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汉文化无力完成中华民族的大融合和大扩张”-对CNG杂志近年来卷首语的点评

(2006-07-08 15:46:16)
分类: 网友评主编单之蔷“雄文”

鼎盛普通一兵

   平生爱读书,古今中外各类书刊杂志自认也看了不少,然而《中国国家地理》却是第一本让我为之动笔的读物。

  《中国国家地理》是在《地理知识》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在改版早期,应该承认,该杂志还是办得不错的,这是心里话,因为当时本人也曾从不多的工资里节省下一些订阅该杂志(看过改版后最早一批《中国国家地理》的人都应该记得,这本杂志的定价在当时的市场上应该算是比较高的了),然而后来,这本杂志开始慢慢变味,先是广告份量越加越大,这我倒也就认了,毕竟市场经济下人家是要靠广告吃饭的,但后来不光是广告问题,就连其内容也发生了我所不能接收的转变,最后在2003年夏季的某一天,当我看完新到某期的卷首语后,当即作出了中止订阅该杂志的决定。

  一晃三年过去了,原以为和该杂志的缘分就这么尽了,没想到这两天,该杂志主编单之蔷的一篇卷首语出现在了我常去的一个网络论坛上,这再次引起了我的往日情怀,顺着电话线一溜小跑,我摸到了单主编的个人blog上。

  做为个人blog,当然都是blog主人本人的文章,然而单主编很有意思,他还专门分了一个“署名文章”的栏目出来,我好奇地进去看了一下,原来其归类为“署名文章”的,基本都是最近两年《中国国家地理》的卷首语,所谓卷首语,就是每期杂志开卷明意的文章,相当于单本书籍里的前言,把卷首语都集中到一个栏目下总地来说是件好事情,因为这样一来对该杂志感兴趣的读者就可以一揽子得知近两年来所有各期的中心思想,从而进行有选择地进行阅读甚至购买。

  我就是这样一个读者,当单先生的blog上进行着血肉横飞的激烈攻防战的时候,我却在静静地阅读着一篇篇的卷首语。

  我已经有十年上网史,在这十年里,我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类似的网络事件,然而这次,就在看完所有文章的同时,我却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必须写一点东西,因为,这些文章的所昭示和包含的内容远远超出了网络事件的范围。

  “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我必须要为我的祖国尽一点力量。


--------------

  “署名文章”栏目内总共有十六篇文章,引起本次事件的文章就是排在第一位的《青藏铁路:又一条长城诞生了》,该文的实际意思就是反对修建青藏铁路,然而现在铁路已经修好了,又是中央大力宣传的,所以在表面上还不好说,因此最后落实到内容文字上就说青藏铁路是一个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作用华而不实的东西,落实到标题文字上则更是用了一个很容易通过上级审查的题目-《青藏铁路:又一条长城诞生了》。

  在一般人的常识来讲,长城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是一个非常崇高的文化符号,所以起这样的标题,猛一看上去显然是支持修建青藏铁路的,这也是和当前的宣传大方向相吻合的,然而当我静下心来仔细地阅读完全文之后,却发现其主要内容恰恰相反。

  在这篇文章的最后,也就是收尾阶段,有这样的字眼:

  “长城是为了防范游牧民族入侵这样的实用目的吗?游牧民族擅长的是骑马而不是攀岩啊?为什么要在百丈悬崖上修建长城呢?显然我们的祖先早已领略了象征的意义,领会了“不战自威”——威慑的魅力,他们把自己的意志和力量放置在最突出的位置上展示。我甚至觉得万里长城的万里长,那种线形的而不是点状的展开,那种随山起舞、蛇行龙游的姿态,并不是完全为了防守的需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种绵延万里的形态和其中的象征性和美感吸引了我们的祖先。”

  先不管这段话从军事和历史角度来讲完全是错误的,仅从其陈述来讲,作者的表达已经很明显,那就是在本文里,长城并不是做为一个中华民族的象征,而仅仅是做为一个“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国家工程的象征。

  似乎是唯恐读者不仔细看标题,不能领会他的意思,他在该段落下面马上又跟了一句-“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说青藏铁路是又一条长城诞生了。”

  于是,一个举国欢腾的利国利民的工程在他的文章里立刻就转化成了一个我国政府为了某种宣传目的而完成的劳民伤财的玩意儿。

  这篇文章里还有很多奇怪的字句,如果不是看了后面的系列卷首语,这些字句我也就当他是笔误一晃而过了,然而在我看完了他的所有文章后就不能认么认为了,恰恰相反,现在我认为,这些语句很可能正是其文章的“画龙点睛”之笔。

  例如,在该文章的第十六段,有这么一句话,“中国到了可以干一件象征意义大于实际功用但投资巨大的某一项工程的时候了。”

  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他的文章有很多技术错误,例如说在高原上修建高速公路比修建铁路要环保要节约等等。一个国家级科技刊物的主编,犯下如此多的常识性错误,似乎有些不正常,然后我最终还是理解了他,因为他的套路和一般人不一样,他的这一系列卷首语看下来,除了极少数几篇以外,绝大多数是先立论点,然后再胡乱拼凑一堆逻辑不通漏洞百出的论据上去。当然,单主编毕竟是笔杆子一类的,论据再错,也会用非常美丽,或者说其实并不美丽但却让某阶层人非常受用的文字进行修饰。这种技巧倒让我想起来了现在的某些糕点,由于其美丽的包装和昂贵的价格,一般人买了并不会自己吃,而总是送来送去,当n次转手之后,最后真心想吃的人打开一看才发现,原来糕点早已霉变。

  难怪咱们的老祖宗两千多年前就传下了这样的警句-“巧言令色者,鲜矣仁”。

  一句话,单主编是由论点出发组织乃至编造论据,而非由论据推论出论点,而他的论点呢,由于其高耸入云堪与珠穆朗玛峰比肩的个人地位,那完完全全是不可能由下面的小民所动摇的。所以呢,我建议那些准备到其blog上进行正规的技术讨论的朋友们就不要去了,因为人家根本就没拿论据当一回事情,当然了,如果只是去说两三个字一两句话的,则尽管去,因为虽然我没有参加在其blog上的大讨论,但我却目睹了这几天的“讨论”全过程-凡是正正规规讲道理的,只要是和其观点不符的,全都在第一时间里被删除了(我一朋友贴了段胡主席关于青藏铁路的讲话上去也给删了),留下的都是些三字经一类的,客随主便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们不能违背传统,您说是吗?

--------------

  第二篇文章的名字叫做:《全世界的大烟囱都是相似的 》

  这篇文章不好意思我没看完,好文章可以让人拍案长啸来一大白,差文章也同样可以让人如哽在咽实在是读不下去,而一篇形散神也散同时又充满了技术性错误的文章,无论如何也只能算是差文章的。

  这里只点出其中几个实在让人难受的技术错误,首先地平线和城市轮廓线(天际线)不是一个概念,英语有时候可以用同一个单词,但中文不可以,别跟我说单主编是因为英语太好而进行了习惯性地书写,因为他老人家为了大抒情一不小心写上了这个名词的近似定义,结果弄巧成拙反而告诉别人他把这两个术语混淆了。

  (原文是:“最能让人们感受到新旧时代更替的是城市的天际线。天空与大地相接的那条线比任何理论更能露出时代变迁的信息。.......石器时代人类的聚落和建筑的天际线,是由茅草屋顶的曲线勾画的。”)


  其次您老也算是公费逛过不少古城的,怎么到现在还搞不清楚城墙和女墙不是一码子事情,而且还把女墙的来历搞错了?女墙指的是城墙上面那堵护身的小矮墙,跟城墙本身两个概念;那堵小矮墙之所以叫女墙,是因其比城墙小,古人由男尊女卑引申矮墙从于城墙之意,这跟浪漫有什么关系?

  (原文是:“城墙(中国人用一个浪漫的词汇——女墙称呼它)的水平线是凹凸起伏的”)

  其三中国近代工业化的开端是1861年建立的安庆内军械所,而不是1865年建立的江南制造总局,这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高小还是初中中国历史课本上的知识,这个怎么也会搞错的?

  第二篇只能先说这些,下面说第三篇。

-------------------

  第三篇的名字是:《运河毕竟不是海 》

  这篇也有很大的问题,首先作者看来根本不懂中国航海史,乱说什么“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内,大运河中风帆往来、络绎不绝,遗憾的是我国东部的近海上,却没有出现南来北往的航船。”,单主编显然不知道勾践称霸的时候就已经从海上发动北伐了,即使大运河通了以后中国东部沿海的航运在正常年代也基本没有中断过。

  然而这些都是次要的错误,因为我上面已经说过作者习惯由论点找论据,至于论据是否真实,那是无所谓的,反正有漂亮盒子装着,管它里面的糕点是否发霉呢。

  那么什么是主要的错误呢?这篇文章的主要错误就在于它的观点,在本文接近结尾的地方作者如此阐述他的观点,

  “由京杭大运河我想到了长城,这二者是中国大地上最大的人造工程。但它们绝不仅仅是工程,它们是中国国土的构架和格局,它们决定了中国国土的大小及形状。但按长城和大运河这种格局和思想,中国的国土形状充其量也就是个三角形,绝不会是今天这种昂首翘尾的雄鸡形状。靠农耕的汉民族是很难突破长城和大运河的束缚,走向更广阔的空间的。是外在的力量帮助汉民族冲破这一束缚。打破长城束缚的是长城外的游牧民族,是他们把长城外的东北、内蒙古、新疆、西藏带入了中国的版图。突破大运河框架的束缚,走向东部沿海的这一步,则充满了屈辱和痛苦,因为这是在西方列强的压力下通过开埠通商实现的。这一过程伴随着一系列不平等的损害中国人尊严的条约。但历史是神奇的,它把坏的变好、好的变坏,屈辱变成了繁荣,伤害变成了帮助。中国沿海的一些城市的萌生和发展如是说。”

  在这段总结性话语中,作者不顾中国版图历史和现实的存在(例如中国位于长江以南的绝大多数版图与运河水系无关),也不顾这些土地在历史上是怎么成为中国版图的(长城以外的土地是在反复征服与反征服的过程中得来的,云贵闽粤等大片南方领土基本是秦汉明等朝代稳定下来的),再次重复了其歪曲历史矮化弱化中国主体民族汉民族乃至美化西方殖民者入侵的一贯论调。(为什么说是重复,接着往下看)

  找出了这个主要观点,其他的细枝末节也就不用再看了。。。
-------------------

  第四篇文章叫做:《横断山与东南亚 》

  在这篇文章里印着这样触目惊心的文字-“中国人来自于非洲”。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论点早年也曾有些文人炒过一时,但无论如何炒作,最后官方认同的历史结论仍然是中国人是独立发展出来的,无论这个官方观点是对是错,做为国家级平面媒体,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地乱讲,退一万步来讲,即使作者想兜售这个论点,好歹也得摆事实讲道理多来点证据吧,但作者是怎么说的?在一堆废话后面跟了句“假如没有上帝,那么人只能有一个起源地”,这就是作者的论证?

  网络媒体和平面媒体是两个概念,有些可以在私下讨论的问题是不可以在媒体上讨论的,有些可以在网络上讨论的问题是不可以在平面媒体上讨论的,现在一个官方不认同的观点,赫然以结论的方式出现国家级平面媒体上对读者进行灌输,这算是怎么一回事情?

-------------------

  第五篇-《风水:中国人内心深处的秘密 》

  其实我本人对中国传统术数也有些兴趣,因此开始猛一看到这篇文章最后似乎是有支持研讨风水的倾向,还是比较赞同的了,然而当看到下面这段话以后,我不得不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原来单大主编又玩了一次青藏铁路那篇文章里对长城概念偷梁换柱的把戏,怎么玩的,大家自己看这段文字吧:

  “当科学技术一步步地将自然的巫魅剥去,活的神秘的自然将变成死的机械的自然,还原论、机械论的科学将世界还原为一架机器。自然的神秘消失了,我们似乎洞悉了自然的奥秘,但自然的意义却一个个地丧失了,最后仅剩下一个所谓的事实。科学是一种“事实崇拜”,但事实并不能给人生更多的意义。其实神秘本身就是一种价值,神秘完全丧失,剩下的就是无聊和虚无。宇航员看到的地球、月球,孤独地运行在太空,不能给人以美好的想象和乐观的激情,进化论揭示的进化既没有方向,也没有必然,人的出现纯属偶然,用古尔德的话说:假如进化的历史重来一遍,人的出现概率是零。

 巫魅的自然,人是不自由的,因此科学来去魅,彻底去魅的自然,是虚无的,这两者都是人不愿接受的。似乎应该找到一条中间道路,自然要适度的巫魅,科学要适度的科学。 ”

  如果说因为觉得风水也是某种科学从而反对某种程度上的“科学神教”,那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篇文章却完全是认为需要保存所谓“神秘”从而反对科学,这可真是我所见过的能够刊登在新中国平面媒体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真正的反对科学的文章了,这个论调怎么能够登出来的?搞不明白。

------------------

  第六篇-《青藏高原的人文意义》

  这篇文章的亮点在这段话:

  “我觉得中华文明之所以能源远流长地延续几千年至今,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有青藏高原的拱卫,在保卫中国文化方面,青藏高原的意义比长城更为重要。”

  为了证明这段话,不顾历史事实地写下了这样的话:“7世纪伴随阿拉伯帝国的铁蹄从西而来的穆斯林文明,沿途横扫一切,但是遇到青藏高原后,就像大气中的西风环流一样根本无力翻越,只好分成两支,绕道而行,造就了环青藏高原西部的一系列穆斯林文明。但中国避免了成为一个穆斯林国家的命运。青藏高原就是中华文明的西部长城,而这个长城不知要比北方的人工长城高大雄壮多少倍。”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可以胡言乱语到这种地步,我服了,我无话可说。

------------------

  第七篇:《中国的美景分布 》

  这篇文章似乎以前在网上就有人反对过,单主编口口声声反对国家权威评定反对言语霸权,结果以比别人更强烈的个人好恶进行了自称是“史无前例”的中国景色选美,选出来的大部分景色都是一般人看不到的,只有那些有钱有闲阶层才能去的地方,这倒也正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他为什么反对青藏铁路-火车人人可以坐。


  第八篇:《为珠穆朗玛峰正名 》

  这篇好像不是卷首语,不知道我是否猜错,整篇文章是讲珠穆朗玛峰名称如果改来改去的,基本属于讲故事,这段历史我不熟,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大问题,就此带过。


  第九篇:《中国的腹地》

  这篇文章相对其他文章来说还不错,虽然还有一些不该犯的常识性错误(例如:“西安之所以无恙,是因有太行山、黄河、潼关之险”,太行山从来没听说过是西安的屏障,军事地理也是地理,地理杂志主编不该犯这样的错误),但总得来说大基调我没看出有什么毛病,特别是最后还提醒了下要警惕日本,这个值得表扬。


------------------

  第十篇:《理解游牧 》

  这篇文章第一段就开篇明义

  “ 许多人知道西安、咸阳是周、秦、汉、唐的首都所在,但很少有人知道西安、咸阳也曾经是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的首都,而这几个朝代是游牧或者是半农半牧的少数民族建立的。可以说,西安历史上是由农耕和游牧民族轮番统治的。不仅西安,就全国而言,游牧民族统治中国全部或北部千余年,基本上和农耕民族平分秋色。”

  这段话还是老一套-偷换概念。他后面举的那几个朝代都是中国分裂时期的地方政权,存在的历史加在一起还不如一个汉朝长。至于后面更是莫名其妙了,我就没看懂他说的平分秋色是平分的啥东西。

  立论就这样,下面就可想而知写的是啥了,全文看完,基本还是极力矮化弱化中华民族的主体民族汉民族,乃至不惜乱找甚至伪造证据。

  能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上网,也都知道这两年网上确实存在不少民族之争,但那些争吵仅限于网上,涉及面不大,而且不存在什么权威的解释,大家吵完拉倒,可能网下还一起吃顿饭什么的,现在该种文章以话语权威亲笔撰写的形式刊登在有影响的平面媒体上,这个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到底有什么样的不良影响,很难说。

未完,下半部分请点击链接

http://blog.sina.com.cn/u/4a0ac062010004t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