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于湘-
-于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8,614
  • 关注人气:3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功名利禄烟雨中  ——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2017-02-15 08:58:11)
分类: 故乡故事

功名利禄烟雨中 <wbr> <wbr>——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我的老家叫做竹山湾,竹山湾的住房大多坐北朝南。南方不远处,有一座山,名曰河伯仙坳(我老家把山称为“坳”)。远看河伯仙坳,形状就像一个半圆形荷包,所以,我们小孩称之为“荷包仙坳”。坳的最高峰隐约可见一颗松树,犹如一位佝偻老人,盘腿坐在山坳的顶峰,守护着山坳两边的村民。

母亲讲过河伯仙坳的神秘,说是河伯仙坳藏有龙脉,龙头朝向我们矮岭村,龙尾摆在坳后面的良坡村厅上湾,所以我们矮岭村自从解放以来,出了三任县级领导。母亲说起这个风水宝地,就显得非常自豪。

传说真假难辨,所谓风水宝地也且当八卦,只是我们小孩常常想象着河伯仙坳上那块巨大的石头下,一定藏着一条巨龙,甚至总有探望的欲望,孩子的想象力,最初起源于自己的母亲。而对于山坳后背的亮源乡良坡村五组的厅上湾,听多了关于它的故事和传说,它一直以一份神秘感存留在我的脑海里。

厅上湾,是马水片区由北到南的必经之地。

厅上湾右前方,在马水乡通往亮源乡的路口有一个古建筑,叫做下马楼。所谓“下马楼”,就是凡是经过此地的人,必须步行,若是威风凛凛的武官,必须下马,若是得意洋洋的文官,必须下轿,正所谓:“武官下马,文官下轿”。此建筑很奇特,依山而建,随山而曲,一边是高山,一边是陡岸,陡岸下面是水田,凡过路者,必从第一层走过。下马楼分两层,第一层是行人过道,过道屋的高度比正常的要矮十来公分,过道两边,有石墩,有坐板,第二层是楼,朱红的雕花窗格依次排开,坐落有致。

一个偏僻的山村,在通道的要塞之处,居然建有“下马楼”,这很不平常,足见主人的非同寻常的身份和威压四方的气势。

儿时,我们去亮源圩赶集,或者到父亲工作的亮源乡政府(那时叫亮源公社),必经厅上湾的下马楼。走累了,坐在下马楼的亭子里休憩乘凉。

在下马楼的左边,就是厅上湾。整个湾的房屋由六个大“山字垛”组成,左边三个,右边三个,中间大堂由麻石砌成的阶梯拾级而上,气势不凡。麻石阶梯两边,各有一撮冬茅草,郁郁葱葱。当地人自豪地说,那就是龙须。我们每每路过厅上湾,对那两撮冬茅草总会致以无限的敬意,似乎龙眼煜煜生辉在注视着来往的行人。

每一次路过下马楼,总想走进厅上湾的大堂一探其究竟,可是,总是来去匆匆。这份神秘一直在心里发酵。后来,交通的发达,我们去亮源乡,不再走厅上湾,也不再路过下马楼。下马楼和厅上湾,就一直贮存在记忆深处。母亲讲述的下马楼建造者的故事,也在记忆深处渐行渐远渐忘,以至于模糊起来。

后来多次问起下马楼的情况,乡人告知:“依然在。”总以为自己一定还能一睹“下马楼”的风采。不想,下马楼却只能以记忆的形式存留在脑海里。

2017年春节,离开家乡三十多年后,再一次回到老家过年。我再也不能错过去看看下马楼,去看厅上湾的大堂。可是,当我们驱车到达的时候,下马楼不见了踪影,只见残砖堆砌在篱笆旁,只见断垣依附在新房边。当地人告诉说,下马楼在2013年修建良坡村公路的时候,被拆掉了。

站在下马楼的废墟边,眼前晃过当年路经此地的文武官员谦卑走过的身影,想象出厅上湾我们郑家先祖那份傲慢的神态和那份威风凛凛的气概。

往前走了百余步,拾级而上,走进大堂,犹见当年的气势:十六根原木柱子分立两边,过门槛,到下堂,穿天井,到上堂。两边厢房已经是残垣断壁,多处石墩不见踪影。上堂左边墙壁上有石碑。碑文大致是:

“厅上有住场也缔造前明我昆山祖宦游京都求侍郎何孟春者观天文以尽地利矮建高增广俾后裔繁衍科甲蝉联者于此基矣迄今三百余年虽累加修葺而规模任循其旧兹则宽增祖堂恢先绪也两设寝室庙貌新也中建过亭接文昌光也敢谓有光前烈爰刊金石以垂不朽云”。

 落款是光绪五年重修。1875年是光绪元年,光绪五年,是公元1879年,由此推算,厅上湾重修迄今有138年,而建造于前明,至今已有四百多年历史。

对于这个快要消亡的古建筑,我有必要探究其渊源。于是,请求在当地小学当校长的陈功炎同学,带我去见厅上湾的长者,我要向他们了解厅上湾的历史传说。

我们来到当地退休教师郑志乃老师家里,耄耋之年的长者郑花魁早日在那等候我们,我们一边喝茶吃点心,一边听郑花魁老人讲述厅上湾曾经的辉煌。

郑花魁老人说,厅上湾的先祖名克琼,字昆山。明朝时期,郑昆山先祖在皇宫为官。有一年正月十五,皇上出宫观灯,留昆山先祖看守皇宫。昆山先祖平时嗜酒,不想那夜酒醉不醒。皇上观灯游玩回来,宫殿大门紧闭,如此惹怒了皇上,皇上当即欲杀之。许多大臣为昆山先祖求情保命,终于被免除了不杀之罪,于是,皇上把昆山祖贬官至四川。四川在当时是土匪当道,贬昆山先祖到四川,实则让他去镇压土匪。昆山先祖初到四川,察民情,恤民生,声名远扬,土匪自愿投诚,不战而获。

当年,昆山先祖为了荫及后裔,鼓励勤学,请他的好友何孟春侍郎观天象察风水,在故乡厅上湾修建一处住场,这就是厅上湾最早的雏形。待昆山先祖告老还乡以后,又在大堂右侧的过道上修建下马楼,从此,凡经过此地的文武官员都必须是“文官下马,武官下轿”。下马楼的建造,可见昆山先祖当年的威望和气势。

不仅如此,还在大堂的左侧建有钟鼓楼。据说皇上听闻此事,派人暗查。昆山先祖在皇上暗查官员未到的前一天,拆除钟鼓楼,在钟鼓楼原基地上深挖一口池塘,倒进许多鲜活的大鱼,待暗访官员到达之时,昆山先祖指示下人从池塘里捞上鲜活的草鱼上来招待之。官员上报皇上,只见池塘,不见钟鼓楼。昆山先祖才躲过此劫。昆山先祖当年深挖的池塘,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已改为良田,种植水稻至今。郑花魁老人见证过那口池塘改为良田的过程。

昆山先祖究竟官至几品?无从考证。传说终归是传说,即使光绪五年重修厅上湾大堂的碑文里,也没有具体提到过,只有“昆山祖宦游京都”一说。

厅上湾都属郑姓,源于河南,后来迁徙到江西,又从江西开枝散叶到厅上湾。

据说,若干年过去,江西郑姓一脉有个厉害的风水先生,千辛万苦寻访到厅上湾,发现厅上湾大堂后面正中有一石头,石头中间两股泉水汩汩而流。风水先生深知这是风水宝地,龙脉在此,石头中间的两股泉水,实则龙珠。于是遂用计谋抢占龙脉。他告诉村人,龙珠不宜露在外面,理当深藏起来,厅上湾人信以为真,就在石头旁边深挖一个坑,正欲移动石头滚落坑里之时,风水先生纵身跳进坑里,被大石头当场砸死活埋在石头底下。风水先生以悲壮的方式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抢占了此地龙脉。

第二年清明节之时,又一江西老俵冒雨挑担来厅上湾卖棉布。雨大,棉布全部被淋湿。厅上湾风气淳朴,村民善良,大堂在寒冷时节都有公火。湾里人看到挑担卖棉布的江西老俵的落魄样子,赶紧好酒好饭招待。卖棉布者恳请湾里人帮他烤干湿棉布,为了便于烘烤,每家每户分三尺湿棉布。第二天早上,卖棉布者告辞的时候,又假装豪气,把分得给湾里人的棉布全部相送。湾里人喜不胜收。事后,终于有聪明者醒悟:原来此人是风水先生的后代,他用巧计让厅上湾所有人在清明时节为他的先人戴孝。据说,后来卖棉布者家里出了大官,曾经再次来厅上湾的对面江上隔江祭祖,被厅上湾人赶跑,从此不敢再来此地祭祖。

这个传说故事,小时候听我的母亲讲述过,此刻再次听郑花魁老人讲述,更让厅上湾增添一份神秘感。

郑志乃老师家里亲切挽留吃晚饭,我们不再打扰,起身告辞。一路上凡是遇到厅上湾里的人,不管认识与否,都会热情招呼:“进屋喝茶啊!”“进屋喝茶”是我们当地村民最淳朴的待客方式。

厅上湾右边的下马楼,我是亲眼见过的,也走过歇脚过;左侧的钟鼓楼,不曾见过,钟鼓楼基地下的池塘,厅上湾里的许多老人都见过。而今,不规则的新建的楼房慢慢包围着厅上湾的大堂,过去的“山字垛”还残留一个,大堂右侧的“耳门”通向几间摇摇欲坠的危房。当年气势不凡的厅上湾的大堂,已是外新内旧,从麻石台阶上走上去,门楣上“通德第”三个大字很随意地写在红色瓷砖上,里面已是破败不堪。墙壁上的那些模糊的碑文,还在讲述郑家先祖曾经的辉煌,窗格上的那些精致的雕花,似乎也在佐证郑家先祖的兴旺,而大堂里那些摇摇欲坠的大柱子,却再也难以撑起郑家先祖的宏愿。

一个古建筑的消亡,必有新建筑的兴起。古建筑都是以宗族为中心,互为制衡,互为补益。那种完整统一的建筑格局,既是宗族力量的体现,也是和睦相处的体现。我们怀念那种完整统一的古建筑,其实是怀念过去那份抱团取暖的温暖以及乡村文明的次序。而今,随着经济的发展,随着工业化的壮大,随着城镇化的进程,农村新房也花样翻新 。但是,总感觉缺少一些文化底蕴和乡村特色。有人说,乡绅消失以后,农村便缺失了灵魂。那么,缺失了灵魂的建筑,即使再豪华,充其量只是住房而已。

厅上湾古建筑濒临消失,历史的风烟,淹没了郑家先祖曾经的辉煌,时代的车轮,碾过的只是岁月,而淳朴的心性,却会在岁月的长河里,愈加澄清。青山依旧 ,淳良依然,多少楼台烟雨中,功名利禄不长留。(20170214

 

 

(注:关于厅上湾郑昆山先祖的事迹和传说尊重郑花魁老人的讲述,稍加润色。)


 

功名利禄烟雨中 <wbr> <wbr>——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功名利禄烟雨中 <wbr> <wbr>——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功名利禄烟雨中 <wbr> <wbr>——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功名利禄烟雨中 <wbr> <wbr>——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功名利禄烟雨中 <wbr> <wbr>——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功名利禄烟雨中 <wbr> <wbr>——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功名利禄烟雨中 <wbr> <wbr>——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功名利禄烟雨中 <wbr> <wbr>——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功名利禄烟雨中 <wbr> <wbr>——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功名利禄烟雨中 <wbr> <wbr>——关于厅上湾的传说(发表于《衡阳晚报》2017-4-1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