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结缘
结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256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体验旅甘

(2013-09-17 00:05:28)
标签:

文化

分类: 漫游散记

几位好友早就商议着初秋要结伴敦煌游,考虑到父母身体情况,一直没有答应。行期临近,忽然醒悟到这趟行程是在甘肃境内,兰州、嘉峪关、玉门,这些熟悉的地名让我心头一动,去,正好可以体验一把现代旅甘路。

 

1920年12月16日,甘肃海原县(现属宁夏)发生8.6级大地震,导致约10万人死亡。1921年初,爷爷参加原北洋政府派出的考察团,随翁文灏、王烈等赴甘肃考察。他在文章中写道:“民国十年奉地质调查所之命,随同翁咏霓、王霖之诸先生,调查甘肃地震区域。地震调查完后,余仍留甘肃继续调查地质。计足迹所经,北自宁夏,由中卫至于兰州,复自兰东行,历经会宁、静宁、隆德、固原、平凉诸地震区域。以上为与翁先生会同调查之地。平凉少住后,余复独行,经华亭、泰安、通渭、狄道而返于兰州。复自兰州启程西向,至西宁,入青海境,循大通河,横越祁连山,经张掖、酒泉、出嘉峪关,抵于玉门。”

 

这趟甘肃之行,他单人独骑,自1921年8月18日开始,至11月21日结束。历行三个月,百多日。在玉门考察石油后折返,经嘉峪关、山丹、永昌、凉州(现武威)永登返回兰州。行程约3000公里,沿途历尽艰难险阻,而时年仅23岁。甘肃之行结束后,他撰写了《民国九年十二月甘肃地震报告》、《民国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甘肃及其他各省之地震情形》和《甘肃玉门石油报告》,刊于地学杂志,1922年在《农商公报》发表《调查甘肃煤矿记略》1924年在《科学》上发表了《甘肃北部地形地质简说》。同时兼进行矿产和古生物考察,采集矿石化石标本,绘制地质图稿,并拍摄了大量地形地貌、风土人情照片(除刊于上述文章中的照片,大部分照片惜已散佚)。

 体验旅甘
老杜手绘爷爷旅甘路线


这一段经历,被他用毛笔记录在两本旅甘日记上。这是他存世近40本日记中最早也是内容最为丰富的两本日记。最近我们将他所有日记手稿扫描整理,老杜则对旅甘日记逐段逐字进行注释,使得其内容更加丰富有趣易读。我将这注释版装进ipad,准备途中细细品读,今昔对比,体验旅甘。

体验旅甘
旅甘日记手稿


因为想看张掖丹霞,而北京出发的团都不走张掖。所以我们采取了半自助游形式,自己购买往返火车票,全程自己解决用餐,报地方旅行团,管行程及住宿。这种半自助式旅游,许多事要自己操心。但比之当年爷爷旅甘,不可同日而语。


乘T75次特快抵兰州,兰州在当年又称“皋兰”。城内照例要参观黄河母亲雕像、中山桥和水车园。水车园中有

许多民俗雕塑和各式大小水车,这是兰州过去的一大特点。爷爷在日记中也有记载:“8月19日  自柳沟至张家河湾(皋兰) 6时起。早餐毕,独出,在附近观察地质。……..沿河一带,水车极多,其大者直径在10余米突之外。盖利用潮流之力,轮转,水遂吸上,通以木槽,以资灌溉,法至美也。”兰州水车系明代兰州人段续借鉴云南简车所创,距今有四五百年历史,所以当年爷爷能有所见。在兰州观赏水车模型,甚感亲切。

 体验旅甘

轮转,水遂吸上,通以木槽,以资灌溉,法至美也

 

体验旅甘


 

当晚,我们乘T9205赴张掖看丹霞地貌。张掖过去称甘州,丹霞景区在临泽附近。爷爷去玉门考察并返回,两度经过甘州、嘉峪关等地,在临泽也多有停留。这一带丹霞分布很多。日记中描述丹霞地貌:“在平番、大通(这里指永登大通)一带,远望山上,皆有红色砂岩及页岩等露头,其下低山又现青色露头,亦为页岩。岩层盖向西南南平斜。有所谓人首山者,即为红色岩所成,分上山与下山二部。山巅皆有庙建于红色巉岩上,风景绝佳。六月六日,此间居民皆往进香云网上查了一下,永登一带有著名的苦水丹霞,像张掖丹霞一样也是红白相间,褶皱起伏,且山下有座水库,红山绿水,非常壮美。日记上说的人首山,应该是现在的仁寿山,为道家名山,六月六的庙会活动延续至今。

 

在爷爷后来发表的《甘肃北部地形地质简说》中,他将甘肃地层系统及构造分成八类,其中第六类为红色层,指出:“最著者为扶羌至狄道间,及皋兰至西宁间。此外若陇山之东西麓、祁连山内部及其北坡,亦皆有之。其岩石为红或黄棕色页岩与砂岩。中夹灰色砂岩、砾岩及石膏层。玉门县东南一百七十里,则红色页岩中复有石油流出。…… 自皋兰至西宁间红色系皆不整合而覆于片麻岩系上,地层斜向无定,倾角皆极缓,故形成无数波浪形之褶皱。”接着论述洛纪氏及俄勃洛促夫氏调查甘新地质,曾名本系为戈壁系或瀚海系。但爷爷从此次调查中获得的头足类及鱼化石,乃知是说殊有未当。盖甘肃之红色层厚度既属可观,时代亦包括甚广。当自侏罗纪已迄始新统。丹霞地貌是上世纪30年代命名的一类地貌类型,现代的定义为:丹霞地貌属于红层地貌,所谓“红层”就是在中生代侏罗纪至新生代第三纪沉积形成的红色岩系,一般称为“红色砂砾岩”。丹霞地貌在甘肃青海境内广泛分布,爷爷旅甘经过的多地都有这类地貌,去年我们游青海卓尔山也观赏到壮观的丹霞景色。这些地方在日记中都有记载。

 

体验旅甘
永登仁寿山庙会(图片来自网上)

体验旅甘
永登仁寿山(图片来自网上)山巅皆有庙建于红色巉岩上,风景绝佳。

体验旅甘
永登苦水丹霞(图片来自网上)

体验旅甘

 

体验旅甘

 

体验旅甘

红色系皆不整合而覆于片麻岩系上,地层斜向无定,倾角皆极缓,故形成无数波浪形之褶皱

以上三张为甘肃张掖丹霞


体验旅甘
青海卓尔山丹霞地貌

 

青海丹霞绿色覆盖多一些,山体基本是红色。而张掖的丹霞几乎寸草不生,山体颜色五彩斑斓。但有的地方又很相像,看下面两座山,褶皱纹理何其相似。

 

体验旅甘
甘肃张掖(车上拍摄)

 

体验旅甘

青海卓尔山脚下

 

在甘肃境内,我们乘火车从兰州至张掖,历经5小时。张掖至嘉峪关,上了一趟巨拥挤的火车,车上满是去新
疆打工收棉花的农民工,体验了一把春运般的辛苦。

体验旅甘

体验旅甘

1921104日,爷爷走到了嘉峪关:“远望城堡,筑于一南北向之低岗上。此岗自南山绵延,向北一北山相连,横亘大平原之中,遂成险要之地。北山亦南北向,势甚雄伟,惟分布不甚大,向北数十里即垂尽。嘉峪关有人口三四十户,驻兵一营,又有游击及警察分所。所饮水系附近泉水,自南山来,亦用以灌溉焉。”

嘉峪关到敦煌,我们又遭遇修路20公里大堵车,堵得乘客焦躁疲惫,苦不堪言。途中掠过许多熟悉的地名,都是爷爷日记中出现过的,想他当年单人独骑,雇脚夫租马匹骆驼,

行走莽莽戈壁,方圆百里荒无人烟,其艰险困苦,可想而知。日记中也多有记述:

“过河后,迤逦进一深沟,沟西北向两旁俱黄土及红色系岩层之绝壁,无田亩,故行约40里,未遇一人,未见一屋,荒凉极矣。”

“就山坡架石燃火为打尖计。时天忽阴,有雨意,乃急支篷帐二。茶未熟,而果大雨,继而雹珠纷纷下,大者如

绿豆,余等踡坐蓬下,栗栗寒甚,草草食馍馍充饥。时其后倏寒,降至7℃。马不禁寒栗栗抖不已,驴则坦然不觉,亦可异也。”

“骑马,手脚俱冰,遂下骑,步行以取暖。”

“出村后,不知于何处失道,遂至行入荒草丛中,不见大道,觅之再三,车常越沟而走,颇感困难。遥望有小石堆,叠叠如丛冢迹之,遂得大路,乃人设此,以辩路者也。戈壁中行路困难如此。时天已垂暮,遥望远山子,尚

有20余里,乃促车速行。未几天黑,又无月,幸尚能觅路而行。”

“正数日行于最高之地,大受寒风烈日之虐,余面乃呈酱油色,且有多处脱皮,敷以Cuam,尚不觉苦。”


行走一天,都未遇一人,未见一屋,荒凉极矣,这是他旅行的常态。遇风雨冰雹,气温骤降,他还有心观察驴马的不同表现,并记录下来,在荒无人烟的戈壁中行走,虽有脚夫引路,还是会在荒草沟壑中迷路,他把那叠叠如丛冢迹之小石堆,视为前人指路标志,实际应是当地藏人的小玛尼堆,这些小玛尼堆靠近路边,使他们得以辨识方向。长时间在高原奔走,紫外线强烈,晒伤脱皮,还尚不觉苦。即便如此艰苦,仍坚持日出即上路,遇月色皎洁,还赶夜路,从不怠倦。旅途中,时而入宿驿店,时而入宿农户,时而入宿寺庙。对于住宿,评价以洁净为度。

“时已午刻,觅店,苦无洁净者。”
“一大教店,秽不堪居”
“寺中宿处尚洁净,惟陈设简陋。”
“帐中殊温暖,惟烟太多,是其缺点。余觉此宵别有风味,并不以不适而苦之。”
中国乡人自己居处极不讲究,惟神佛之居处每甚洁净。此间人不过二三,而即有一清洁之庙。虽然余正赖有尔,否则,伏居窑屋,其景况可想也。”

寺庙一般都比较洁净,这给他留下较深的印象。日记中对寺庙的观察也比较仔细。如宿大通的广惠寺、光蹟寺,从经堂大小,几进院落,佛像尊位,僧人数量都有描绘。有趣的是,作为科学家,他观察僧人佛事活动,还生发感慨:殿外为大庭,四围设走廊,满陈马尼。所谓马尼者,乃铜制圆筒,高约0.37米突,圆径0.25米突,外镌番字六,上下游铁钩纳木架中,可旋转自如。番人迷信,常旋转此(须自右至左,anticlockwise),旋时念六番字之咒,谓可祈福云。庭中共有马尼400余,尝见番僧绕廊转之,可谓愚矣。

 

车马劳顿安歇后,他测气压、量温度、记日记,绘地图,阅录县志、到邮局取信写信。感慨在那荒远的地区,有着很完备的邮政系统。在敦煌博物馆,了解到这一带从汉代就设有邮驿,有置、亭、邮之分。在古代,步递为邮,马递为置,不光传递邮件信息,还兼有迎送过往使者、官吏、公务人员和外国宾客的任务。爷爷沿途采集的标本,也都通过邮路邮递回京,避免的随身携带之累。

 

甘肃大地震,亘古奇灾。政府闻讯,一方面急筹款项,以备赈灾,一方面由内务、教育、农商派员6人,驰赴灾区,实地调查,以明真相。此次考察地震,出发前他们给各县知事邮发调查表,各县大都能认真呈报,对地震次数,强度,伤亡人数,牲畜房屋财产损失,河流山川壅塞变形程度都有报告。发现北洋政府时期,不完全是我们脑子中被灌输的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地方政府还是在完整运作的。

 

日记中还记载许多当地风土人情,民族习俗,生动传神。每到一处,他都会赴县署谒知事,对各地知事相貌秉性,谈吐举止,吏治风气都多有刻画。这对民初中国基层官吏研究,亦该有些参考价值。

 

我们走到玉门关。当年爷爷在玉门考察石油后,折返经山丹县、永昌县、凉州(武威市)、永登县、皋兰县返回兰州。而后发表了《甘肃玉门石油报告》,这是中国地质学家独立进行的第一次石油地质调查。今天的玉门关,仍然孤零零地矗立在荒芜的戈壁上,无言地注视着这里曾经的一切。

体验旅甘
玉门关

 

我们的车子在甘肃戈壁中走省道、国道、连霍高速,两边是茫茫戈壁,还遭遇过真正的沙尘暴。我看着窗外毫无倦意,眼前迅速掠过的骆驼刺、沙棘、红柳草棵中,常常会幻化出爷爷的身影,带着圆圆的黑边眼镜,打着裹腿,手持地质锤,查看露头、采集标本、研究构造,测量基线,对焦拍照。时而策马,时而步行。那身影渐行渐远,消逝在戈壁深处。

 

 侯之说,好好策划一下,沿着爷爷的足迹,重走旅甘路。

 

 我还会去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香草祛暑
后一篇:窗棂秋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香草祛暑
    后一篇 >窗棂秋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