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2007-07-09 11:35:21)
标签:

塞浦路斯

历史

马赛克

文明

艺术

感悟随笔

文化

分类: 风儿欧洲飞
上文说到在帕福斯(Pafos)的古罗马遗址中各馆都铺满了形形色色的马赛克图像,这篇来仔细了解一下这充满浓厚历史、文化、艺术综合要素的“马赛克”。它们是人类智慧之结晶、艺术之瑰宝。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马赛克(MOSAIC)一词源于古希腊,意为“值得静思,需要耐心的艺术工作”的意思。作为古罗马时期已存在的最古老、最有吸引力的装饰手段,马赛克同时也是具有最强表现力的艺术形式。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早期希腊人的大理石马赛克最常用黑色与白色来相互搭配。只有权威的统治者及有钱的富人才请得起工匠、购得起材料来表现此奢侈的艺术。发展到晚期的希腊马赛克时,艺术家为了更多元化地丰富起作品,他们开始需要更小的碎石片,并自己切割小石头来完成一幅马赛克。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马赛克的黄金时期源于早期基督教徒来到罗马,他们受到迫害,只能在地下室等通道中聚会。由于大多数的民众都不识字,于是这些地下室的墙上就有了描述耶苏基督故事的玻璃马赛克壁画。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os)之家最早是葡萄园主的别墅,两千多平米的古遗址中,从客厅到居室到厨房的四十多间屋子的地面铺满有关酒神狄俄尼索斯希腊神话的马赛克图像,美幻、细腻、充满艺术想像力,也保存相当完好。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参观者们需在迂回的高阶木廊中慢慢欣赏,悉心品位...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马赛克主要用于墙面和地面的装饰,由于马赛克其单颗的单位面积小,色彩种类繁多,具有无穷的组合方式,它能将设计师的造型和设计的灵感表现得淋漓尽致,尽情展现出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和个性气质。
比如这方酒神之画,用马赛克拼出的图案如此细腻精彩,即使是边框也煞费苦心,如此立体生动。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其实到了罗马时期,马赛克已经发展得很普遍了,一般民宅及公共建筑的地板、墙面都用它来装饰,这使得当时的罗马显得那么的富贵,古罗马建筑豪华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塞浦路斯::艺术瑰宝马赛克

现在的马赛克已经成为一种图像(视频)处理手段,使其局部模糊,因为这种模糊看上去有一个个的小格子组成,便形象地称这种画面为马赛克。


观赏这些保存完好可以见证历史的古老马赛克,不禁让我联想到在我们国家又有多少这样璀璨的文明,多少这样艺术的瑰宝,如果它们也都可以象这样被完善地保存下来那可以说中国就是世界的超级博物馆,悠久的历史、古老的文明,多少古迹多少珍宝多少文献不需我多言。然而事实却非人愿,被毁坏、盗卖、抢掠的历史遗迹、古董珍玩实在不胜枚举,即使到了今天,仍有太多的古代文明不能被很完善地保留,如果可能我真想将这些切肤之痛也全部都打上“马赛克”!如果历史有感情,它一定在流泪;如果民族有肉体,它一定在滴血...

想起余秋雨写的《道士塔》一文,一个道士在二十世纪初年看管我们的佛教重地敦煌莫高窟,“他对洞窟里的壁画有点不满,暗乎乎的,看着有点眼花。亮堂一点多好呢,他找了两个帮手,拎来一桶石灰。草扎的刷子装上一个长把,在石灰桶里蘸一蘸,开始他的粉刷。第一遍石灰刷得太薄,五颜六色还隐隐显现,农民做事就讲个认真,他再细细刷上第二遍。这儿空气干燥,一会儿石灰已经干透。什么也没有了,唐代的笑容,宋代的衣冠,洞中成了一片净白。道士擦了一把汗憨厚地一笑,顺便打听了一下石灰的市价。他算来算去,觉得暂时没有必要把更多的洞窟刷白,就刷这几个吧,他达观地放下了刷把。
...
1900 年 5 月 26 日清晨,王道士依然早起,辛辛苦苦地清除着一个洞窟中的积沙。没想到墙壁一震,裂开一条缝,里边似乎还有一个隐藏的洞穴。王道士有点奇怪,急忙把洞穴打开,嗬,满满实实一洞的古物!
...
1905 年 10 月,俄国人勃奥鲁切夫用一点点随身带着的俄国商品,换取了一大批文书经卷;1907 年 5 月,匈牙利人斯坦因用一叠子银元换取了二十四大箱经卷、三箱织绢和绘画;1908 年 7 月,法国人伯希和又用少量银元换去了十大车、六千多卷写本和画卷;1911 年 10 月,日本人吉川小一郎和橘瑞超用难以想象的低价换取了三百多卷写本和两尊唐塑;1914 年,斯坦因第二次又来,仍用一点银元换去五大箱、六百多卷经卷;……
...
王道士频频点头,深深鞠躬,还送出一程。他恭敬地称斯坦因为“司大人讳代诺”,称伯希和为“贝大人讳希和”。他的口袋里有了一些沉甸甸的银元,这是平常化缘时很难得到的。他依依惜别,感谢司大人、贝大人的“布施”。车队已经驶远,他还站在路口。沙漠上,两道深深的车辙。
...
出来辩驳为时已晚,我心头只是浮现出一个当代中国青年的几行诗句,那是他写给火烧圆明园的额尔金勋爵的:
 
我好恨
恨我没早生一个世纪
使我能与你对视着站立在
阴森幽暗的古堡
晨光微露的旷野
要么我拾起你扔下的白手套

要么你接住我甩过去的剑
要么你我各乘一匹战马
远远离开遮天的帅旗
离开如云的战阵
决胜负于城下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