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洛蝉
洛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39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此生无路访姑父

(2008-12-22 14:25:11)
标签:

文化

分类: 此生无路访东邻

     昨晚依旧时近凌晨两点才睡下,睡前在浏览金刚经。难得一夜好眠,连梦都没一个。醒来时屋里昏昏暗暗,摸手机看时间,却发现手机关机了。不禁暗咒,定又是哪个BT夜半凶铃了,把洒家玩得几乎没电的手机干脆一把给震关机了。

     于是摸索着开机,没看到未接来电,却是信息,陌生号码:“张玲!姑父出车祸身亡!特告诉你一声”

     先是懵了,然后大怒,这是哪个BT,玩笑恶搞也不带这样的吧……

     随后又是一条信息,却是姐姐发来的:我让李勇给你发的信息你看见了吧,幺姑这下塌了天,还不敢告诉爷,大姑下午赶过来,你不用回来了。

     真的懵了。连难过都没有。一时只是怀疑,不会是真的吧,可是姐姐不可能拿这种消息玩笑的。不怎么回的信息,一会手机震动,看到:是的,谁都没想到,姑父心太好了,他要不是怕同事心情不好会出事,不坐他的车就好了,弄得那个人没事姑父却出事了,哎!

     于是茫然的问:是真的么,没救过来么,没救过来么……

     这是才忽然悲从中来,不觉大恸,眼泪刷的涌了出来。从床头摸出一个徐福记的香蕉夹心巧克力,却是钝钝的苦。

     茫然间还夹杂着希望,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就没什么。小姑父是本地区医院的西药房主任,为人忠厚热肠,素有口碑,几十年主任做下来人脉不错,这时出了事定然有许多人添砖添瓦,而大姑父是北京东直门那个中医研究院某专家门诊主任,他父亲是某届卫生部长秘书,人脉自然不必说。只要还有一线生机,我们的人力物力财力都不惧的。

     快十点了,是梳洗上班时候了,我是如此凉薄的人,一边鄙视自己还会想到这个,一边茫然间翻身下床。

     梳洗完毕跑回来看信息:救护车过去时已没心跳了,弄回来后设备不全……酒后驾驶还撞死两人,刹车都没踩,把路边一棵梧桐树直接连根撞倒,车上的发电机直接撞倒座位上来,挤的

     不知道还可以问什么,还可以说什么,于是默然。

     从巧克力袋子里抓出一大把巧克力,胖就胖吧,我不怕了。

     今日清远天气依然晴好,却降了温,风吹在身上微寒。走在路上想着堂哥,终于还是发了信息过去:“张牧龙,我很难过。你要撑住,幺姑还要靠你安慰。”

     果然没有回复。还是齿冷。

     在员工餐厅碰到同事,与班里唯二男生之一的王主席。真是懒得打招呼,还是塞了金币状巧克力给他。中午是油麦菜,蘑菇木耳蒸鸡,还有一个菜记不得了,照例一素二荤。王主席打了饭果然拉着一男生跑来坐在我旁边。

     于是淡淡道,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说话。

     他却絮絮地问。终是冷不住脸,淡淡地说了。他微微唏嘘,便开始插科打诨,逗我笑。他爸爸前些日子身体不好,他请假回家刚回来。我知道他这个人的,怕我伤心,并不是没眼色。算来他还是很照顾自己的。

     终于被逗笑。饭却没吃几口,都倾在了桶里。

     和同事一起往农家乐餐厅走,还是把巧克力分了出去。终是没舍得如此自虐。

     今天是周一,这度假村性质的酒店比较清闲。没有围餐,部长例会去了,分下来的任务是打扫卫生。拿着手机躲在卫生间,看雪女人的文,他教我的。抱文的时候已经看过,却还是翻出来反复的看。

     小姑父待我是极好的。他只有堂哥牧龙一个儿子,拿我当女儿看,比姑姑待我还好。以前初中的学校在他们家附近,周末便住在他家。那时堂哥在郑州读医科大学,难得回来。姑父喜欢钓鱼,姑姑喜欢打牌。而我是极喜欢吃鱼的,而且挑剔,因为妈妈与姑姑姑父们都做得一手好鱼。寻常的鱼还不喜欢吃,尤其是饲养的那种论斤称的大鱼,喜欢那种小河鱼,或者野塘里长的,或者我们南湾水库里天然放养的鱼。知道姑父喜好的人便常常请他及三两好友去偏僻的郊外或者南湾水库钓鱼。每到周末小姑姑或姑父都会抽出时间在家陪我,而餐桌上永远的份例菜是鱼。鱼汤,清蒸武昌鱼,炸小白鱼,糖醋鱼……大多是一两的鱼,挑开肚子里面是满满鱼籽。姑父常常会夹最大的鱼到我碗里,说,今天玲玲的任务是三条鱼,必须吃完……同时不停给夹我喜欢的菜色堆在碗里。

     犹记得一次初二的周日。姑父推了晚上的饭局,留在家给我煎鱼。他常常用小火煎鱼,把两面煎得焦黄,然后糖醋,加个番茄调味。他们家阳台上有几花盆大肥,我们这边一种去腥的植物,夹在众多花草中间。那天他从五点开始做鱼,结果六点了鱼还没出锅。跑去厨房看了几次,姑父依旧在慢慢煎鱼,见我急了,说小火煎出来的鱼才好吃。于是闪一边装作安心地等。后来吃完饭果然七点了。匆匆奔到学校还好那次老师去的晚,逃了一次记名。

     以及初一的冬至那天,姑父来电话让去他们家吃晚餐。去了一看,是吃饺子。姑父端来一大碗饺子搁我面前,说冬至吃饺子不冻耳朵,说完捏了捏我的耳朵。嗻大概是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过冬至,也从此记住了冬至。(码到这里忽然想起昨天是冬至,姑父的车祸竟然在冬至过后的凌晨……大恸)

     姑父知道我是冷血动物,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怎么都暖不热。一起窝沙发上看电视时便常常把我的脚抱在怀里,真是分外温暖。

     后来中考那三天姑姑姑父都难得没参加饭局,在家里为我做一日三餐。爸爸也来姑姑家陪我。我极喜欢荔枝,一出考场爸爸就递了一袋荔枝过来,边吃边往姑姑家走。回去发现沙发前堆了一大袋荔枝以及素日喜欢的零食水果。餐桌上海鲜河鲜等满满一桌。姑父打趣,说,玲玲你姑姑这次可被你憋坏了,三天没出去打麻将……其实他也一样,没出去钓鱼,同样也推了数不清的饭局。

 

     从卫生间出来,餐厅里放着流行音乐。今天不知道谁抽风,竟然都是伤感情歌。忽然想起越人歌,周迅唯一一次深深打动我的声音,鼻子不禁发酸,怕被人看见,匆匆躲到工作间找纸巾。

     还是再也笑不出来。虽然吃饭时被王主席逗笑过。

     虽然凉薄,虽然君隔我海角,虽然什么都做不了,可是我可以默哀,可以回忆,可以放任自己的哀伤。虽然忍眼泪很辛苦。

     不喜欢流泪,尤其在人前。在不喜欢也不喜欢自己的人面前流泪不值得,感觉很软弱,而在喜欢自己的人面前流泪只会让他们慌乱无措紧张,为难喜欢自己的人又算什么?

 

     终于发现自己虽然凉薄,还是没到刀枪不入的地步。还是受不起,于是找部长请假,跑了出来。跑回宿舍翻出一件还没穿过的灰色条绒休闲装,无视平时惯穿的那件大红的,跑来镇上剪头发,以及记录心情。

     我知道自己没心没肺,一向是人走茶凉的严格执行者,很怕自己会忘记这么一个挚爱自己切自己挚爱的姑父,所以要把这一切记录下来。

 

     姑父嗜烟,唯饭局才饮酒。心宽体胖,身高体重一百公斤。古道热肠,体贴姑姑,有一手好厨艺,从不抱怨家务。等等。是我们公认的好男人。

     家有三套房子,一套五楼的旧房子(相对新房子)自己住,后来在附近买的一楼的新房让父母住,前不久又给堂哥买了一套新房。装修得极赞。

     堂哥是这个月6号结婚的。那天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姑父包下了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宾馆二楼的餐厅,摆了百十桌宴席,私密朋友都在一个个包间坐着。

      我是参加玩婚礼当天坐的南下的火车回清远,记忆力里那天的甜蜜温馨还历历在目,如今才刚刚两个星期而已,就,阴阳两隔,再见再也不见。亲爱的堂哥还在蜜月里,就要操办这场白事。多么讽刺,多么神伤。

     一个曾经那么爱我我那么挚爱敬爱的姑父从此只存活在记忆里,情何以堪?

     犹记得婚礼当天的凌晨5点勉强爬起床与小姑姑小姑父和妈妈一起出门为哥哥贴喜字。那天很冷,气温在零度以下,路上偶有被人泼的水都凝成了冰,寒风凛冽。因为当天要坐南下的火车,衣服穿的极少,单传一薄薄小羊毛衫,外加一厚外套,下面只一条牛仔裤。从姑姑家到新房沿途贴着喜字,一共用了两小时,冻的头昏眼花恶心反胃。起来滴水未沾就跑出来吹冷风,因要随时撕胶带根本不能戴手套,我这个深秋就已经捂上厚羊毛手套的人在这冬季的寒风里手木得一丝知觉都没有了,而长辈们也都冻得瑟瑟发抖——毕竟都是上五十奔六十的人了。我看着姑父冻出来的鼻涕打趣,要不是你儿子的婚礼,打死我也不出来受这个苦,看着沿街喜字就想起小广告……

 

     虽时常说着世上没有好男人,可姑父却是我心里硕果仅存的好男人之一。他不仅是一个长辈,更是一种景仰。

     果然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就是同在一车上,去的竟然是姑父,而他陪同以及连累他的初衷的那人没什么事。果然好人不长命。

     那么便让我这祸害记住你吧。

    

     耳麦里是一遍一遍的越人歌。

 

     虽则凉薄,虽则没心没肺,然而姑父,我相信自己会一直记住你的。一直。

 

      活下来的人虽则悲恸,我相信记忆是甜蜜的痛苦,虽痛苦,而,甘之如饴。堂哥的子欲养而亲不待,姑姑的痛失枕边人,爷爷的白发送黑发,以及某些人的失却手足,某些人失却好友,我失去一孺慕,世上少了一个好男人。

 

      谨以此,记最爱的姑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一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一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