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南姚国禄
河南姚国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023
  • 关注人气:34,6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远去的蝉鸣 (原创)

(2012-07-31 22:03:18)
标签:

蝉鸣

梦影

金蝉脱壳

蜕变

山林

树影婆娑

                                         远去的蝉鸣

 

     炎热的夏日午后,蝉振动着它的薄薄的羽翼,像是在弹奏一曲动人的乡村音乐,琴音从树林里发出,像长了翅膀一样,旋即传遍村庄里的每一个角落。古井边的林子里,也有蝉的鸣叫声,从村庄到庄稼地,到处都是蝉的声音,这悠长而渺远的声音,竟是发自微小的蝉,这着实让我吃惊让我感动。

    整个夏天,我都在为蝉鸣而欣喜着,在这个奥热的季节,我沿着蝉鸣的方向,悄悄走进曲径通幽的树林,在人迹罕至的山涧,寻找久违的蝉鸣。我总是幻想自己也成为一只蝉,在生命的某个时段突然一鸣惊人!

     多年来,我一直对我熟悉的乡村蝉鸣充满了敬意,它们就像我童年飘飞的梦影,在我记忆的数据库里一幕幕地回放,声音一浪高过一浪。那时候的乡村,天青水蓝,芳草如茵,乡间看不见一丝的污染,蝉鸣就像漫山遍野生长的庄稼,永远充满生机。从初夏到深秋,我不知道,那些一天到晚都在聒噪的蝉声,究竟是在为成熟的季节喝彩还是在为丰收的美景奔走呼号?我惊讶那些蝉们的执着,坚韧。许多时候,乡村的蝉鸣总会让我想起热烈的夏天来,我喜欢乡村的蝉鸣就像喜欢儿时母亲给我做的千层底布鞋,那感觉带着泥土的韵味。我总觉得那撩人心扉的蝉鸣只有在我的乡村才可以肆意的放大,而城市的蝉鸣是微弱的,那声音甚至带着几分的虚假,虚假的蝉声怎么会引起我们心灵的共鸣呢?

    小时候,村庄里的蝉多得数不胜数,初夏时节,一场喜雨过后,我便会看到村庄的大树下爬满了幼蝉,它们身上嫩白嫩白的,从深深的地下钻了出来,那些刚从地下爬出的幼蝉,身体非常的孱弱,它们慢慢地从地下爬到树上,把大树做为它们的依托,过了一段时间它们就会脱掉一次壳,进行它们生命的蜕变、说来蝉这一生也非常的不容易,每一次的蜕变应该是艰难而痛苦的,为了增加生命的活力,它们一生中必须要蜕变几次,这是自然赋予它们的生命规律。我们古代三十六计之一的“金蝉脱壳”,大概说明的是蝉也会用一种假象来迷惑人的,殊不知,蝉是没有那么高的智商的,甚至没有一点自己的思想,它之所以脱去躯壳完全是生命过程中的一次痛苦蜕变,这本不足为奇,只是人们对它的认知还停留在一种表象上。

    我曾经在古诗里寻找过一些蝉鸣的影子,比如白居易的《早蝉》:“六月初七日,江头蝉始鸣。石楠深叶里,薄暮两三声。”六月初七日,时令应该是在初夏吧,初夏闻蝉鸣也算是早蝉的声音了,所以,白居易把这首诗命名为《早蝉》不无道理。李商隐也写过一首叫《蝉》的诗歌:“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李商隐是一个有政治抱负的人,他把咏物与抒情密切结合起来,在意脉上倒贯全篇,呼应开头,使全诗的意境浑然一体。当然,古代以蝉鸣为噱头的诗人远不止白居易和李商隐,这些多情的诗人们早已把蝉鸣美化成一种高度了,而今我循着它们思想的足迹,在亦步亦趋中打捞着我心中的蝉鸣,这多少有些东施效颦的嫌疑。

    一个夏日的午后,我走进一座寂寥的山林,偌大的一座空山,没有人语,山林静寂,树影婆娑,只有花香鸟语,溪水叮咚,像是在诉说着这个热情夏天的静态之美,而四面起伏的蝉鸣正在穿越山涧,声音带着些许的夸张,那拖着长音的嘶鸣在山谷久久回响,就像大山拟就的宣言,气壮山河,激越豪迈。我站在被鸟声蝉鸣烘托的热烈气氛里,感受着自然的天籁之音,心中的红尘物欲正被这种“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意境所净化。

    长期以来,人们对乡村蝉鸣也是褒贬不一,有人喜欢它不知疲倦的嘶鸣,像自然的天籁之音,有人讨厌它永不停歇的噪音。其实,蝉鸣是没有意识的,那拖长的声音也不是从口中发出的,它的声音是用身体振动羽翼发出的,它们的叫声就像鸟儿在空中飞翔,那是一种本能,所以,蝉在鸣叫时是没有累的感觉。据悉,蝉的生活方式也是简单的,它这一生中是不吃任何东西的,每天也就是喝上一些树上的露水,可谓是真正的“餐风饮露”了,如此简单的生活方式,蝉们是没有什么可报怨的,它们从来都不会感到自己生命的卑微,整天不知疲倦地鸣叫着,为活跃夏日的气氛也算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而今,在乡村,蝉鸣日见稀少,人们已很难看到蝉的踪影,许多村庄已成了废墟,那里再也听不到蝉在枝头歌唱,村庄的水塘里干涸见底,没有了蛙鸣,过去村庄里茂盛的树木全被砍伐一空,废旧的村庄里也很少看到飞鸟的翅膀,许多村民住进了钢筋和水泥结构的楼房里,他们远离了村庄和树木,远离了曾经生活过的多情的土地,过去曾经以蛙鼓蝉鸣引以为豪的乡村开始变得沉寂起来,加之化肥、农药的滥施滥用,乡村许多曾经美好的物种正在消逝,人们很难再听到那飘渺在村庄的蝉鸣了,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个失去了树木的村庄该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这是蝉的悲哀还是人的悲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