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子LY
云子L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980
  • 关注人气:3,7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魂:一个承认的过程 ——由云子《女人魂》所想到的/梁永周作,发表在《炎黄诗学》2013年第3期

(2013-09-02 12:43:49)
标签:

情魂·性魂·诗魂

《女人魂》/云子作

精彩之评/梁永周作

诚谢而存念转也

发表在《炎黄诗学》

分类: 评论(点评或评人)·说诗谈文

此篇发表在《炎黄诗学》杂志2013年第3期

一个承认的过程

       ——由云子《女人魂》所想到的

                   梁永周

云子这三首诗作的时候,我有些震颤了。所谓震颤是来源于那种真实感,那种勇敢,当然也是有一点点惧怕感。对于我这个未能从男孩完全过渡到男人行列的90后来说 实在难以驾驭。但是以自己的视角来欣赏也未尝不可。便断然写此感受,以表达自己之观点。

魂,这已然奠定了一种真实性,而真实无非是一种自我承认的过程。承认自己,承认社会,承认整个人类的共性,或是单个人类群体的定义等。将生活的面具扯下,把每个黑暗角落摊开,开诚布公的承认秘密。对于性的隐私性。性——是人生理欲望以及精神渴求所牵连出来的行为本身,所以归终是取决于人对于思想的驾驭,以及灵魂的重量虚设与标衡的准确性。当然这仅是我个人的认知与推理罢了!

没有甘愿寂寞的人,同样一种生理需求的活动必然性,谁都知晓,却大都避讳谈论,从而导致了其私密性。骚情,甚至是狂乱成为一种欲求,但是很少有人坦诚面对、直言不讳。男人之间对其谈论称之为“交流”;女人之间的谈论称之为“夜话”;而男女之间的谈论大都归为“流氓”。写这些就作为铺陈吧,因为这势必引起一场躁动。

莫言对于“性”的论述,以一个孩子的视角,第三者的旁观写意。而云子则是用一杆灵巧的笔。有女人的线条、男人的胸肌,更有一个嵌合的美感与凸显矛盾的呈现。上帝造物者的本意在此呈现。

海子在《九盏灯》之<</FONT>月亮>中这样表述“少女在木柴上/每月一次,发现鲜血/海底下的大火咬着她的双腿/我看见远离大海的少女/脸上大火熊熊。”而云子“入夜。不知名的野花开在下唇上/上帝在女儿河中,用泥土的颜色赐我这一痣/黑色,若隐若现,你从云雾中走来,偷了我的心。”多了些柔滑与意向的渗透,领袖之中有了些铺陈,慢条斯理就像是所谓的“前戏”。第一首诗歌表达一种相一的超脱感,那情那性飘然如罂粟的快乐对情哥哥至爱的思与念,诗人用了较多的笔墨来通透“沸点”的快感。内心的表白,细节的刻画,以及状态的形容,会令人想入非非,醉入其中著名作家诗人孙建军老师读后说,这是云子近期修炼许久爆发的天才之作。读到诗尾,更见不同凡响之唱:者《诗经》者屈子,现代诗人前卫而传统,难能可贵!

第二首《沐浴》更多的是来表达欲望,运用意向的虚掩来走向现实的纰漏,进入森林,亦或是镶嵌骚情、狂乱都已欲望操纵的呈现。“与你做成醉人的风景。可是,没你影/她只好把燃烧的身子淹没在浴缸里/让水温撩拔她炽热的呼吸/自恋迷情的春天,自我抚摸滚烫的身子/此刻的她是一首发情的诗,一点就燃的快感女人”孤寂状态下更能够凸显出“欲望”之强烈相见的那个人,思念的那个人,心与身的等待啊……似乎有种罂粟般的“瘾”

其实我最看中的是第三首《女人的自白》它的意志、真实与坦然,还有意象内质呈现重量的比对性,就像是同等价值的物件才能交换,在此则是同等层次的意象才能置换一样,当然物事的价值也取决于所处的环境以及状态。云子在意象的选取上很好的把了这一点!“床上。你与时间久久地进入我的身体/我这块为你荒了几千年的地,就等在今朝/只因梦幻中的一段情,面对高潮跌宕起伏。”“抒写。对面楼挂了个偷拍的望远镜,那个窥视的家伙/手淫自家的香肠,把正月的日历掏出来晒晒。”“书翻了一页又一页,激情、顷情、偷情、骚情/一个个词既妖娆又妖精。影子贴满镜子/你说,就稀罕我这个骚气的样儿,一首浪浪的诗明明亮亮。”另外诗歌的比对与呼应拿捏的也很是恰当,就像是躺在床上的一个女人可以抛却阳光下的粉嫩,把自己交给黑夜之后自己只能成为黑色一样。三首诗歌的通透性是不言而喻,所以不必抽丝剥茧的剖析,它就有一种无言的美,一种艺术的美。我想这诗同样会给除我之外的人震颤,同样也会让一部分人裹紧一斤,又让一部人沉思,还让一部分人醉乎,更让一部分人晕乎,也不能避免让一些浅薄的人一笑而过(最好,不会品美诗美味的人请走开哈)

对于“性”的诗歌在现今中也曾有一股一波的浪潮,而被较多人认可的则是“翟永明”,同样也是在当今诗坛有些名气的“重庆子衣”的性诗却是褒贬不一,而再有被认可的我则推崇云子。我欣赏她的大胆大胆地把心交给诗,大胆地把自己交给诗,其实云子就是诗,我拜读过她的一些诗,首首佳作。而这《女人魂》三首,更是另一种境界的佳作,云子纯粹是在用心用情用爱用灵魂写诗。现,我将这篇读后感提名为《魂——一个承认的过程》实质上是云子所代表男女共同称谓的人类所承认的一种生理活动而已,其实对于“性”我想应该保持一种美好,因为它本就是美好的。上帝造物者本来的美意,需要得以延续。延续了这样的美好,就有美好的人类。在这样的美好中,我既不推崇“性”,也不避讳“性”。承认真实是伟大的!这是一个诗人的胆量!最后,我再画一笔:云子的性诗是情中之性,爱中之性,心中之性,含蓄中的露,朦胧中的露,艺术中的露,读之非常的美丽,越品越有味……

作者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2966db30101maoy.html#comment

 

附:原作

女人魂(三首)

          云子作

我的下唇上有颗痣

入夜。不知名的野花开在下唇上,

上帝在女儿河中,用泥土的颜色赐我这一痣。

黑色,若隐若现,你从云雾中走来,偷了我的心。

为你,我要梦幻成第十一个处子,

上下五千年,女儿身全在你的亲吻里。

穿越时光,你是我前世和今生的情人。

 

夜夜。清蒸桂花鱼,鱼儿吃着我的唇,

你吐着爱的泡泡。蚂蚊书写情话,你我对饮天空。

桂花鱼中的桂花酒,我是你酒中妩媚的女人。

我唇上的痣,桂花粉儿,朦胧深情。红晕柔情。

为你,我要梦幻成一百零一个处子,

我的泪,在你的抚摸中,灿烂出女儿红。

从此,我的唇,我的痣,在你的身体里

嚼出动人的歌,我情里情的情哥哥!

 

永恒。你是我的往世和今生,往世和今生。

捧着月光,我要做你百合花的女人,纯情中的烧。

抱着太阳,我要做你牡丹花的女人,艳丽中的骚。

我的唇,唇上的痣,为你梦幻成一千零一个处子。

纯中的骚,骚中的纯,那是我为你痴情的灵魂。

风伴我,星星陪我,我就睡在山野中

做你耕耘的土地。高雅的黑玫瑰。

丰富而性感的想,我梦里梦的情哥哥!

 

永远。雨声点点,你满目桃花情。

雨声潺潺,我满目含黛,似水含烟。

密密丛林,叶片上,水长流。晶莹。

丛林两岸,花蕊中,水横流。含香。

你说这是莲花的风情,女人花的时刻。

你高举着男性的经典,一下跳到水中央,

洗浴我的美丽。海水的摇篮,高潮的享受,

我是花中的女人,女人花的女人。

这时的你是男人最美的风景,诗中最美的阳刚。

我的唇,我的痣,燃烧出入魂的醉。

我的唇,我的痣,风骚出入魂的女人心,女人味。

为你,我要梦幻成一万零一个处子,

来世,你还是我风与骚的情人,

无论你走与不走,都在那里,我命里命的情哥哥!

云子的烧诗《我的下唇上有颗痣》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79s.html

沐浴

大白天的猫声叫。花园里,

一个世界的春情就发芽了。

她把欲望搓进洁白的肌肤里。

让美丽的浴泡儿对镜欣赏,

泛潮的浪花,涨潮的女儿地,

带着膨胀的相思。

 

大白天的鸡声一串串。树叶儿上春水荡漾。

那绿色的梦,翩遍起舞,99株盆景,

种下的是她的风韵,开出激情之花999朵。

这花园通向浴室的心,能读懂对你的盼。

 

浴室的门开启着,水雾袅袅,

来一滴粉红魅惑香水,雾气绵绵。

她眼含秋波,满眼情思,

满脸沉醉,她自我诱惑。

梦中呼唤了千万遍的你,前世今生的你,

快来将她占领,最好是带着刀枪弓剑,

像占领你的江山那样占领她。

 

大白天的狗声一遍遍。花瓣儿上的

水珠儿春潮激荡。真想裸浴在阳光下,

与你做成醉人的风景。可是,没你影。

她只好把燃烧的身子淹没在浴缸里,

让水温撩拔她炽热的呼吸,

自恋迷情的春天,自我抚摸滚烫的身子。

此刻的她是一首发情的诗,一点就燃的快感女人。

云子的燃诗《沐浴》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b1u.html

女人的自白

窗外。阳光穿越时空走来。

你用年味的酒煮着我的咖啡,缠绵醉人。

面对远古的风,那威武将军就在我的面前。

 

窗内。桌上的盆景动情地迎接你。

点燃一盏盏漂亮的日光灯,调情一份温度。

满屋子的红灯笼高高挂,我们的裸体展示今天的日子。

 

床上。你与时间久久地进入我的身体。

我这块为你荒了几千年的地,就等在今朝。

只因梦幻中的一段情,面对高潮跌宕起伏。

 

床下。那只偷听床的狗狗蓝齐儿,骚疯了。

她呼出一声我寻葛尔丹去也,从门缝中走了。

面对空气里淫荡的叫床声,这个康熙皇帝的女儿

格格哟,也没有了矜持。

 

停留。键盘叙旧网络,定格前世的情人。

窗帘早已收起了女性的端庄与高雅,风骚十足。

我水漫金山的容器,继续盛满你那有力的宝贝。

 

抒写。对面楼挂了个偷拍的望远镜,那个窥视的家伙,

手淫自家的香肠,把正月的日历掏出来晒晒。

书翻了一页又一页,激情、顷情、偷情、骚情,

一个个词既妖娆又妖精。影子贴满镜子,

你说,就稀罕我这个骚气的样儿,一首浪浪的诗明明亮亮。

云子的“骚”诗《女人的自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9fd.html

云子的配乐朗诵诗(视频)《女人魂》三部曲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eb8f.html

 

 魂:一个承认的过程 <wbr>——由云子《女人魂》所想到的/梁永周作,发表在《炎黄诗学》2013年第3期

魂:一个承认的过程 <wbr>——由云子《女人魂》所想到的/梁永周作,发表在《炎黄诗学》2013年第3期

魂:一个承认的过程 <wbr>——由云子《女人魂》所想到的/梁永周作,发表在《炎黄诗学》2013年第3期

魂:一个承认的过程 <wbr>——由云子《女人魂》所想到的/梁永周作,发表在《炎黄诗学》2013年第3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