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结缘
结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251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值夜手记

(2007-08-04 23:24:13)
标签:

育儿

分类: 直视夕阳

7月1日,是个周末。像往常一样,大家回到双泉堡,陪爸妈度周末。下午,爸忽然从房间走出来,诉说感觉很不舒服,体温表的温度是38.5度,发烧了。想来是西班牙之行劳累,又受了些风寒。遂打电话给杜大夫,要他开个方,买点药,晚上煎了吃,应该过两天就好了。那边挪跑下楼找来开诊所的王老太太,请她出诊,又开了些退烧的西药。

挪夜里不断打电话,说烧不退,又高了,很紧张,要叫救护车。熬到天亮,他终耐不住,联合三儿将爸送到人民医院急诊。急诊室上了头疱三代,吊瓶没挂上多久,爸就浑身颤抖,口唇发白,四肢冰凉,急呼大夫撤药,三儿几乎吓瘫。下班后赶到医院,情况缓解,因无病床住院,遂决定回家,我留住在双泉堡。晚上爸已退烧,挪熬了鸡汤,煮了番茄鸡汤面,爸胃口大开,吃了两碗,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但检验报告出来说血糖很高,并且出现糖尿病酮症,必须采取措施。周二倒休在家,三儿和蒋师傅联系好人民医院住院,借此全面检查一下身体也好,于是住进人民医院白塔寺老院的内分泌科23号病房。

几天来,大家往医院搬家似地买了不少东西,最大的一件是微波炉,爸住医院生活水平是不肯降低的。住院主要治疗措施是降糖和检查。由于7日要就他的项目进行国家奖的评审,他要做很多准备,不肯做更多的治疗和检查,医生也只好由他。

评审顺利完成了,爸的肚子却越来越不舒服,胀气,排便困难。他买来牛黄解毒,服用的量很大,我给他看剪报,警告他长期大量服用牛黄解毒可能会引起砷中毒,杜大夫也说那药太凉,不可多吃。越来越觉得他的问题在肚肠,大便检查有潜血,医生重视起来,请来肛肠科的大夫说要做肠镜。

7月9日肠镜检查表明,是直肠息肉,约有8公分,环肠壁增生,已堵塞了三分之二的肠道,活检初步定为良性。难怪爸一直以来都排便困难,长期靠牛黄解毒度日。此番高烧,也应是此物发作所致,必须尽快手术切除,这节骨眼上,他却发起烧来。

这一发烧就是很多天,真着急。这段时间我全天在医院值守,一方面采取各种措施退烧,一方面继续做各种检查。肛肠检查都很不舒服,看着他发着烧还要经受各种检查的折腾心里真是很难受。许多检查需要清肠道,空腹或流食还要大量饮水,弄得他十分虚弱,真担心他抗不住手术。

7月16日做钡造影检查,老院的仪器坏了,要到西直门的门诊去做,因门诊的病房已经落实,祝大夫说就同时搬家到新院的病房。一时间手忙脚乱,联系到蒋师傅、张立生先生帮忙。先把爸弄去检查,在病房安顿下来,再去搬东西。医院门诊病房条件真是很差,还不如老院。虽说是单间,但没有柜子,没有桌子,东西都堆在地上没有处放。水龙头细水长流,且没有热水。我们想尽办法将移动小推车、微波炉等偷运进来,但还是将一把椅子牺牲在门岗处了。病区的公共卫生间肮脏不堪,而且没有座便器。爸只去了一次,就再也不肯去了。我只好拿着卧式便器,在房间的各种椅子上试,都不好用。想起家里有一只很好的移动式座便器,是妈妈摔伤时买的。叫挪在家找,就是找不着,后来还是三儿去了一趟,才找了出来。

人民医院门诊的放射检查就像个大集市,人头攒动,拥挤不堪。随行的实习医生文质彬彬,老老实实地排队。好在做肠钡造影的人并不多,可钡造影并不太成功,主要是钡剂灌不进去,灌了两袋都流了出来。医生说这在老年人很正常。第二天又做了第二次活检,接着又做了CT。他因车祸手术,髋部满是钉子,核磁不能做,CT的影像也非常受影响。

7月18日晚仍然低烧,37度2、37度6地缓缓上升,接着喝杜大夫的中药,过一会儿再量,竟然降到37度,爸信心大增,从此就真的不发烧了。医生们开始做术前准备,禁食但可以喝水,每天要喝两瓶肠道营养剂瑞代,三儿熬了鸡汤来,一口瑞代一口鸡汤,喝得十分艰难。好容易到周五,又说要到下周才能做手术,可适当进食,白喝了几天瑞代。周一又开始恢复喝瑞代,爸已经习惯,把瑞代对水喝下,倒也不甚困难。

手术由王杉院长主刀。王院长由叶主任和姜大夫陪同来见爸,很正式,白大褂里居然系着领带。王院长亲自主刀是最好的方案,医院方面非常重视,这让我们也放心不少。手术定在了26日。

7月25日下午,我和毛毛赶到医院,听叶主任的术前告知,签了麻醉、输血、自费、手术等方面的字。医生再三告知,活检只反映了局部情况,关于肿瘤的性质,一切结果都要等手术后的病理报告为准。为此,我们准备了冰桶,制作了冰块,一矣肿物切除,便取部分组织置于冰桶之内,开车送往肿瘤医院,制成免疫制剂,作好进一步免疫治疗的准备。这天,理发、擦洗,经过一番收拾,爸精神抖擞,面貌一新。我给他照了一张标准像,记下了他手术前的状态。晚上我留下值夜,爸睡得很好,他真是每逢大事有静气,不慌不张,泰然自若。

7月26日一早,三儿和毛毛、所里王所长、北京办事处王主任、局里的领导都赶了过来。曲志新夫妇、刘总和他的助手也都来了。7点多钟,手术室的床就推过来了,赶紧换衣服,一番收拾后,大家把他送进了手术室。我和毛毛上六楼等手术消息,三儿在病房看家。刘总也到六楼和我们一起守候,他为手术准备了医生和陪同人员的午餐,真是谢谢他。

11点左右,广播响起,要家属到标本室门口看标本,我冲到标本室,却不知怎么开那铁门。正在着急,铁门开了,王院长捧着手术切下来的组织出现了,第一句就问,冰桶呢?天哪,冰桶!在病房呢!毛毛一个百米冲刺跑回病房去取冰桶,把我一个人剩在那里,我看着那团血糊邋遢的东西,心中十分紧张,手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我掏出手机,想照张相,又不知让不让照。正紧张着,王院长说,你想照像就照吧,说着把那团东西举起来让我照,我连拍两张,由于紧张,又由于手机像素低,两张都虚了。王院长告诉我手术顺利,术后72小时是关键,可能出现各种感染。又认真地各个部位地给我讲切下的东西,说那肿物肉眼观察不是好东西,但还要等病理决定。我紧盯着那团东西,王院长又说了什么全听不见了。王院长最后说马上就缝合,一小时后在四楼接病人,就转身消失了。毛毛提着冰桶气喘吁吁爬上楼来,把冰桶交给了手术室的小伙子。12点左右,爸被推了出来,麻醉还没过,他闭着眼,脸色很苍白。我快步跟着病床走,无奈地看着SICU的大门在他身后关闭。毛毛等在SICU门口签字,我跑去买监护室需用的物品,等我们回到病房,刘总订的肯德基也到了,只见他们一股脑地将食品拉到医生办公室,原来挪来了,他一直等在病房,不知道我们也为陪同人员准备了饭,不由分说地全送给了医生。

接下来就是等待。27日上午,上班后拨114查找医院SICU电话,然后询问情况。SICU报告说:神志清楚、血压正常、体温正常。真是好消息,立刻发短信通知四面八方。下午3点和毛毛到SICU门口要求探视,穿好隔离服后走进去,爸躺在一堆仪器之中正睡着。我轻轻地叫他,他睁开了眼睛。看到我们很吃惊,说你们还没走呀,所里的人走了没有?我告诉他那是昨天的事了。他恍然,说以为刚出手术室。他脸色红润,精神很好,伤口不疼,状态好得令我吃惊。大夫告诉我们,手术过程很平稳,出血量很少。以他84岁高龄,能够经受住这样的大手术,真令人高兴。我们拍了一些照片,记下了这个历史时刻。这时叶主任也来了,看到爸的状况不错,他也很高兴。

28日,挪要出席一个聚会,我便去双泉堡照顾妈妈。她现在很安静,但老年痴呆的症状显然发展很快。她已经能够和保姆小张和平共处了,下午小张拉着她的手出去散步,饭也能够好好地吃。我抓紧时间,用家里的彩喷打印了几组A4纸的彩色图片集锦,一组是6月19日爸在西班牙奥维耶多获国际应用地球化学家协会金奖的,一组记录了7月以来在人民医院的这段生活,两组放在一起看,有点不可思议。一个人怎么能上个月还如此风光,下个月就这样可怜呢。这天三儿和小妹也去SICU看了爸。小妹忧心忡忡地跟我说,她在SICU很紧张,觉得爸状态不好,很疲倦的样子,她很害怕。我觉得心态对人太重要了,你有一个好的心态,就能坦然面对一切。在这种时候,必须面对,不能逃避。29日,挪也要去看爸,找不到三儿,我只好陪他去。爸已经不想在SICU住了,他想回病房。但周末病房没有大夫,必须等到周一,我们要好好劝劝他。

7月30日,星期一。一早赶到医院,和三儿一起做出重症监护室的准备并请了护工。9点半到SICU门口等候,许久爸才被推出来。回到病房爸很高兴,尽管他身上插满了管子,不能随便动弹,他也高兴。他对护工也满意,他说在SICU,很多人来照顾你,他感觉不好,这里固定由一个人来照顾,就自在多了。我想起到SICU探望时,他老要我回去拿些纸杯来给他吐痰,他不愿老招呼护士小姑娘来给他擦痰。他都这样了,还是不想太麻烦别人。

7月31日,病理报告出来了。确诊为直肠绒毛管状腺瘤(直径5cm)伴中重度非典型增生。局灶有癌变,为早期直肠癌,没有扩散,不用进行后续治疗。但要坚持复诊。医生说他们做了最坏的准备,得到了最好的结果。手术很成功,他赢了。

在医院的这段日子里,爸只要身体状况许可,就要工作。没有桌子,就把文件夹放在腿上当桌子。带来装衣服的箱子被他用来装资料,而衣服却都堆在了地上。我从网上下载了有关资料,资料说早期直肠癌根治手术后,5年生存率达90%以上。爸一下就兴奋起来:我还可以工作五年,我有一个五年计划……。在西班牙,他对世界说:我已84岁,但我觉得我还有时间及精力和大家一起共同为发展与完善地球化学填图的思路与方法技术而努力,以此来推动年轻的“应用地球化学”学科的发展与壮大。他一直把在中国的地球化学填图作为全球地球化学填图的实验,他的更大梦想是利用泛滥平原沉积物采样,制作出全球76种元素的地球化学图。

这一个月来下班后一直在医院值夜,有几天全天都守在医院。我并不觉得特别辛苦,真的是很珍惜和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我终于有了充裕的时间和他聊天,他的乐观、豁达、积极、执著的精神深深地感染着我。爸的意志力、生命力都很顽强,他还有很多事要做,我坚信他一定能安然地渡过这一关,一定能实现他的所有梦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夜过三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夜过三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