外面空无一人,我偷偷摸摸地爬出筐子,往山洞外面爬,等我爬出
去时,我才后悔自己干嘛不趁机拿件宝贝回去,随便什么都可以,当然语法
树是不敢拿的,就算找到也不敢拿,桃老师肯定会发现的,但其他宝贝拿一
件,他们肯定不会知道,唉,要是有件宝贝,下次见到薇伊娜时,我就有东
西拿得出手了。但后悔也来不及了,万一被他们发现,谁知道会怎么样。桃
老师虽然是我的老师,可在强盗窝里,老师就不一定是老师了,花拉子密的
数学题证明还是等以后告诉他吧,现在还是逃命要紧。
  下山的道路还真不好走,不过还算好,都是下坡,虽然好几次我脚一滑
都没命了,但我人机灵,稳得住脚跟,最危险的是半途中我听到上面喊了声
芝麻关门吧,于是我想都没想,就滚一边躲了起来,很快,山老他们就出现
了,他们返程的速度真是惊人,呼啦一下就全没影了。我就不行了,到山脚
我就花了一天,幸好后来我搭上了一个商队,我撒谎说自己是从也门来的,
要到撒马尔罕见桃老师解决一个数学难题,结果走迷路了。这商队是专走丝
绸之路的,桃老师的名头他们也听说过,见我人小还能懂数学题,就觉得我
非常了不起,便让我加入了他们的队伍,还要我一路上教他们数学。他们个
个学习热情空前高涨,我当然也不好意思为难他们,就尽教他们简单的,但
遗憾的是,两天以后,我还是失去了所有的学生。
  一个月后的中午,我返回到撒马尔罕外面,还没想好怎么进城,就发现
根本没必要动这脑筋:蒙古人已经撤退了。城墙外面有不少花剌子模人在庆
祝自己的胜利,带头的那个竟然是侯赛因。
  侯赛因见到我也高兴得不得了,他敲锣打鼓着奔过来说我们赢了,蒙古
人是今天撤退的,就刚才,被我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花剌子模军民给打败
了。
  我问是不是薇伊娜的诗歌起作用了?
  侯赛因嗤了一声,说薇伊娜一点用都没有,伊玛木们请她去了克而白后,
她就一首诗也没写过,整天就闭着眼睛,连祷告都不做,后来实在没辙,就
又送她回我家了。
  那你们是怎么赢的?我打算问完这句话,就赶快回去看薇伊娜去。
  怎么赢的?还不是在山老的带领下赢的!侯赛因激动地语无伦次,颠来
倒去了半天也没说清楚,总之就是山老带领了她所有的义侠,在今天,和花
剌子模所有的将士一起,冲出了城门,杀了个敌人措手不及,因为敌人没想
到花剌子模人竟然会大白天冲出来反攻,就溃败了,现在,他们正在乘胜追
击,争取把成吉思汗给活捉回来。
  这真是太好了!我兴奋极了,就和侯赛因热烈拥抱了一下,他也非常激
动,因为数学天才能和数学白痴抱在一起,本来这在花剌子模王国里,我认
为根本是不能想像的。他还告诉我,待会儿下午桃老师的数学课还是要上的,
你脱了一个多月的课,大家都很担心你,所以这堂课你一定要去上的。我点
点头,更热烈地拥抱了他一下,然后撒腿往城里赶,一路上大家都在唱歌跳
舞,各个清真寺里挤满了前来感谢真主的老百姓,诗人们全在大街小巷里吟
诗,城里城外的空中,飘着各种颜色写满字句的纸,地上积着的就更多,但
没有人来捞,大家都在放假,捞诗人也不例外。
  我踏着厚厚的纸,深一脚浅一脚地,好不容易才冲回了家里,果然看到
了薇伊娜,她还是坐在老地方,人比上次更瘦了,也更透明了,好像轮廓还
冒着牛奶一般的蒸汽。她睁开眼睛,我忍不住再次浑身颤抖,那无以伦比的
绿色,让我整个人就靠着门框萎了下去。
  “你好吗?”我凑了句问候的话递了上去。
  她摇摇头。
  “为什么你一直不说话啊?”
  她笑笑,笑得很干,好像一直没水喝的样子,我起身到屋里找了一圈,
发现水果都成果脯了,就到外面去买了一皮囊水回来,其实也没买,因为买
水人把水桶扔街上,自个儿去庆祝了,用同样的方法,我还买了一只大西瓜
回来。薇伊娜不喝水,也不吃西瓜,没精打采又把眼睛闭上了。
  “成,你不吃我吃了。”我把西瓜砸了,当她面呼啦呼啦啃了个精光,
然后一抹嘴,气呼呼地坐到床上去。
  等了一会儿,见她还是没什么动静,就擦了把脸,到桃老师那儿上课去
了。
  哼,长得再好看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١٢٣٤٥٦٧٨٩٠

+--------+-------------------+--------+
| 25/4                    25/4  |
                              |
                              |
+--------+-------------------+--------+
                              |
                              |
                              |
                              |
            39                |
                              |
                              |
                              |
                              |
+--------+-------------------+--------+
| 25/4                    25/4  |
                              |
                              |
+--------+-------------------+--------+

  桃老师一见我画的那图,就知道我已经做出来了。他嘉许地点点头,然
后把那张画有图形的纸传给其他同学,告诉他们,阿里将成为本年度随老师
一起出外旅游的学生。接着,他叫我把解题思路给大家讲一讲。
  我深吸一口气,想起那天薇伊娜看马里基娜的蔑视眼神,就学她的样也
对着同学们斜晃了一下,结果赢来的是他们热烈的掌声,侯赛因当下就站起
来发言,说我的这个眼神,充满了一个天资聪颖者应有的沉着、睿智和谦虚。
  刚等我说完,学校外面就一阵喧哗,我们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见马
里基娜跌跌撞撞地冲进来,说不好了不好了,蒙古人杀回来了。
  桃老师大吃一惊,连忙问山老呢山老他们呢?
  马里基娜说不知道,说还是快逃命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没有人是来得及的。我们全城人都被捉了。听大人们说,蒙古人使了个
诈败计,趁我们不备反扑了进来,他们的骑兵战线绵延了上千里,地上跑的
加上天上飞的,一下子就把我们的军队给围了,我们不怕死,他们也不怕死,
但他们人数多,而且还会不断改变攻击位置和攻击强度,所以没一会儿,我
们的箭是越来越多,但能射箭的兵却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山老和她的三十
九个义侠了,山老他们动作灵活,跳得比箭还快,但后来能跳的地方都被箭
插满了,他们没地方躲,再加上杀人的刀口也都砍卷了,就投降了。于是蒙
古兵趁势掩杀入城,把我们十二个伊玛木们先杀个精光,这样,我们就没人
能再炼诗歌了。
  我们一大帮还活着的花剌子模人,全被蒙古兵带到了克而白广场,广场
当中,我看到山老和她的手下全被绑得紧紧的,堆在地上。周围全是可怕的
蒙古兵,他们想在这里公开处决山老和义侠,现在,成吉思汗和他的将领们
正在克而白前临时搭的土台上激烈争论,到底是用煮开的银子水灌他们的眼
睛鼻子好,还是用把他们脑袋砍下来也交换缝住好。蒙古人脑筋不太好使,
费了半天劲也没商量出结果来,让他们站在我们朝圣用的克而白建筑前,简
直是焚琴煮鹤。最后,还是经由撒马尔罕居民举荐的马里基娜献计,才把这
事给敲定。
  马里基娜走到克而白前,把殚精竭虑想出的法子跟蒙古人说了,就是把
桃老师家的筐子拿出来,把四十个祸国殃民的大盗都放到筐子里去,然后用
缝衣针穿过他们的皮肉,把他们密密缝在筐子里面,叫他们逃不了,最后用
煮开的银子水挨个浇过去,地主老财们将提供所需的银子,以略表同仇敌忾
的心意。
  蒙古人无不啧啧称奇,连威严的成吉思汗也禁不住欠下身子,问马里基
娜,这主意是谁想出来的啊?
  马里基娜骄傲地挺起胸膛,用手力拍自己地势险恶的胸脯,意思是她想
出来的。由于她站在土台上,所以我们远远地都看到她的这个手势了,这时,
我周围其他的大人们终于都忍不住了,他们个个捶胸顿足,爆发出了无穷的
愤怒声浪,他们大骂马里基娜简直是丧尽天良,这么毒辣的点子,明明是撒
马尔罕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嘛,怎么能被一个野心家独自揽在身上?尤其是
那些地主老财,更是气得连胡子都拔起来了,直到蒙古人用箭射死了两个冲
上去想评理的撒马尔罕人,大家才慢慢安静下来。
  成吉思汗挥挥手,示意手下就按照马里基娜说的点子去做,并叫人传话
给我们,说他成吉思汗知道,这点子是我们所有撒马尔罕受苦受难的老百姓
共同想出来的。
  顿时我周围欢声雷动,不少人喜极而泣着相互拥抱,庆幸这么一来,出
了气的蒙古人就不会再有屠城的心思了,诗人们也大多开心坏了,他们身边
没纸,就空口吟诗,整个广场一下子就充满了节日的气氛,连蒙古人也被我
们的欢乐气氛所感染,不少蒙古兵还有十夫长百夫长,甚至是些千夫长万夫
长,也笑了,他们这一笑,就让花拉子模人更开心了,有一个懂蒙古语的诗
人,竟然开始尝试用蒙古语来作诗了,很多人非常羡慕地看着他,认为他将
是在以后伟大的蒙古时代里,替代马里基娜的最佳人选。
  桃老师还是面无表情,我有些奇怪,不知他在想什么,但见他嘴里念念
有词,周围太吵,尤其是那个侯赛因,嗓门大得好像他就是蒙古人一样,我
听不清桃老师在念叨什么,就挤过去,结果听到的,竟然还是些数学公式及
定理推导。
  我非常佩服地看了桃老师一眼,一瞬间我觉得他真是个了不起的圣人,
自己的老婆都要被人用银子水浇死了,照样能沉湎于自己的数学世界中,我
靠近他,也学着他样,想思考点什么题目来做做,但不行,我根本就静不下
心,因为我老想着薇伊娜,广场上全是个人,我找不到她在哪儿,蒙古兵又
看得紧,我压根就不敢到处乱窜。
  很快,四十个筐子就被人抬到广场上了,蒙古兵把义侠一个一个塞进筐
子里,有几个花剌子模人想上去递个手帮个忙,没料到被一箭一个结果了性
命。不过我们大家还是本着以大局为重的精神,将这点小插曲当是没看见。
  马里基娜是唯一一个可以和蒙古人一起干这活的人,她神气活现地在上
面指挥这指挥那,一个翻译不断把她的话翻成蒙古话,很快,一只大锅子就
支起来了,里面堆着不少地主老财们的银块,下面燃烧着的石油和引火的箭
支,都是本城老百姓自愿提供的,根本就不用马里基娜吩咐。
  本城最好的十名裁缝也很快就到位了,马里基娜一声令下,他们就一人
负责四个,开始迅速干起活来,其中还有个瞎眼的裁缝,他曾经以把被义侠
卸成八块的尸体缝合在一起而名噪一时。筐子里的人在针的穿刺下,痛得大
喊大叫,他们一边叫一边企图挣扎出来,但筐子旁边都站着好几个蒙古兵在
用力压着,根本没法逃,等裁缝将他们密密缝在筐子里后,他们就不再动,
因为动一动就痛得更厉害,他们没办法了,只好破口大骂我们撒马尔罕的居
民,说我们真是群畜生,真该当初做强盗的时候,顺带把我们都杀了。一个
地主老财冒着被蒙古兵射死的危险,大义凛然地踏出小半步,语重心长地对
我们说,看哪,这就是强盗们的真正想法,所以,幸亏有蒙古人啊。
  顿时,全城人都振臂高呼:成吉思汗才是我们的大救星。蒙古兵看得出
我们是在感谢他们,也就不好意思射什么箭了,这说明,人心都是肉长的,
撒马尔罕人民的眼睛是最雪亮的。
  突然,广场里响起一声凄厉的女声嘶喊,大家安静下来,才发现原来是
瞎眼裁缝开始缝山老了。大家都不说话了,看着裁缝巧手在筐子外面上上下
下,针不断递进去又递出来,不时有血珠从柳条缝隙里标出,筐子在嘶喊声
中,渐渐停止了抖动,只有时长时短的哭声从里面传出来,到后来,每当瞎
眼裁缝把针戳进筐子里时,里面就发出一声短促的销魂呻吟,而把针抽回来
时,随着丝线地走动,里面又会发出一声绵长的勾魄嘤咛。不知怎的,我听
得有点口干舌燥面红耳赤,就不安地看看周围,结果发现所有人,不管男女
老少,都在不停地咽口水,站在广场当中的马里基娜,紧紧地夹着自己的双
腿,面色潮红地捏紧自己的拳头,她离山老最近,所以估计最受不了。至于
裁缝旁边的那几个蒙古兵,一个一个就瘫软了下去,一脸又难受又幸福的样
子,真是搞不懂。
  幸好瞎眼裁缝一点感觉都没有,很快,他就手脚麻利地打两个针脚,咬
断线头后,就没事一般地下场了。看的人都忘了鼓掌,都在仔细听山老的声
音,但现在缝好了,就没声音了。
  这时,锅子里的银子水开始沸腾了,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好像骆驼在
叫一样。马里基娜一挥手,就有两个蒙古兵上前舀了一灌银子水,在马里基
娜的带领下,走到第一个筐子前,等待她的下一步指令。
  马里基娜站在筐子跟前,头往前探,正好可以看到筐子里面的义侠。全
场安静得很,等着将要发生的事。

  “准备好了没有?”筐子里发出一声很低的声音。
  “马上就好了。”马里基娜满意地点点头,向大家示意筐子里的人还活
着,然后蒙古兵就将一罐子银子水全倒了下去,筐子里一声气都没吭,只见
一股白气从筐口和筐周围冒出,场面很是惊心动魄。接着筐子开始着火,但
没着多久就被灭了。
  马里基娜带着重新舀满银子水的蒙古兵,走到第二个筐子前。筐子里的
人又问了。
  “准备好了没有?”
  “马上就好了。”马里基娜再次满意地点点头,向大家示意筐子里的人
还活着,然后蒙古兵将第二罐银子水全倒了进去。
  就这么依次进行了三十九次,看得全场人都忘了呼吸,我也瞪大了眼睛,
眼睁睁地看着不少银子水从筐子底部漏出来,冷凝后变得阴白坚冷,当中还
夹杂不少黑色的杂质。再过会儿,就有血水从筐子里渗漏出来,在凝固成舌
苔一般的银浆旁边蔓延开来,筐子底部大多已经烧焦,虽然被浇了水,但还
是在冒黑色的烟气,空气中焦臭味道和金属味道越来越浓,炽烈的阳光直直
地晒在广场上,广场上没有一件东西可以躲进阴影里。我突然觉得嘴巴很干,
想再吃个西瓜,但我走不了,我没地方好躲,只好再靠近些桃老师,我发现
他身体特别凉快,似乎再大的太阳再闹的场面,也不能对他的体温有任何影
响,我相信在他的数学世界里一定有个清凉的去处,在那儿,只有天堂才是
值得关注的事儿。
  周围人们呼吸的声音加粗了,因为马里基娜正领着舀银子水的蒙古兵,
走向最后一个筐子。突然一个端罐子的蒙古兵不小心脚下一个趔趄,银子水
从罐口溅出了些,掉地上后向四周弹射,有一些银子水射进了筐子底部。
  筐子里山老猛得就痛得尖叫起来。
  “别杀我!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人群骚动起来,一直像根木桩的桃老师,这时也哆嗦起来。
  成吉思汗听了翻译的转述,打手势示意马里基娜停一下。
  山老在筐子里,说的话传出来不太清楚,反正大致意思是她手上有一样
宝贝,通过它可以直接到天堂,如果饶她不死,她就说服桃老师,让桃老师
来演示这件宝贝给蒙古人看。
  马里基娜有些气急败坏了,她鼓动周围人一起向蒙古人说明真相,所谓
的宝贝不过是山老的脱身之计,只有我们全城撒马尔罕人的忠诚,才是成吉
思汗的宝贝。
  成吉思汗犹豫了一会儿,便派人把桃老师给带上来。
  还没等蒙古兵走近前,桃老师就跨了出来,他大声喊道:“我老婆说得
没错,我这就把宝贝拿来!”
  成吉思汗想了想,就派兵跟桃老师去拿宝贝。我看着桃老师往家里的方
向走去,就知道他准在耍鬼,因为他吹嘘的那些通天宝贝,不过是些刻字的
泥板,而这些刻了字的泥板,都在很远的阿拉木图山上。
  果然,一会儿后,桃老师只挟着一卷毯子来了,城里有些人见过桃老师
的飞毯,就惊呼着上土台前报告说,蒙古大王你上当了。但成吉思汗没见过
飞毯,就下令把报告的全杀了,这一下,连马里基娜也不敢再阻挠什么了。
  桃老师走到广场中央,在密不透风的强直阳光下,慢悠悠地把飞毯展开,
那条飞毯边缘是拿金色的丝线勾花的,在阳光下一亮一亮的,尽晃人眼睛,
他铺平地毯后,将装他老婆的筐子,费劲地抱上飞毯,再自己也坐上去,接
着向我这里招手。
  大人们都侧过身子,将目光投我身上,我眼前出现了一条窄道,通向桃
老师的飞毯。
  我后背被一个蒙古兵用枪柄顶了一下,就出列了。于是我大着胆子往前
走,地上一滩滩的银浆和血水很脏,我花了不少心思绕来绕去,才保证双脚
干净地走到飞毯前。飞毯织得非常厚,靛蓝的底纹上,绣着无数的飞禽走兽,
好看得不得了。
  “数学题你做出来了,说吧,你要去哪儿玩?”桃老师说话声音很轻,
只有我才听得见。
  “中国。”我也低低地回答他,不敢相信自己就会这么着旅游去了。
  “那上来吧。”
  我扭头向四周看去,什么人都有,认识的不认识的,可就是没有薇伊娜,
我很想对桃老师说,我想带薇伊娜一起去,但我不知怎么开口,现在情形非
常紧迫,估计桃老师不会给我时间去找薇伊娜。
  我咬咬牙,跨上了地毯。
  桃老师叱了一声:“飞毯,走!”
  飞毯动都不动。
  周围人群又是一番骚动,成吉思汗大概看出什么不对劲了,示意我们都
停下来。
  桃老师二话不说,对着筐子就是一脚,将山老连人带筐地踢下了飞毯。
山老在筐子里惨叫一声,血水顿时从筐子各个缝隙里滋射了出来。桃老师脸
上毫无表情,又叱了一声:“飞毯走,走!”
  飞毯还是动都不动。
  桃老师急了,周围的蒙古兵不等上面下令,已经蜂拥了上来,周围一片
嘈杂,其中马里基娜的声音最尖:“他们想逃跑,快抓住他们!”这下全城
撒马尔罕的人都慌了,但他们又怕被蒙古兵射死,只好站原地直跺脚,焦急
得要命。
  桃老师镇定自若,想了想,开口对我说:“把你身上所有沾银子的东西,
全扔了。”
  我摸完全身,才想起舌头下面,含着一枚银戒指。
  “快扔,再不扔,我把你扔下去,就像扔我老婆一样。”
  我一阵心慌意乱,看看桃老师一脸的严肃,再看看地上一动不动倒了的
山老筐子,一狠心,将银戒指吐了出去,它落在全是尘土的地上,但丝毫不
减它的光泽,夺目的晶莹让我不忍再看它。
  桃老师再叱了一声:“飞毯,走!”
  我的心猛得一荡,在飞毯迅速升起的一瞬间,我看见薇伊娜了,她就站
在我扔戒指的地方,两眼绿得无限得看着我,很快,薇伊娜就看不见了,撒
马尔罕城也看不见了,接着追我们的蒙古骑兵也看不见了。夜晚时分,桃老
师告诉我,明天天一亮,我们就会到中国了,如果中国也全是蒙古人的话,
那我们就继续往前飞,一直飞到有新的大陆出现为止,在那里,桃老师说要
我当他的助手,他要继续研究他的数学,一直研究到直达天堂的语法树,
真的出现为止。
  我听得迷迷糊糊,单问他,那你以前写的那些泥板呢,不要了?
  桃老师把胡子一甩,说不要了就不要了呗,反正他找到了一种更原始的
文字,比钉头文字还要原始,它每一个单字里,可以压缩更多的意义,这样,
他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泥板,说着他拿出一只巴掌大的白玉碟子,指着碟子
告诉我,现在他所有的思想,只要刻在这么点大的地方上,就够了。
  可你说过只有数学才是攻不破的。我嘟囔了一句。
  桃老师很奇怪,问我,难道整个撒马尔罕城里,不是只有两个数学最优
秀的人逃出来了吗?
  那山老呢,你真的不想她了?我想万一桃老师生气,我就骗他说这只是
一种想像性的可能,做数学的都会这一手。
  桃老师收起碟子,果然就不再搭理我了。
  我趁他摆酷的机会,朝桃老师皮笑肉不笑了一下,说想像是不能当真的。

١٢٣٤٥٦٧٨٩٠

  接着我就跳下了飞毯。
  事后重又被飞毯救起的我,被桃老师一顿数落,他说我太冲动,不适合
当他的学生,于是他就带我在当地上空转了几圈,在当地人都吓得呆若木鸡
后,就把我放了下来,算是带我旅游过了。分手的时候,他问我有什么要求,
我说,要是你见到我父母,就说他们的儿子现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腰缠万贯
子孙满堂。桃老师摇头叹息了一番,说数学落到我头上算是完蛋了,然后,
他就驾毯走了,挥挥手,真是一片云彩也不带,比神仙还神仙。
  我降落的地方叫哈密,当地人都以留宿客人与自己妻子性交而自豪,但
我没心思,不想和她们性交,于是他们的丈夫或者老爸就很生气,认为我不
爽,于是我告诉他们,我来自遥远的花剌子模城市撒马尔罕,我们那里刚被
蒙古兵征服,我的心上人现在不知死活,所以我很着急,他们听了,这才原
谅了我,还送了匹马给我,让我快点回去,我很感激他们,说等到我把心上
人平安地接出来后,我一定会回来和你们的妻子女儿性交的,要怎么性交就
怎么性交,哪怕交死也在所不惜。
  三个月后,我回到了撒马尔罕。
  但撒马尔罕城不见了。
  问当地刚刚搬迁来的蒙古居民,他们见到现在竟然还有撒马尔罕人,都
十分吃惊。一阵骚动之后,他们才逐渐平静下来,一边请我进他们的帐篷喝
碗马奶,一边去找懂阿拉伯语的人,等我马奶喝完后,翻译也来了,他们告
诉我说,在前几个月,刚攻进城的成吉思汗被一个数学老师骗了,于是他大
开杀戒,开始在广场屠城,没想到有个撒马尔罕的女子在屠杀开始时,奇怪
地在广场上跳起舞来,她是踩着一枚银戒指跳着,滑来滑去,所滑之处,地
上都留下一条连贯的印痕,她的舞姿极其优美,连蒙古兵砍头的动作都跟着
优美起来,但是等她跳完后,整个城池就发出了喀喇喇的连续巨响,渐渐的,
城池竟升了起来,目睹此景,连勇敢的成吉思汗也赶紧逃出了城池,而幸存
的撒马尔罕人,则随着升起的城市,消失在空中,看来都已幸福地进了天堂,
至于人间,是再也没有叫撒马尔罕的城市了。
  我擦干嘴,谢过这些蒙古居民,在他们关心的目光下,一人来到了撒马
尔罕旧址。这里圮塌的墙基处,稀稀拉拉地长出了些青草,不少被纵向扯断
的条石断面上,已有了些鸟粪。我抬头望着天空,是一片晴朗,但什么黑影
都看不见,想必薇伊娜这次的诗作实在优秀得空前绝后,以致我们人间的天
空高度,都容不下它。
  傍晚时分,我来到驻守在这里附近的蒙古军营,对他们说,我是原来撒
马尔罕城的幸存者,我有办法找回消失的城市。
  窝阔台,成吉思汗的儿子召见了我,我对他说,通往天堂的秘密我知道,
撒马尔罕城现在在哪儿我也知道,虽然你们曾是我的敌人,但我还是想告诉
你们。条件是:如果你们也想知道,那就请你们派人,把阿拉木图那里的泥
板全给我取这儿来。
  窝阔台起初光顾啃羊腿,对我的建议置若罔闻,但当我告诉他,只有对
着那儿山洞上的大石块喊“芝麻,开门吧”山洞才会开门时,他才精神集中
起来,他问我,是不是我就是他父亲说起过的那个懂咒语会飞毯的小孩子,
我说是啊是啊,并告诉窝阔台,山洞里那些泥板上,记载的全是比坐飞毯更
高级的咒语,泥板主人就是桃老师,既然桃老师能驾驭飞毯,而我又是他的
得意弟子,所以你窝阔台窝大人应该相信我,给我一个做研究的机会,让我
在这里好好钻研一番泥板的秘密,到时候成功了,不但你窝阔台可以上天堂
玩,连你老爸成吉思汗也能去玩,你们所有蒙古人都能去玩,总之蒙古帝国
的版图,将不仅画在人间,而且还会画在天上,你说,这是一个多么壮观的
景象啊。
  这么一说,窝阔台就被我说动了,便派兵去阿拉木图取泥板。一个半月
后泥板取回来了,当他听说山洞果然是靠芝麻开门才打开后,就比较信任我
了,但他还是害怕我会像我老师那样,事成之后就悄悄逃走,所以他让工匠
给我打了副银制的脚镣,因为根据他的经验,凡是带有银金属的花剌子模人,
都上不了天。
  现在一切都很遂我的意,泥板堆在原克而白广场的遗址上,旁边搭了个
简易帐篷,我就住在里面,蒙古人替我去美索不达米亚挖泥,我再自己翻制
泥板。这些泥板的尺寸我都琢磨过了,每十六块扇形泥板就能围成一个大圆
盘,这样,一个一个大圆盘以同心圆的形状往上堆,就能堆上一百四十四层,
但是,哪一块泥板放在哪个扇区上,哪一个圆盘叠在哪个层面上,我一点概
念也没有,可我打定主意要猜透它,就天天研究桃老师的那些钉头文字,周
围的蒙古人,以及经由此地的商队都以为我疯了,因为我整天疯疯癫癫的,
不仅胡子上老沾着羊肉末子,而且不爱说话,只会在泥板上写,一会儿蹲着
写,一会儿趴着写,一会儿吐口唾沫擦了再写,一会儿侧头拿耳朵边听边写。
我就这么写着,一直写到今天。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多少大事我一点也不知
道,我只知道替我挖泥的蒙古人后来换成了乌兹别克人,乌兹别克人又换成
了俄罗斯人,俄罗斯人又换成了如今扛着各种武器来串门的美利坚人,而我
也渐渐弄明白了桃老师的钉头文字学问,并沿着他的思路,继续写了成千上
万块的泥板,现在,泥板已经堆得有几十米高了,而关于语法树的知识,我
也有了几近全面的掌握,就等最后的冲刺了。当地政府已把我当做古代文化
的活化石,不断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前来,向我学习钉头文字,他们都很
喜欢我,虽然我说的东西,大多他们都听不懂。每次刻上完,我总要咕哝一
句:只有数学带来的快乐,才是所有快乐中最快乐的快乐。但他们比我们当
年要有礼貌的多,他们会先关上录音设备,然后才一一道谢离去。
  这样的日子绵绵无期,我也定定心心地过着平淡的日子,但吃水果的习
惯我还保留着,虽然现在的水果,味道已经大不如前。可是,就在语法树的
研究工作快要接近尾声的那天,我接到一份寄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际快递,
拆开一看,是只白玉碟子。
  经过几百年的数学思维陶冶,我对任何意外事件都已不会大惊小怪了,
我扔掉手中的苹果核,打开电脑,将白玉碟子放进光盘驱动区,一阵咝咝读
盘声后,帐篷外面也响起了隆隆的声音。
  我赶紧跑出帐篷,眼前的景象实在蔚为壮观:一层层的泥板盘都在以不
同的速度绕轴心自转着,盘与盘之间的摩擦十分剧烈,大量的泥粉从盘的边
缘簌簌落下,在落日的淡金色光芒下,整个泥板盘堆出的圆柱体笼罩在一片
昏黄的粉雾之中。住在附近的其他人也被惊动了,他们纷纷赶来,有的还拿
了数码相机什么的。
  过了会儿,一切都静止了下来,粉雾消散了,所有的泥板盘都相互粘结
在了一起,上面刻有的所有钉头文字都不可能再有了。我返回帐篷,看见电
脑屏幕上正显示着一行行数学推导公式,我握着鼠标一行行看下去,发现桃
老师的思路和我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只是他先我几百年,就已经走到了推导
的最后一步。
  最后的那个公式,显然就是打开语法树的关键。只要计算出这个公式的
结果,就能顺着语法树直达天堂。
  但那个公式需要一个经验值作参数,这个经验值,需取自我们人类生活
世界中的一个物件的一系列属性值,这个物件,曾经于公元1220年4 月7 日
下午1 点11分左右,在当时的花剌子模国的撒马尔罕城内的克而白广场上出
现过,它的已知属性值之一,是薇伊娜赠送给阿里。
  桃老师在公式后面写道,为了寻找可以替代这个经验值的其他数值,这
几百年来,他坐着飞毯几乎兜遍了这个地球每一个角落,但他就是没有勇气,
回到撒马尔罕。等我收到他这张光盘的时候,他已经客死在中国一个叫上海
的地方了,所以,他请我帮他一个忙,把这只白玉碟子,埋在当年他把山老
踢下飞毯的地方。
  我揿开光盘驱动器,取出桃老师的碟子,再次走出帐篷,外面已是星光
满天,闻讯而来的新闻记者电视播导官员学者警察平民挤满了广场遗址。我
凭着记忆,来到当年飞毯起飞的地方,蹲下,用手指去刨板结的泥土,刨出
个小浅坑,然后把白玉碟子埋了进去。
  在我将刨出的散土掩上的时候,散土里滚出一只沾满了泥垢的戒指。
  我拿起它,见上面已是布满了累累划痕,但在月色下,它还是能折出银
子的光泽。
  我把它再次含在嘴里,感觉它在我舌头下面慢慢溶化,我一口又一口地
吞咽着唾液,等到嘴里没东西了,才站起来,对周围所有人说:“经过严密
推导,我证明,直接抵达天堂的语法树,不存在。”


2002年2月4日 终稿

参考书目

《阿拉伯通史》 希提 著 马坚 译
《蒙古史》 多桑普 著 冯承钧 译
《中亚史纲要》 加文·汉布里 主编 吴玉贵 译
《元史》 宋濂 著
《元史演义》 蔡东藩 著
《世界字母简史》 周有光 著
《马可·波罗游记》 鲁思梯谦 笔录 陈开俊 戴树英 刘贞琼 林键 译
《一千零一夜》 纳训 译
《逻辑、语言和蒙塔格语法》 邹崇理 著
《逻辑语义学研究》 朱水林 主编
《数学珍宝》 李文林 主编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语法树(上)
后一篇:叮叮咚咚[1]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语法树(上)
    后一篇 >叮叮咚咚[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