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0月读书

(2017-11-01 12:54:12)
分类: 阅读
还是要做些笔记。
《人生的枷锁》
毛姆的长篇,就读过《刀锋》《月亮与六便士》,以及本书,惊奇地发现几乎都是一个主题:对自我的寻找、发现与确认。区别只在于,有人一开始就知道只要什么,有人是人到中年突然恍然而毅然决然,相比之下,作者对菲利普已经很偏爱了,纵使他的人生歧路满满,但直到故事结束,也不过三十,而且收获了爱情,取得了世俗的成功。而我们的悲剧在于,终我一生,也未必既然能够真正懂得自己。

《小城畸人》
这本书是还债,很多年前就像看,而一直到今天才拾起。大学的毕业论文写的是师陀的《果园城记》,毕业之后也回到了家乡的小城工作生活至今,应该说,我有浓重的小城情结。我厌憎着小城日日如昨日的生活,却又深深享受着这太阳底下的慵懒与散淡,而且可能至死不渝。所以,无论果园城,还是米格尔街,还是香椿街,都特别能勾起我的共鸣。
奇怪的是温士堡并不。大概小城都应该有着他的共性,比如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又会有着自己的特质,比如加勒比海的阳光与香椿街的雨水;但温士堡的共性太大了,这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是欲望的奴隶,被内心涌动的难以言说的欲望纠缠,而且,这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想冲破小城的束缚,去更广大的世界,这又似乎有着太浓的作者的影子了。

《湖底女人》
钱德勒的小说委实不像推理小说,至少不那么像推理小说。读他的小说,总有一种看好莱坞黄金时期黑白电影的即视感。文字的画面感,与影像的颓废感,文字的生冷,与画面的暗色调,纠结相连,颇有庄生梦蝶之境。钱也确实去好莱坞讨过饭做过编剧,也有过成功的剧本,不过可惜的是反而他自己的小说改编成电影成功的不多。

《毕竟是书生》
以前单知道周一良是南北朝史家,读他自传,才发现好多故事:津门望族;私塾学历直接报考大学,私塾学了两门外语却没学数学,大学数学考试找人替考,大学读了一年再转学,终而博士;文革还入了梁效写作组……其实这些老一辈学人,都是故事满满,都应该好好写写自传。

《谈往阅今——中共党史访谈录》
杨奎松文字扎实,史证严谨,相比起来,沈志华满满的八卦,江湖气实在是重多了。厘清了不少认知,比如共产国际与中共的关系,国民党败亡的几大合力,土改的几次反复与南北差异,等等,下一步准备读读老先生的专著,鉴古而知今,何况这个所谓“古”离我们如此之近,而且如此之纠缠着我们的现在。

《独坐小品》
河南文艺出版社这套汪曾祺,很漂亮,希望能把这一套七八本好好重读一遍。

《锦灰堆 美人计》
满纸的文青气,翻的时候总在想,这样的文字,我身边认识的人里,能写的可也有啊!

10月读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