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舒扬
舒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8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岷江听涛

(2006-07-28 22:04:36)
分类: 散文

岷江听涛

 

舒扬

 

那日,我们的旅游车从成都经松藩逆岷江而上,一路盘旋,一路颠簸,一路游玩,来到九寨沟外的一座军营时,已是第二天的傍晚。按照预定计划,当晚我们就宿在军营招待所。然而我们的车尚未停稳,就见军营对面的小木楼里走出来一位藏族男同胞,冲我们直招手。我们不忍心拂逆了这位藏胞的一片心意,于是就改住他家的小木楼。  

这里的藏胞几乎每家每户都盖着一、两栋漂漂亮亮的曲尺型小木楼,这些木楼名符其实,除了必不可少的铁钉,你恐怕再也找不到其他辅助材料了。至于楼内的各种家俱和摆什就更不用说了。木楼四周的空地上还任意地码放着一堆堆小山似的柴禾,这些柴禾都是由整棵的圆木劈成的……这里简直成了木头的世界。我知道,附近的大山里有原始森林,这里占着地理上的优势。但这样利用木材令人觉得怪可惜的……

我住的小木楼是新盖的,房间里弥漫着新木特有的浓郁的清香,倒也沁人心脾。楼房后面有扇小门,走出去,我不禁哑然。这小楼就建在岷江岸边的一处悬崖峭壁上,下面是奔腾咆哮的江水,幸亏那岩石的缝隙里长着几棵参天大树正好把小楼拢住,要不,我真担心一阵大风吹来,这小楼会被掀翻到几十米深的江里去。                                 

    站在巉岩之颠,放眼望去,落日余晖中的岷江如同一条金光闪烁的彩带。她一头系着崇山峻岭,伟岳雄峰;一头飘向辽阔的平原和茫茫的海洋。此情此景,令人想起唐代诗人李白的壮丽诗句: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的确,岷江和黄河一样,这琼浆玉液般的江水也来自于高与天齐的雪域高原,也来自于雪域高原上的冰雪融化和植被蓄水。这琼浆玉液是大山分泌的乳汁,是滋润大地、哺育生灵、造福人类的生命之泉和幸福之源。这琼浆玉液珍贵无比,所以“彩带”两旁有无数“山神”高昂着头在守卫着她,呵护着她。只可惜,那山神的“头发”日渐稀疏,斑斑秃秃,已经显得十分的憔悴和苍老……

收回视线,眼前的江水是这般清澈,又流得那么湍急。生命和幸福之水从遥远的地方匆匆奔来,路过小木楼时神色竟有点黯淡。它留恋地吻过每一块石头,舔过每一寸岸边,似乎在和这里的一切依依不舍地告别,然后又匆匆地向更遥远的地方赶去,昼夜不舍,经年不息。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过去了,它就这么匆匆忙忙,漫漫流淌,它使人们懂得了什么是短暂,什么叫永恒。

入夜,我躺在木板床上久久难眠。我头枕着岷江,静静地倾听着奔腾不息的江水演奏的美妙乐章。在这之前,我曾听说过许多关于岷江的神话和传说,那是在故事里;我曾领略过许多岷江的倩影和丰姿,那是在屏幕上。故事里的事总显得那么遥远,画面中的画也显得有点虚幻。此时此刻,我终于如愿以偿地来到了岷江的身边,真真切切地看清了她的容颜,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她那巨大脉膊的跳动,这于我无疑是一个十分激动和难忘的时刻!我在想,岷江仅是我国许许多多大江大河中的一条,但是她已经在中华大地上流淌了亿万年。她的壮阔展现了中华大地的壮阔,她的悠久佐证了中华民族历史的悠久。然而,随着林木滥伐,植被破坏,绿荫消失,青山变秃,她还将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地流淌下去吗?她的水还会永远地清澈如许吗?她的美丽容颜会在我们子孙后代的记忆中永驻吗?问题的答案也许是明确的,却不是肯定的,于是我真的哑然……

我瞅着四壁的木板,仿佛置身于桎梏中;嗅着木板的气味,几乎要窒息;听着江水的轰鸣,不再觉得美妙。我知道,那波涛汹涌的江水分明是在挣扎,在怒吼,在呜咽,在哭泣。于是我想:第二天起来,无论如何得把这美丽的岷江再看上一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问淹君
后一篇:永远的怀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问淹君
    后一篇 >永远的怀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