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朱熹的阴阳变化观

(2013-03-02 18:04:53)
标签:

文化

分类: 思想随笔

朱熹的阴阳变化观

 

   

 

一、两端相对

 

阴阳的学说是中国古典哲学辩证思维的主要理论形式之一,在这个问题上不仅气本论思想家作了许多深入的阐发,理本论哲学家也作出了自己的理论贡献。

朱熹十分强调阴阳的普遍性。他指出:‘阴阳无处无之,横看竖看皆可见。横看则左阳而右阴,竖看则上阳而下阴。仰手为阳,覆手则为阴。白明处则为阳,背面处则为阴。《正蒙》云阴阳之气循环迭至,聚散相荡,升降相求,絪蕴相糅,相兼相制,欲一之不能,盖谓是也,”(《朱子语类》卷九十四)朱熹继承了张载“阴阳两端”和二程“无独有对”的思想,并把阴阳对立统一的思想作了更加充分的发挥。

在朱熹讲学的语录中,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他对阴阳的普遍性的强调。他说:“无一物不有阴阳乾坤,至于至微至细,草木禽兽,亦存牝牡阴阳。”(《朱子语类》卷六十五)“只就身上体看,才开眼,不是阴,便是阳,密拶拶在这里,都不着得别物事。不是仁,便是义;不是刚,便是柔,只自家要做向前,便是阳,才收退,便是阴,意思才动便是阳,才静便是阴。未消别看,只是一动一静便是阴阳。”(《朱子语类》卷六十五)“天地之间无往而作阴阳,一动一静,一语一默,皆是阴阳之理。”(《朱子语类》卷六十五)“一物上又自各有阴阳,如人之男女,阴阳也。逐人身上,又各有这血气,血阴而气阳也。,如昼夜之间,昼阳而夜阴也。而昼自午后又属阴,夜阴自子后又属阳。”(《朱子语类》卷六十五)这些论述通俗易懂,无须作进一步的解释。他还指出:“天地之化,包括无外,运行无穷,然其所以为实,不越乎一阴一阳两端而已。其动静屈伸、往来阖辟、升降浮沉之性,虽未尝一日不相反,然亦不可一日而相无也。”(《朱文公文集》卷七十六《金华潘集序》),阳代表一切前进、上升、运动、刚健、光明、流动的方面,阴代表一切后退、下降、静止、柔顺、晦暗、凝固的方面,一切事物,大至天地,小至草木,无不具有正反两方面的相互作用,这两方面的相互作用是宇宙及万物的本性。朱熹关于对立面及其相互作用、相互渗透的思想显然接受了张载的许多影响。

朱熹也发展了二程关于“对”的讨论。他说:“一便对二,形而上便对形而下。然就一言之,一中又自有对,且如眼前一物,便有背有面,有上有下,有内有外,二又各自为对。虽说‘无独必有对’,然独中又自有对,且如棋盘路两两相对,末梢中间只空一,若似无对,然此一路对了三百六十路,所谓一对万,道对器也。”(《朱子语类》卷九十五)这是强调,“对’不只是指两个不同事物或现象的对立,每一个统一体自身中都有对立面,所以说一中自有对,独中自有对。根据这个思想,事物的矛盾不仅是一种外在的对立,也是一种内在的对立统一,这个思想显然把阴阳对立思想推进了一步。

朱熹指出:“……东之与西,上之与下,以至寒暑昼夜生死皆是相反而柑对也,天地间物未尝无相对者。”(《朱子语类》卷六二)相反相对既然是宇宙的普遍现象,也就是表明相反相对是宇宙的普遍规律。他指出:“有高必有下,有大必有小,皆是理当如此,如天之生物,不能独阴,必有阳;不能独阳,必有阴,皆是对。这对处不是理对,其所以有对者,是理合当恁地。”(《朱子语类》卷九十五)在朱熹论阴阳对立的字里行间,常常充溢着一种由于体认到宇宙真理的兴奋,正如程颢所表达的那种同样的心情:“每中夜以思,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二、阴阳交变

 

朱熹对于阴阳对立学说的发展还表现在他提出了“交易”和“变易”的观念。朱熹提出,“某以为‘易’字有二义:有变易,有交易。”(《朱子语类》卷六十五)“变易’是指事物的运动过程是一个对立面不断更替的循环过程,“交易”是指事物的构成都是对立面的交合及相互作用。朱熹说:“阴阳有个流行底,有个定位底。‘一动—静,互为其根’,便是流行底,寒暑往来是也。‘分阴分阳,两仪立焉’,便是定位底,天地上下四方是也。‘易’有两义,一是变易,便是流行底;一是交易,便是对待底。”(《朱子语类》卷六十五)根据这个思想,宇宙间的对立统一,从纵的过程来说,正象昼夜更替,寒暑往来。从这个方面看,阴阳二气只是一气,气的运动如磁场的变化,它的过程是一个阴阳交替的循环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阳气运行到极点就会转化为阴气,阴气运行到极点又转化为阳气。

宇宙的对立统一,从横的方面看,一切事物包括宇宙本身都是阴阳对立的统一体。从这个方面看,有东便有西,有南便有北,有男便有女。这种阴阳对立称之为定位底,表明这种对立面有相对的固定性,然而这种对立面又是相互交合,相互作用的。

阴阳的变易又称为流行、推行、循环;阴阳的交易又称为对待、相对、定位。朱熹认为,只有从这两个方面同时理解阴阳的学说,才能全面地把握宇宙的辩证法。

朱熹的语录中记载:“或问一故神,曰:—是一个道理,却有两端,用处不同。譬如阴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阳极生阴,阴极生阳,所以神化无穷。”(《朱子语类》卷九十八)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指阴阳的交易.阴极生阳.阳极生阴指阴阳的变易。正是阴阳的这两方面的对立统一造成了宇宙神妙无穷的变化和运动。对立面既是相互渗透的,又是相互转化的。从而定位的对待不是僵死的固定的;流行的循环在不断地否定中运动。朱熹对阴阳显然有着辩证的理解。

 

三、体用对待而不相离

 

和二程一样,朱熹也是重视“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区分的。在他看来,凡是具体的东西总是形而下的,抽象的原理、本质、规律才是形而上的。朱熹说:“形以上底虚,浑是道理。形以底实,便是器。”(《朱子语类》卷七十五)虚表示形而上的东西是一种感性的具体存在。在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中曾提出“两种实体”的理论,认为个体事物是第一实体,一般性的东西是第二实体,在朱熹哲学中则认为前者是形下之器,后者是形上之理,他还认为,在两者之间有体用之分,不能认为形上形下都是体或本体。如他说:“至于形而上下,却有分别,须分得此是体,彼是用,方说得一源。分得此是象,彼是理,方说得无间。”(《朱文公文集》卷四十八答吕子约)

在中国古代哲学中,体用的范畴有多种意义。朱熹也说:“见在底便是体,后来生底便是用。此身是体,动作处便是用。天是体,万物资始处便是用。地是体,万物资生处便是用。就阳言,则阳是体,阴是用。就阴言,则阴是体,阳是用。”(《朱子语类》卷六)就是说,体用可以用来区分本原的和派生的,实体和作用。体用作为用以把握世界的范畴,也有相对性。然而,和其他理学家一样,朱熹哲学中的“体”主要指事物内隐不可见的形而之理,“用”则是指见诸事物的、理的各种表现。

关于“体用’的规定朱熹进一步提出了一些补充前人的原则,这主要是:

“体一而用殊”(《朱子语类》卷二十七),体既然是事物深微的本质、原理,它就是一般的、普遍的,而用作为理的外在表现则然是个别的、万殊的、具体的。

“体用”无先后,朱熹说:“有体则有用,有用则有体,不可分先后说。”(《朱子语类》卷七十六)体用有则同有,无则皆无,两者没有发生学上的关系,没有时间上的先后,朱熹曾举例说,好像耳和听,两者没有先后。

“体用”二而一,朱熹常说,体用是二,是两物,这是说体与用不是一个对象有两个名称,体和用是事物客观存在的两个不同方面。“体用自殊,安得不为二”。(《朱文公文集》卷三十五答吕伯恭),体用如果本来是同一的,也就谈不上“一源”和“无间”了。另一方面,体用又是统一的,“体用亦非判然各为一事”(《朱文公集》卷三十三答吕伯恭),在这个意义上,体用又是一物,是一物的不同方面。

体用不相离,朱熹指出:“体用之所以名,政以其对待而不相也。”(《朱文公文集》卷三十三答吕伯恭)体用作为一种对立统一的关系,互为存在的前提,互为存在的条件,离开对方而独立存在的体和用是不可想象的,也就不成其为体或用了。

朱熹极为推崇程颐“体用一源,显微无问”的名言。他进一发挥说:“体用一原,显微无间,盖自理而言,则即体而用在其中,所谓一原也。自象而言,则即显而微不能外,所谓无间也。”(《朱文公文集》卷三十答汪尚书)这是用体中有用、用中有体来和发展程颐的思想,虽然朱熹的思想是从其理本论出发体现出他对体用的一些辩证的理解。

此外,朱熹还主张体用是有层次的,他说;“大抵体用无尽时,只管恁地移将去。如自南而视北,则北为北,南为南。移向北立,则北中又自有南北。体用无定,这处体用在这里,那处体用在那里,这道理尽无穷。……分明一层了又一层。”(《朱子语类》卷十二)这是说在一定的条件下,体或用,每一方面都可以进一步自身区分中体用,这几乎是一个无穷的一分为二的层次体系。

 

以上这些思想,充分表现出朱子在宇宙观、方法论上的辩证思维,这些思想既是对北宋道学辩证思维的继承和发展,也对后世理学的宇宙观和方法论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对中华民族的思维方式也发生了不容忽视的影响。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