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小影美
周小影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46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见面》之六

(2009-03-16 00:53:05)
标签:

杂谈

    从那以后,见面这个词就被具体地提上了日程,成了他们聊天的主要话题。他们经常谈论着具体的车次,怎么来,怎么去,见面要做些什么。他还问她要怎么请假。就说私奔,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他给她一个极大的笑脸,仿佛就是他自己在那里哈哈大笑。

  从那以后,每次见到他的头像,她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先计算天数,算他们什么时候见面,然后接下来就开始幻想和他在火车站见面的刹那,他看见自己的刹那。

  有时候,她逛服装店就会想,到了那天,我穿什么衣服呢,鞋子呢,还有包呢。这样盘算着,心下惶惶,很急迫。

  有一次,天气很好,她站在一个商店的门口,头上悬着一个硕大的音箱,里面放着一首不知道名字的歌。她忽然就想到要和他见面了,刹那间,歌就像流水一样,“哗”地流淌下来。

  没过多久,她得了严重的感冒。在家里辗转反侧的一个晚上,她接到了他的第一个手机短信。是我,他说。极简洁的一句。她看到那一长串的外地号码,头似乎立即就不疼了。知道是你,她回答。

  有空给我发短信。他说。

  好。她答。

  从此,他们又多了一种方式说话。

  有时候望着手机,她觉得,似乎真的要见面了。但这感觉既玄妙又可怕。

  她经常推敲他们见面的情节,想像他见到自己第一眼时,眼里闪动的那一刹那。这让她觉得兴奋,就像看电影迟到了,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于是,接下来她迎上去,开口和他说了第一句话,他怎样的回答,然后他们并肩迈出那个陌生的嘈杂的候车广场。夕阳恰好西下。就像电影。他们嘴里吐出的是台词。这样想,感觉很假。

  在接到他的短信的时候,她才会想,原来这都是真的。确实有一个男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有一次,她照镜子,发现自己的脸上新生了几片微小的雀斑,马上想到他。问他,对雀斑怎么看。

  他回答,很好啊,有别样的风韵吧。

  可是这样的回答她并不甘心,又问,那如果没有呢。

  他说,你在说你自己么。

  她回答,是啊。

  哦,两边都是陷阱,怎样回答才好呢。他说。

  这样好了,无论你长得什么样,我都喜欢,行么。他说。

  喜欢?这个词在她心里咚地一声响,像某个琴键被冷不丁地砸下去。她忽然想到他曾经说过的“爱”。她说,对于见面,有点紧张。

  是的,我也有,还很焦灼。他说。

  希望没有压力。她说。

  怎么?他问。

  只要不说喜欢或别的,就可以。她说。

  他没有再说话。

晚上洗澡,她慢慢揉搓着自己的乳房,流水顺着身体向下流淌,然后旋转,进了地漏。忽然她想起了“肉体”。

  这个词从未在他们关于见面的谈话中出现过。当然,怎么可能出现呢。她不说,他更不会说。但隐隐地,她想有一些事情是注定会发生的呢。他们保持默契很久了,彼此对话很久了。很久。他们是互相说话最多的人了。

  她忽然紧张起来。男人不会有这样吧。男人只会兴奋。就像知道了远方有个等待他们的美妙的游乐场。而女人只有紧张。真不公平,她抱怨起来。一些零零碎碎地念头在她脑子里此起彼伏此消彼长。

有一次,他们聊到爱情,他说爱情里不仅是肉体,还应有极默契的精神。她不禁冷笑了,因为早前她的对象也曾这样对她说过。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原来还是肉体占了上风。肉体,似乎是男人感情里最有分量的砝码.

那是你没有和一个精神上有些默契的女人做过爱吧。于是她这样回答。

  是吧,热烈之后,还能躺在一起,说点什么,多么美好啊。他说。

  哦,真是类似啊,就连这句话也是。男人开始都这样说?她想。

  没有肉体,我真的很想知道,那种精神与肉体都很契合的感觉是什么,对我这个年纪,精神更重要。他说。

  任何事情都有期限。她说。

  是啊,有的期限是一小时,有的是一个月,有的就会是一辈子。他回答。

  一辈子?她沉默了,很怀疑。她确信男人无穷尽的好胃口,是这个世界上动力最强劲的机器,可以把一切咀嚼消化,吐出残渣。于是“肉体”一词消失了,像早晨的露珠,刚才还在,忽然就不见了

  类似的对话多了,她越来越觉得,关于见面,她的想法远比他直接。或者表面看,他显得要比她单纯。她想怀疑他的单纯,但又不屑怀疑。快来吧,有一天她说。怎么,他问。因为生活太无聊,她说。是的,生活是很无聊,他说。

她明白了一切会像电影一样,有开场,有高潮,有落幕。有长度,有限度。演完了,结束散场。不过又是生活常态的一部分罢了。

  但他似乎不这样想,至少表面上看,他似乎想赋予见面更多的东西。

  一天夜里,她睡意蒙眬中听到了手机接收短信的声音,打开来看,是他。

  生病了,躺在床上,和我说说话吧。他说。

  好。严重么?她说。

  不严重。他说。

  我们认识很长时间了。他说。

  嗯,有几个年头了。她回答。

  如果见到你爱上你,怎么办。他忽然问。

  她坐了起来,靠着床头,凝视着手机在黑暗中散发出的那片小小的光亮。心里一片宁静。

  你爱上我?那是因为你从没听到过我说“爱你”这两个字吧。她写道。

  不,是因为我心里还有热情。他回答。

问问你自己,真的还有认真爱一个女人的气力么?她说。

  你呢。他反问。

  哦,好像没有。她说。

  为什么一定要爱呢,和见面有关系么?她说。

  他没说话。过了很久,他写到,好吧,晚安。

  她把身子埋进被子里,在心里说,我不要爱,不要,我只要认真地做一场属于自己的爱。

  可是,很久,她也没睡着,索性爬起来打开了电脑。他果然在网上。

  她望着那个熟悉的头像,很认真地想,他为什么要提到爱呢。

  见面,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要爱。

  她写好这句话,点下发送,不等他回话就离开了。

  

  那天傍晚,天空飘着冷雨。空气,凉得透透的。

  这个城市里的人都穿上了短大衣。不知道从南方来的他,穿的是什么。不知道他看没看天气预报。忘了告诉他这里的天气状况。她站在人群里,低着头,望着靴子上那些细小的泥点,一些零碎的念头不断冒出来。

  她吸了一口气,鼻子跟着耸了一下,又吐出一口气。一小片白雾淡淡散去。天很暗,哪里有夕阳西下。她直起身子,把伞向上举了举。她想起他说的见面暗号。他说一部作品的名字,她说下一部。这当然是玩笑。他们如此熟悉。因为就在忽然涌动的人潮里,她一眼望见了他。

  他被人群裹挟着,跌跌撞撞。

  她叫着他的名字。 

  欢迎来到游乐场。她在心里说。使劲地挥手。

   他立即朝着她大踏步走过来。羞涩地笑着。整个人看上去无比常态。就像某篇小说里的一个恰当而奇妙的隐喻。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