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结缘
结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221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夜过三峡

(2007-09-05 20:49:40)
标签:

三峡

旅行

分类: 漫游散记
夜过三峡 

揣着一本2003年6月号《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典藏三峡》专辑,登上了重庆往宜昌的客船。这本杂志出版于三峡水库蓄水(135)米之际,通篇弥漫着即将失去三峡的伤感情绪,充满着对不可预知的未来的揣测不安。

从重庆乘客船往宜昌。沿岸印象深刻的是各式码头,码头趸船像一条条蜈蚣一样伸进江中,客人要从高高的岸上小心地顺着陡峭的石阶下到江边,再通过蜈蚣身上的踏板登船。多少年来长江的客运码头就是这样,建设上全然不体恤旅客上下的辛苦。只有新建成的太平溪港,才建有箱式缆车,却要收费2元。著名的朝天门码头,有着十几条客运码头,入夜,朝天门一带灯火璀璨,重庆人引以自豪的沿江灯光景观直逼上海、香港。可是高高的码头石阶却缺少照明,缺少扶栏,这让在黑夜中登船的旅客颇为心悸。

这应该是我第二次乘客船在长江上旅行了。这是一艘普通的客船,因为不是旅游船,沿途停靠只上下客,不停留上岸观光,三峡也是在夜间通过的。我因此再次体验了长江航行的辛苦。几十年过去了,长江客航似不见有大的改观。客船上设施之简陋,环境之肮脏,服务之恶劣,餐饮之粗陋,令我怀疑时光停滞或在回转,也许是我们买错了船票?望着价格不菲的船票,我有些糊涂。

夜过三峡再掏40元,买下在甲板上休息的权利,我特别珍惜,从清早坐到夜深。《典藏三峡》中附有一张手绘三峡长卷地图,清楚地标明从重庆到宜昌这一流域的地形地貌,自然人文景观,城市地理位置等,我一路捧着按图索骥,俨然一个三峡通。这个季节天气不太好,时阴时雨,天是灰的,水是浑的,船过云阳,两岸绿色的植被有很长一段好像遭到了严重病害,大片的林木枯死,触目惊心。长江的色彩实在是不够艳丽。

一路上特别关注各种水位线的标记,三峡最终蓄水要达到175米,从水位线标志上可清晰地看到目前已经蓄水到了157米,库区悠久的历史已大部分沉睡水下。水位升高后江面宽阔,水流舒缓,随处可见过去的山峦被淹成水中孤岛的独特景象,移民后靠安置后建成的一座座新型的山顶城市巍为壮观。

三峡淹没区移民近85万,整个建设周期预计最终移民将达到113万,移民搬迁安置任务艰巨,被称之为世界级难题。一位曾在万县做过书记的领导给我们讲过一个搬迁安置故事。这位领导曾作过八个月的移民工作,谈起这个世界难题,感慨良多。他说,一般世界大工程移民没有超过20万的,而三峡移民有100万之多。他们曾考虑将移民安置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新疆方面因地广人稀,加上移民还会带来一笔可观的安置费,所以也很欢迎。于是移民们派代表到新疆考察,考察时正值夏季,看到的是土地辽阔,蓝天白云,一派丰收景色。移民代表们很高兴,回家后现身说法,宣传动员十分顺利。第一批去了800人,走的那天,万州码头彩旗飘舞,鼓乐喧天。上了船的移民全都挤到了靠岸边的船舷一侧,待汽笛声一响,船上船下,哭成一片,场面十分悲壮。到了新疆,万县的移民才发现,他们很难适应新疆的生活。四川重庆的农民都比较闲适,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忙起来可以起五更,睡半夜,农闲时则要睡大觉,喝茶打麻将摆龙门阵。而新疆农场,还是半军事化管理,编制连排班,早上要出操,做工像上班。四川农民喜欢三天两头的赶场子,新疆那里可什么都没有,生活上非常不习惯,没过三个月,跑回来500多人。听了这个故事,我想起贾樟柯的电影《三峡好人》,那个片子非常真实客观地反映了三峡移民的现实生活状态和心理状态。

船行至奉节,天已经完全黑了,还下着雨,夜幕中白帝城黑森森的从我们眼前移过。尽管十分清楚此行要夜过三峡,心中还是有几分不甘,冲到船头睁大眼睛过夔门。尽管是夜间、尽管三峡已经蓄水,夔门还是给了我极大的震撼。夔门巨大黝黑的石壁突然从黑暗中出现并缓缓从我面前移过,我不顾雨水,伸出头去瞻望峰顶,那峰顶似高不可测,向上消失在茫茫黑暗之中。三峡156米的蓄水在这里仿佛不起作用,瞿塘峡依然巨石壁垒,伟岸雄奇,夜雨更给这峡谷增添了些许神秘,令人生出许多敬畏。

客船继续在幽暗的峡谷中穿行,船头的灯光打出一道细弱惨淡的白光,两岸石壁阴森鬼魅,逼仄迫人。雨越下越大,甲板上又湿又冷已待不住人,我于是回到房间小憩,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听到外面一片喧哗。我忙起身来到甲板,巫山镇到了。只见对面山上的城市灯火错落,不远处的一座圆拱形大桥也被灯光装饰得五彩缤纷。在黑暗中行驶了这么久,猛然看到如此美丽的城市夜景,喜不自禁,忙掏出相机一通猛拍。但由于缺乏拍摄夜景的经验,拍出照片远不如实景好看。

巫峡谷深峡长,峰峦险峻嵯峨,终年烟云缭绕,有三峡画廊之美誉,可惜在这雨夜中行走,必定与美景无缘。我怅然地望着前方黑皴皴的峡谷,不知还能够看到什么,就想放弃。转身看到一人身披毛巾被,坐在背雨的角落里。我问他在等什么,他说要看巫峡十二峰。我问能看到吗?他说没问题。问还有多远,他说不远了。于是无话,都怔怔地看着前方。雨更大了,四周混沌一片,我断定再不可能看到什么了,便转身离开了那里。一觉醒来,天已蒙蒙发亮,我赶紧拽上条毛巾被回到甲板。雨停了,甲板上空无一人,此时江面开阔,两岸山势平缓,云雾缭绕,江风扑面,寒凉刺骨。这清晨,我独自一人,坐在甲板上,心无旁骛,听任江涛哗哗地拍击船舷,欣赏浓淡相宜的泼墨山水,恍觉人仍在梦中。天渐渐亮了,甲板上的人也多了起来。前面应该是西陵峡了,只见前方远远的两座高山相峙,江水在两山中间流淌,闪着粼粼的波光,迎着东升的太阳,有两艘船的剪影在移动。我又举起了相机。

因为三峡过坝不易,客船到茅坪便返航,所有客人一律在太平溪港下船乘大巴到宜昌。西陵峡的大部分都在这段路途上,我的三峡之旅大打折扣。站在高高的太平溪码头,当地人指着对岸远远的一处城镇告诉我,那里是秭归,是秭归新城。呜呼,屈子到此,定会掩面而歌:“莽洋洋而无极兮,忽翱翔之焉薄”。(江水茫茫无边啊,我像飞鸟一样找不到栖止的地方

《中国国家地理》执行总编单之蔷认为:河流和湖泊有着巨大的差异,河是流动的,湖是静止的。河的流动,意味着创造、进取、成长。它切割地表,塑造千姿百态的地貌,搬运泥沙,造出三角洲和平原。湖的静止则意味着停滞和衰老,任泥沙沉积,最终夷为平地。三峡的河湖之变,对后世的影响将是深远的,它给人们带来的不光是巨大的能源,它还同时唤醒了人们的时间意识、危机意识和对物种生命的珍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值夜手记
后一篇:古董粉盒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值夜手记
    后一篇 >古董粉盒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