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梦溪:紫鹃试情和宝玉大发“歇斯底里”

(2018-07-11 11:14:50)
标签:

红楼梦

宝黛爱情

紫鹃试情

宝玉歇斯底里

文化

紫鹃试情和宝玉大发歇斯底里

 

 刘梦溪

 

 

    《红楼梦》描写的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的爱情,是一定程度上带有现代自由恋爱性质的爱情。除了爱情本身的价值,当事双方不知道有其他价值。爱就是一切,不计影响,不计后果,不计成败,不计得失。而一切妨碍和危及他们爱情进行的事态,都会引起他们超常的强烈反弹。

 

  《红楼梦》前八十回,宝黛对爱情阻力的反弹,可计数者主要有三次。一次是第二十八回元妃赐礼物,独宝钗和宝玉一样多,接着第二十九回,张道士给宝玉提亲,造成宝黛大吵,至于摔玉砸玉,惊动贾母、王夫人亲临现场。第二次是三十三回宝玉挨打之后,黛玉哭劝:“你从此可都改了罢!”宝玉长叹一声,说道:“你放心,别说这样话。就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他们的爱情可谓棒打不回,反而发出更加坚定的反抗誓言。第三次是第五十回,大观园忽然来了一个人见人爱的薛宝琴,贾母发现宝琴雪下折梅比画上还好看,因此不无与宝玉求配之意。

    

    仅仅由于贾母这样一次无结果的“见异思迁”,所引起的宝黛一方的强烈反弹,无论规模、影响、力度,都远远超过前两次。

    

    开始站出来说话的是紫鹃。

    

    已经到了第五十七回,宝玉到潇湘馆看望黛玉,赶上黛玉歇午觉,宝玉不敢惊动,便与正在回廊上做针线的紫鹃说话。宝玉问昨夜里咳嗽的可好些?紫鹃说好些了。宝玉听说笑道:“阿弥陀佛!宁可好了罢!”紫鹃说:“你也念佛,真是新闻。”宝玉说:“所谓病笃乱投医了。”宝玉看紫鹃穿的有些单薄,就伸手摸了摸,说:“你再病了,越发难了。”这些对话,看出宝玉对黛玉的体贴和关切,连带对紫鹃的关切。但紫鹃想试探一下宝玉对黛玉情感的牢固程度,是不是由于宝琴的出现,他会有所动摇。便故意对宝玉表示冷淡,说:“你总不留心,还只管和小时一般行为,如何使得。姑娘常常吩咐我们,不叫和你说笑。”又说:“你近来瞧他远着你还恐远不及呢!”说完紫鹃就进别的屋里了。

    

    书中说这时候的宝玉,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先是只瞅着竹子发了一回呆,然后出来坐在一块山石上,眼中流泪,足足呆了五六顿饭的工夫。恰好雪雁从王夫人处取人参回来,看到宝玉一个人呆坐在那里,担心宝玉是不是犯了呆病。雪雁于是蹲下身来,问道:“你在这里作什么呢?”宝玉说:“你又作什么来找我?你难道不是女儿?”雪雁听了,以为宝玉受了黛玉的委屈。

    

    雪雁回去把她看到的宝玉的情形告诉紫鹃,紫鹃知道与刚才她说的话有关,便去找宝玉。这次她挨着宝玉坐下说话,继续她的情探工作。因说起燕窝的事,紫鹃说如果明年回苏州老家,恐怕就没有闲钱吃了。宝玉认为紫鹃扯谎,不相信黛玉会回去,说:“因没了姑父姑母,无人照看,才就了来的,明年回去找谁?”紫鹃说:

 

你太看小了人。你们贾家独是大族人口多的,除了你家,别人只得一父一母,房族中真个再无人了不成?我们姑娘来时,原是老太太心疼他年小,虽有叔伯,不如亲父母,故此接来住几年。大了该出阁时,自然要送还林家的。终不成林家的女儿在你贾家一世不成?林家虽贫到没饭吃,也是世代书宦之家,断不肯将他家的人丢在亲戚家,落人的耻笑。所以早则明年春天,迟则秋天。这里纵不送去,林家亦必有人来接的。前日夜里姑娘和我说了,叫我告诉你:将从前小时顽的东西,有他送你的,叫你都打点出来还他。他也将你送他的打叠了在那里呢。

 

    宝玉听紫鹃如此说,如同头顶上打了一个焦雷。紫鹃本来想看看宝玉怎样回答,不料晴雯来找宝玉,说老太太叫他呢。紫鹃说:“他这里问姑娘的病症,我告诉了他半日,他只不信,你倒拉他去罢。”

 

    宝玉听了紫鹃的话,信以为真,立刻 “呆呆的,一头热汗,满脸紫涨”。晴雯拉着他的手,回到怡红院,袭人看这般景象,不免慌起来,以为是感了时气。但越看越觉得不对头:“发热事犹小可,更觉两个眼珠儿直直的起来,口角边津液流出,皆不知觉。给他个枕头,他便睡下,扶他起来,他便坐着,倒了茶来,他便吃茶。众人见他这般,一时忙起来,又不敢造次去回贾母,先便差人出去请李嬷嬷。”

 

    下面的故事,实在精彩,宝黛爱情心理的惊天巨浪不意发生于此时,转述恐不能尽意,兹全录相关段落,供读者欣赏——

 

   一时李嬷嬷来了,看了半日,问他几句话也无回答,用手他脉门摸了摸,嘴唇人中上边着力掐了两下,掐的指印如许来深,竟也不觉疼。李嬷嬷只说了一声可了不得了的一声便搂着放声大哭起来。急的袭人忙拉住他说:你老人家瞧瞧,可怕不怕?且告诉我们去回老太太、太太去。你老人家怎么先哭起来?李嬷嬷捶床捣枕说:这可不中用了!我白操了一世心了!袭人等以他年老多知,所以请他来看,如今见他这般一说,都信以为真,也都哭了起来。

 

   晴雯便告诉袭人,方才如此这般。袭人听了,便忙到潇湘馆来,见紫鹃正伏侍黛玉吃药,也顾不得什么,便走上来问紫鹃道:你才和我们宝玉说了些什么?你瞧他去,你回老太太去,我也不管了!说着,便坐在椅上。黛玉忽见袭人满面急怒,又有泪痕,举止大变,便不免也慌了,忙问怎么了。袭人定了一回,哭道:不知紫鹃姑奶奶说了些什么话,那个呆子眼也直了,手脚也冷了,话也不说了,李妈妈掐着也不疼了,已死了大半个了!连李妈妈都说不中用了,那里放声大哭。只怕这会子都死了!

 

   黛玉一听此言,李嬷嬷乃是经过的老妪,说不中用了,可知必不中用。哇的一声,将腹中之药一概呛出,抖肠搜肺、炽胃扇肝的痛声大嗽了几阵,一时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的抬不起头来。紫鹃忙上来捶背,黛玉伏枕喘息半响,推紫鹃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紫鹃哭道:我并没说什么,不过是说了几句顽话,他就认真了。袭人道:你还不知道他,那傻子每每顽话认了真。黛玉道:你说了什么话,趁早儿去解说,他只怕就醒过来了。紫鹃听说,忙下了床,同袭人到了怡红院。

 

   谁知贾母王夫人等已都在那里了。贾母一见了紫鹃,眼内出火,骂道:你这小蹄子,和他说了什么?紫鹃忙道:并没说什么,不过说几句顽话。谁知宝玉见了紫鹃,方嗳呀了一声,哭出来了。众人一见,方都放下心来。贾母便拉住紫鹃,只当他得罪了宝玉,所以拉紫鹃命他打。谁知宝玉一把拉住紫鹃,死也不放,说:要去连我也带了去。众人不解,细问起来,方知紫鹃说要回苏州去一句顽话引出来的。贾母流泪道:我当有什么要紧大事,原来是这句顽话。又向紫鹃道:你这孩子素日最是个伶俐聪敏的,你又知道他有个呆根子,平白的哄他作什么?薛姨妈劝道:宝玉本来心实,可巧林姑娘又是从小儿来的,他姊妹两个一处长了这么大,比别的姊妹更不同。这会子热刺刺的说一个去,别说他是个实心的傻孩子,便是冷心肠的大人也要伤心。这并不是什么大病,老太太和姨太太只管万安,吃一两剂药就好了。

 

   正说着,人回林之孝家的单大良家的都来瞧哥儿来了。贾母道:难为他们想着,叫他们来瞧瞧。宝玉听了一个字,便满床闹起来说:了不得了,林家的人接他们来了,快打出去罢!贾母听了,也忙说:打出去罢。又忙安慰说:那不是林家的人。林家的人都死绝了,没人来接他的,你只放心罢。宝玉哭道:凭他是谁,除了林妹妹,都不许姓林的!贾母道:没姓林的来,凡姓林的我都打走了。一面吩咐众人:以后别叫林之孝家的进园来,你们也别说字。好孩子们,你们听我句话罢!众人忙答应,又不敢笑。一时宝玉又一眼看见了十锦格子上陈设的一只金西洋自行船,便指着乱叫说:那不是接他们来的船来了,湾在那里呢。贾母忙命拿下来。袭人忙拿下来,宝玉伸手要,袭人递过,宝玉便掖在被中,笑道:可去不成了!一面说,一面死拉着紫鹃不放。

 

    读罢这段文字,真叫你欲哭无泪,欲笑无声。可是你的心还是要哭泣,你的神经还是笑不能禁。仅仅因为紫鹃说了句黛玉明年要回苏州老家的顽话,宝玉就流泪、痴呆、疯癫、狂闹,完全是歇斯底里大发作,不仅再次惊动贾母,也惊动了贾府上下内外所有人等。李嬷嬷、林之孝家的、单大良家的等奶妈和管家太太,都亲临目睹。连小丫头们也好戏看了个够。

 

    古往今来人们都习惯用“痴情”二字来形容男女之间的深挚爱情,读过上述文字,我们可以知道,到底什么情况属于“痴情”。宝玉对黛玉的情感,就是彻头彻尾的“痴情”,也就是为“情”而“痴呆”,也就是“情痴”。雪雁担心宝玉“犯了呆病”,袭人称宝玉为“那个呆子”,贾母说宝玉有“呆根子”,所谓“呆”也者,其实不过是“情痴”的通俗说法。王太医解释其病理为“急痛迷心”,尤道出因情生痛、因痛迷心的生理和心理特征。

刘梦溪:紫鹃试情和宝玉大发“歇斯底里”
              刘梦溪著《红楼梦的儿女真情》,商务印书馆初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