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泉泉爸
泉泉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004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泉泉和小宇

(2013-06-17 13:14:30)
标签:

育儿

接纳

交往

泉泉

小宇

分类: 泉泉5岁成长记录

    泉和小宇这两个同一天入园的孩子,是哥们,是战友,是伙伴,但有时候也是对手。他们如胶似漆,估计只要2人都在园里,那有80%的时间都在一起,一起讨论,一起争论,一起合作,一起游戏,也一起较量,从语言到武力。2年多的时光,他们在这份情感中不断冲突,不断成长,我不知道孩子们各自的内心是怎样的经历,但是作为旁观者的我们都曾起起伏伏若干次,每次冲突之后我跟小宇妈都会私下沟通,时常泉回来倾诉的时候,我忍不住焦虑也会给老师打电话沟通,时到今日,感觉泉的状态有了很大的转变,我很欣慰,记录下这些曾经的点滴,与大家一起分享。

泉泉和小宇

    小宇是个执著的孩子,他想要做的事情想要达到的目标,他能想出各种办法去完成。面对这样的伙伴,泉是需要很强大的心力才能应对的,但是很显然一开始泉是不具备这样的能量的,其实即便是现在泉也不是完全能抗衡的,只是相比而言有了很大的进步。

 

    泉也是个执著的孩子,只是小宇更胜一筹,所以最初的时候两人在一起很难和平相处几分钟,总是冲突不断,不停地抢东西,谁都是认准了不改变的,于是不停地打架哭闹,我们也就忙于处理纠纷,应付孩子的情绪。总是面对这样的情景,大人也不免有情绪,尤其记得第一次在东小口参加园里的重阳节活动之后,泉和小宇为着健身器材打起来,我当时正跟妈妈们聊得开心,泉爸喊我没听见,不巧的是他还抬头撞了双杠,所以很是生气,对我怒吼。泉泉和小宇因为有着这样的恐惧,若干次我有事想让泉爸带泉跟小宇扎堆,泉爸都拒绝了,言称这两小子在一起打起来,我摆不平,哈哈。

泉泉和小宇
   

    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们动手的频率越来越低,动手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小宇的执著更多的转为语言诱惑或者是威胁。老实说,我对于这样的语言是有抵触的,所以时常先感觉不舒服的是我,于是也会不自觉地干涉。有时听他们的对话,会觉得很好玩,也时常会让我反思。记得有次跟小宇一起坐火车去延庆,车上人很多,我们4个人坐2个位置,正好是第一排,小宇坐在窗边,泉挨着小宇,为了看窗外的风景,泉起身到窗边靠墙站着,小宇不允许,一开始泉没理他,小宇见泉不理就开始威胁“***,你是不是去幼儿园不想和我玩了?”几遍之后,我和小宇妈都干涉“小宇,这和去幼儿园玩是两件事,泉有权利站那里”,结果泉慢悠悠地问了句“小宇,你是说下星期每天都不跟我玩吗?”那一刻,我一下子怔了,我知道是我的分别心让我觉得这样的话是威胁,这样的话让我不舒服,但我的孩子其实并没觉得有多大伤害。

   

    也因为这样的例子,我试着尽量不主动帮泉,我想看看孩子自己是否真的不曾有伤害,想看看孩子自己如何面对,所以我想放手,但是这个尺度我没把握好,更主要的是我其实并没有真正的从心里放下,只是用了不一样的方式逼迫孩子成长,所以这个过程很煎熬。

泉泉和小宇 

    因为泉对于小宇描述的家里若干玩具很眼馋,所以去年冬天一段时间泉几乎每天放学都要求去小宇家玩,冬天天黑的早,我不想折腾那么远,就都拒绝了。估计白天在园里答应小宇,结果回家被妈妈拒绝,泉为此受了不少委屈,为此那段时间经常闹情绪,我也很烦躁。约了几次周末去小宇家,但也是冲突不断。记得有次去做橡皮泥,在等待其他小朋友的时候,泉和小宇两人先玩,泉看上了小宇的吊车,可是小宇想跟泉玩儿追跑的游戏,泉低头玩车的时候,小宇就跑来敲打下泉,想让泉去追他,可是泉要不不理,要不笑着说“小宇别打”,但并没有明确拒绝小宇,于是执著地小宇继续努力,终于泉生气了,于是两人打起来。此后,小宇一直心情不舒畅,开始限制泉不许玩这个不许玩那个,泉很委屈。想着放手的我只是抱抱泉以示安慰,泉大概看从我这里也得不到什么有效地帮助,不是妥协勉强答应小宇的要求,就是急了动手,只有等到打得不可开交,我才去拉开,大家都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其实并不能很好地解决冲突,因此多数时候也都是各自在妈妈怀里哭完了事,偶尔才能等平静下来之后各自述说。这一整天的相处都没有那种玩得尽兴,总是有点憋闷的感觉。

 

    第二天我跟小宇妈也仔细沟通了,小宇妈说了一句话,让我很是警醒,她说马老师很欣赏小宇这种死缠烂打的个性,这是执著是韧性,就像小马自诩是属仙人掌的,去跟园里努力争取第一个带太阳班孩子去山林基地体验,去跟别的老师争取在家长会前让家长去艺术教室体验。小宇妈说小宇跟小朋友们一起玩时,不同的孩子面对小宇的要求表现都会不一样,比如朵其实基本都属于弱势,都是顺从小宇的,但是融就内心力量很强大,面对小宇的要求时,会很平静很郑重地说“我不同意”,所以她们一起相处都很和谐,但是跟泉在一起时,泉两者都不是,所以就总是冲突不断。也是那时候我开始知道真正的问题还是在我这里,当我的孩子还没有那样的力量,平静地说不的时候,我不能只是简单地放手,我需要示范,需要引领,需要在合适的时候让他有勇气说出自己的想法。那时间正好因为丹的芭蕾袜的事找小马沟通,也顺便聊了这个话题,小马说在小宇家如果遇到那种限制这个限制那个的时候,家长可以引领孩子告诉对方“你如果什么都不让我玩,那我就只能离开了,你就只能自己玩了”,小马也告诉我他们俩即便在一起不断地冲突,也还是应该多一起扎堆,只有在这样的打斗冲突中,他们才能更好地成长。其实,小宇妈是个很优秀的主人,她有那么多好玩的创意有那么高的热情带孩子一起玩,她也会不断提示小宇“你是小主人,我们说好了,要一起照顾好客人的”。有这样好的老师和朋友,所以即便是焦虑、恐惧,我们也依然乐此不疲地扎堆,户外室内有空就扎。

 

    也的确是在这不断地扎堆和冲突中,我渐渐有了新的发现。去凤凰岭爬山,路边开满了桃花,泉捡了断的带着花骨朵的树枝,小宇要走了,泉又去捡了新的,小宇接着要,泉很不情愿但还是委屈地给了,我犹豫着要不要让泉明确拒绝,小宇妈说“你看,小宇关注的是泉,可是泉能有机会找到新的”,这句话又给了我新的视角,是的,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好的,所有的经历都是财富。但是有时候我也还是会陷在自己的局限里,不想被人左右被人控制,然后带着这样的情绪去要求我的孩子,泉为此也深受委屈。比如时常是小宇说啥,泉就跟着非要啥,去奥森公园寻宝,活动结束之后,本来出发前泉说好去天通苑地铁吉野家买饭我们回家吃饭的,姥姥已经在家给我和泉爸准备了午饭,而且我和泉爸下午还安排了别的事情。但是小宇让泉去他家玩儿,泉就要去,我说下次,今天没时间,泉就不同意,我告诉泉,你想跟小宇玩,也可以约小宇来我们家,泉去说了,但是小宇不同意,泉开始哼唧,泉爸也不乐意了“干嘛小宇说啥你就非要是啥啊?你不能有点自己的想法吗?”那一刻,我也糊涂了,觉得这孩子真是这样,很烦人,僵持了半天,最后哭完闹完,还是各回各家了。看着伤心的泉我有些心疼,也有一些迷茫,不知道这样的时候该坚持自己还是该成全孩子?

 

    再一次去奥森寻宝,搭建完树屋之后,孩子们分散各处,泉和小宇小南一起玩儿扔石头,看着觉得甚是危险,然后我一边告诉他们不能扔石头,一边赶紧捡了石头去铺路,可是我铺的蜗牛路因为间隔太大,可能孩子们并不能看出造型,所以并没有被吸引过来。但是小宇可能继承了小宇妈的基因,还是会玩,他也开始修路,只是他是把石头紧紧挨在一起修,小南则在一边帮忙,泉则开始调皮捣乱,故意拆了我的路抢了石头去给小宇。那时候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我最终都是为了帮助我的孩子去交往,他需要的是朋友,而不是远离朋友围着妈妈。可是从知道到做到,还相差很远,这中间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就在这次活动结束前,果果爸给孩子们做弹弓,泉也跟着找了个树枝果爸给做了,刚学着玩了几下就被小宇换走了,小宇的弓短不好用,泉换过来之后玩不好,就开始跟我哼唧,我就觉得很生气,觉得这是你自己同意跟小宇换的,换完不好你干啥跟我闹情绪。其实我知道他还是没有能力在交换的时候拒绝,可是我无法接纳。泉泉和小宇

 

    多少次这样的事情发生,我都在事后不断去反省,觉得自己应该如何如何,可是处在事情发生的当下,我依然都只能让自己被情绪左右,我走不出那种被控制被威胁的感觉,即使对方只是个孩子,即使对方并没有对我指手画脚,只是用自己的思路和理由说服我的孩子,可我依然在孩子事后对我发泄情绪的时候,觉得他窝囊。虽然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可是我用我不接纳他的情绪的事实在告诉他这个信息。我知道相比起小宇,我的这种不接纳才是对泉最大的伤害。(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