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珠玑洒处,尽是陈塘风月

(2012-11-24 15:41:45)
标签:

杂谈

写个什么,发在博上,再怎么涉“咸”,应不至于通不过。正式出版物就不一样了。比如我明年拟出的一部书,以下章节在审稿时就被砍下来了。刚才见@劳毅波广州大波波 微博上说,有出版社已出同类题材,甚是好奇。谨把此腰斩部分贴出,诸位不妨鉴定一下,看“咸”也不“咸”——

 

(小标)珠玑洒处,尽是陈塘风月

沙面南面是白鹅潭,另三面一水环绕,那水叫沙基涌。沙基涌不宽,有风月则名。清朝嘉庆、道光、咸丰年间,这里停泊着大大小小的妓艇,从白鹅潭一直铺排到沙基涌。这些妓艇,装饰极艳丽,小的叫紫洞花艇,大的叫横楼,平时一般用木板大钉锁住,使之成排成行,连环成路让上船者有如走平地的感觉。其中妙处,清朝诗人叶廷勋有竹枝词写道:

“鹅潭对面海天空,

箫管楼船夜月中,

不是珠娘生活好,

销魂偏在素馨风。”

不说不知道,这“鹅潭夜月”,最早还有这“风月”一解。裙屐少年、花花公子,自是有寻花问柳、夜夜风月的想法,哪怕只是路人甲乙丙之类,也会慕名而来,隔水相望,做些与素馨、茉莉有关的香艳白日梦。久而久之,这里还成了另类旅游景点,游人会雇只小艇望着连排花船兜那么一圈,谓之“打水围”。

一首叫做《珠江女儿行》的诗歌,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这花船故事:

“珠江有女舟为居,姣然出水新芙蓉。

十三十四不荡桨,十五十六不捕鱼,

十七翠云初挽髻,十八歌喉如串珠。

……

有时留客素馨田,雪花盘髻银丝穿。

倚醉人肩香满席,摸鱼歌唱月中船。

车马江干日往来,争看倾城笑口开。

莫愁艳色平湖住,桃叶青春晚渡回。

眼中不羡珍珠斛,世上休夸玉镜台。”

风月无边,总有个变幻时。待到沙面割让做了英法租界,原停沙面白鹅潭的花船水军,便向黄沙码头水面一带以及沙基涌偏移,或曰泊岸陈塘。这陈塘,就是素馨田所在;这陈塘,旧日因沾满风月而声名远扬。时人一说“陈塘风月”,个个会心一笑,都知所指,是那时广州的香艳坐标。时至今日,当张艺谋拍了部叫《金陵十三钗》电影说要角逐奥斯卡时,老一辈广州人马上觉得,同类题材若到广州拍,话题会是“陈塘十三花”之类。

直到20世纪50年代初,广州还有陈塘区的行政设置。正因“陈塘”标识的风月名声,以至于解放后的广州赶紧要洗擦与之有关的一切。1950年6月,陈塘区并入太平区(太平区后并入中区),名字本身的消亡,亦宣告了风月现象的消亡。旧时陈塘区的地域,已划入今天的清平街。至于风月意义上的陈塘,其地域范围比行政意义上的陈塘要小得多。具体来说,水域是从珠江的黄沙码头水面,一直延伸到沙基涌;地域则重点分布在沙基(今六二三路)、珠玑路一带,呈“T”字形分布,其中又以珠玑路口最成集中、且成规模。

今日珠玑路,不显山不露水,不知是否有人会“口述历史”,还原昔日脂粉奢华?然则,珠玑路何以有个珠玑名字?“珠”“玑”皆为珠宝,圆的叫珠、不圆的叫玑,但这条路上似乎不以开珠宝店为特色。不开珠宝店,却专开花筵酒家,吃的是陈塘花酒。今天的广州市中医院,也曾叫做广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再之前就不是医院了,是留觞酒家所在地。大概,所谓“珠玑”,就是花钱如掷珠宝,拼命把钱换成花酒喝,而已。

陈塘风月的最早形成,与前面说到的沙基尽是米铺——“有米”很有关系。清朝光绪年间,做谷米生意非常赚钱,当时,广州尚未有碾米厂,各乡谷米,多用船运至广州,集中在谷埠停泊,故此地商贾云集,花艇生意自是闻钱腥而来。当时,谷埠的大寨都是极豪华的大舫。后来几经变迁,各大寨陆续弃舟登岸,一部分设妓寨于东堤沿江一带,一部分则在陈塘独树一帜。“珠玑”滚滚,成就了陈塘风月的富贵温柔乡。

清末民初,是陈塘风月的滥觞年代,军政界的、司法界的、商贸界的、文化界的,林林总总的风流之士,把到陈塘当成每天活着的终极目标,总在期待夜幕的降临。每当路灯微亮之时,各界别人物衣冠楚楚,连翩而至。这时在巷口恭候迎客的妓院龟爪(妓院爪牙)立即欢腾起来,然后就拉长腔调让接客的声音传唤:某某官人到,某某公子到……浪声浪语掠过民居,直抵妓院和花筵酒家。

妓院,广州人叫老举寨,狂蜂浪蝶进去,直接就干那勾当。花筵酒家则会玩多点花样,所谓“开筵坐花,飞觞醉月,花笺发出,妓女除来”,让该发生的事情,有尽可能的风月铺垫。顾名思义,花筵是有酒有菜的,也有茶有烟有糖有瓜子,布置上还会玩点琴棋书画的“文化味”。就像旧时秦淮风月,陈塘风月也有自己的“十三钗”,民国初年就出了陈塘名妓白玫瑰,相貌长得冷艳,待客方法也冷傲无比,偏偏接触过她的客人全都魂牵梦绕还想旧梦重温,故此她又有个外号叫“冰冻汽水”。

至民国初年,称为陈塘南的这个地方,曾有“留觞”、“咏春”、“群乐”、“京华”、“宴春台”、“瑶天”等6家花筵酒家。至民国26年(1937),花筵酒家一度全面停业。民国30年(1941),开在宝华路的银龙酒家,成了全市唯一的花筵酒家所在。民国33年(1944)后,第十甫的孔雀酒家的下九路的广州酒家也先后兼营花酌生意,而陈塘的花筵酒家亦纷纷复业。

当年开在陈塘的花筵酒家,都各有自己的招客特色,有些还会玩玩附庸风雅,有间“万花酒楼”还以自身名号做成嵌名联:“万贵解腰缠,莫愁买醉无资,虚度春秋抛好景;花丛添眼福,但愿司香有主,都成眷属补情天”。于是乎,文化人便会常去“万花”和“宴春台”,而今天市中医院地址所在的“留觞”,是粤剧大老倌白玉堂所开,来客亦多是粤曲爱好者。

话说起来,来到设在陈塘的花筵酒家,并不完全就冲着风月勾当。吸引力在于其间所设的“更衣室”,老厅趸和老饮客们都知道,有些人就是专门奔这里来的。进入室内,人们并不是为更衣,也不为风月,而是另有所图。那些走私军火的、卖官鬻爵的、行贿受贿的,甚至政治上、军事上的密谋,都爱跑到这个地方来,密密斟茶细细谈。因此怀疑,“密斟”这个粤语口头禅,最早也是从花筵酒家的密室而来。

当年风月无边,想不到消逝会那么彻底。陈塘名不在,珠玑路尚存。当然,还有六二三路附近的翠花巷、馨兰巷、平康通衢等街巷名字,犹记昨日痕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老字号的随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老字号的随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