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子LY
云子L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980
  • 关注人气:3,7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稚嫩也是一种美——序《云子诗选》/孙静轩。缅怀孙静轩老师·我的师爷爷/云子,此文章也附上请见网址

(2012-02-09 16:46:42)
标签:

稚嫩也是一种美

著名作家·诗人

中国诗怪孙静轩

为云子诗集作序评

诗风永长存

分类: 评论(点评或评人)·说诗谈文

以下佳作,由著名作家诗人、批评家、中国诗怪孙静轩给本人云子的诗集《云子诗选》作序!!

注:孙静轩,文学家,作家,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四川分会副主席。似狂非颠的语言“我的诗超过了杜甫”有惊人的魅力!他不但称自己“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只有我”。我完全可以这样联想如果不在那年去了天堂,也许正如他的话获得该项奖,与莫言一同摘取此奖呢,他说自己是中国最狂妄最骄傲最谦虚的作家!(百度一下可见孙老师的百度百科……)

当时出这部诗集,能请动孙静轩老师作序,那是一种荣幸中的荣幸啊!以他的知名度,哪怕他给本人的作品评价一个“差”字,那也是增添了我诗的特色,点缀了我诗的风景啊!真的,他狂颠之下真的是一个最平易人的谦虚的老头儿。

缅怀孙静轩老师·我的师爷爷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11b610102wea7.html

  稚嫩也是一种美

       ——序《云子诗选》

         孙静轩作

    说实在的,为云子的诗集作序,我并不情愿。因为我并不认为云子是一个诗人(这也许就是大家的风格,落笔时故意这样说的,其实他内心早已认定我云子是诗人滴),也不认为她的诗写得出色。恰恰相反,在我看来,她的诗在艺术上可以说相当稚嫩,只能说是一个初学写作者。

    奇怪的是,就是这个云子,居然拥有一大批青年读者,据说她的两本诗集刚刚出版就被抢购一空,以致脱销而不得不再版。这使我想起了前几年一度出现的“汪国真热“,想起了这些年风靡的流行歌曲。对此,我只能报之一苦笑而无可奈何。有什么办法呢,有那么多的少男少女只接受浅显而通俗的“情绪”感受,汪国真和云子这一类诗人的出现也就势所必然,或者叫作应运而生吧。有什么办法呢,我们欣赏的是“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边天……”而他们却欣赏“爸爸妈妈,你好吗?”“此致敬礼”那样的歌词,你摇头也好,苦笑也罢,却不得不承认不得不接受,这就是现实。

    读者从前面的一段文字中不难看出,我对云子和她的作品是一种什么态度。那么,我又为什么为之作序呢?这其中自有缘故。首先,她和汪国真不同,她毫无心计,既不揣摸动向,也不窥测“行情”,从不想投读者所好,更没有汪国真那样的奢望,声言要作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她写这样的诗是出于她的本性,出于她的本色。还有,这个来自农村的小姑娘,天性爱诗,爱诗如命,同诗结下了不解之缘,多年来苦心写诗,屡屡受挫而无怨无悔,如此锲而不舍挚着于诗的精神,谁能不为之感动为之所动呢?

    云子,这个来自农村的傻乎乎的小姑娘,短短几年竟出版了三部诗集(付梓第一部诗集时还在学校念书),几乎是个奇迹。真的,是个奇迹,像她这么个既缺乏人生经验,又缺乏艺术修养的村姑,照理说是不大可能成为一个诗人的。这自然要归功于《星星》诗刊,归功于任职于《星星》诗刊的诗人孙建军、王志杰和叶延滨,正是他们不厌其烦地给她讲诗,为她改诗,给予帮助和扶持,才使她始有悟性,悟出了诗歌艺术的少许奥秘,跨入了诗的门槛。

    诗人孙建军曾多次以好笑好气的口吻,向我谈起云子,说她傻气十足,而且有点疯疯癫癫。我同她接触了几次之后,发现确如建军所说,她不仅傻得叫人好气,疯得叫人好笑,而且简单幼稚得惊人,只能对她摇摇头,苦笑一声。不过,时间久了,自会发现在她的疯傻傻气中,也有一种令人喜爱的素质,那就是现代人所缺少的单纯和无遮无掩的率真。

    是的,她幼稚,幼稚得像一个孩子。

    是的,她的诗稚嫩,稚嫩得如同一片嫩叶。

    然而对于活得过于沉重的我们来说,或许孩子的单纯会给我们些许轻松感,而成熟的稚嫩会使我们感到新鲜。

    是的,稚嫩也是一种美。

    从这个意义上说,云子的诗也是一种品味,一种风格。应该予以肯定。

    由于她来自农村,由于她爱诗出于本性,所以,她既无成见,也无偏见,更没有负担,她写得轻轻松松自自然然,怎么想的就怎么写。她的诗以常人之心常人之情,很容易走近读者,尤其很容易地走近少男少女。

    然而,她偶而也有出人意料的成熟的沉重。譬如说《大山与老人》,她一反常态,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诗人,几乎不动声色地以一种朴实无华的方式表达了一种沉重的人生。你看:

    ……

    大山身上除了几根稀疏的野草外

            什么也没有

    老人有时很伤心

    就用小锄一把一把去添点什么

    而风,就把老人一点一点缩小

   

    老人真正的老了

    而大山没有老

    老人就把皱纹刻在大山上

    并且写上最后的名字

    大山一阵悲凉,伸出理解的

    手,收回了老人

    读了这首诗,使我不得不用另一种眼光去看这个傻乎乎的云子了。我有一种感受,在看似稚嫩单纯的背后,一旦它以自觉的方式显现的时候,云子的诗很可能使用使我们大吃一惊。

 

 

 

话说开去,与静轩老师的缘分,都是从《中国青年报》上有关孙建军老师整版的介绍开始的,那时,我还是个学生妹儿,一天,我拿着这张报纸在《星星》诗刊找了他,因缘于我对诗的执着,从此我与他熟悉了,之后,他把我介绍给了《星星》诗刊主编叶延滨和他的老师孙静轩以及后来帮助过我的诸多老师前辈们……

静轩,孙建军的老师,我的师爷爷:

优秀的诗人,伟大的诗人,诗风永长存!!

用灵魂写诗的你,天堂里,你依然如此!!

活在云子心中的你,永远活在诗中!!

稚嫩也是一种美——序《云子诗选》/孙静轩。缅怀孙静轩老师·我的师爷爷/云子,此文章也附上请见网址

云子著,出版的个人诗集第三部,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独立号),由著名作家诗人孙静轩作序,由名家·草书大师邓代昆作赠词(2013年4月16日补注:天安门城楼大厅《岳阳楼记》是邓代昆老师书写的),由中洋公司董事长李春林作赠辞!(重庆文化报、四川工人日报、厂长经理日报等五六家报曾刊登了此书出版的广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