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赤壁》,京剧?闹剧!

(2009-04-04 16:39:56)
标签:

文化

分类: 戏曲

    蒙友赐,到故地(国家大剧院),观《赤壁》。

    饭饱之后,与友相伴赶往国家大剧院去看《赤壁》。事后觉得有些失误,不该吃饱饭去的。看戏之前见了几位故友,他们依然挣扎在大剧院这个人间地狱中。憔悴见于面庞,言语之间已经没有了我在时的抱怨与气愤,无奈已经取其代之。很是为他们难过,诸多的原因使他们不能如我一样洒脱。当然,我的洒脱也是付出了代价的——现在依然待业赋闲。各有得失吧,希望他们能过得舒服些,我能尽快结束闲态。

    言归正传,话表《赤壁》之诟。

    《赤壁之战》,50时年代拍成电影,成为京剧史上的经典之作。重构经典本身就是一件难为之事,所谓“受累不讨好”。国家大剧院版《赤壁》的主创人员确实胆识过人,应了那句话——无知者无畏。此戏编剧赫然蔡赴朝三字,据人谓是北京市宣创部门的大吏,之前也曾看过此君所编《下鲁城》,着实不错,以为是近年来少有的好本子,本应期待《赤壁》。京剧导演历来是受争议的角色,似乎也很尴尬。本剧之导演不知是什么机缘选定了张继刚,名气很大,当年的《千手观音》确显此君专业不凡。八月的时光又使此君发了一回奥运财,似大剧院这样本应是演出机构的行政机构此次一如往常地无知与图名,张君执导《赤壁》也就在情理之中。以此类推,演员也都是名重当今的“艺术家”们,分为两版,中年、青年演员各担一组。吾观中年一组,唯杜镇杰君可赏,原因在于只有他是在“演”戏,吾之偏好,一家之言。下谈此剧之失,亦是一家之言。

    一失于剧情无理。曹操带领号称八十三万人马攻打江东只是因为好色于乔家姊妹,所设之对话与情节十分明显的表露出这个原因的唯一性。孙权与周瑜决定不降抗曹也只是为了不使自己的妻子受曹操凌辱。这里边似乎还有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将孙策之妻大乔按在了其弟孙权身上,才有了《赤壁》中小叔娶嫂的乱伦之事。无独有偶,友语吾电影《赤壁》也是将曹操攻吴之因归于好色,若为“哈哈”之图,自无可厚非。但凡事需要能说得通,有理且能自圆其说则可。曹操、孙权、周瑜都是何等人也,人中之上品,两位君王、一位元帅。曹操,一代奸雄,不但奸,更加雄。他是个英雄,虽然会有好色之性,但若依此为行事之标向,实为谬矣。火烧战船,曹操逃走。劫曹杀寇的不是东吴将官,而是小乔带领着孙尚香及众家女眷与士兵一举杀败曹军。不歧视女性也不能全仗女性吧,未免也太不怜香惜玉。若所说成理,那么整出戏就没有了基础,大厦必倾。

    二失于矛盾尽无。戏曲固然不重情节,是一种相当形式的艺术。但若把能够展现形式的矛盾都弃失,为了形式而表现形式终究会给人以卖弄之感。赤壁鏖兵中有两对矛盾足以撑起剧情,一大矛盾,一小矛盾。大者三足鼎立,江山之争;小者周瑜妒诸葛亮之才。大矛盾托起剧情之合理性,小矛盾则给了许多安插表演的机会。大义、小趣共同成全了50年代《群英会》(也就是《赤壁之战》)之经典。而《赤壁》所演,将大小两对矛盾全部抹去。江山之争变为好色之性,瑜亮之隙变为同舟借箭。前者上文已然言明,后者则展现于经典的草船借箭中。传统中借箭的是孔明与鲁肃,一来鲁肃是周瑜之耳目,但又老实厚道担心孔明的安危;二来孔明命船往曹营而发,鲁肃不明就里,担惊受怕。所以鲁肃心之矛盾与害怕既表现了瑜亮之离隙,又增添了戏剧性与趣味性。而《赤壁》中,去曹营借箭的却是孔明与周瑜,台上表现的是二人互相仰慕。船行至曹营相近,互相仰慕的又加上了曹操。可笑在于此,三个角色轮番演唱,互相赞扬。因为是赞扬之词,所以没有立场的分歧,这就体现在唱词没有意思上的分别,再加之三人轮唱的形式,就分不清哪句是谁唱的了。虽行当不同,但不知为什么,传到耳中似乎分别不出音色的区别,我之过也。

    三失于唱段繁乱。这也是新编戏的通病,有根有源。新编戏有个特点,“艺术家”大杂烩。因为“艺术家”太多,所以都要唱,不让谁唱都不合适。《赤壁》中有舌战群儒一场,一群人围着孔明“炮轰”。越说越激烈,情之所至就要唱。每人一句由慢而快,最后大段的快板轮唱。那叫一个乱,根本听不出唱的是什么。这些“艺术家”中的“大艺术家”于君魁智不愧强于他人,他唱时才略能听出唱的什么。不怪演员,编剧、作曲之故。再者,唱腔“样板”化很严重,朱绍玉先生可能也觉出剧本低劣,不意上心吧。

    四失于场次不宜。场次不合适有两个方面,其一“戏核”不演,演“戏皮”。二是无聊场次冗杂。说其一,“戏核”是有戏可演的地方,矛盾集中、冲突明显;“戏皮”指连接“戏核”的地方,包裹“戏核”,起到转承之用。《赤壁》有意思之处就在于它专拣“戏皮”来演,“戏核”却一笔带过。孔明如何过江、怎样与周瑜定火攻之计而又借箭辱曹、又怎样南屏山祭借东风,黄盖怎样被打诈降曹操、怎样火烧战船,等等充足的表现空间都未触及。有人猜测原因似乎有理,觉得这是主创聪明之处,不与经典碰撞,少招骂名。可与其如此,莫不如不排。说其二,小乔听说曹操是因其姊妹才来攻吴,而又觉得东吴不能敌曹,故而要自杀以救江东父老。暂不说这个情节之不合理甚,单说这一场耗时不短,小乔在台上心理挣扎、扭捏作态,实在的没有意义。在周瑜出兵之时,小乔与孙尚香带领众家女眷到疆场给将官送寒衣。这个场次似无不可,但与之后这些将官都没上战场对照来看(“剧情无理”部分所言)实则多余。似这等无用之场不在少数,不细表。

    张继刚总爱表达一个意思,他于京剧是个外行,但是要给京剧带来新意。我斗胆给张先生一句评价:无赖之言行,流氓之作风。何异于“我不会但我就干”、“我是流氓我怕谁”之感觉。一个比较糟糕的本子、一个满不懂的导演,苦了演员还在其次,对不住观众啊!纳税人的钱就任由这样被糟尽(大制作本文未提,是因为已经没法再提,大得让人闹心),国之戏剧就任由这样被强奸?而慑于编剧的政治地位,宣传上大肆谬夸,戏曲评论界本来就乌烟瘴气,这次又加了佐料!无心说编剧不好,因为宣传、评论的导向也许并不是他主观愿意的,但客观存在了。 无心说张继刚不好,只是他的热量放错了地方,我觉得执导《赤壁》说是他人生的一次重大失误也不为过。也许张先生已经意识到了或者早已意识到了,但难脱其身也不是不可能。

    国家大剧院版的京剧《赤壁》也算是很好的体现了大剧院的一贯风格,当京剧成闹剧的时候,我们已然由生气变成了无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