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于和伟与《我不是潘金莲》十年博弈:聪明与荒诞并行

 

于和伟与《我不是潘金莲》十年博弈:聪明与荒诞并行

由冯小刚执导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讲述了一位农村妇女李雪莲,在一场荒唐的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的家庭变之后,由于前夫的一句话,说她是潘金莲,为证明自己根本就不是潘金莲,为了洗刷自己的不白之冤,她花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去打官司、告御状的故事。在此,我们且不一一谈各法院院长、县长、市长、省长解决问题的方式,也不谈李雪莲案件的辩证思维,我们且从李雪莲十年上访路的前后变化,来看一出她与新任县长郑众的博弈。

随着于和伟饰演的新任县长郑众的上线,他和李雪莲的戏剧冲突被放入了一个新环境,可以说至此被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从郑众出现开始,李雪莲从之前与官员们相遇的“被动地位”被拔高到了“主动地位”,这就决定了十年后面对李雪莲的官员与之前气质的差异性。而于和伟恰恰游刃有余地把这种差异性展现得淋漓尽致,既有苦口婆心的劝说,身体力行的劝诫,又有圆滑世故的回应,荒诞不羁的周旋。《我不是潘金莲》影片的分水岭就在于十年前和十年后的区别,于和伟饰演的郑众和范冰冰饰演的李雪莲的较量便由此开始。

 

于和伟与《我不是潘金莲》十年博弈:聪明与荒诞并行

李雪莲十年上访修炼记:从“小白菜”到“白蛇精”

   《我不是潘金莲》是以农村妇女李雪莲上访的线索来引出十几年她的所见所闻,从李雪莲懵懵懂懂到基层法官王公道家“认亲戚”,到雨中截堵法官饭局,再到跪截县长的座驾……这时候的李雪莲告状完全是在被动地位,她一层一层讲道理,一层一层寻关系,依旧无疾而终,反而将自己弄到拘留所里。于是,她开始动起进京告状的念头,“小白菜”的冤屈也至此被放大。

   李雪莲十多年的上访生涯总结来说是“官员觉得她是小白菜,前夫说她是潘金莲,自己觉得自己像窦娥”,结果修炼成了深谙套路的“白蛇精”。也正是在李雪莲成为“白蛇精”开始,故事中再次登场的新县长——郑众郑重出场,让故事进入了一段新高潮。

于和伟与《我不是潘金莲》十年博弈:聪明与荒诞并行

看于和伟与“李雪莲”十年后的博弈:真正较量由此开始

   于和伟饰演的郑众在对李雪莲案件上,有与之前所有官员不同的做法:主动打听李雪莲的案件始末,并胸有成竹觉得对待一个农村妇女只要讲道理讲程序就可以。亲自前往李雪莲家,请李雪莲为其不上访来签保证书,结果碰了一鼻子灰。这便是郑众与“白蛇精”的初次较量。

   十年后李雪莲与官员的博弈精彩在于不再是官员居高临下、李雪莲哭哭啼啼的地位,而是转变为双方斗智斗勇的一场太极争斗。郑众作为了“中间人”,他串起了李雪莲案件与法官王公道、审判长贾聪明、市长马文彬、还有平民赵大头之间的联系。在不同人面前,郑众的表现显得郑重其事,又捉襟见肘。在法官王公道面前,他是商量加威逼;在审判长面前,他是依靠加指责;在平民赵大头面前,他是合作;在市长马文彬面前,他是陪同加巴结。难得的是,这样圆滑世故的多面角色,于和伟演绎得游刃有余,每一面的严肃之余又透露出可笑的荒诞味道,符合影片荒诞寓言的一面。

于和伟与《我不是潘金莲》十年博弈:聪明与荒诞并行

新县长郑众的聪明与荒诞:多视角折射官员行事风格

在于和伟演绎县长郑众时,有个“不严肃”的小动作,而恰恰是这个小动作缓解了影片中紧张的氛围,让“追击李雪莲”事件的官场透露出那么些无奈和可爱。在得知李雪莲再次出逃之后,他扶额一叹,再加上法院王公道和贾聪明的推诿扯皮,这样的情境让观众会心一笑。我们在反思潘金莲案件的荒诞之余,也不由得也设身处地地为这帮官员“扶额一叹”:忙于接待回应上级,为下级布置工作的同时,化解心中之结却难上加难。

   我们如何来评价这位新县长?他有其作为和投机取巧的两面性。郑众有其主动作为的积极一面,你看他主动过问李雪莲案件,希望凭借一己之力化解上访危机可以看出他其实是信心满满、言出必行的干部;对待上级市长的态度同样毕恭毕敬,立下两天内抓住李雪莲的军令状。而被事实磨平了棱角的县长显得捉襟见肘,对上级市长信誓旦旦又忙于灭火,对下属的法院干部撒气指责,但这丝毫不影响这个官员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竟让观众对这个郑众县长心生同情和青睐,这便是荒诞寓言的价值所在。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