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孤芳不自赏》情爱谋略见证大爱无疆,以情止戈兼爱非攻

(2017-01-09 09:41:19)
标签:

杂谈

​    《孤芳不自赏》作为2017年开年大剧,以其传统武侠的古典意蕴、英雄美人的角色设定、心怀家国的大义胸襟引起了观众的关注。该剧改编自风弄同名人气帝后小说,讲述了一个战乱频繁、分合无定的乱世之下,战无不胜的晋国镇北王楚北捷和聪慧无双的燕国“女诸葛”白娉婷之间的爱情故事。与一般古装剧“英雄爱美人”的惯例设定不同,该剧是以四国征战为政治背景,讲述“女诸葛”和“战神”的恩怨情仇。楚北捷和白娉婷之间的情爱故事超越了个人情感,他们既有“对月起誓”的爱情山盟,又有“以情止戈”的博爱胸怀,以小爱见大爱,《孤芳不自赏》的情爱版图突破家国界线,带给观众的价值反思超越了情爱本身。

《孤芳不自赏》情爱谋略见证大爱无疆,以情止戈兼爱非攻


墨家哲学深谙其中

大女主戏不再囿于宫斗,“女诸葛”的“兼爱非攻”

      细数经典的古装剧,不乏讲述女性成长的题材,从后宫成长记的《甄嬛传》《芈月传》《女医明妃传》到政治沙场的《秀丽江山之长歌行》、《兰陵王妃》,再到复仇女主的《锦绣未央》,这些剧集都是从女性视角出发,表现了女性内在的情感和女性角色的主动性,使人们看到了一个个新鲜生动的古代女性形象。《孤芳不自赏》同样塑造了一个“女诸葛”式的女主白娉婷,传奇的身份设定、熟读兵法的技能、倾国倾城的容貌,进可城楼抚琴发号施令退三军,退可周旋庙堂之高游说君王,白娉婷一角不再将智谋囿于宫斗宅斗,即使身处复仇漩涡,依旧能够保持清醒,以百姓安危为重,这样的胸怀更有角色魅力。

      “宫斗黑化”的思维对古装剧影响至深,《武媚娘传奇》中的女王逆袭模式走上新高。政治手腕也是令人叹为观止,《锦绣江山之长歌行》中的阴丽华文武双全、《芈月传》中的芈月也能接棒秦王意图扩张版图。这些大女主戏相同的是充满了“攻”的一面。《孤芳不自赏》中面对敬安王府的覆灭,亲情与爱情的难以抉择,但白娉婷依旧心怀“止战”之心,周旋于各国之间,这样的格局更加超脱,白娉婷一角的指点江山更有墨家的“兼爱非攻”的哲学情怀。

《孤芳不自赏》情爱谋略见证大爱无疆,以情止戈兼爱非攻

情爱CP的迥异命运

以情止戈,乱世情爱中现家国大义

      《孤芳不自赏》以晋国战神楚北捷与燕国侍女白娉婷的爱情故事为线索,展现了晋、燕、凉、秦四国的政治斗争。楚北捷与白娉婷的相爱有其注定性,两人虽然身处不同阵营,但是“止战”的价值观是一致的。同样面对敬安王府的覆灭,白娉婷和小敬安王持有不同的政治态度,这也决定了他们两人的人生命运发生转折。白娉婷心怀“若晋燕两国五年内可以停止征战,那么敬安王府的牺牲也算值得”。而小敬安王何侠一心“复仇”,掀起更多纷争。何侠投奔白兰国公主耀天,希望借白兰国实现个人复仇的目的和野心,导致整个国家陷入万劫不复,两人之间的爱情也以悲剧收场。

      兼爱非攻、以情止戈,楚北捷与白娉婷的爱情更具有普世价值。一般古装剧中描写两国和睦的手段,有诸如《锦绣未央》中的和亲,有诸如《芈月传》中的大国合纵连横军事对垒。不同于止戈为武的军事外交,以及联姻式的婚姻外交,《孤芳不自赏》以两个敌对国的主人公的相爱为线索,以女诸葛式的存在,将情爱和政治集于一身,避免了狗血宫斗等元素,具有相同人生观价值观的爱情,才更有质感,这样的大爱止戈更有说服力。

《孤芳不自赏》情爱谋略见证大爱无疆,以情止戈兼爱非攻

魏晋风骨更显飘逸

古典武侠美学展现刚柔并济,史实植入虚实相间

      《孤芳不自赏》的创作背景是融入了魏晋南北朝时期政权更迭频繁的历史,故事中的国家对应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晋、燕、秦、凉。长期封建割据加上连绵不断的征战,让此时的文化呈现迥异局面。剧中自有一幅“魏晋风骨”,画面感以“飘逸洒脱”为主,人格健全,俊朗独立,除了没有浮华之气之外,还很有一种苍凉之气。这种人格和魏晋时代社会、文化是分不开的,人格独立,玄学之风盛行,则更加让魏晋时代士人的思想带有出世悟道的感觉。《孤芳不自赏》原著其实是架空历史的,剧本改编则让其落地,置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剧中竹林、轻纱等意象更显飘逸,既有阵前城楼手抚古琴的柔美,也有策马奔腾对决沙场的紧迫,既有庙堂之高,又有江湖之远,古装宫廷剧系列注重细节展现,古装武侠剧注重武打张力,《孤芳不自赏》完美集合了宫廷和江湖两个元素,展现古典武侠美学。从这一点上来说,剧中服化道都是与剧本“魏晋南北朝”的设定相吻合的。近期网络热传的《孤芳不自赏》“抠图”风波,我们可以关注到剧中大浅景深、大光圈虚化拍摄技巧,这样的柔光拍摄更能凸显出当时历史背景下的“魏晋风骨”,所以无论是楚北捷与何侠的打斗场面,还是和白娉婷爱情刻画都有了一种飘逸之美。

      玄学兴起、道教兴起。剧中白娉婷和父亲习得观天象便是“玄学”元素的展现,晋国的丝绸、燕国的铜矿都暗示了其地理位置的不同。剧中使用的古琴、酒器等道具,也是依托史料记载之上进行二次美学加工。古典美学元素注入武侠言情巨制,色彩的融合使用,颜色与人物性格的CP感觉都得以成功再现。“梅花宝剑”、“琴瑟合鸣”、“对月起誓”的意象在剧中得以再现,《孤芳不自赏》的古典情怀继承了传统文人画精髓,但又独具新时代的审美情趣,秉承传统文化又富有现世价值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