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小影美
周小影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52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见面》之三

(2009-03-16 00:43:20)
标签:

杂谈

    有一次,夜很深了,她疲惫地回到家里,望着空空的四壁,心里忽然满是无奈和寂寞。她喝着啤酒,发现他还在线上。那个亮着的小小的头像,在那样安静的夜里像雾林中的一盏模糊的灯。打开第三瓶啤酒的时候,她对他说,你为什么要离我那么远。

  他似乎吃了一惊,怎么了,你?他问道。不开心么?

  我要见你,她说。他打出要和她视频聊天的信号。

  她拒绝了。告诉他并没有装摄像头。

  装一个摄像头吧。他说。

  她站起来,走到镜子面前,审视自己的脸,想像它出现在他的电脑屏幕上会怎样。然后摇摇头。她实在讨厌视频。她曾经试过,对方看上去要么鬼头鬼脑,要么意识不良。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平常生活的一些小动作被视频放大后,显得那样滑稽做作。她不能想像自己滑稽和做作出现在他眼前。

    我们还是文字聊天比较好,她说。

  好吧,他答。

  夜,越来越深。屋外的凉气渐渐渗进。

  他发来一首英文歌,然后离开了。你好好的。他说。

  她说,好。

  歌的旋律很柔和,她趴在那里认真地听着,尽管不知道唱的是什么。在低沉的女中音里,她渐渐感觉自己是一艘漂浮在夜海里的小船,身处茫茫的黑色和混沌中,无意识地飘摇着。后来,她泪眼朦胧地睡着了. 

    第二天,他们见面,对昨晚都没说什么。

     就像任何感情都有期限。到了第二年,她忽然觉得原来自己对他文字的激情减弱了。有的时候见到他,她会突然觉得,一切关于他的文字的话,自己似乎都说完了,心下讪讪起来。

  这一年里,他出名了。还拿过一个分量极重的全国性大奖。围绕他的争议总是有。他用那种与众不同的自伤式的方式写作,把自己当作祭坛上的牺牲,这让祭坛下的众人看见了自己的阴暗与渺小。多少让人不舒服。谁知道呢。反正没人愿意看见浮躁的生活下的伤口,特别是在知道那是一个无法愈合的永远会溃烂下去的伤口。

  渐渐地,她体会到这些,对他文字的好奇与思索淡了。再精彩的戏,多看几遍,总会倦。

  她不问,他也不大说了。也许他看出了她的淡淡的倦。

  有一次她对他说,你可能用力太猛了,因为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关系,你伤别人越重,伤自己就越重。

    其实这句话含了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她很想对他说,看一把大刀高高举了很久,观众就会很期待那把大刀能够放下,并在放下的一刹那,划出漂亮的明晃晃的刺目的一道白光。还要伴随充满力量的饱满的弧线。

  但她不能说,因为知道他的固执。他自始至终都认定自己是永远的大众的屠户。

  尽管她保留意见,但还是佩服他的勇气。毕竟在这年头如他这种认真单纯地思考写作,本身就让人敬佩。并且,在她看,其实作家就犹如艺人,没了自我的特色,也就丧失了意义丧失了生命。像他那样披荆斩棘的个性,相对时下所谓的文坛而言,还是有存在的必要罢。

   她长期保持着读书的习惯,也经常把自己的体会说给他听。后来,他们的话题也就自然而然从他的文字扩散开去。他们谈论各自喜爱或憎恨的作家,各自喜爱或憎恨的文学作品,各自喜爱或憎恨的文学观世界观。这样的对话让她觉得更过瘾。

  为什么要写作,现在看,这真是个问题。有一次,他这样说。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