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梦溪:大观园改革者探春是怎样下的台阶

(2018-11-08 21:02:25)
标签:

红楼梦

大观园

探春改革

王熙凤接手

文化

大观园改革者探春是怎样下的台阶

 


刘梦溪


 

  凤姐对探春的改革一直取冷眼旁观的态度。她内心也认为改革不是没有必要,但又深知改革必然引起冲突。她对平儿说:“你知道,我这几年生了多少省俭的法子,一家子大约也没个不背地里恨我的。我如今也是骑上老虎了,虽然看破些,无奈一时也难宽放。二则家里出去的多,进来的少,几百大小事仍是照着老祖宗手里的规矩,却一年进的产业又不及先时。多省俭了,外人又笑话,老太太、太太也受委曲,家人也抱怨刻薄。若不趁早儿料理省俭之计,再几年就都赔尽了。”又说:“若按私心藏奸上论,我也太行恶了,也该抽身退步,回头看看。再要穷追苦克,人恨极了,暗地里笑里藏刀,咱们两个才四个眼睛,两个心,一时不防,倒弄坏了。趁着紧溜之中,他出头一料理,众人就把往日咱们的恨暂可解了。”

 

   王熙凤说的很坦白,她的私心是希望探春理家能起到转移视线的作用,哪里真指望改革会取得成功。探春自己后来也意识到,原来的想法未必行得通。所以到第六十二回,林之孝家的向她汇报撵惜春的小丫头彩儿娘的事,她只管与薛宝琴下棋,连头都不抬。不是叫回二奶奶,就说等太太回来后再定夺,自己不表示任何意见。这与第五十六回立志改革的三姑娘判若两人。

 

  致使看到此种情形的林黛玉禁不住向宝玉发表感想:你家三丫头倒是个乖人,虽然叫他管些事,倒也一步儿不肯多走。差不多的人早作起威福来了。”黛玉的话,倒像是作者在读者面前,给自己钟爱的三姑娘一个小小的台阶下。

 

  而到第六十四回,凤姐的病虽未大好,已开始接手了。

 

  王熙凤对宝玉说:老太太、太太不在家,这些大娘们,那一个是安分的,每日不是打架,就拌嘴,连赌博偷盗的事情,都闹出来两三件了。虽说有三姑娘帮着办理,他又是个没出阁的姑娘,也有叫他知道的,也有往他说不得的事,也只好强扎挣着罢了。”口气已经迥异于第五十六回她对探春提出新经济政策时的评价。如果不仔细斟酌,很可能会认为作者前后的笔墨、风格、思想不够统一。其实这种变化恰好隐含着探春改革的失败,只不过作者还是不肯伤害他所欣赏的人物,用的是耐人寻味的暗笔,让凤姐再送给探春一个台阶。

 

  这个台阶的潜台词是:以贾府之大,无奇不有,甚至还有男盗女娼各种污秽不能出口之事,一个未出阁的小姐怎能接手处理。探春理家的道德合法性,被素以“破落户”著称的“风辣子”给予了置疑。盖成功管理者的信条应该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不是洁身自好、爱惜羽毛的“不沾锅”。

 

  探春的新经济政策的失败其实也是必然的。因为她们进行的改革是在不触动固有体制半根毫毛的情况下的小打小闹。即使小有成效,也无济于事。何况如书中所暗示,根本不可能获得成功。宝钗一再强调的不能因为改革失了“大体”,不能弄得“失了大体统”,就是要维护既有体制不变。凤姐深知这一点,所以她根本不改革。她知道触犯了老祖宗贾母或太太王夫人的利益,叫他们受了“委曲”,可不是好玩的。

 

  探春蠲了买办每月给姑娘们买头油脂粉的银子,凤姐虽然没有反对,但肯定认为这做得太鲁莽。按凤姐的管理原则:“宁可得罪了里头,不肯得罪了外头办事的人。”探春则没考虑到这一层。家政的改革犹同国家的改革,谈何容易。第十三回凤姐理出宁府“五弊”,作者禁不住发为感慨:“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对王熙凤、对探春,作者都曾抱有厚望,但又清晰地知道她们回天乏力,不会有什么作为。不是由于才能不具备,而是身处“末世”的缘故。探春的判词是:“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王熙风的判词是:“凡鸟偏从未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研究者对两人判词的考证异说异是,但在推定其结局为一悲剧上彼此并无分歧。无论探春的管理模式也好,王熙凤的管理模式也好,读者看到的都是不同管理模式的失败的过程。这正是《红楼梦》这部古典作品的深刻处,对后世今人而言,比写他们成功更具警示意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