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子LY
云子L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3,447
  • 关注人气:3,7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蝶儿翩翩》——读云子诗《心绪》、长篇小说《蝶儿飞回来了》/巴中伊蔓儿

(2015-07-25 16:03:44)
分类: 评论(点评或评人)·说诗谈文

      看,蝶儿翩翩

      ——读云子诗《心绪》、长篇小说《蝶儿飞回来了》

        巴中伊蔓儿作

                                    

  每一个清晨,声声鸟鸣,就是我生物钟的闹铃,他们将我一次次从酣梦中唤醒。

  而当我早早醒在这样一个七月的清晨,鸟儿们还未曾睡醒,我却不想惊扰了他们,保持一份岁月难能的宁静。我要用我的笔触,追溯我的灵魂与隔夜一群梦中的精灵们共舞红尘。

  当我淡墨书香地标下“看,蝶儿翩翩”,这五个像极了你笔尖氤氲的玉润珠圆,我就知道,我与这只蝶儿和你生息的每一寸土地,及你所繁衍一代代子孙们的后裔,已结下柔丝纤纤的缘份。

  与平素一样,那也是在这一季的一个七月的晨起,习惯打开电脑,与一些文字话缠绵共舞蹈。在博客个人中心的关注里被关注了一个梦一样柔腻云一样缥缈蝶儿一样曼妙的,名叫“云子”的女子。只轻轻的,一次鼠标向左的偏离,我便跌落隶属于你的那一片富足而辽阔的天地。

  那是一颗玲珑慧心和真知才情织锦的文字汪洋海的天和地。我俨然一个天外来客,水土不服地在这片汪洋里起起落落、浮浮沉沉地颠簸了好些个时辰,也无力提足上岸,回到缘前。以致当晚的梦境,又植入一帘新的情景。那些白日咀嚼的,关于你那些甲骨,小篆,隶,楷,草,行统统破茧化蝶,联袂带襟,翩翩起舞,结队成群。我那些渴慕得无眠的灵魂久久徘徊于你那些沃田犁铧水响、荷锄挑担的笔耕。一路捡拾,一路细嗅这肥腴的土地,硕果丰存遗落的粒粒惠穗的甜馨,及那些黄澄澄的画意诗韵。

  从《连云港之行》,云子海边留影,《海恋》一系列相片,诗歌《心绪》及35万字的长篇小说《蝶儿飞回来了》的浓墨重彩里,久久地、深深地读你。正值“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我的心和灵魂便与这位水湄伊人有了灵犀皈依。

  就这样一位婉约浪漫而又腹有诗书的女子,尘世定然有一方灵秀的水土,方能孕出。对于这样一位纯粹的女子,我只愿红袖轻挽,长歌漫弹,高扬一曲《高山流水》的乐帆,抵达你长治久安涟漪潋滟的心岸。

  彼时的我,如此的想,自己已令自己心旌荡漾。是否也有和弦知音,像我一样,只愿顺着逆流,沿着音阶而上。像歌中所唱,静静地,依偎在她诗情画意的身旁?徜徉于她蝶翼翩翩,羽翎旋舞的天堂?

  可否在这七月清凉的早上,让我高擎缘份的杯盏,斟满《心绪》的陈年佳酿,迎着霞光万丈,用醉意朦胧的眸光,打捞起,粼粼微漾于葡萄酒里的圆月亮?

  《心绪》/云子

  心绪,是/一杯葡萄酒/月亮映在里面/早晨四点钟的风/有些辛酸

  还是坐在床沿上/分析鸡鸣和晨曦/对着不该来的打火机/谈情说爱

  烛光变调的步子/茶水舞在窗帘上/烟盒跳来跳去

  音乐讲画中的伤痛/行走的语言/被路灯拉扯/远处,那影子/在泥土上弹出泪的节奏

    早晨四点钟应该是鸟鸣和晨露都还睡意朦胧的美好时光,这个美丽女子的“心绪”,会有着怎样纠结盘缠的,如“音乐讲画中”那样的“伤痛”?竟脆弱得被远处“那影子”“在泥土上弹出泪的节奏”?

  这节奏,是续写雨打芭蕉的奇传?演绎滴水穿石的经典?还是潇湘女在饮泣啊?置身这样的情境,怎不令人心疼!多想,掂一方手绢,为她轻拭泪痕。多想,这只蝶儿,快快舞上“那影子”的指尖,翅羽掠过“那影子”的唇瓣,任“那影子”,吻干眼睫的檐边,所有滴落的伤感,舒展如花笑靥。

  早晨四点钟的心绪,这又是一怀怎样的“心绪”啊?读着这样的心绪,意象竟美得像三月桃花的爱情,是那么生动,那么迷人,那么绚丽,那么心悸。美得像柳条一样窈窕,一样妖娆,一样纤细,一样无与伦比!

  一杯葡萄酒,是破译幸福的密码吗?足以让人沉醉!一个人的夜,饮不尽月亮的盈缺。思念,搅拌在一杯酒里,自然而然就滋生了一种心酸味。

  往事如烟,最难留的是缘,情感沦陷,并非风过而伤感。是谁憔悴了彼岸花容玉颜,瘦了蝶儿的柔胰肠纤?自然而然便有泪轻弹……

  坐在床沿,打火机、烛光、烟盒、音乐、茶水、路灯、窗帘,鸡鸣和晨曦,这些笔触捕捉的意象的身影,权当分析、舞、跳、讲、弹等一系列动词,来完成这一怀沉重“心绪”的消遣。而“心绪”本身,就是一路“行走”而未曾停歇的“语言”,被“路灯拉扯”着向前,光明驱赶着黑暗。她们行走的步调蝶儿一样轻曼而又一步一个足点,旋舞到远处“那影子”的身边。

  “远处”,是时间制造的距离,才有了“辛酸”的伏笔,才有了“伤痛”的印迹。

  “那影子”定然生息在“泥土”的根部,以“泥土”为本方能立足。我参不透“那影子”是“倒立的影子”还是“直立的影子”,是“尘上的影子”还是“尘下的影子”?若然,怎忍,怎堪,让“心绪”疯长的藤条枝蔓,像横空被“那影子”“在泥土上弹出泪的节奏”蛰了一下腰,恍然穿心万箭,蓦生一种痛疼感,以致自己把自己垂掉成晶莹剔透的雨檐?

  最末一句堪称经典,深化了立意,提升了主题,又道出了“辛酸”的源头,也指控了制造一纸“伤痛”的罪魁祸首。

                                       

  继云儿《心绪》之后,读到《“这里”是哪里?》。这是中国诗魂诗“疯子”孙建军(国家一级作家,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序云儿第四部诗集之际,如此回味初遇云儿及她投稿的一幕:

    青年女诗人云子即将出版她的第四部诗集《就在这里爱你》了,是一件可喜可贺之事。

    读过清样之后,回想起那一年在《星星》诗刊编辑部与她初识,那时她是成都一所纺织工业学院的学生,却抱着一大叠手抄诗稿,急匆匆闯了进来。手稿至少有诗两百余首,往我桌上一放,明眸中闪动着一种狂热追求中才有的“迷失”状光芒,滔滔不绝地,近似逼迫似地让人听她每一首诗的创作过程。

  她语速之飞快,情绪之激昂,几乎让人插不上话。终于有我说话机会,并告之她没有一首达到发表水平时,她竟然轻声抽泣起来,一下子惊动了所有同事(一个长得乖的带泪的女生,用“惊”字形容不为奇),也包括主编叶延滨。后来大家一起安慰说服,其中也有先好好读书,慢慢写诗一类的话,她终于红着眼圈走了。

   哦,多么青葱的岁月,多么可爱的天使!

  那个“哭着鼻子,红着眼圈”步出编辑室,直到身影消逝于那段历史……

  那个因结缘文字而爱诗而写诗而痴缠于诗的女子,她并没有因两百余首诗,从编辑一句“没有一首达到发表水平”这一锤定音的生死断论而华丽转身。步出编辑室的同时而步出文字,远离了诗。

  到如今,青春依旧,风姿绰约的云儿,已有第四部诗集问世的云儿,已经是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外散文诗学会理事,网络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华诗人协会副主席,《中国风》杂志创始人·总编辑,《中华诗魂》杂志主编,《齐鲁诗歌》杂志、《齐鲁诗歌报》执行总编,《岚》杂志副主编,《经典短诗·当代方阵》策划·主编,《中国当代千人诗歌》实力卷策划总监•主编等等(共主编出了7部书,6部国图已收藏)那么多光鲜头衔兼作家、诗人的云儿。那么她本身及她的文字她的诗,又是以怎样一种姿势,而走向成熟走向繁盛的发展态势?又经历了怎样的潜心修行,悟道参禅,凤凰浴火的狱炼才化蝶破蛮?除了她自己最明白最透彻最有发言权,我们都不得而知。那么,就让我们走近云儿,走进她用真知才情和泉涌文思织锦的诸多文事。(罗列文后)

  其中,《蝶儿飞回来了》——就是云儿所著的一部35万字的长篇小说(闭关8个月完成的),一部成都女子的都市情感•都市牧歌,早已在全球知名度的“起点小说网”上发表了。

  《蝶儿飞回来了》主要写一个才貌俱佳的女主人公惠子与三位男主人公的情感纠葛,而铺陈的故事历程。故事以惠子波澜起伏的情感走势为中轴线,将全文贯穿。以青涩爱恋彭锐(一个俊朗飘逸的同班同学),失意后邂逅痴缠的景点刘疆(一个风度儒雅的已婚男人),婚姻里走进双重变态者的银龙(一个社会渣子,残忍至极的黑老大),这三个外貌、性格、喜好、品行各异的男人为缀点。精彩纷呈的故事如信手掂来,悬念跌宕,波澜万端,个中精细无以累计。一层层展开,一层层递进,一环扣一环,故事套故事,篇篇连贯又各自成景。使之主旨文意有灵有肉,有魂有体。可以说,云儿这部长篇小说,着墨于小情怀,铺开的是大世界。包揽世间万象,人生百态,简直就是现实社会都市生活的一个缩影,一个翻新,又不愧一部书写爱情圆满回归的长篇大论。

    尤喜欢云儿每篇故事开头,用《惠子日记》的点题方式:

    1漂亮的城市,把它诱人的风,画在了每个行人的身上

    2潮湿的稿笺,发烫了的文字,将寄给三月,寄给心中的春天

    3开放的春天……一个很久很久的故事,开始在我的辫子上生长

    4听窗外,细细的南方雨声,和我一同读生活的页码

    5惊诧你的眼神,去追拾散落了的名字。用清晨的书笺,投给夜晚,糊在小径上
    6如期而来的眼神,用笋叶子在屋檐下,敲响季节钟声

    7一枚晶莹的果子,多情而痴情……将阳光设计为誓言,表述这帧风景,表述这帧纪念

    8水草无语,星月无语,人无语——世界如果只有你我,也将合成一部历史

    9我寻到了一口井,那清澈透明的眼睛,你就在我的面前,底中长满了丰富的表情……

    10恋人脸上的音乐,透明许多软语……

    11时间想告诉你,远方的星光、月光、阳光,时间激动地等着你
    12夕阳染红了黄昏……山菊花在月光下为你开放晶莹的情怀
    13鞋子里藏满路的声音,眼睛中藏满日子的表情,就在一封封信里,给你明明丽丽的情绪

    ……

    这些灵动的文字,将故事的门扉轻启,字字珠玑禅意,蕴含哲理。又字字都包裹不住一个纯纯女儿家的心思满溢。

    这些灵魂盛开的句读,散发着思想的幽香,以彩蝶旋转的姿态翩翩逸出,婉约唯美,炫舞成一幅幅最美的艺术画轴。

    而笔者绝不拘谨于光鲜靓丽的包裹,为故事情节及发展填充了足够丰腴饱满的内容,杜绝苍白和晦涩。让我们紧跟云儿神喻的笔触,走进惠子的情感独舞。才情俱佳又美丽善良的惠子,那段青涩爱恋,彭锐的父亲是公安局长,其母是主任医师。她因了惠子父母只是工人阶层的骨子里的“门第关系”,而棒打鸳鸯各自飞,等惠子读完大学参加工作已是数年以后。在一次投稿中邂逅时为作家编辑的刘疆。这个风度儒雅、成熟稳重的已婚男子,其实在惠子情感封闭,执著文字的阅读生涯里,早早灵犀的似曾相识。是他的才情和学识,再次点燃了惠子心如芷水的灵魂渴慕。她为了追求灵魂深处向往的真情至爱,已达到堪称癫狂的边缘,且看她如何向他剖白热血暴涨的少女情怀:

    很快又到了周末,星期六,惠子在寝室外面的一株树上采摘了几十片叶子,用水洗净,放在桌上。守候着这堆叶子,一个个绿色的思绪涌在笔端,惠子写了三封简短的信。惠子把三封信和几十片叶子装在一个大大的信封里。

   第一封:
          这几天,我行尸走肉地活着,生命没有源泉,心灵已经萎缩,情
      感一片枯黄。
          上帝,求求你,赐给我灵魂的一把锁,我要敲开男人的胸膛。这
      个男人是刘疆。
          我胸前的十字架,它仿佛勒紧了我,我喘不过气来,我需要爱的神,
      给我爱的力量,给我爱的伟大,耶稣的十字架才会走开。这个爱的神是
      刘疆。
          睡梦中,枕着夜色,我需要男人的呼吸男人的汗液男人的鼾声,浇
      灌我的田野。 这个男人是刘疆。
    第二封:
          疆,我的爱,是你给我触电的感觉,我心灵之伤痛被你愈合了。我
      全身所有的毛孔,被你唤回了生机,你是上苍注定给我的快乐。有你,
      我太快乐了。
          疆,我的爱,我才不管你的老婆你的家庭呢?为爱牺牲,为情舍身,
      我要去争去抢去夺取,用战斗赢回那片希望。
          疆,我的爱,你吻我吧,我需要你的胡子疯狂地扎在我的额上眼上
      鼻上唇上胸部上大腿上……火辣辣地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爱更充实更美
      好。
    第三封:
          我的疆,我要用几十片绿色的叶子装饰你绿色的梦,梦中是我绿色的
      衣裙,每天为你翩翩起舞着生活的美好时光。
          我的疆,你可用一片片绿色的叶子编织一个个绿色的杯子,杯子里盛
      满清水,我要躺在清水中做你永远的出水芙蓉,开出的花儿是你清新的文章。
          我的疆,我们在绿色中一次次偷吃禁果,用绿色塑造一个天才的婴儿,
      婴儿脉管里汩汩流淌的血液,在呼唤绿色的真理,一半像你一半像我。
    哦,三首炽烈的爱情诗,大有蝶儿赴汤蹈火奋不顾身的趋势,足以融化任何雪域冰山的坚持!

  哦,真是三首别具匠心又独树一帜的熊熊燃烧的爱情诗,既体现了惠子像云儿本身自喻为“又痴情又疯狂又野性又温柔的女人”,又体现了云儿深厚的文学底蕴和浓郁的文化气息,更将惠子那颗被爱火燃烧的身心和灵魂刻画得入木三分,彼时,她多渴盼刘疆成为她那连绵起伏的三千里江山的主人,寸土寸金地被他占领。

  面对惠子有如排山倒海的爱情攻势,再怎么坐怀不乱,稳如泰山的男子,心中堆砌的自认为坚石若磐的情感堡垒也会轰然沦陷。更何况刘疆这个虚怀若谷、温润如春,同期同步地被惠子所吸引的男子?惠子这三把情爱之火,怎能不烧遍他整个燎原?他是爱上她了,这个才情而率真的女子,他像是爱上他最爱最爱甜香可口爱不释手的黑葡萄。然而,他却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原始欲望或行一时之乐之快而自私粗略地爱,那样与轻浮者伪善者有什么分别?他爱她,就标志着他要面对选择和取合。尽管,惠子一再申明,不在乎形式,只在乎他这个人。但,刘疆要坚持刘疆他自己做人的行为准则和处事风格。

  这是一个极品男人面对两个极品女人的决断(惠子是个诗情画意的绝色美人儿,妻子是个风情万种、柔情似水的美丽女人),相信这是时下优秀男人都会不期而遇的景点。而云儿用道义和人格做底线,用感恩和责任做筛选。在她的笔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一个知识分子的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我想这也是让人明白一个道理,感情不似一加一,或几何证明题,答案有且只有唯一。感情,可以广选博览的欣赏、喜欢,却又并非要在现实生活中与其扯上任何关联,一生纠结痴缠。小说男主人公之一刘疆就是这样的典范。他既爱妻子刘群,也爱惠子,二选一的选择题。他选择古老的方式,用情感的天平来量称,一端摆放的砝码是妻子和儿子,另一端的砝码是惠子,他只能选择天平倾斜的一端。他爱惠子,他把她当一个涉世不深的纯纯的孩子,他对她的爱不愿有半点闪失。他爱她,就要给她婚姻,对她承担一个男人所理应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唯如此,面对惠子的渴慕与索求,他才会名正言顺地去回应,给她爱情最美的和声。否则,一切都只是浮光掠影,哪怕一生,留下遗憾的裂痕。因为懂得,放手也是爱的别称,他深信,会有更宽厚的绿叶做她这朵红花一生最烫贴的陪衬。

  故事梗概:

    来自古县城古街的绝色美人儿惠子,她是光绪年间威武将军的后代,可父母亲是普通工人。惠子在成都读高中时与父亲是成都市公安局局长、母亲是主任医师的同班同学彭锐痴情地相爱了,因门不当户不对,被彭锐的母亲棒打鸳鸯散。
    之后,爱情受伤的惠子以写诗写小说来封闭自己读完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在一次投稿时,又与有老婆的作家刘疆疯狂地相恋了,后因惠子的父亲换肾需要二十三万元的手术费,不得不嫁给做手机生意的大老板银龙,银龙既是整人十分残忍的黑社会老大,又是心理和生理组合的双重变态者。身心受到极度摧残的惠子,一次偶然的机会,和与银龙做手机生意的初恋情人彭锐再次相遇了。

  经历了无数次情感坎坷、失败婚姻的彭锐,多年来,在心中不断地思念惠子,坚信有一天,那飞走的蝴蝶会飞回到自己的身边。在一次非常特殊的官司中,彭锐赢了银龙所有的财产,也就赢回了惠子,那飞走了的蝴蝶终于飞回来了。同时银龙也得到了法律应有的制裁。那古县城的古街也拆了,但惠子的美丽和故事永远传说在风中。

  是的,在这个尘世,任谁有通天降地之能,也改变不了人本真的宿命。惠子,这艺术的缩影,尘俗竟也成了左右她命运的克星。

  为了父亲换肾的一大笔资金,别无他法,万般无奈的她赌上了自己的婚姻和人生。被银龙这个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变态者凌辱、践踏、蹂躏、摧残,早将人格和尊严踏为齑粉,却从未真正地做过一次女人。别人是虽死犹生。而惠子彼时的心境是视死如生,何处去寻找女子的自信和自尊?谁又能心生疼爱与怜悯,唱一曲古典韵,缝合那颗破碎不堪的芭蕉心?

    银龙那个富丽堂皇的城堡,生活着的并非传说中的美丽高贵的白雪公主,它实际上是关闭惠子的专用鸟笼。对惠子来说,这城堡就是人间地狱,是关押囚犯的监牢。她整天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在银龙打打骂骂,花样百出的淫威之下,万般无奈又艰难屈辱地活着。当再次逢遇刘疆,也可以说彼此灵犀的刻意。她不管不顾了,坚决而勇敢地投入他宽阔而温馨的怀抱,哪怕是蝶儿扑火的焚烧……她控诉,她无助,她饮泣,她的泪湿了他的衣,她的悲伤碎了一地。而刘疆,他只是个穷酸的秀才,他内疚,他忏悔,他心疼,却拿不出银子为她赎身。

惠子动情地拽住了刘疆转身离去的脚步,关上了图书室的大门。她把自己和所爱的人关在门内,将世俗的一切,用一道门来阻隔。她不能再等,也勿须再等谁,她只想让她此前最爱的人,水乳交融地将她变为一个真正的实际意义上的女人,成为日后美好人生值得回忆的一个深深烙印。面对惠子的坎坷命运,刘疆心中翻江倒海五味杂陈,他一直不愿深入他未曾到过的森林,是因为他想让她完好无损,殊知,别人却给她内心和灵魂留下最深的伤痕。他不再犹疑,抛却抑郁烦闷,感应着她的感应,一切的发生都自然得水到渠成。他要用他的身心和灵魂好好地疼惜、抚慰、缝补怀中楚楚动人的小可怜。他们身心合一,灵魂共振,在图书室的大床上,奏响人世间关于爱情最美的乐音……

  几处性爱的大写特写,读之都令人胆颤心惊。这也体现了云儿火辣辣的脾性、火辣辣的热情火辣辣的心,火辣辣里的柔情、可爱,也体现了云儿的坦诚、爽直与率真,也体现了云儿笔下的性爱艺术:爱是神圣的,情是伟大的,性是爱到极点的升华,升华到了最高境界的美。只要是成人,谁都会懂了明了性,却少有人敢落下这敏感地带的一字一文。这也一并成为我赞赏和佩服云儿的原因。

    云儿不仅用自己的真知灼见和学识才情在写,更是用良心人性、仁德与大爱的情怀在写——这人世间的真善美与假丑恶的对决。彭锐,虽然与银龙在生意场与惠子问题上,针尖对麦芒地有太多不见硝烟的战争。却用一颗宽容大度的悲悯之心,体恤他是昔日的合作哥们。银龙,他使尽人所不能想,人所不能及的手段和方式来凌辱和折腾惠子及他们的婚姻。但惠子,多么善良善解的惠子却恨不起他这个人,仍然感恩他曾救了自己父亲的命,尽管这本身就是银龙设置的一个陷阱。虽然银龙坏事做尽,恶贯满盈,人人恨不能得而诛之。自古邪不胜正,他最终受到了良心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他的滔天罪行,自有后来人定论。

    经历了世事,感情千疮百孔,婚姻节节受挫的两个人。凝眸处,念念不忘了彼此,你依然是我烟雨江南荷香堤岸初恋痴缠的那抹清影。我源头水尾地刨挖追寻,才通体透明,原来这是彭锐母亲,一锄种下的红豆相思最深的病根。

    惠子与彭锐爱情的轮回与重生,亦是玄幻般的故事铺陈。惠子若不做了银龙婚姻的祭奠品,与他生意上的伙伴彭锐重逢。茫茫人海,又何处去觅踪三生既定的始终恋人?这些并非要依靠了命,这都是云儿柔肠百结,千回百转的心血结晶,和努力积极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一种至高境界的突奔。 

    生活的磨砺,日渐走向成熟的彭锐,精明而能干的彭锐。他完全有能力和精力打败银龙,赢得银龙的财富,赢得精神的托付。可是,因为惠子他放了银龙一手。可是,最后,还是因为惠子他又赢了银龙官司。

  是的,蝶儿飞回来了。那场人生特定的官司,就注定自己心爱的蝶儿,要飞回属于自己的红尘阡陌。

                                          

  读这样的情感小说,从青涩时代便一直是我的痴诚我的执著我的最爱。如今青春不在。梦,也早已醒来。快节奏的生活模式,已经不允许我开着小差,追踪书页中太过完美的情和爱。只不过是自己将自己从艺术的情怀,剥离到现实生活中的油盐酱醋茶的琐俗中来。蝶儿让我再次迷上《蝶儿飞回来了》,就像那段少女时光迷恋《梦的衣裳》、《聚散两依依》、《在水一方》、《彩霞满天》……那么悱恻,那么缠绵……

  彼时,尽管有同学妄加断言,说琼瑶这些个小说属淫秽小说,我却一直不敢苟同。欣赏任何一件或一篇艺术作品,就像你对待生活中的任意事物,持一种什么样的眼光和态度,吸收的是什么样的营养成份。如果你用欣赏的眼光,觉得一切是本真的良秀的纯洁的美好的,那么她便如是。是问,一个健康正常的人谁不憧憬,谁不渴望,谁又不向往爱情?尤其是正值妙龄!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提起这首百多年来在全世界广为传诵的诗篇,人们便会想起它的作者——匈牙利诗人裴多菲。可见爱情在生命中的价值比。博友幽兰文中出现过台湾作家刘墉的一句话:“爱是生命,生命是为了爱”,可见,爱在生命里,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或许可以说爱是生命本身。虽然他的“爱”是泛指的广义的,包括亲情爱情友情,这些人所滋生的任何情愫都或多或少无不蕴含着爱的成份。爱就像空气,无孔不入。包括任何的素常生活或文学艺术,比如无论什么样的电视剧或电影,哪怕氛围多么紧张恶劣,战争打得再怎么激烈,也要涂点爱情的脂粉。这才是有滋有味的真人生,真性情。诚然,若一个没有爱也不具备爱的能力的人,是多么可悲又可怜。那么,他的人生,也定然是阴暗的晦涩的,如一潭死水。

  《蝶儿飞回来了》就是一部情景交融、意蕴深沉的旷世隽永之作,集诗歌、散文、小说于一体的艺术表现形式和行文风格的厚重之作。

    “来自古县城古街的绝色美人儿惠子,她是光绪年间威武将军的后代……”光是那取材和构思就够独特够份量够吸引人,只是本人有些胆怯,不敢妄评丁点儿惠子的家庭背景,深怕一些语言暗淡了惠子骨子里的古典美。啊,还是让惠子还是让蝶儿的独美和唯美深刻在我心中吧。
     对于对蝶儿的爱,我得以仰望的姿态,看,蝶儿翩翩。书香翰墨掀起她炫彩缤纷的翼翅。从《蝶儿飞回来了》舞出爱情曲曲折折、袅袅娜娜的回归线。也从现世中旋出了篇篇梦的锦缎,飞向了眸光所不能企及的远天……

                                                                                                  风景美:云子笔下惠子少女情怀的情书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0hill.html

风景美:云子笔下刘疆答惠子的情书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0hjvc.html

 

附云子简介:

    云子,本名李艳,网名云雾深处,小名云儿,70后,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外散文诗学会理事,中华诗人协会副主席,《中华诗魂》杂志主编,《齐鲁诗歌报》执行总编,《中国风》杂志总编,《中国当代千人诗歌》实力卷(卷3)策划·主编(征稿中)。作家诗人,成都人。

    写诗、散文、随笔、评论、小说。在《星星诗刊》《青年作家》《四川文学》《女子文学》《绿风》《秦都》《华语诗刊》《东坡诗刊》《东坡文学》《散文诗世界》《渠江文艺》》《岷州文学》《巴蜀风》《品文》《大众文化》《四川科技报》《人民日报》等国内外200多家报刊发表作品,另《重庆文化报》《四川工人日报》《四川日报》《乐山日报》《厂长经理日报》等八九家报还刊登了本人出版诗集的广告。

    作品曾获《星星诗刊》精品大赛佳作奖和其它多项诗歌奖,也多次担任诗歌大赛奖的评委。诗作入选20多种选本,诗作被多家刊物设为专栏,和被多家论坛及网站采用,且被数十家网刊选发、转发,诗作和诗集及主编的书被60多家陈列馆和图书馆收藏(包括国图)。著有35万字的长篇小说《蝶儿飞回来了》,是全球知名度的“起点中文网”的A级签约作家。

    出版有主编的书6部:《经典短诗·当代方阵》,《中国当代诗歌精品大全》《中国当代红色诗歌选编》《中国当代千人诗歌·先锋卷》《当代千人诗歌·精华卷》《中国诗歌精品大观》,出版有参与主编的书2部和参与主编的杂志1家,出版有个人诗集3部:《素色的风多彩的云》(再版过)《这都是你的》《云子诗选》,另有1部个人诗集《就在这里爱你》即将出版,另其它3部策划·主编的书待出版。

 

附云子诸多文事及衔接链条:                                                

云子醉魂的近1万字的《初恋记忆》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0jhfd.html

云子烧魂的散文故事《梦回一场——被外星上的情哥哥绑架的记忆》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2gi.html

云子的烧诗《我的下唇上有颗痣》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79s.html

云子的“骚”诗《女人的自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9fd.html

云子的燃诗《沐浴》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b1u.html

云子的古今穿越情诗《狐惑》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hse.html

云子的配乐朗诵诗(视频)《女人魂》三部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b8f.html

云子的爱国诗《钓鱼岛写意》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5cq.html

云子的赞革命烈士诗《野草——写给焦裕录》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aly.html

云子的大爱诗《诗与你同在,爱与你同在——致雅安·芦山》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be1.html

云子受《麦芒》杂志之邀的诗《九零后的春天——致〈麦芒〉》《麦子的春天——自我雅和》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euc.html

云子的短诗60首汇展(9行内)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eb6.html

云子的诗:遗落的心,遗落的情(35片断)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vmxe.html

 

                                                    2015/7/24伊蔓儿落笔于广花

 

 《看,蝶儿翩翩》——读云子诗《心绪》、长篇小说《蝶儿飞回来了》/巴中伊蔓儿

云子,南京总统府里留影

云子语:一份风中的友谊,一份时间里的缘分,在这激情燃烧的夏天,云儿邂逅了蔓儿,亲,来一个热烈的拥抱:感动你的情怀与心声,谢谢你这份精美的礼物——好一篇精彩的文章,云儿收藏在心了!喜欢蔓儿谦虚灵气美丽的文字,因此蔓儿的片语也展示出来

蔓儿语:云儿,晚上好!蔓儿能读到你的文归功于缘,也因了喜欢。蔓儿那几晚跟踪你的小说,思想兴奋得难以入眠,梦里还梦到,与你面对面的交谈,早上就忍不住要写点什么。但蔓儿实在是才疏学浅,自己都写不成一篇令自己能满意的文,更无从谈起为谁写评,所以这篇文属什么载体,自己都无法定论。知道诸多名家读你写你,从多诗人们品你赞你为你写诗写评,蔓儿诚惶诚恐,真有点胆颤心惊。怕只怕,会错了、曲解了云儿的主旨文意和和思想情境……

 

云子创刊的《中国风》杂志在启动中详情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vp0v.html

云子主编的《中国当代千人诗歌》实力卷(卷3)征稿中,入选作者名单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v79t.html 此大型诗集即将由知名出版社出版,全国新华书店发行。云子已主编出版了6部书(国图已收藏)。

 

 

 巴中伊蔓儿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561199313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