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钩花的女子

(2006-07-15 17:25:10)
标签:

通花

茉莉花

钩针

潮汕人

分类: 【左岸之月】
 

       女子

 

〖点此欣赏本文录音版〗

(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女主持人金玉朗诵录制)

 

    
     无论时光的尘埃曾怎样改变一幅通花制品本来的颜色,但那由钩花女子钩出来的图案,以及关于茉莉花香的记忆,却宛如不凋之花,素净而鲜妍地绽开在我安静的日子里。面对通花,当年故乡钩花的女子,就与那通花图案一样鲜活地显影在我的眼前。

潮汕人爱花,无论城镇还是乡村,种的大多是实用的花花草草,有百日红、马樱丹、金不换等。其余的花草或可入药,或可入菜调味,但不不见得家家都种。惟有茉莉花 ,似乎并不是生活必需品,却恰恰在潮汕人的生活中处处有她清新的香,钩花女子尤其喜欢它。

家乡的女子一生下来,就不自觉地接受钩花艺术的熏陶。她们或趴在母亲的背上,或坐在母仔椅上,从小就看着母亲或是姐姐一边唱着歌儿,一边银针飞舞。年纪还很小的时候,她们就大都能钩出一些简单的花样。等到长大了,钩花的手艺已变得十分娴熟,自然就成了钩花的主力军。

钩花的女子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钩花的女子几乎遍布潮汕。在古旧民居的花巷头、外埕口、门楼、田园边,总有她们聚在一起的身影。通花是潮汕抽纱艺术的一部分,做通花的主要工具是钩针,家乡人俗称做通花为钩花。通花比绣品更为精致,工夫更细,一条细小的棉线,全凭一根细如大号绣花针、长约十厘米的钩针一针一针编织而成精美素雅的衣裙、头巾、桌布、窗帘和各种布制品的花边。所以,做通花其实是一项烦闷的事,需要长时间地坐着。幸好有茉莉花,为她们提神,养目。

乡村的人都很早起。每天清晨,勤劳的姐姐们在河边洗毕衣服,浇过自家门前的茉莉花树,就搬了凳子凑在一起拥着花巾开始钩织起来。那些茉莉跟乡村女子一样都是这般亲近土地,而且没有经过人为修剪,因而长得一样的壮实丰茂,有的一棵茉莉就成一片小树林。钩花时姐姐们一边说着话,或哼着曲子,一边不停地晃动亮闪闪的钩针,于是,日子也仿佛变得亮闪闪起来。一朵朵的花米,一幅幅的通花,就在纤指轻拈之间慢慢地出现了。花篮里放进顺手摘来的几枝茉莉,针花飞舞之时眼睛还可以睃巡过青翠的茉莉花丛,日子就这样有着一种天然的香氛。

  潮汕人喜欢喝工夫茶,钩花的姐姐也不例外。但她们不舍得停工,再说摆弄茶具手会沾上茶汁,如果染到通花就麻烦了,棉纱上的茶渍是极难洗净的,何况是不能洗的,会造成缩水变形。于是就得找机会招呼一个恰好闲着的男人为她们泡上一壶,照例要就近摘茉莉花放进壶中,冲出乡村特色的茉莉花。冲茶的地点还不能离得太近,怕溅着通花。所以,后来一边工作一边手握一瓶茉莉清茶畅饮的我常常想,那时候钩花的姐姐要是也有就好了。

 

                      钩花的女子

 

    夕阳西下,她们收工了,或许会相约去城里看场电影,或偷偷地不知跑去哪儿约会,但衣袋里总不会忘了揣几朵雪白的茉莉香花,有的还把花儿串成手链,欢畅的笑容点缀在乡野上,是一幅也可以钩成通花的民俗画。

       每忆起钩花的画面,心情就显得晶莹剔透起来。我常常会产生幻觉:钩花女子就是一朵朵的茉莉花幻化而成的。

 

 钩花的女子

    

    精美洁白的通花源源不断地从钩花女子的手中生成,就如茉莉清纯地吐露芳香。通花大体以白色的棉纱为原料, 一幅通花将完工之际,就垂在她们的身上,像一件长长的白纱裙子,衬托着那由潮汕的灵山秀水和优雅家风养出来的清俏而洁净的脸,那透明般的美感给了我的心灵以最原始的纯净, 也让我对优雅对质朴与淡泊有了最原始的理解。

        几岁时,每当父母上班,我也煞有介事地拿了一根钩针,甩着小小的辫子混迹于钩花的行列,向某一位姐姐讨了一小团纱线,说是学钩花,其实大部分时间纯属乱鼓捣。当时,只是觉得她们钩花的样子很好看,我想我也钩花,那肯定与她们一样好看,所以很得意,也装得十分认真。有一次,我终于学会钩出一朵花米来,虽然歪歪扭扭,难看之至,一位姐姐还是停下工来耐心而仔细地教我怎么钩才能更好些,还随口夸奖我。我一直忘不了她俯下脸看花米时的样子,记得她短短的刘海半掩光洁的前额,面颊嫩得发亮,带着茉莉花瓣般的气息。她的眼睛就像一泓秋水,荡漾着一丝宁静的笑意。十几岁的如花年华,很青春地开放,纯美得简单自然又灿烂得天真质朴,分明就是一朵刚刚吐蕊的茉莉花儿。小小的我竟在那一瞬莫名地看呆了!

 

钩花的女子   

      

    有时候,这一期的成品已交还花社,而下一期的任务还未领到,姐姐们便编织起自己的通花用品,如枕套、帽子、手袋以及衣服的花边等等。这些,往往钩得比花社的成品更好、更有艺术性。出色的钩花女子是不需要别人提供花样的,她心灵的每一次悸动,都会绽成一朵最好看的花。在那些荒芜的日子里,她们钩出来的花,让我感到这里还有青葱的岁月、嫣红的时光和洁白的梦。她们钩花赚来了钱,常用于补贴家用,要不就是攒起来,留着向未来买一些自己也可能说不清的希望。

细致精美而时尚的通花和勤巧的钩花女子,给了我人生之初美的启蒙和劳动的教育。

上小学时,我已经能钩花赚钱交学费和买小人书。从书本上,从父母教诲中,我知道很多关于外面的世界的事情,想象力也日渐丰富起来。常常想到我钩的通花就要飘洋过海,把一丝一 缕的美丽带到异国他乡,告诉他们在地球上,有一个孕育出如此尤物的地方叫做潮汕。我知道这些通花将轻盈地飘拂在樱花时节的东京,色彩斑斓的纽约,还有不夜的巴黎与起雾的伦敦------也许,它还会披挂在金碧辉煌的阿拉伯王宫甚至神秘的非洲部落。我想象在异国有一位优雅的庄园女主人用我钩出的通花装饰她高贵华丽的家。在某一个醉人的午后,通花做的窗帘就那样柔美地垂挂在阳光灿烂的落地玻璃窗边,揺曳无数的花影,轻轻撩动着她弹钢琴时偶尔的一个休止。另一幅通花则被她精心放置于原木茶几上,托起一杯茉莉花茶、热红茶或是一杯香浓的咖啡------

单纯的岁月里,想象总是单纯的。我总相信,勤劳便能换来自己想要的东西,包括理想的生活,而钩花女子的想法应更为实际一些。她们一点点地累积工钱,在心中一件件地为自己盘算该添置的嫁妆。有一位钩花钩得最好最快的姐姐,向她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她无疑已为自己攒够了出嫁的资本——人品以至艺品。她出嫁那天,摆了满满一屋子的欣喜,带走了一路长长的赞叹。那一刻,我想,无论这位姐姐以后还钩不钩花,她的勤巧仍足以为自己赢得美满的人生。

         如今,我常常拿笔和敲键盘的手已远离钩针,而家乡女子也不再专注于钩花了,人们有了更多可以赚钱的其他机会。纵使有人钩花,也只是闲着弄弄,消磨时间或在不意间用来显示一种娴静与优雅。要不,就为了怀旧而已。那曾经照亮世界眼睛的精美手工织品确实已属于过去的年代,唯有茉莉的香,穿透了时光,至今依然幽幽地散发着。

     后来,我听丈夫说他小时侯就很想娶一位钩花的姐姐做妻子的故事,不禁莞尔一笑。

钩花的女子

没想到那通花一样素淡而美丽的记忆,原来也有人还如此完好地珍藏着,包括那如水时光漂洗不去的少年情怀!在成长的过程中,人总要丢失些什么。不过我仍然相信总有一些无比宝贵的东西会留下来,也许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但它将会遗传下去,犹如钩花女子那温良灵巧的心性,犹如茉莉洁白无瑕的花瓣和飘越千年而不灭的清香,犹如这个世界美好的一切。钩花的女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人闲桂花香
后一篇:我们的天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人闲桂花香
    后一篇 >我们的天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